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志 >> 美文

移居新西兰后,我才懂得世间并无理想国

时间:2017/12/6 10:51:36

编辑|winningleung


来新西兰生活后,很多朋友问我,怎样移民的。

我坦诚相告,没有移民。对方往往特别惊讶,问为什么到新西兰,难道终极目标不是移民吗?

我只打算拿绿卡,一张来去自由的通行证。

我来新西兰,和很多人逃离北上广去大理一样,只是想换一片空气,在一片自由的土地上,寻找生活的另外一种可能。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从此要终老大理了。

我们只是寻找一个最适合自己当下状态的土地,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哪怕只是一段时间。

有趣的是,当我离开了市委秘书岗位,离开了祖国的土地,在新西兰做了一个自由撰稿人,却感觉为人文生态能做的反而更多了。

文章大约也是要出自真心的时候,才有更真实的社会价值吧。

而说到移民,也未见得有人们想像中那么美好。

这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世界,中国不一定是黑的,新西兰也不是洁白无暇的。

作为华人,如果祖国不够好,那逃到哪里,生活都不会太好。

而无论走到哪里,只要进入我们华人的社交圈,就会发现这就是中国社会的缩影。甚至比当下的中国社会还要落后一些,更加混乱无序,更加弱肉强食。

世间并无理想国,无论在哪里,你怎样要求自己、怎样度过人生,或许比移民更重要。


移居新西兰后,我才懂得世间并无理想国


来新西兰后,我每天看书、写文章,空闲时还能画画、剪纸、练习书法,慢慢琢磨以怎样的形式教别人中国文化。

但我在国内大约过不上这样的生活,因为这样的节奏在我们的文化里似乎不被允许。

家长看到我整日这般“无所事事”,就会觉得很碍眼:年纪轻轻就过老年人的生活,看书、写书、画画什么的,等你退休了,有的是时间去做,现在还不去拼搏!

朋友聚会相互都问最近工作怎么样?如果不抱怨一下工作繁忙和上司的不近人情,似乎就显得不食人间烟火。

如果知道自己最爱的生活方式是读书和写作,但要等几十年后退休了才有机会去过,会不会觉得很悲凉。

更悲凉的是,长这么大,我并不十分清楚,自己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我们一直被赶着走,叫喊着“冲啊”就奔赴前线,无论学业还是事业,都来不及停下脚步。

没时间看看自己,所以很多人可能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独一无二的特质与需求。

到了要孩子的年龄,不希望下一代和自己一样。想给他们足够快乐的童年和宽松的少年时期,让其能做想做的事,发现生命的与众不同。

但作为家长,尚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怎么能有自信帮孩子对抗应试大潮的压力呢?

因此,我想换一片自由的土地,重新认识一下自己。而先生的目标,是打算转行专攻旅游业,所以我们选择了新西兰。

来新西兰生活,未必一定要移民。


移居新西兰后,我才懂得世间并无理想国


新西兰确实像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阡陌交通,鸡犬相闻。人与人之间的信任程度,社会秩序的维护程度都令人惊叹。

比如住宿不用登记身份证件,离宿把钥匙放在房间走人就可以了;政府几乎不查企业退税凭证,每个月自己上报退税金额,政府就把钱退到你银行账户;甚至能在路边看到无人看管的农产品摊点,自己拿商品,自己把钱投到盒子里……

新西兰的法律虽然健全科学,但在法律执行方面基本靠多年来建立起的社会诚信,说白了就是靠自觉。

法律条文是有的,但是没有完善的监督体系,也没有足够的人力物力去建造这样的监督体系。

更重要的是新西兰人不认为自己需要这样的监督体系,大家都很自觉,全民互相监督。


移居新西兰后,我才懂得世间并无理想国


但悲哀的是,生活在这样一个秩序井然的社会,在缺乏监管的背景下,部分华人更加肆无忌惮,把一套极致精明的“处世艺术”运用到各行各业,不亦乐乎。

在新西兰的华人圈子里,非法买卖工作签证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很多华人老板打着帮办绿卡的名义,欺压劳工,几年不发工资,以获取免费劳动力,这根本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

甚至肆无忌惮到有明确的标价,奥克兰地区买一张工作签证六万纽币,基督城地区四万纽币。

每每关于华裔的丑闻曝出,都能一次又一次颠覆新西兰人的三观,比如骗贷款,骗保险,利用各种法律的空子敛不义之财。

华人在新西兰普遍属于富裕阶层。公平的说,这与我们民族勤劳的传统分不开,我们确实很努力的生活。

但个别人为富不仁的新闻多了,一部分当地人,尤其是没有真正接触过华人的当地人,也会用有色眼镜看华人。

前些天我们的新西兰好友Josh说,他和同事聚会,他的同事说中国人来这里都不是好好读书的,品行也很差。

Josh很生气,说你们认识中国人吗?接触过中国人吗?曾经和我们同住的中国夫妻就不是这样的,人很好,我还要参加我中国朋友的研究生毕业典礼呢!

