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聚 >>

深秋的稻城亚丁,我们朴素年华里的金色诗篇

时间:2017/11/8 12:02:56

文/图 Yifei


第一次听说稻城亚丁这个地方,是十年前金山公司原董事长求伯君跟我讲的,当时我和他探讨教育游戏的话题,他持否定态度,告诉我他们在珠海、北京和亚丁有三个游戏工作室,其中亚丁工作室负责做休闲游戏。可能当时我理解有误,他的亚丁工作室实际设在成都,但从名称上可以看出他对亚丁的情结。

此后也陆续听说过稻城亚丁的美,但决定去亚丁则是今年九寨沟地震之后的事。有朋友提议,我想也确是该去了,而且要选在稻城亚丁最美的时候。




那一刻,仿佛稻城亚丁已在冥冥中等待我很多年。看过《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我们将与谁共赴这傲娇川西的秋水长天?

行前几经修改的线路设计,只求完美,可正式出发的第一天就因大雪封山,离原定住宿地新都桥仅仅50来公里时,被迫返回康定住宿。那天是10月22日,住下后查看川西的天气预报,与之前查询的结果完全不同,连续一周都是雨天,大家都很沮丧。我说这种突来的风雨,可能来得快去得也快;还举例说去年在西藏一周内遭遇两场突如其来的风雪,结果带来的是两次意外的惊喜。

 

 

话虽如此,我却担心既定行程会因此全部打乱。导游说事先预订的新都桥那家酒店不肯退款,康定的宿费要我们自己额外承担;他说旅游旺季的川西酒店不付费不留房,为避免再出麻烦,想将此后一周已经订好的房间全部取消……

一场渴望充满诗意的旅行,第一晚就变了味道。

但天不负人。次日清晨,一夜未摘防滑链的中巴重新带我们攀越海拔4962米的折多山时,天色渐行渐晴,未及山顶,蓝天丽日下的冰雪世界,便已让大家重燃兴奋。

 

 

也许是上天想给你惊喜,总是先让你失望。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天气好得令我们生疑,天气预报说的连日雨雪呢?

23日,在新都桥短暂停留拍摄后,我们沿318国道川藏线直奔稻城。一口气连续翻越了高尔寺、剪子弯和卡子拉三座海拔四千米以上的高山,俯瞰世界高城理塘,缅怀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和理塘姑娘桑洁卓玛的凄美爱情故事,然后经过毛垭大草原,再翻越两座海拔四千多米的兔儿山和海子山,晚上七点多终于见到了稻城门户——尊胜塔林。

 

 

这一天,四百多公里颠簸的山路和六座四千米以上的高山都被甩在我们身后了。沿途许多大气磅礴的风景,我们却很少停车拍摄,因为大部分人都有不同的高原反应,头晕、头痛、心慌,连去西藏没什么问题的侯哥都有点儿受不了。

稻城县城的海拔为3750米,大家好受多了,这从第二天早晨去拍桑堆红草地就看得出。

 

 

这片红草地的面积与一个足球场差不多,我们来得刚好:红草、青杨、蓝天、白云,以及树后的村落和大山,加上忽隐忽现的光线,实在令人心醉。可两天后我们再来时,这片红草已经凋零得令人感伤。

 

 

时光瘦了,有一种美丽转瞬即逝,却不会在我们的记忆中消失。

从红草地驱车到日瓦(香格里拉镇)午餐后,我们便换乘亚丁景区的旅游观光车进入亚丁村。

 

 

让我惊喜的是,在所住的客栈房间里就能看到窗外两座高耸的雪山——仙乃日和夏诺多吉,不过比这更令人开心的,是一小时后我们徒步去珍珠海——卓玛拉措那一路金色的童话世界。

 

 

如果是谁在这里打翻了上帝的调色板,我想由衷地说一声谢谢:谢谢你将亚丁的秋天变得如此斑斓,谢谢你让我在如此美丽之处听到了风的色彩,看到了梦的舞姿。

 

 

当成片的针叶松伸出千万只金黄的手臂,引导我们走到珍珠海时,仙乃日主峰已隐约躲在云层背后,其右前方金字塔般的雪峰——白度母,以无比庄严神圣的姿态,令我们肃然起敬。湖面不大,却碧如翡翠,映射出白度母雪峰的清澈倒影。

 

 

仙乃日、央迈勇和夏诺多吉是守护亚丁藏民的三座神山,其中仙乃日最高,海拔6032米,峰名意为“观世音菩萨”,央迈勇和夏诺多吉分别为“文殊菩萨”和“金刚手菩萨”,海拔都是5958米。

