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聚 >> 自驾

婺源篁岭秋意正浓 无数人来这里看“最美中国符号”

时间:2017/12/29 15:31:52

编辑|jyy


席慕蓉说过: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见过伐木的,都知道树干的断面上,有一轮一轮的圆圈。木工会告诉你,这些圆圈代表着树的年轮,每长一年,会增加一圈,圆圈越多,则树的年龄越大。但是我从未想过,一段乡愁,会与树龄结合起来。等到了婺源篁岭,我才真正明白了这句话的内涵。

这一年的时间里,我反复踏上篁岭这片山冈,为的是认知一份乡愁,一份属于古徽州传统里的乡愁……

图文作者:陆建华

篁岭古村现归属于江西上饶婺源县,从前它也是古徽州“一府六县”内的一份子。从婺源县城到达篁岭,还有将近40余公里的路。婺源旅游分为东线、北线和西线,篁岭就处在东线的位置上。

篁岭古村,建在一座海拔不到500米的山坡上,村子依山势而建,从山顶向山腰间蔓延。全村约有一百多栋古徽州民居,黛瓦白墙,飞檐拱门,全部被村子周边山体上的树木所掩盖。古村的中间,是一条约有千米之长的街道,当地人称之为“天街”。因为古村时常会被山间的浓雾所笼罩,时隐时现的街道,犹如天上的街市一样。


山冈上的民居全是围绕着天街而建的,从天街上引出的岔路,可以通向每一栋民居。因为是山坡地,村民家几乎没什么院子,日常生活中的晾晒,只能借天了。所以几乎每家的房子,二楼必定有木檐挑出,临空架在窗户的下方,这便是村民用来晾晒衣被和农作物的场所。


本世纪初,有写生的画家来到这个山村,立马被村民晾晒的场景所折服,这也是“篁岭晒秋”最早的版本。发展到现在,篁岭晒秋已经被评为“最美中国符号”。每年的秋冬季时,前来欣赏篁岭晒秋的人络绎不绝。而春夏季,篁岭会被漫山遍野的油菜花以及烂漫山花所环抱。


篁岭有一段美丽的乡愁

从前的篁岭并没有村落,它只是一座石耳山脉的余峰,耸立在一块狭窄的山间盆地上。篁岭名字的由来,最权威的记载是清朝道光年间的《婺源县志·山川》:“此地古名篁里。篁岭,县东九十里,高百仞。其地多篁竹,大者径尺,故名篁岭”。


也就是说,古时的篁岭,因为山上产一种叫做“篁竹”的竹子,所以才得名。现在已经很少能见到“篁竹”了,老一代的人说,这是一种长着长方形竹叶的竹子,古人用竹子来编织生活用品和劳动工具,这种竹制品特别耐用。

清朝道光年间时,篁岭的山上已经开始有村民居住了,那时村上的人就一个姓氏:曹,绝无其他姓氏。如果当时称呼“老曹”的话,在古村的村口一声吆喝,估计会有很多人出来应答。


比县志的记载更早的,就只有流传在民间的传说。唐朝末年,黄巢起义,天下兵荒马乱。从北方迁移出来了大量的难民,一路奔向江南地带。其中今河南上蔡地方,来了一批姓曹的百姓,他们在古徽州的歙县停留了下来,其后百年间,一些曹姓家族又开始向古徽州的其他地方渗透迁移。这其中有一族人,来到了与篁岭紧挨着的晓鳙村定居。篁岭在那个时候,还是晓鳙村的曹家人放牧、砍柴的地方。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篁岭也是注定要成为有乡愁的地方。篁岭的山上有一眼泉水,终年不断从山顶流向山间的盆地,加上有茂密的“篁竹”,自然也成为一处博取眼球的地方。

