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志 >> 情感

王凤仪:崇俭结婚,重立人根

时间:2017/4/20 16:12:39

王凤仪:崇俭结婚,重立人根


现在的夫妇,男管女,女管男,互相搅扰,便是地狱家庭,我提倡男女不相管束,男刚女柔各正本位,就是要化地狱为天堂呢。

● 人是天地间的气,钱财是天地间的血,气血周流,哪能不好呢!

● 对朱循天说:“男刚女柔,各正其道,男子必如天之清,女子必如地之宁,你的女人(前妻)不就道德范围不愿孝敬老人,你不要恨怨她,也不要挂念她,才算守住你的男子道,你的老人,应当你尽孝,她孝不孝,你是不必强求的,能这样就叫作真正的刚。”

● 只有受过苦的人,才懂得什么是福。我们是为了改善风俗,将来选拔些模范家庭,可到乡下去。集团过家(创建新村)。


凤仪先生把天地比作一个大人,他说:“人是天地间的气,钱财是天地间的血,气血周流,哪能不好呢!”他提倡崇俭结婚,改善下一代的素质—“重立人根”,就是为了解决天地间的“气”的问题;为了防止人们贪得无厌,醉心于物质享受,忘却公益,而发明“储金立业”制度,使人的生活用度得到解决,并有所节制,以便全力为公(详见《王**年谱》),这便是解决天地间的“血”的问题。他说:“不懂得这两宗(人和钱财),治不了世界。”


王凤仪:崇俭结婚,重立人根


婚姻的质量决定家庭的质量,从而决定下一代的质量。因而先生把崇俭结婚称之为‘新家庭’。女子义学创办前期,许多女学生毕业后从事义学教师工作,还有一些男子服务于义学中,虽然已经崇俭结婚了,但为了义学的发展建设工作,多数夫妻仍分居两地,已成为实际生活中现实问题。所以先生说:“崇俭结婚的人们,岁数都不小了,还东山一只胳膊,西山一条腿,这样长期下去也不是一个玩艺儿,以后得组成新家庭,一边过日子,一边尽义务,要给世人做个榜样。”


凤仪先生晚年,曾命崇俭结婚者朱循天放下“性命伦理”的编辑工作,而去怀德县宋家店农场当‘半拉子’(俗谓农村不能完成整个劳动量的人)习农,正是有深远的意义。一九三七年夏初,先生更在身体衰弱的晚年,偕妻子白守坤,到怀德县范家屯,特地教给崇俭结婚立家的人们吃糠咽菜,学习过清贫的生活。他说:“只有受过苦的人,才懂得什么是福,我们是为了改善风俗,将来选拨些模范家庭,可到乡下去集团过家(创建新村)。”他在范家屯虽然只住了九天,但却为后日新农村的建立埋下了种子。

凤仪先生逝世前夕,曾殷切地叮嘱后学们一定“要‘下达’,不可攀高”。


高正午(跟随凤仪先生兴办女学多年)、朱循天为了继承凤仪先生“下达”建设新村的遗志,乃大力提倡到乡下创建新农村。一九四二年春,朱循天、刘秀琴夫妇偕同几户崇俭结婚的新家庭,在知音者祁春生的人力、财力的大力支持下,排除干扰,克服困难,便毅然决然地走进了农村的天地,第一座新农村便在昌图县亮中河畔诞生了。


亮中新村座落在昌图老城西二十五里许的亮中桥,新村里的村民耕种着同志们捐献的土地,从此,他们开始了亮中河畔的耕耘生活。同时朱循天宣布了新村的《约法三章》:

(一)不动性(不准发脾气);

(二)生产归公;

(三)遵守公约。

这是加入亮中新村者,所必须首先赞同,并自愿遵守的三项制度。它是根据了《三界学说》(性心身)而制订的。


‘遵守公约’一章的内容是经过全体村民共同研究确定的。共十余条,其中主要内容有:

凡村中男女成年人,一律参加生产劳作,谁也不特殊;

婚姻自主,结婚时严格遵守崇俭结婚原则,不大操大办,绝对从俭;丧葬从俭,不烧纸,不收礼;

不吸烟,不喝酒;

不供神佛偶像,不算命占卜;

不准放、借高利贷;