我们很感谢Josh为华人正名。这件事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一部分当地人对华人的态度,但真的不怪当地人。

在国外“防火防盗防同胞”不是一句戏言,这透着多大的悲愤耻辱与无奈。


移居新西兰后,我才懂得世间并无理想国


论社会公德的进步程度,新西兰是领先于中国,但新西兰的华人圈却落后于中国。

作为自由撰稿人,时常有媒体联系我。国内的媒体想发表我的文章,会考虑版权问题,稿费该是多少就是多少。

但新西兰的中文媒体就一句话,我们想发你的文章,但不给稿费,因为所有新西兰的中文媒体,无论报纸杂志还是公众号都没稿费!

我无比震惊。这就是理直气壮地说,因为全都不合法,所以我也可以不合法吗?

我不清楚现在有没有新西兰的中文媒体开始尊重版权,按照法律规定用稿。但华人圈的人文生态确实落后于国内。

作为中国人,如果中国不是我们的理想国,那世界上就没有哪个角落能够成为我们的理想国。这不是国籍的问题,不是地域的问题,而是文化的问题。

无论我们走到哪个国家,骨子里流淌的都是华人的血液。除非彻底把自己变成一个外国人,抛弃自己的文化和语言,自此不与华人往来。

但那种文化离弃之后的寂寞与悲凉,将会在人渐渐老去的时候越发浓郁,最终会成为一种解不开、化不掉的乡愁带进坟墓。


移居新西兰后,我才懂得世间并无理想国


最近,听到许多国内颠覆三观的丑闻。但我依然认为,我们的社会和文化状态正在慢慢变好,呈现一种开放和自醒的状态。

批判类的文章没有被迅速“和谐”,对制度的质疑,对价值的质疑,都在帮助我们重塑一个理想的人文状态。

在朋友圈里看到一篇文章纷纷被学艺术的朋友转发。大致内容是批判马首富不尊重艺术,双十一晚会毫无美感的自创音乐请了很多音乐大家陪唱,高价拍卖了没有任何功底的书法美术作品。

这些文章哪怕用的是调侃的文风,但对当下社会价值的引导都有很重要的意义。

权力和财富不是万能的,也许能导演一些疯狂的片段,但永远堵不住已经觉醒的民众愤怒的呵斥。

记得以前在公务员培训课上老师讲:老百姓,尤其是老百姓里的知识分子,其社会职责就是,端起碗吃饭,放下筷子骂娘。只要这些骂声不绝于耳,社会就不会走太歪。

也许正是因为之前那个特殊的年代里,老百姓口径一致,只有赞扬,缺少骂声,才会有一个影响中国甚至已经影响世界的文化断代。

虽然这个文化断代留下了很多后遗症,尤其是断代造成的信仰缺失又遭遇了经济爆发,不仅给本土带来了公德缺失,也在国外建立了很多状况更加糟糕的华人小社会。

但一个文化,从允许质疑,接受批判开始,就不再走下坡路了。

从今天那些雨后春笋般的批判性文章中,那些反思性文艺作品中,我们就能看到一个理想的社会生态正在慢慢搭建起来。

暂时的离开并不意味着放弃。

我猜想现在生活在大理的很多人,看似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大概也默默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影响着这个社会,期待着那些功利与戾气褪去,迎来一个自由、包容、有秩序的社会吧。


移居新西兰后,我才懂得世间并无理想国


所以,我至今仍然没有移民的打算,对中国也依然有信心。她经济强大,虽然有些问题在慢慢暴露,但也在慢慢消化和解决。

就连我们在新西兰的朋友,也对中国抱有期待和向往。

最近,新西兰朋友詹姆斯又在约我们喝咖啡。

自从认识詹姆斯之后,不知喝过多少次咖啡。每次喝咖啡都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教他中文。

我问詹姆斯为什么这么痴迷地学习中文?他说:因为未来世界最棒的国家,一定是中国!


移居新西兰后,我才懂得世间并无理想国


本期作者:禅小瑾。好好虚度时光签约作者。出生河北,热爱海南,曾工作在江苏,目前生活在新西兰,自由撰稿人。喜欢文字、旅行与艺术,热爱创造美的工作,崇尚标准简单、经历丰富的生活方式。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文,仅供交流,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特此声明。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撤除或替换相关内容,但不作相关赔偿承诺。本文版权及内容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