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志 >> 情感

抑郁症患者自述:我们为什么这么想自杀呢?

时间:2017/12/6 16:36:07

编辑|winningleung


我在高一不幸患上抑郁症,现在回想起来,依然还会难以名状的痛楚。那个时候的自己,情绪低落,浑身无力,对社交恐惧,常常出现幻听和幻觉,严重的时候甚至身体出现莫名刺痛,眼睛常常自动放空,无法对焦。外面的世界一片模糊,脑海里常常会有另一个我绝望的嘶吼,不停讽刺我,告诉我是那么的孤独和无助。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时候已经是重度抑郁了。


抑郁症患者自述:我们为什么这么想自杀呢?


我常常逃课,跑到操场在一个黑暗的角落里发呆,谁也不知道我做了什么,大家只是觉得我不守纪律,不爱学习。我依旧跟正常人一样社交,一样活着,只是我逐渐开始强烈的社交恐惧,成绩一落千丈。当时学校同级生1200人,我从入校的前一百退到后一百。高一上学期期末,领到成绩单的那一天,父亲揍了我一顿。我默不作声,一声不吭挨完了那一顿揍。心里对这个家庭深深的否定,十几年来以成人对错标准来衡量孩子行事方式的教育方式,说不上对错,但对那个年纪的我,刻上了无法磨灭的印记,养成了极端固执而倔强的个性,生于斯,毁于斯。从那个寒假开始,我去网吧打游戏,一天一天麻痹自己,奇怪的是,在打游戏时我总是很少产生生理性痛楚。没有钱了,就跑去操场打球,不管是下雨还是大太阳,有时候能够看到篮球在空中炸成一朵花,我一阵眩晕,天旋地转,难以诉说的快感涌上来,然后丧心病狂的笑,但是一瞬间后,幻觉消失,一种深深的缺失感涌在心里,跟失恋一样剧烈。

我有一次跟同桌提起我的事情,他说:心情不好,哎呀,多大点事,大家都会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啊,过段时间就好了。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跟人提及这些,我知道他们不能体会,事实上,他们也不知道我用了多大的勇气才敢诉说这件事。他们,包括我的父母,老师,朋友,同学在内,只会对我否定,告诉我:你个小屁孩经历了什么?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挫折。后来,因为打游戏被母亲在网吧抓住,我一言不发被抓回家,父亲脸色铁青,嘴里不停地训话:“你对得起我们吗?”“你还想不想读书?”母亲冷嘲热讽:“呵呵,读书读到网吧了。”尤其是那句,你还想不想读书,无数次了。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害怕就这么离开学校,那时候还是小学,渐渐听多了,突然某一天我就不想读书了,哪怕当时我还是班里第一名。父亲给我的那种“你到底行不行”,太难受了,以至于到高一的时候,我真的不想读书了,是真的不想读了。每每看到英语,我全身发抖,忍不住寒战,我害怕读书。


抑郁症患者自述:我们为什么这么想自杀呢?


于是,我说了唯一的话,“退学吧,我不读了”,父亲暴跳如雷,抓起扫帚另一头狠狠打我,棒子被打折了。母亲发了疯似的哭,拦着父亲不要打了。父亲打红了眼,连着母亲一起打,母亲嚎啕着给父亲跪下了。我当时听不见看不见,脑海一片空白,只听见恶魔的尖叫,阴森森的地域之感袭来,我忍不住冷战,那一刻我看到了父亲的眼睛,从他的眼里看到了失望,为这样一个冷血无情的忤逆子。深深的叹息,父亲无奈坐到了沙发上,说:“我没有这样的儿子,没出息的家伙!”那一刻,我坚定了自杀的念头。我拉起母亲,认错道歉,并写保证书,一切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认真的在反省自己的错误,在我心里,这是最后的一次认错,因此诚恳而真挚。晚自习,我没有去上课,去市场买了一瓶农药,然后旷课打了会儿球,打完这最后一场球,就静静躺在操场上看着黑暗降临,看着同学们上课又下课又上课。我喝了下去,那一刻,心里莫名有些期待。农药的滋味你们品尝过吗?并不好受,很腥,塑料味很重,难以入嘴,刚喝就想吐,胃里非常不舒服,但不是疼,也没有难受。

我意识到自己即将离开,终于抑郁不住自己的开心,长久以来,才那么彻底地开心过一次,神经病一样开始哭然后大笑,那种感觉我永远不会忘记。似乎是一瞬间,天地变幻,黑白颠倒,我的灵魂漂浮起来了。可惜现实不是这样,操场上还在的人闻到了我瓶子里浓浓的农药味,七拉八拽地把我拉去了教务处,正好我班主任也在,立马叫上几个平时跟我走得很近的同学,送去医院。我惊醒,重生了一般。一下子所有的知觉和回忆全部恢复过来,朋友在旁边一直跟我说“你还没有完成你的心愿啊,你不是说好以后我们要一起做出属于自己的游戏吗?”“不是还有我们吗,那么痛苦怎么不找我们呢?”时至今日,我仍然庆幸,我终究还是有那么几个朋友,在紧要的时候,挽回了我的一条命。我哽咽德说不出话,头一次心中有了这样一个信念:不能死,我还要做我想做的事情。可能这真的是一个强大到我后来都再也没有动摇过的念头,强大到我面对一切困难艰苦都不会放弃的念头,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正能量吧。


抑郁症患者自述:我们为什么这么想自杀呢?


洗胃的时候,母亲几欲晕倒,父亲只是默不作声,也许他们是自责吧。自杀未遂后,我三天都无法吃东西,拉出来的也是黑色的。五年前我开始神经性耳鸣,我读书的时候会有这个刺耳的声音,走路会有,休息会有,吃饭会有,听别人说话会有,永远都有。如果你们不能体会抑郁症为什么会自杀,那想象一下耳朵里不停耳鸣的感受,大概就能够明白了吧。

现在想起那时候的自己,常常不能自已。我做了自己最大的抗争,我在无数次放弃自己的边缘拯救自己,也许我在别人的世界里什么也不是,但在我自己的世界里,我是自己的英雄。以前,支撑我活下去的理由是,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情没有做。而现在,活下去的理由渐渐变了。死期是固然会到来的,上帝赐予了我们灵魂,也告诉了我们必然赐予我们死的结果。只要我们活着还有一丝眷念,死得必然不甘心。所以,我还是有很多事情想去做,只不过性质不一样了。以前是要去做一些我想做的,而现在是要去完成我想做的,直到某一天,我终于安心直面生死。

(选自  汪星人1997)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文,仅供交流,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特此声明。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撤除或替换相关内容,但不作相关赔偿承诺。本文版权及内容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