白度母是一切众生尤其是女性的无比圣神,是保佑心想事成、赐寿除障的女神之王。同行的清风在她面前虔诚地许愿之后,我们披着暮色下山,一路上仍然恋恋不舍。

 

 

想不到次日清晨我们准备去洛绒牛场时,清风病了——头晕、头痛、恶心,无法出行。简单商量了一下,侯哥带别人按计划出发,我留在客栈根据清风的身体状况适时决定进退。

昨天晚上还好好的,一夜之间她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询问之后明白了:主要原因是她睡的电褥子一夜未断电,热的;加上昨晚回客栈时那几十米上坡路走急了些,睡前还吃了些不必吃的药。

搞清这些我相信她休息两三个小时后,只要症状减轻,还是可以去洛绒牛场的。毕竟从我们附近的亚丁村2号站到洛绒牛场之间,除了扎灌崩到冲古寺那段五百米的上坡路,沿途都可以乘车;而且,海拔4180米的洛绒牛场只比珍珠海高出100米。

 

 

洛绒牛场是亚丁最著名的一处景区,只要她身体许可,我就要把她带到那里。莫道谁是谁的前程过往,只想他年在时光深处小驻,回首今日的亚丁之行,清风了无遗憾。

9点半左右,阿昊回来给我们送冲古寺到洛绒牛场的电瓶车票。他是特种兵出身,认为清风的情况根本就不算什么大事儿。刚好清风休息两个小时之后,除了还有点头晕,感觉其它症状都明显减轻了。阿昊建议我们牛奶海和五色海就不要上了,但洛绒牛场往央迈勇方向1.5公里处有个小湖,可以去那里看看央迈勇的倒影。

 

 

在他的鼓励下,我们上午10点从客栈出发,11点左右就顺利到达了洛绒牛场。直插蓝天的雪峰央迈勇和开阔的高山草甸,在这里构成了极美的画卷,足以将一颗心安放在这“水蓝色星球的最后一片净土。

拍照、休息、发呆。一个多小时后,我觉得清风的身体还行,就带着她和两个双肩背去寻找阿昊说的那个小湖。可是,随着海拔逐渐升高,清风走得越来越吃力,即使不是上坡,走100米左右也要歇一会儿。

此刻,我真希望她“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就像她喜欢的那部电影,无论路过谁,错过谁,都有一个在终点等她的人,给她前行的力量。

 

 

就这样走了1公里左右,心想再有几百米就该到湖边了,即使背也要把清风带到那里。这时清风忽然发现了正在附近一块巨岩上拍“大片”的侯哥和叶子,他们刚从湖边返回,说去那里至少还有1.5公里山路,以清风的体力很难到达,建议我自己轻装过去,他们三人在此等我。

清风也愿意这样,她和叶子住一个房间,知道她随身带着葡萄糖。而我们随身带的干粮,她什么都吃不下,只能喝酸奶。

 

 

20分钟后我到了湖边,不过由于湖面有波浪,加上逆光,见不到央迈勇的倒影。拍了一段视频和沿途山谷草甸中美丽的鹿群与牛群,想给清风略微弥补一下无法亲见的小遗憾。我还想告诉感性的她:没有谁能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我们这些天南海北的人能一起走到这里,已经是不浅的缘份。只要旅途够美,何忧终点有谁?

下午3点与他们三人重新会合时,清风的状态已好很多,她说喝了叶子带的葡萄糖,真的管用。我们四人边走边拍,总忍不住想多留几张身边的美景,置身这最后的香格里拉,始终如同一种梦境。

 

 

最后乘车出景区时,清风再度恶心,一下车就吐了。好在稻城休息一夜之后,她又变得活蹦乱跳,顺利完成了后续行程。

旅行就是这样,我们在美丽的风景里相遇,由陌生到熟悉,惜缘、尊重、包容,也会有小小的放弃。我们共同面对每一次意外,共同分享每一次惊喜,在同一段旅行中,我们远离庸常生活,只为不负美丽的时光,找到真实的自己。

 

 

复原后的清风在玛嘉沟遇到一对儿同样从亚丁出来的八旬老人,被感动得泪珠盈眶。我却觉得,如果他们是第一次去稻城亚丁,真的有点儿晚;如果是重游那里,就真的是一种浪漫。

稻城亚丁,比新疆喀纳斯多了雪山和高反,但确实是“一生之中至少应去一次的圣地”;尤其是深秋的稻城亚丁,纯净、绚烂,恰如我们朴素年华里写就的金色诗篇。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