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享 >> 书画

画魂:声鸣千里外,闲云得此隐

时间:2017/11/14 16:00:31

——记书画名家陈冰先生

黄秀峰  李桂玲



当望向先生第一眼时,你已经惊诧他的目光里包含的睿智、超然的内容。不用说话,不用说话,在这样一颗浩然正气、铮铮风骨的灵魂面前,你只需静静地读他——一名真正的艺术家。


少年学画:已表露超乎常人的痴迷、刻苦


陈冰先生,雅号鹤知音,1961年生于哈尔滨市。中国美协黑龙江分会终身会员,现任环球联盟书画院北京分院院长,北京扇子艺术协会名誉会长,世界华人华侨协会理事,中国民族文化研究院副院长,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国诗酒文化协会诗书画院副秘书长,兼黑龙江分院院长,中国莲心禅意书画院副院长,黑龙江省人大艺术中心顾问。


陈冰先生20世纪70年代中期在著名画家,原中国美协黑龙江分会副主席吴镇东先生指导下学习大写意花鸟画,从齐白石弟子牛山先生处学习小写意花鸟、著名工笔画家高云岩先生处学习工笔花鸟,向满清皇室闫中山先生学习书法。黑龙江省艺术学校人物专科班结业,1987年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专科毕业,1990年鲁迅美术学院本科毕业。


谈起学画经历,陈先生依然记忆犹新。十余岁开始作画。每天他都会画很多水墨画,堆得屋子满满的。于是在家里墙上就拉一圈长长的铁丝,专门挂那些画。这样痴迷的作画状态,对于一个孩子来讲,正处在贪玩期,真的不可思议。他却一坐下来,拿起画笔就停不下来。先生从小好学勤奋的品质,注定他从小就卓尔不群。也没有耽误学业,他的学习成绩也是比较优秀的。


陈先生童年居住的是板夹泥平房。长长的平房,南北走向,大概有二十几户,每家的门都一致向西开,房后向东。陈先生家在房后接出了个偏厦子,有十二米左右,并在房后开了个门,房后是条通往松花江边的马路,每日傍晚后熙熙攘攘,人流不息。于是,江畔,落日,晚霞,金色的沙滩,装点了先生的童年。这样一个作画如痴如迷的小孩,被当地一位颇有名气的裱画师看进眼里,他叫宋襄怡,是黑龙江省画院松花江画廊第一个裱画师,十四岁就在荣宝斋学徒,书画装裱及修复古书画技术很高。他每天从此走过都驻足朝屋内观看,对这个小孩这么喜欢画画,很感兴趣,于是就带他去拜见师吴镇东先生,吴先生是原中国美协黑龙江分会副主席。他看到这个孩子这么刻苦,每天上半天学就过来学画,周六日、周日也来,也愿意教。吴老先生80多高龄了,身体也不太好,颤颤巍巍的,每天中午给他做饭吃。孩子带来的画纸不够了,老先生就把自己的画纸拿出来给他用。开始家里还能提供足够的画纸颜料,因为陈先生家里四个小孩,经济也不太宽裕。于是,那样小的年纪萌生了自立更生的想法。每逢年过节,就到商场拣纸盒子。好的纸板裁了画水粉画,稍差些的就收起来,卖钱买纸墨。后来,吴先生看这小孩这么肯学,他的眼睛白内障,越来越看不清。就说,孩子,你很好学。我不能耽误你,快把宋先生请过来,有事商量。宋先生就是最初那位宋襄怡裱画师。这样把宋先生请过来,商量说,这孩子很好学,我的眼睛越来越看不清楚。不能耽误他,我给他介绍一位老师。你把这孩子领到牛山先生家里去,让他传授他,就说是我说的。于是,牛山老先生成为他艺术生涯的第二位老师。


