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聚 >> 行摄

圣彼得堡,俄罗斯之心

时间:2017/9/5 16:51:25

编辑|蒋钰莹


圣彼得堡将欧洲所有城市的美妙集于一身。

——伏尔泰


救世主滴血大教堂

救世主滴血大教堂


涅瓦河(Neva River)畔,圣彼得堡这座古老而浪漫的城市,被视作俄罗斯之心,主宰着俄罗斯民族文化与艺术中最值得骄傲的部分,也写就了俄罗斯帝国历史上最璀璨辉煌的诗篇。这座彼得大帝用梦想修筑的杰作,是普希金(Pushkin)、果戈里(Gogol)、陀思妥耶夫斯基(Dostoevsky)、高尔基(Gorky)、柴可夫斯基(Tchaikovsky)、肖斯塔科维奇(Shostakovich)以及列宾(Repin)所生活过的城市。在这里,到处都可以寻到这些伟人们的脚步与印记。而俄罗斯历史上两位被尊称为“大帝”的沙皇——彼得一世(Peter the Great)与叶卡捷琳娜二世(Catherine the Great),均坚定不移地把圣彼得堡视为俄罗斯的首都,并且在此开创了地跨亚欧大陆的俄罗斯帝国的黄金时代。一战时期,列宁在这里发起了著名的“十月革命”,诞生了布尔什维主义。1924年列宁去世后,圣彼得堡改名列宁格勒,直至1991年。


在沼泽上兴建的辉煌都城


斯莫尔尼宫

斯莫尔尼宫


1703年,正是俄罗斯帝国与瑞典王国为争夺波罗的海(Baltic Sea)出海口而发动的“大北方战争”初期。为了牢牢掌控海上霸权并与实现征服欧洲的野心,彼得一世宣布了在芬兰湾入口处的涅瓦河畔建立一座新的帝国都城——圣彼得堡的伟大规划。当年5月27日,“彼得保罗要塞”(Peter and Paul Fortress)奠基,这也是这座城市开始的地方。1712年,彼得大帝正式迁都圣彼得堡。可以说,圣彼得堡,这座俄罗斯第二大城市,完全是在涅瓦河畔的一片泥泞中按着彼得大帝争霸欧洲的战争蓝图与宏伟愿景而兴建的。正是这座从沼泽地上建立起来的城市,在此后的200余年间,一直是俄罗斯最为璀璨荣耀的政治、文化、经济中心。

圣彼得堡是一座罕见的在建设之初就已经完全规划成型,并以俄罗斯帝国举国之力打造的伟大都市。彼得一世任命瑞士建筑师多梅尼克?特列吉尼(Domenico Trezzini)为总建筑师对城市进行规划。彼得宫(夏宫)、彼得保罗大教堂、圣彼得堡大学等建筑也均出自特列吉尼的设计方案。


冬宫室内

冬宫室内


除了兴建宫殿与教堂外,为了迅速建设适合发展资本主义经济的圣彼得堡,特列吉尼做了三种标准的住宅设计,分别给富人或手工业者、商人、名门望族。三百余年后的今天,圣彼得堡中心城区仍保持着当年特列吉尼规划蓝图的模样,并很好地满足着现代城市各方面的基础需要,因此它也可以以历史名城的身份整体入选世界文化遗产。

大北方战争的绝对胜利为俄罗斯带来了波罗的海的控制权以及雄霸欧洲的地位,自此,盛极一时的瑞典王国逐渐走向没落,而在彼得大帝大刀阔斧的改革带领下的俄罗斯帝国却走向极盛与辉煌。这一时期圣彼得堡的主要建筑风格为恢弘繁华的巴洛克风格。大批的宫殿和教堂被兴建起来,如冬宫(埃尔米塔什博物馆,The State Hermitage Museum)、伊萨克大教堂等等,无不彰显着对外扩张与膨胀中的帝国气象。1714年,彼得大帝甚至下了一个著名的命令,全国各个城市都禁止建设石头房屋,所有石匠都必需集中至圣彼得堡参与新都城的建设。约有十万名工匠被派驻到工地上劳作,因为彼得堡是一片沼泽地,全国所有的石头都要运到这里充当地基;此外,从外地来这里的船只也要交税,所谓的税并不是钱币,而是随船运来的石头。按当时的规定,大船要携带30块,小船要携带10块,每块不小于10磅。


