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享 >> 艺术

这是一个奇迹的时代 一个艺术的时代

时间:2017/9/8 16:35:37

编辑|winningleung


“这是一个奇迹的时代,一个艺术的时代,

一个挥金如土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嘲讽的时代。”

——菲茨杰拉德

再现“黄金时代”

1974年杰克·克莱顿指导的《了不起的盖茨比》将原著中优雅且具有深度的文学风格融入到极简的视听语言中,只需几抹色彩,就把故事里的悲观和现实的崩塌刻画的细致入微。片中精致的华服在同年奥斯卡打败了《教父2》和《唐人街》等经典电影,夺得了最佳服装设计大奖。



Ralph Lauren担任该片服装设计

而相较于74版,2013年曾导演过《红磨坊》的澳大利亚籍导演Baz Luhrmann在诠释经典爱情故事上做出了新锐且大胆的尝试,将一段严肃的悲伤爱情故事演绎成一段惊喜不断的过山车之旅。导演更是在流行元素的使用上毫无保留,通过新奇的3D视觉特效,令电影在短时间里营造出了一个更加流光溢彩的世界。



除了对于书中上世纪20年代纽约曼哈顿天马星空般的奢华派对的重现,片中频频闪过的色彩斑斓的华服,都是可以经历时间考验的时尚臻品。



无论是豪华酒会中交际名媛造型婀娜的礼裙,或还是富豪绅士们笔挺的西装,即使电影中匆匆而过的小角色,在绝美背后,每个人的服装都在细节中将角色的过去和个性娓娓道来。



由Baz Luhrmann御用的金奖电影服装造型设计师Catherine Martin和Prada、Miu Miu的掌门人Miuccia Prada合作设计,两位传奇美学大师从Prada过去20年的经典T台造型中汲取灵感,成功打造了20多款极具特色的高端定制礼裙。



片中女主角Daisy佩戴的头饰几乎点亮了整个银幕。知名珠宝品牌Tiffany和电影美术总监Catherine Martin联合为电影定制了一系列奢华珠宝。从耳环到戒指,一颗颗精美的钻石经过复杂的切割和排列,摇身一变,成了心口朱砂痣。



在许多经典的影视作品中都少不了Brooks Brothers精品西装的身影。这家成立于1818年的纽约高端西装品牌为许多国家领导和社会名流量身定制了无数的高端西装。



在《了不起的盖茨比》中,这家百年老牌西装店的魔力依然没有减弱,为电影中的男性角色共量身定制了600余套做工精致,剪裁考究的西服。演员身上的每一套西服都完美呈现了“爵士年代”富人子弟优雅的精神风貌。





Brooks Brothers的“盖茨比”系列

电影结束后,品牌更是推出了《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复古西装系列,旨在向上世纪二十年代致敬。



电影的配乐是观众尝试窥视电影核心的另一条途径。往往成就一部名垂青史的经典电影,可能就差哪怕一首成功的主题曲。



Jay-Z操刀的《了不起的盖茨比》专辑封面

《了不起的盖茨比》的原声带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说,都极具话题:由美国嘻哈领军人物Jay-Z操刀,从节奏感极强的电子说唱到巴洛克摇滚,集结数位一线英语乐坛流行贵族和独立新秀,Jay-Z 通过《盖茨比》开始了没有人曾尝试过的全新音乐实验。



“通过嘻哈、传统爵士与其他当代音乐结构之间的融合,

将菲茨杰拉德小说的爵士感觉

转化成同等于我们这个时代的音乐。”

——Jay-Z

他们的爱情故事

影片落幕,观众为盖茨比流泪惋惜,殊不知作者菲茨杰拉德的爱情故事,精彩程度毫不亚于这部他精心杜撰的生死言情:别人的爱情消费浪漫,而他们的爱情则为“疯狂”正名。



黛西的美丽狡黠,犹如泽尔达

1918年,23岁的菲茨杰拉德在舞会上邂逅了年轻漂亮的泽尔达,这位出身于名门望族的早熟女子无论是言行或还是谈吐,都流露出挥之不去的叛逆与傲气,像一只火苗,点燃了风流才子的心。



菲茨杰拉德的经历,就是盖茨比的现实版”



菲茨杰拉德和泽尔达的合照

菲茨杰拉德爱上了泽尔达的遗世独立不流俗,而被宠坏的泽尔达,物质得毫不遮掩——只要他名利双收,她就嫁给他。少尉不得已退伍,专心从事写作,当他的小说收到退稿信的时候,泽尔达就要跟他分手,而小说大卖后,他们就迫不及待地结了婚。



电影中的纸醉金迷,就是他们生活的写照

两个人仿佛瞬间成为了世界的中心,对于美酒和狂欢乐此不疲,他们的足迹遍布欧洲,放浪形骸,挥金如土。他们经常在众目睽暌之下跳进广场的喷泉中,或者趴在出租车的顶篷上,他们在酒店大吵大闹被警察驱逐,他们在半夜的城市街道上极速飙车,即使他们的自由放荡令人不解,他们依然在彼此的视线里翩翩起舞……



《午夜巴黎》中的菲茨杰拉德和泽尔达

为了维持奢靡的生活,菲茨杰拉德需要不停地写作,来支撑庞大的支出;可泽尔达的情敌正是菲茨杰拉德的文学梦,每当菲茨杰拉德醉心写作而冷落泽尔达,她就将他拉到酒会上,将他灌得人事不省,然后洋洋自得。而一次在沙龙里,因为丈夫与“现代舞之母”邓肯谈兴太浓,泽尔达甚至以自伤泄愤。



菲茨杰拉德夫妇与孩子

1920年代末期,泽尔达的怪脾气日渐升级。她不分昼夜地练习芭蕾,由于体力不支和精神紧绷,不久被诊断为精神分裂。才华横溢往往伴随着极度敏感,他们两个太过相像,既自负又自卑,既虚荣又脆弱,伤春悲秋的咏叹都有相似旋律。



海明威曾用兀鹰不准分食来形容泽尔达这种疯狂的爱,他认为菲茨杰拉德在《了不起的盖茨比》后不再有伟大的作品的根源是:泽尔达的疯狂毁掉了他。可如果没有泽尔达,也许世上根本不会有《了不起的盖茨比》——她是滋养他灵感的源泉,也是毁灭他的烈火。



电影里,黛西眼含热泪,妙目横波,爱情几乎沦为阴谋与枷锁;而痴情的盖茨比,即使为爱人走向毁灭,亦未改赤子心肠。现实中,44岁的菲茨杰拉德因为酗酒心脏病发,临终时还念着妻子的名字;7年后,精神病院的一场大火,泽尔达孤身站在楼顶,任由火舌将她吞噬……



“寡姐”斯嘉丽·约翰逊正在筹备的新片《The Beautiful and Damned》,以泽尔达为主人公,旨在展现她摩登又悲凉的一生。



而“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也对这个至情至性的女子十分中意,还邀约曾凭借《美丽心灵》斩获奥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的Ron Howard来执导新片《Zelda》。褒贬不一的泽尔达,即使偏执,即使虚荣,即使被世人唾弃,可也只有她,曾经那样飞蛾扑火地拥有爱情……



故事的最后,这对疯狂爱侣葬在了一起,他们的墓志铭,雕刻着《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最后一句:

“于是我们继续奋力前进,逆水行舟,

被不断地向后推,直到回到往昔岁月。

(选自   VOGUE时尚网)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文,仅供交流,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特此声明。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撤除或替换相关内容,但不作相关赔偿承诺。本文版权及内容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