松花江画廊,是黑龙江画院画廊,最初在哈尔滨道里十二道街,后搬到南岗区果戈里大街,宋先生松花江画廊从初建,到搬迁到果戈里大街一直是画廊的裱花师。更确切地说,宋先生也算是他学国画的一位老师。宋先生家收藏许多书画,吴昌硕、郑板桥、唐伯虎......等等很多历史名家书画原作。吴镇东老先生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人在年轻的时候认真学画,然后要去读画,五十岁以后再去画画。读画其实有两层意思,一是读自然,一是读先人作品。吴先生教诲说,读画也是学习的一部分。作画要做到眼高手低,方可容易进步,眼有多高画技会提到多高,真正看到好画的时候,你的技艺才会提高。谈到牛先生的风骨,陈冰先生的眼睛洋溢着光彩。因为风骨,是一个艺术家最可贵的品质,高洁如莲,高风劲节,高傲清冷,超然物外,飞临红尘之庸俗。甚至不怕自己寂寞孤独。这样的人,内心却是很善良的人。回想的时刻,陈先生动情地说,现在我的很多地方都潜移默化先生的风骨。牛先生解放前是资本家大少爷,但不爱打理家族产业。解放前道里区东风街与经纬街一大片宅子都是他家的,全是欧式平房建筑,文革时最后没收的只剩下这里一处宅子的一个屋。说起来陈先生当时的学画环境,他有个形象的比喻,叫一屋一橱一铺炕一画案。进屋就做饭,进屋就是床,东北常把住处叫炕,其实牛先生当时家里睡的是实木床。白天,牛先生在床上铺了毡子在上面画画,自然陈先生小时候也是在这张床上学画。牛先生家产被收了,住的地方紧张,老先生很压抑,但从来没有过怨言,心态却很好。牛先生当时是民革党员,还没有落实政策,但是一直积极为两岸回归做努力,为两岸回归创作作品。牛先生的诗、书、画、印都很精通。现在每每回忆他讲述的情景或细节,不难推断,在师叔辈中,牛先生应该是继承最棒的。诗、书、画精通,诗写得好,字也极好,印更是一流的。牛先生的行、草、隶、篆写的都很棒。继承师公画虾的技术不在话下,梅、兰、竹、菊、牡丹,都画的很棒,也画人物。牛先生一生很少收学生,我能够在他门下学画真是难得,这是我的福分。陈先生提起和吴镇东先生、牛山先生,高云喦先生学画的感恩之情,陈冰先生更多的时候表现出无语和哽咽,或者是默默地化成学画的动力。在他小小的心里已经立志:只有学好了,才能报答先生。


在牛先生这学画两年后,牛先生对他说,孩子,你学画很刻苦。将来会发展更好。这样,介绍你新老师,学工笔画。于是,陈先生来到著名工笔画家高云喦先生处学习工笔花鸟。这一画,在高云喦先生家画到了27岁。高先生几个学生,一路坚持到最后也没几个。一个是陈冰先生,另一个是他师妹,海常春。自从和高云喦先生学工笔画之后,陈冰先生在这几位恩师之间穿插学习,没有停歇。在高先生家学画时,高先生也做给他饭吃,高先生看到这个小孩学画很刻苦,为了给他补身子经常给他做红烧肉吃,先生收入也不算太高,有时自己都不舍的吃。高先生身体不是很好。气管炎很严重,常常咳嗽,颈椎也常常做牵引,实在坚持不住就倒在床上休息一会,但依然坚持教画。回想那段学画的岁月,我每天画很多,画到很晚,外人眼里的辛苦却是自己内心的充实快乐。


闫中山先生是满清皇室,到他那学习书法。楼上楼下都是他家的,哪儿哪儿都是书。条件却很艰苦。冬天冻得手都拿不出来。冬天取暖,用的都是街上捡来的冰棍签子和废纸。这样的环境下学画,却牢记闫先生告诫他的每一句话:写字要刚柔并济,有节奏感。点如坠石,竖似的挺胸昂头战士,撇像疾风掠过,捺像行走。学画更要多读书,有修养,才能有所成就。这也是后来激励陈先生一直坚守,痴迷行走在追求艺术的路上。