涅瓦河

涅瓦河


有着强烈扩张野心并在政治上主张全盘西化的彼得大帝,将圣彼得堡视为俄罗斯的“欧洲之窗”,他的野心并非仅停留在建造一座“欧洲式”的俄罗斯都城,而是一座足以让欧洲乃至世界仰望的世界帝都,重现罗马帝国当年的辉煌——自1472年,莫斯科大公迎娶了东罗马帝国的末代公主后,骄傲的俄罗斯人便一直以“罗马帝国继承者”自居,而沙皇的意思,便是凯撒。

在城市规划上,圣彼得堡更为人所知的便是纵横交错的涅瓦河水道,因此圣彼得堡也被称为“北方威尼斯”。这些人工运河的开凿要归功于俄罗斯历史上另一位伟大的沙皇,也是唯一被称为大帝的女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她为了缓解芬兰湾倒灌进入圣彼得堡的海水而修建的了诸多人工运河。这位女皇自1762年登基之初,就确立了圣彼得堡为俄罗斯唯一的首都,结束了圣彼得堡与莫斯科之间的摇摆历史。宽阔的水面也为城市提供了重要的水上交通便利,进而促进了城市的经济发展,至今仍有许多来自芬兰、瑞典和其他国家的商自此通过。而如今涅瓦河上的游船则是人们快速领略圣彼得堡美丽容颜的最佳方式,河道上大大小小四百余座桥梁成为美丽的城市风景,特别是每年4至11月,凌晨时涅瓦河上一系列开阖式桥梁次第开启,以供大型船只通过的独特“开桥”景观,是人们不能错过的独特风景,同时也给了那些想要“夜不归宿”的人们一个绝佳的理由。


打响十月革命第一炮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

打响十月革命第一炮的阿芙乐尔号巡洋舰


“混血”城市的多元建筑

正如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名言,“圣彼得堡属于俄罗斯,却不属于俄罗斯人。”圣彼得堡的建筑是极度多元的。走在圣彼得堡的街头,随处可见的巴洛克主义、古典主义、帝国风格、浪漫主义、折中主义及少量手法主义夹杂着哥特式的建筑让这座“混血”城市如童话般虚幻而又美不胜收。虽然建筑的年代与风格多样,但是却保持着一种惊人的和谐,让圣彼得堡成为人们公认的俄罗斯最美丽的城市。


贝尔蒙德欧洲大酒店室内

贝尔蒙德欧洲大酒店室内


意大利建筑师卡罗?罗西(Carlo Rossi)是参与圣彼得堡建设的重要建筑师之一,他在圣彼得堡留下了诸多古典主义建筑作品,比如1829至1834年间建设的参议院和议会大厦、1819至1825年的米哈伊洛夫斯基宫(现为俄罗斯国家博物馆)及其门前的艺术广场,与之相连的还有古老的贝尔蒙德欧洲大饭店,从酒店的命名就可以发现当时圣彼得堡想要成为欧洲最开放和重要的都市的野心。而这座五星级历史酒店的内室装饰,则保留了瑞典建筑师弗雷德?伊万诺维奇?德瓦尔(Fyodor Ivanovich Lidval)于1905至1914年打造的新艺术(Art Nouveau)风格,整座酒店均是受保护的俄罗斯文化遗产。由于距离马林斯基剧院与艺术广场仅几步之遥,所以这座酒店与音乐与艺术的渊源颇深,音乐家柴可夫斯基、帕瓦罗蒂都是这里的常客。

涅瓦河畔,无数的宫殿、豪宅与教堂编织出自然的咏叹调。冬宫与夏宫,自然是圣彼得堡最不可错过的建筑杰作。它们一座属于彼得大帝,一座属于叶卡捷琳娜二世。如果说这两位有着深厚欧洲游学与生活背景的帝王奠定了圣彼得堡的西化格调,但风格各异的东正教堂的存在,则又将人们拉回到帝国的现实。


彼得保罗要塞

彼得保罗要塞


圣彼得堡最具有地标性质的教堂建筑莫过于以诸多色彩艳丽的“大洋葱”穹顶著称的滴血大教堂(Church of the Saviour on Spilled Blood)了。它于1883至1907年间建立,正式名称是基督复活教堂,其部分结构是模仿莫斯科的圣瓦西里教堂所建。因为修建于沙皇亚历山大二世被暗杀的遇难地,因此也得到了“滴血教堂”的恐怖名字。这座教堂是圣彼得堡的标签,并经过20余年的修复,如今已经可以开放进入参观。但是最值得人们进入的教堂,却是涅瓦河畔的圣伊萨大教堂(Saint Isaac’s Catheral)。