坚决戒止凤仪先生所提出的四大恶风:打骂妻子,打骂孩子,走人情来往,兄弟分争家产。

他们除了农事工作之外,更于业余时间劝病讲演,研究伦理家道及性理之学,同时又开办女子义学。


一年后,新家庭增加到十余户,扩大了房舍。

新村每天有早课和晚课(农忙时除外),按了《三界学说》来检讨反省个人的‘身行’、‘存心’和‘性理’。同时,通过自我评述,交流思想,可随时解开人我之间心理上的阴影,每个人的性心身三界经常得到清洗净化。对个人‘五行性’中的阴阳消长、顺逆变化进行自我调节,拨阴取阳。青年夫妇更要学‘根本教’、‘胎教’、‘婴儿教’、‘儿童教’等,为下一代的生成化育创造有利条件。除了平日的早晚课之外,更利用寒暑两季农闲时间,举办讲习班,进行性理和伦理的深化学习。

新村中的家庭,以崇俭结婚者为主体,提倡孝、悌、慈及妇女道德,更讲求夫妇相处之准则,反对古代了‘三从’之说。凤仪先生曾说:“我国古代的‘三从’说是极无道理的,比如‘在家从父’这一条,父亲把女儿卖给妓馆,女儿也从吗!所以我要推倒旧三从,让女子读书自立。”


新村中的夫妇间,要做到男刚女柔,所谓‘刚’是刚正,爽朗之意,并非刚暴;‘柔’是柔和、文静之意,并非柔弱。实践证明,如果夫妻俱刚,则易崩;俱柔则无主。要求丈夫领妻不管妻,妻子助夫不累夫;男要心正,女要意诚。男子立住三刚:性刚、心刚、身刚。发脾气、动肝火是性刚倒;有私欲,遇事吹毛求疵,是心刚倒;打人骂人,有嗜好是身刚倒。女子要做到性从天理,心从道理,身从情理。


什么是男人的真刚,先生曾对朱循天做过如下说明:“男刚女柔,各正其道,男子必如天之清。女子必如地之宁,你的女人(前妻)不就道德范围,不愿孝敬老人,孝敬哥嫂,你不要恨怨她,也不要挂念她,才算守住你的男子道。你的老人,应当你尽孝,她孝不孝,你是不必强求的,能这样,就叫作真正的刚。”(朱循天与前妻虽终至离婚,亦从未相争相搅)由此看来,先生所主张的男刚,和通常所说的大男子主义是格格不入的。


有的伦理学者,把夫妻比作两根琴弦,生活在一起,要奏出生命美妙之音,但是这种美妙之音,应是互相独立两根弦彼此协调的结果。结婚之后,生活不断变化,而夫妻感情也必须适应这种变化,才能和乐相处。所以夫妻要互相尊重,互相信任,不相察问,推心置腹,肝胆相照,要允许对方在心理上留有一定的自由空间,切不可忽视对方这根弦的相对独立性。


凤仪先生常说:“近人要远,远人要近。”其中的‘远’和‘近’,是相对比较而言的,并非要近人比远人还远,远人比近人还近。因为只有远近适度,夫妻感情才能稳定持久,才能成为真正同步前进的伴侣。


崇俭结婚的夫妇,要做到刚柔相济,互不管束,各尽其道。如果一旦发生不可避免的争吵时,便要很快地认识到,这是男人失去刚正,女人失去柔和,正是犯了过错。而首先应该注意的,并不是以语言和态度上的强烈来压倒对方,更不可找出更多的理由为自己取胜继续争吵下去,而是各自认识到自己发动气禀性就是严重的错误,违犯了‘约法三章’第一条:不动性。要从内心里“认自己不是,找对方好处。”绝不可由于一时的怨气,而遮蔽了对方的全部优点。所以要及时收敛脾气,过了一定时间之后,再彼此交换心理,提高认识。如此,夫妻不仅提高了个人的精神境界,更重要的是做到了真正爱护下一代,特别是青年夫妻,爱护要在新生命形成的开始阶段,因此,在新村中特别讲求根本教和胎教。心中多想别人的好处,就是阳气。凤仪先生说:“找好处是暖心丸,认不是是明心丹。”这是正确处理家庭中人我关系的两件‘法宝’。它要求人们从化除恨怨恼怒烦的阴浊气质上多下功夫,正是为未来的小生命提供了文明的土壤。