青年有成:走出去,不畏艰辛到自然中行走写生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陈冰先生勤奋刻苦的结果是青年才俊开始展露头角。他的才华如朝阳,冉冉升起,熠熠生辉。于是,开始参加各种活动,得到了一些好评。恩师们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同时也担心他产生骄傲情绪,尤其高云喦先生更是不时地加以提醒,孩子,你还年轻,要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在学习和积累上。吴镇东先生也多次意味深长地告诫他,孩子,不要参与太多活动,你要沉淀下来,出去走走,到大自然中去。这一年是27岁,大概是1986年。于是,陈先生听从了恩师的教诲,毅然背起了行囊,走向远方。深入黑龙江群山峻岭,趟入黑龙江广阔的湿地,走向东北,走向国内,桂林、北京、山东、昆明等,全国各地,深山老林,雪山草地采风。不管是冬天还是夏天,背起包就走,不计环境艰苦,经济条件差,像70年代的电影《五朵金花》里哪位画家下乡采风一样,独自行走。算下来,光黑龙江省,就走了70%地域,不断将自己所学的传统技法,和在自然中所看的山山水水,花草树木,飞禽走兽等进行比较感悟,逐渐认识到前人的绘画技法,来源于自然。


在冬天的黑龙江深山老林写生,危险的系数很高。尤其是赶上暴风雪,更可怕的是刮起大烟炮,于是包里要带着许多红头绳,也就是毛线绳,一路走,一路系,做标记。七、八十年代,交通和住宿条件都很差,常常在大山深处,荒郊野外,走到了傍晚,找老百姓,找村长,去老乡家借宿。老百姓听说是画画的,很敬重。村里大队部喇叭一播放,谁家愿意接待下。一会儿就有老乡来接了。生产队给送点吃的。老乡很是热情。杀了鸡仔,做个小鸡炖蘑菇,再炒点鸡蛋,然后拿出酒。喝到高兴的时刻,感情浓了,他们就主动给做向导。现在依然养成习惯,每年至少几个月在全国各地行走,在大自然中行走,“搜尽奇峰打草稿”。一路下来,就领悟到,画山水画传统的技法要继承,但不能生搬硬套,南北的山水结构面貌不同,表现的机理也不同,中国山水画不仅画外形,更重要的是画出它的精气神。因地而异,打破传统,道法自然。


这样的采风顺利毕竟是少的。大多的时间,是独自行走潜入深山,芦苇荡里。据陈先生回忆,危险的经历有几次至今难忘。为了观察丹顶鹤的生活习性,一次潜进芦苇荡里,大约是下午两点多,刮起了大风,本来身体单薄划船不熟练的他,划着船在芦苇荡里打转转,寸步难行,迷了路。等到了黄昏时,才遇到一个打鱼人,带他安全出来。当时时值九月下旬,湖水已是冰凉。如果等不到一个人搭救,后果不堪设想。在深山老林遭遇迷路,更可能遭致野兽的危险。有一次,在饶河的喀尔喀山写生,找不到下山的路。太阳快落山了,急得陈先生团团转。急中生智,他跑到山顶最高处,找了最高的树,爬了上去远眺,终于找到了出山的路口。