作为俄罗斯帝国的主教堂,伊萨基辅教堂是圣彼得堡最大的教堂,也是世界四大教堂之一。它于1818至1858年由法国建筑师里卡尔?德?蒙费朗设计建造,被称为“古典主义的最后一个完美作品”。前后共有约44万民工花了40年时间才将这座巨大的教堂呈现在世人面前,其工时耗费之巨大,超过了圣彼得堡的任何一座教堂,其金光闪闪的大圆顶成为圣彼得堡老城区最引人注目的制高点。据记载,仅为其中央圆顶、钟楼圆顶以及十字架镀金就花费了整整8年时间,当时俄国最优秀的艺术家均参与了大教堂的装饰工程。但教堂落成后,诸多珍贵石材的使用以及与周遭建筑不和比例的高大,让它饱受人民争议。教堂落成后仅一个月的时间,将半生光阴耗费在这座教堂上的蒙特朗便与世长辞。而如今,这座教堂已经完美融入了圣彼得堡的建筑基因之中,爬上这座高约102米的教堂穹顶,人们可以俯瞰圣彼得堡的全部市容。而教堂内部的装饰也极尽奢华,具有极高的艺术水准,因而已经作为博物馆对外开放参观。


俄罗斯艺术之魂

圣彼得堡作为俄罗斯的文化中心,可以说随便一个地方都可以说出一连串与历史文化名人有关的故事与典故。拥有200余座博物馆与名人故居散落在圣彼得堡城市中心,包括普希金公寓博物馆、陀思妥耶夫斯基博物馆、斯蒂格利茨博物馆、列宾故居等等。


冬宫

冬宫


冬宫之中的国立埃米塔什博物馆,原本是叶卡捷琳娜二世私人博物馆,于1863年正式开放,如今已是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这里收藏各种古董和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珍品近300万件,按照史前文化、希腊罗马文化、东方文化和俄罗斯文化几大专题陈列,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藏品最多的博物馆之一,收藏有达芬奇、拉斐尔、伦勃朗、鲁本斯等诸多艺术巨匠的作品,但其金碧辉煌的建筑本身往往被人们视作更加吸引目光的艺术杰作。

而俄罗斯国立美术馆(The State Russian Museum)则是艺术家们所要前去朝圣的地方。在中国,没有一个画油画的人不知道列宾的名字,列宾似乎是一种情结。他的《伏尔加河上的纤夫》出现在中国的小学美术课本上,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而列宾的诸多重要作品,均被收藏在圣彼得堡的俄罗斯国立美术馆中。古老的俄罗斯皇家艺术学院也曾于1947年以后更名为列宾美术学院,直至苏联解体后又改称为圣彼得堡美术学院。然而,在中国,人们今天依然习惯性地称它为列宾美术学院,因为以中央美术学院为首的中国艺术院校在上世纪均深受列宾美术学院教学体系的影响,这种影响甚至今天依然存在。列宾美术学院作为俄罗斯最高的艺术学府,也培养出了众多艺术大家,诸如列宾的爱徒尼古拉?费欣(Nicolai Ivanovich Fechin)等等。


尼古拉?费钦《艺术家父亲的画像》

尼古拉?费钦《艺术家父亲的画像》


而列宾故居,就位于圣彼得堡芬兰湾海岸线上的一个村镇上,距离圣彼得堡市区45公里。列宾在这处寓所度过了人生最后的30年。在这里,他与托尔斯泰、夏里亚宾、高尔基、叶赛宁等俄罗斯著名的文化人会面,并为他们绘制肖像画。

而圣彼得堡在俄罗斯的文学世界中,是一个与众不同且又充满矛盾的城市。许多诗人和作家都在作品中描写过它,并且褒贬不一。有人颂扬它,也有人将它比作“遗骸上修建”的城市,是“俄罗斯的诅咒”。无论怎样,作为“俄罗斯诗歌的摇篮”和“俄罗斯文学之都”,它都见证了俄罗斯文学史上最辉煌的两个时代——黄金时代和白银时代。无论是普希金真挚热爱的城市,还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那个沙俄专制的黑暗之城,圣彼得堡,都像世界上任何一座伟大的城市一样,为它的子民们提供了一个永不枯竭的创作之源。


(来源:艺术与设计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文,仅供交流,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特此声明。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撤除或替换相关内容,但不作相关赔偿承诺。本文版权及内容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