夫妻是家庭成员的核心,夫妻关系处理的好坏,会决定家庭的伦理质量。先生根据家庭主要成员修养的精神境界,按“四大界”学说划分为净底、清底、混底和脏底四种不同的家庭,这是新村中对每个家庭质量衡量的标准。


亮中新村提倡以“四大界”中的“志、意”两界的家庭为主,反对“心、身”两界的家庭,因而每个家庭都有明确地前进目标。原籍老家中尚留有余产者,通过一次“剁尾巴”高潮,全部自愿处理干净,捐献给新村!变为“净底家庭”。其中周彭龄是率先实行的榜样,各家效行,从而全面落实了“生产归公”的理想。


心理学家在从事研究人的技能过程中,发现了人的技能发展到一定高度便有停滞不前的“高原心理”(可以跳高为例,不可能无限的继续高),把这一理论移植到夫妻情感的领域中,婚后经过一定时期,双方弱点日益显露,家庭生活形成了单调的循环,夫妻感情开始发生冲突,于是爱情生活中的‘高原心理’随之出现了。这种‘高原心理’的形成是由于事物本身的陈旧,以及人的素质未能有新的发展与提高所导致的。但欲克服这种现象,不是单纯提高物质生活所能解决的。物质的丰富,弥补不了精神上的空虚。所以崇俭结婚者必须在夫妻的道德、情趣、文化诸方面不断提高修养水平,方能最终突破爱情的“高原心理”,使恩义之花永吐芬芳。亮中新村崇俭结婚的夫妇,永葆和睦幸福的家庭气氛,不正是按“四大界”的要求来不断地提高每个家庭精神境界的结果吗!


一九四五年,亮中新村已发展到二十多户,一百多口人。这些人有的来自数百里外,有的来自千里之外,背井离乡,赶来亮中,莫不为登上这艘开往大同世界的航船争当一名水手而感到无上自豪,在这里过着清贫的生活,实行男耕女织,自给自足。耕种土地,平均每人不超过五亩。这里已成为培养新村人才的基地,故人们习惯称之为“亮中母村”。以《礼运大同篇》为新村之歌,每朝必唱,其歌词日:“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是谓大同。”这豪迈的歌声,正是表达了亮中人们的意志。亮中母村为老年人设立了“安老所”,又为幼儿成立了“怀少园”。


是年秋,东北各地,慕名而来参观者,应接不暇。不久,便有外地前来请人,发心建立新村者。如本县的部分乡镇,以及西安县(今辽源县)、营口县、怀德县、苇河县等处,相继成立了十余处。不过,这些新村都是在逆境中成长起来的,曾受到日伪政权的严密监视。朱循天被伪警察署定为“约视察人”(被暗中监视的人),伪昌图县长宫廷藩曾亲自到亮中新村视察。新村的规模与特异景象使他感到十分惊讶!


新村发展的虽然不多,但凤仪先生‘下达’的遗嘱却付诸实践,有了着落。崇俭结婚者按新家庭的要求原则,培育了下一代。那么,下一代的青年男女,如能再按此准则实行婚配,生儿育女,如此代代传下去,并把崇俭结婚原则推行于全社会,这不就是实现了凤仪先生“重立人根”的远大理想吗!


从一九四二年至一九四八年,在亮中新村,有十余对男女青年实行崇俭结婚。结婚时完全是按崇俭结婚的原则与要求进行的。


回顾从一九二五年开始,最先实行崇俭结婚者,已是六七十年前的事情,他们都已经到了髦耋之年,并有许多已离开了人世。笔者对崇俭结婚者子女做了个很不全面的调查,仅是数千对崇俭结婚者子女中的一小部分。但在这仅仅150名崇俭结婚者子女中,却有45名大学毕业生。崇俭结婚者,山南海北,散居各处,很不好寻找,因此,这个社会调查说明不了崇俭结婚者后代的全貌,只能作为参考。(调查表从略)


崇俭结婚者,当然要讲求根本教与胎教。不过应该说明的,并不是说必须崇俭结婚的人,才注重根本教与胎教,而是世界上所有的青年夫妇都必须讲求根本教与胎教。道德新村只不过是朱循天秉承凤仪先生的遗志而创建的实践园地而已。



来源:道德网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文,仅供交流,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特此声明。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撤除或替换相关内容,但不作相关赔偿承诺。本文版权及内容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