在贵阳创作期间,当地朋友邀他去了一趟黔北务川。务川的民俗风情,自然风光早已耳熟能详,这次亲历目睹三幺台美食、申佑祠堂史迹、九天母石与七柱山的风光,让他流连忘返。几次站在悬崖边拿手机拍摄的镜头的场景,让同行者担心又感动。一次,他在忘我的拍摄中,突然一脚踏空,一只腿掉进了石缝,他挣扎着往上爬,可是身边却没有可抓的东西,周边满是荆棘,手被荆棘扎了许多小眼,满手鲜血模糊,急的他大声呼救。当被人从石缝拽出时,两只衣袖都被荆棘刮破,衣裤也满是澡泥,狼狈不堪。他走到哪,拍到哪,民居、古树、石磨、竹编……当地冯修礼先生,李书文先生,黄霏虹先生,戴曙芳女士作陪更是热情有加。尤其冯修礼先生既是导游又是讲解员,让人好生亲切,使他觉得像回到自已家乡一样。于是,他愿意写,愿意画,还给务川的朋友每人都留下一幅书法作品。走到遵义,受到唯一国际企业朋友的接待。连夜作画,竟然从晚九点画到第二天的日出。鸡鸣时,已是次日清晨五点。那一夜,激情满溢的笔,画出的是一幅鹤立图,名字叫一鹤鸣天,象征“唯一国际”。开始他作画时,大家都在围观,渐渐地夜深了,困倦袭来,一个个都坚持不下去了,各自睡了。只有郞遥远先生陪他整个作画的过程。他的认真,他的敬业精神,感动了人们。画完就匆匆离开了遵义,回返贵阳,以致主人赠送的礼品也忘记了。


以后的日子里,应朋友之邀又去了一趟中国近代历史大文人(文坛,画坛领袖)全才大师姚华(茫父)的故居贵阳花溪久安乡。站在九安乡九龙山顶可俯视贵阳全景,阿哈水库,花果园双子塔,金阳城全貌……尽收眼底。无疑他更忙乱了,不,是兴奋。灵感涌动澎湃的兴奋,于是再次拿着手机拍个不停。后来在他离开贵州时在他的微信里用了大量的图片和文字介绍了黔北务川之行,介绍了贵州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感觉到了他对贵州的热爱,并决定要安排一定的时间,创作一批描绘贵州大山,风土人情的画作,让更多的人去了解贵州,热爱贵州,有机会还要在贵州办一次个人画展。陈先生就是这样,走到哪里,爱上哪里。这条东北汉子已把祖国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装进了他的情怀。


中年守志:坚持艺术的操守,不慕荣利,不求闻达


几十年来,陈冰先生足迹踏遍大江南北,“搜尽奇峰打草稿”,特别是于黑龙江的黑山白水之间师造化、得心源。其擅长花鸟、人物、山水画。近几年来致力于湿地丹顶鹤的创作,积累速写数千张。其作品形态各异、栩栩如生,并对丹顶鹤赋予人性化,每一幅丹顶鹤的画面都是一个故事。画面风格,格调清新高雅,笔墨生动自然。


陈冰先生作品在国内外多次展出并获奖。作品的格调清新高雅,表现手法娴熟,自然流畅,作品经常发表于报刊,并得到书画爱好者的广泛喜爱。作品被联合国领导人,及多个国家领导人和政府收藏。2006年7月《民族文化报》以“实力派画家陈冰”为专题整版报道陈冰;同年12月获中国新闻工作者书画金奖;2007年获中国西部画展铜奖;“百鹤争鸣”获第四届残奥会铜奖;山水画“秋山红叶”荣获中国工艺美术“作品最具收藏价值奖”;2001年,被列为中国文化遗产书画家;2008年,完成创作《贺奥运丹顶鹤百米长卷》长360余米,已被列为国家艺术精品,并正在吉尼斯纪录申报中;那幅“松鹤延年”图,被奥运会冠军陈一冰收藏;2008年,北京奥运会书画大奖赛中获得金奖;巨幅“丹顶鹤”图,被国家奥组委收藏;2014年,在好莱坞获世界文化交流中获得“卓越华人金像奖”。


2012年,在哈尔滨举办哈尔滨与台湾基隆市两岸文化交流个人画展;2014年,在美国洛杉矶举办个人画展;2010年11月,陈冰先生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书画大师。同年,中国文史出版社为刘大为、陈冰、范曾发行出版了《艺术大师三人行》一书;2011年,与欧阳中石、靳尚谊被文化部列为书画界领军三大家,《领军三大家》一书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发行。同年,中国文联出版社发行《笔墨春秋—中国画坛十大名家》一书,王桂堂、吴冠中、范增、继建明、孙其峰、陈冰、刘文西、何家英、詹建俊、尼玛泽仁被收录其中;2012年,中国艺术档案出版社出版了齐白石、陈冰作品合集《古今艺术大师》,海内外发行。


