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聚 >> 自驾

街巷里的南京 最传奇也最市井

时间:2017/12/29 15:24:36

编辑|jyy


1929年,关于南京的《首都计划》定稿。“建筑方面,不独易臻新巧,且高下参差,至饶变化……主要机关建在中央,其他环列两旁,有如翼辅拱辰之势,若出自然,抑建筑大道,互相贯连。察其地形,施工又便,加以凿筑湖池,择地最易,园林点缀,随在皆宜,于庄严璀璨之中,兼擅林泉风景之胜。”

尽管整个计划因日本入侵的炮火而被阻断,但《首都计划》却给了那时的南京一份诗意的框架。“中山大道开启了,中轴线南北走向的传统格局改变了,南京城市倚重秦淮河而疏离长江的局面也改变了,城北、城中、城东都被中山路连接起来了,南京从此走出了封闭数百年的城墙圈。同时,它还将山西路、鼓楼、新街口、大行宫等商业金融中心,与六朝皇城、南唐皇宫、明故宫和清朝行宫遗址旧迹等等都串在了一起。”

街巷两旁的梧桐,被称为是“南京文脉独有的翠绿”,受到南京人甚至是许多外地人的钟爱。几年前,因为城市建设需要移植梧桐,当地人发起了“保护梧桐行动”,还促生首个“绿评”制度。

关于南京的梧桐有许多浪漫的传说,其中那个为爱种植梧桐的说法曾广为流传,不过事实并非如此。

1925年,当从南洋修得森林管理专业归国的傅焕光被委以主持南京园林项目的重任时,南京城里一片荒芜,几乎没有行道树和公园,千百年来一向葱茏的紫金山,也在此前的太平天国运动中林木尽毁。

3年后,为迎接孙中山先生的奉安大典,负责陵园大道和中山路大道绿化设计的傅焕光将南京变成了一座梧桐城。中山码头、中山北路、中山路、中山东路、东郊、中央路、中山南路,构成了“三板四带六排式”的行道树格局。从此,“十里梧桐归我栽,如盖亭亭左右开。隔尽尘俗都不见,游人信步好徘徊。”


解放军攻下南京后,主政南京的刘伯承对梧桐情有独钟,据说他曾特地派人从湖南运来2万株杉树和法桐,不到3年,这些树苗就在南京扎下了根,然后在中山陵、雨花台、玄武湖、鸡鸣寺、栖霞山等地拔地而起。如今,南京珠江路、建康路、中华路、北京东路、北京西路、御道街、进香河路等当地人最为熟悉的林阴大道上的梧桐,都是在1951年至1957年间栽种的。

秋日,清澄的天空之下,硕大的梧桐叶悠悠落下,光影在叶片间交错穿越,每一片叶子都像在轻声歌唱。


梧桐为这座城市带来浪漫,南京街巷里的那些故事则为它带来传奇。

“一条颐和路,半部民国史”是颐和路最真实的写照。这片东起江苏路、西至西康路、南临北京西路、北到宁夏路的区域是当时的政要名流和外国使节集中居住的高级住宅,200多座兼容中西、参酌古今的别墅聚集于此,有西班牙式的露天庭院、法国孟莎式的契形屋顶、日本的和式建筑……这里几乎成了万国建筑博物馆。


曾在此居住过的作家张守仁如此盛赞颐和路:“在我心目中,世界上没有哪条街道可以和颐和路相媲美——即使是与法国巴黎最豪华、最漂亮、气度最轩昂的香榭丽舍大街,也不能和我心中的颐和路相比。”

提起乌衣巷,你一定也会不自觉读起那首诗:“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条名扬四海的街巷位于秦淮河上文德桥旁的南岸,历史的风华令它熠熠生辉。


三国东吴时代,那时候的南京还叫做建业,在秦淮河畔的这条小巷里,已经有一队队穿着黑衣的驻兵在此操练,有说乌衣巷之名便来源于当时的乌衣营。东晋时期,这里成为王谢两家宅地,为纪念王导和谢安的功绩,如今的乌衣巷内建有古朴典雅的“王导谢安纪念馆”。

“王家书法谢家诗”,从乌衣巷里走出了王羲之、王献之、王洵、谢灵运、谢惠连、谢眺等文化巨匠,也让乌衣巷成为中国文化史上一处亮眼的坐标。

虽不如乌衣巷耀眼,南京的寻常巷落里,却是充满迷人的市井之气。


东关头,也被称作东水关,这里是秦淮河流入南京城的入口,也是南京古城墙唯一的船闸入口,画舫游船在此来回往复,东关头也历经沧桑变幻。


许多年前,这里曾是拥挤破旧的老宅聚集区,如今,巷子拓宽了一倍,直通东头的东水关公园,那里是老人们玩棋牌,遛鸟的好去处,而一条依城墙而开的小路成了当地居民饭后消食的步行道,沿着它可步行至白鹭洲。

位于南京城南的中华门一代,汇集了江南水乡特色的景致。那里有一处狭窄的弄堂,名为三条营。据说巷子得名于明代城墙建造之时,当时的政府在这里修建了三条营房以供修建城池的人员居住,这条巷子便有了“三条营”之名。


在这个原汁原味的居民区里,你会看到最本土的南京生活。破旧的三轮车,随意晾晒的衣服和被子,还有居民们细心种植的花花草草。

去那家叫做“又见炊烟”的小店里,尝一碗当地人说的“南京最正统的柴火小馄饨”吧,品味属于南京巷弄里的小时光。


(来源:凤凰旅游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文,仅供交流,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特此声明。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撤除或替换相关内容,但不作相关赔偿承诺。本文版权及内容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