陈冰画笔下的鹤,传承古法,意境超脱,其画中景与自然景融会贯通。超拨中彰显宁静与祥和,深邃与凝重的巧妙融和,表现了其深厚的笔墨功底。陈冰曾不无骄傲地说:“有人说我是中国画鹤第一人,我说不对!我说是唯一。唯一,才代表有更高的艺术价值。我追求每一幅作品都能进入一个新境界,走向一个新的高度,在艺术的追求上永不停步,永远保持着生命的活力”。


陈冰先生主张绘画创作作品的唯一性。他说,真正的艺术品是不可重复的。陈冰先生不仅注重绘画技术与形式的表现,更注重绘画作品的内涵,强调画家作品的内涵出自于画家自身的修养,是画家对各方面知识积累的流露。绘画作品不仅是给人于视觉的享受,更重要是给人以精神享受和思想的启发。


他作画很慢,很是认真,专心致志。从构思到线条,到轮廓,到上色,一点一笔从不马虎。尤其喜欢创作鹤。画一幅画,可以数小时而不歇。其痴迷专注的程度,一笔一划描摹上色的过程,即使你伫立他身边,他全身心投入作画,对旁人视若无睹。他的2008只鹤在北京奥运期间获了金奖,并被奥组委收藏。为了庆贺2008年北京奥运会召开,他筹备了整整3年。这幅长卷,长360多米,宽2尺,描画的是鹤的一年四季,春夏秋冬的姿态,神情。从一只鹤的孵化,直到展翅飞翔蓝天白云的时刻。不仅饱含对鹤的痴爱,挚爱的情结,更表达了对生命,对大自然的热爱尊重,对国家富强腾飞的赞美和祝福,无疑不是一份厚礼。


随着陈先生的声誉越来越高,各种荣誉、名头、活动、邀请函,雪片似的飞来。成就面前,陈先生依然坚持每年几个月的时间外出采风写生。“声鸣千里外,闲云得此隐”,是对他执着艺术追求的最真实写照。因为他知道物欲,名利,喧嚣,什么都难以湮灭他心里那份清醒,那个来自骨子、灵魂深处的召唤和提醒:到生活中去,都大自然中去,才能永葆艺术之树长青!才能让自己越来越走向艺术的巅峰!


这也是几位恩师的教诲,艺术做到最后就是一种坚持,一种抵制,一种坚守,一种至死不渝的忠贞的品质和风骨!而学无止境。拒绝了声色犬马、物欲横流,你才真的走向了成功!!!


于是,陈先生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各大知名院校的邀请,拒绝了美国为他全程负责移民的邀请和丰厚的物质待遇,毅然选择了自己的祖国。(八十年代初)国家经济建设大幅度上马,作为技术人员参加了国家6大项目的工程建设。大庆乙烯,上海金山乙烯,内蒙古包头,洛阳玻璃厂,长沙等。因为他知道他心里真正想要的,知道他心里最爱的。他爱的艺术要尽力炉火纯青,他爱的祖国要参与它的繁荣昌盛!这是一个真正艺术家的社会责任和使命!是一个金山银海,名利物欲,也无法蛊惑艺术家放弃对艺术执着追求的精神王国的拥有!


精神坐标:隐逸清高,丹顶宜承日,霜翎不染泥


看陈先生第一眼,奕奕神采,冰姿傲骨,让我立刻联想到鲍照《鹤舞赋》的诗句,“精含丹而星曜,顶凝紫而烟华”,和郑谷《鹤》里的两句“羽翼光明欺积雪,风神洒落占高秋”。当我们坐下来,更了解他最爱画的是鹤,并以鹤为知音时,更进一步验证了我对他的崇敬。

 

鹤,受到古今名士的尊崇热爱。因此留存下大量的诗句,传说。“丹砂结顶煜有辉,咳吐璀错生珠玑”,是刘伯温的《云鹤篇赠詹冈》;“丹砂作顶耀朝日,白玉为羽明衣裳”,是谢缙的《题松竹白鹤图》;“徘徊幽树月,嘹唳小亭风”,是张籍的《和裴司空以诗请刑部白侍郎双鹤》;“徐引竹间步,远含云外情”,是刘禹锡的《鹤叹》.......


  “欢呼良自适,罗列好相依”,“夕阳滩上立徘徊,红蓼风前雪翅开”。 鹤的形象不仅唯美,高洁,不染尘埃,还是眷侣柔情缱绻的象征。于是流传下宋代著名隐士林和靖隐居杭州孤山,养鹤植梅,“梅妻鹤子”的佳话。鹤又因好栖于山泉野林,不群居,颇合古代君子之隐逸风尚,象征着清高的君子之风。鹤还是古人当做孝的象征。据《晋书·陶侃传》载,陶侃因母丧守孝,忽来两个不相识的人前来吊孝,侃奇而跟踪,只见两人化为双鹤而飞去。原来是两鹤为陶侃的孝行所感而特来吊丧的。后来就把鹤作为知孝的动物,因称吊丧为“鹤吊”。


南北朝诗人们常以“别鹤”来比喻夫妇之间恩爱离别的哀绪,其中大多是借女子之口思念离别的丈夫。此典出于汉代,有个高陵牧子,娶妻五年无子,父兄劝其再娶。他的妻子听说后悲伤不已,彻夜哭泣,牧子不忍,于是操琴而歌曰:“痛恩爱之永离,叹别鹤之舒情。”以表心迹。因其曲辞为《别鹤操》,后来人们以“别鹤”、“别鹤操”表示爱情之忠贞不渝。


报恩是中华民族崇尚的美德。最早说鹤会报恩,要算是两汉路乔如写的《鹤赋》。文中说,鹤知道自己备受宠爱,于是很高兴地在笼里叫鸣起舞以报主人之恩宠。东晋干宝《搜神记》中也曾记载一玄鹤为戍人所射,被哙参收养治疗,愈后放之,后鹤衔明珠以报。


由于鹤在《诗经》中有“鹤鸣九皋,声闻于天”的记载,韦庄的词中便有“争看鹤冲天”之句,后人循其意而竟把原词牌《喜迁莺》改为《鹤冲天》以表达人们对鹤的一飞冲天、胸怀大志性格的赞美。在古代凡有大志和抱负的文人志士,都以“鹤立鸡群”之成语和“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来表示超凡的志向(鹄,古代指天鹅,亦指鹤)。汉高祖刘邦歌:“鸿鹄高飞一举千里。”鹤又是长寿的动物,传说中的鹤其寿万三千,故以“鹤老”喻长寿古代神话传说中的神仙乘骑的多是鹤,鹤于是成为“仙人的骐骥”,所以又有“仙鹤”之称。


也许,正因为鹤的种种唯美,象征,陈先生宁愿、甘愿“天当房屋地作床,蓬嵩为侣鹤为伴”。因此,在他的笔下,《百世和合》、《观瀑听涛》、《松鹤延年》、《合瑞图》、《仙居图》、《福寿图》《观远图》等,每一只鹤都活灵活现,翩然起舞。特别是代表陈先生艺术成就的为08年奥运会精心筹备作画三年的2008只鹤,更是出神入化,炉火纯青。2008只鹤就像深谙他的心,懂得他的情,天人合一,融为一体的和谐美,大爱美,音律美,意境美,天地人间,祖国万物河山的恢弘、大气,荡气回肠的之美!让观赏者心生博爱襟胸,心生爱我中华的虔诚神圣,涤荡,震撼每一颗有幸欣赏陈先生作品的心灵,激发,奔涌,爱我河山,爱我中华,爱我祖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国土上的每一个生命!!



笔者于2017年9月23日赴黑河百年新诗颁奖之行,和陈冰先生相逢,只一面之缘,透过他睿智超脱的眼神,就敏锐感觉到这不是一个平凡的人。于是即兴采访,展开如下对话:


笔者:陈先生,您能谈谈您的家庭背景和您的学画初衷吗?


陈冰先生:可以的。(微笑)我家老院子周围有许多俄罗斯人。因为我是转业军人后代,受家庭熏陶。从小就爱趴在床上看书画画。有一天我在邻居一位国民党转正军官家,无意发现一本素描书,书有里人体解剖、动物解剖、人物素描、风景素描、石膏素描等,是前苏联的教科书,有二十几公分厚,就喜欢上了。后来有位苏联人教给我画素描,也教给我画油画,他是我的第一位画启蒙老师,好景不长,苏联人很快撤走了,我还是自己画。所以我的绘画多受前苏联影响和西方艺术画影响。现在我的画有很多西方艺术成分。上初中时我们图画老师喜欢画画和剪纸,算得上民间艺术家,技术不是很高,但也受到他的影响。他教我临摹齐白石,李可染,徐悲鸿的画。 每天临很多画,画的家里满满的。


笔者:现在您的画风是哪些?


陈冰先生:已经打破了,形成了自己独立的风格。工笔,写意基本都打开了,叫无章法。把一生的修养都融里面了。收放自如。工笔融入写意里,打破了工笔画的局限,需要深入就深入,需要放开就放开。一切以传神为目的。不确定的才是确定的。画家做到最后就是修养。所有的风格不是规定的风格,是画家流露出来的,而不是刻意的表象。是自然而然的,天人合一,道法自然。随心而画,随感觉而画,心的投入,忘我。27岁,28岁,29岁时,已经有了打破传统的思想。(微笑)


笔者:30岁时,您的获奖作品是哪些?


陈冰先生:一幅是,《孔雀落在松树上》,另一幅是《白色的秃鹫》,也落在松树很漂亮。还有一幅是丹顶鹤。那时候在中国书画函授大学毕业创作作品,东三省联展画的就是这幅丹顶鹤。为了创作这幅丹顶鹤,专门跑去扎龙。当时那还是最原始,原生态的自然景观。每天有船工带我去芦苇荡里画丹顶鹤。后来就自己划船去画。再后来,迫切的留宿在芦苇荡边,日日夜夜守着那等候丹顶鹤的出现。一住就是二十几天。忽然有一天,丹顶鹤突然向着我飞扑过来,恶狠狠地,吓得我赶紧用衣服蒙住了头和脸。回去一问,才知道原来丹顶鹤在孵化,只能作罢。


笔者:您当时辞职的学校是哪个院校?以及这些年您接受的社会职务是哪些?


陈冰先生:哈尔滨,奥!破釜沉舟吧,也可以说是魄力。专心绘画。


笔者:您今后的人生规划是怎样的?


陈冰先生:每年计划做国际巡游展,弘扬中国绘画,本质的东西尽力挖掘出来。以中国画为基础,把西方元素融进来,发扬光大。有时候做节目谈到这些,自己都哭了。在创作中,不断融合吸收西方绘画技术,使画面的构成、三维视觉空间、光与色彩的表现有了较深的突破,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绘画风格,对中国化的发展多做贡献。


笔者:艺术与人生,您怎么看待?


陈冰先生:人物、花鸟、山水、油画,都擅长。对名利却越来越淡化。让大家看到的是东西,而不是头衔。当年先生也教诲,画不是用来卖的,不要近功利,不要和画廊打交道,艺术是无价的,不可衡量的。绘画就是通过艺术的传播,弘扬对盛世中国的一种礼赞。特别是08年奥运会画的2008只鹤长卷,用时三年多,不仅是对祖国的祝福,还有表达的对生命和自然的情怀,表达的生命与自然,与吉祥。


(版权所有 转载注明出处)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