传说是这样的,晓鳙村有一位叫曹文侃的人,一日,他在篁岭的山脚下耕田欲返家时,耕牛却死也不愿走。曹文侃遂指耕牛前的一堆柴火说:明早吾归,此火堆不熄,以示此地宜居,子孙后世生生不息。临走时,他还将手中赶牛的竹鞭插于土中。翌日,曹文侃来到田里,见火堆尤温,插入土中的竹鞭还抽出新叶。曹文侃觉得这是上天的安排,遂带领自己的家人由晓鳙村迁至篁岭居住。


曹文侃被认为是篁岭古村的“创始人”,这个传说发生在明朝宣德年间,迄今已有近六百年的历史了。从那个时候起,篁岭古村在一代又一代曹姓族人的经营下,成就了如今的模样。只是这个过程是一种乡愁累积的过程,从遥远的北方,来到江南一偶,乡愁渐渐种成一棵大树。

在过去的几百年里,篁岭古村的女儿若是要出嫁,都会在嫁妆上贴上一枚封条,封条上书写着“山东祖樵国郡上蔡世家五桂堂”十余字,然后再挑到夫家。意思是要记住,村上的祖先,来自北方。这份乡愁,从女儿出嫁之日起,要由夫家继续延续下去。


四季皆宜的旅行目的地

大部分人知道篁岭,都与篁岭的“晒秋”分不开,因为篁岭晒秋名声很大。其实在古徽州地区,老百姓在秋冬时令晾晒农作物,是一种与自然作斗争的产物。因为大部分山区地貌,居民的宅基地寸土寸金,没有院子,只能借高处来晒。只是在篁岭看晒秋,比起其他地方来,更加震撼。

篁岭古村是建在山崖上的村落,基本所有的房屋都是朝南向阳,采光好。因为是鳞次栉比建在山坡上,古村便呈现出阶梯状,从高处到山腰间房屋集中,朝南的一面几乎被每户每家都加以利用,等到晴天时,百余户农家齐展展晾晒,颜色和层次,自然会吸引游客的注目。所以篁岭晒秋,几乎涵盖了古徽州地区百姓晒秋的所有形式和内涵。

其实,篁岭作为一处对外开放的古村落,四季都适合旅游观赏,并且每个季节旅游的内容各不相同。

喜欢篁岭的春天,因为那个时候满山的油菜花怒放,似乎把乡愁染成极致。婺源本地就有种植油菜的习俗,几百年来,冬季栽入油菜秧苗,到春天来临时,油菜花开出一朵朵金灿灿的小花,养蜂的人忙着赶蜂采蜜;农户则忙着修正田地,期待油菜能多产油菜籽,因为所榨出来的菜油,也许是农户一年之中基本生活所必须。


喜欢夏天的篁岭,当山间白色的油桐花开放时,灿烂犹如云霞,包裹着篁岭古村,这个时候,乡愁是一种纯洁。今年夏天拍摄到篁岭的油桐花,是此前在大城市里从没见到的连绵不断的花朵。村民告诉我,山里的油桐树,基本都有一百岁以上了,是上一代人栽种的,白色的花朵是要唤醒村民对遥远故乡的思念之情。


最喜欢的,当然是秋天的篁岭。篁岭晒秋和红枫一同在山村里展现出来时,乡愁便成为一种深思。好多来到篁岭看晒秋的游客,总会把自己看到的场景跟其他地方比较,总说还是篁岭的风景好看。其实,晒秋之所以能打动游客,并非单单是一种摆设、一道色彩,而是乡愁的体现。


还喜欢冬天的篁岭,遇上一场大雪,篁岭便成为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南方很少能见到下雪天,篁岭的雪就更弥足珍贵。当一场相对北方来说并不算大的雪降落到篁岭的山间,人们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新年即将到来,远出的人都要归来,合家团聚,才是乡愁最美丽的一面。


篁岭的美食和美宿

旅游跟美食、美宿分不开,篁岭也是如此。在古徽州传统文化的熏陶下,篁岭古村特有的美食,自成一体。当中给我留下印象最深、也最为特别的,当属篁岭汽糕。

汽糕的制作很简单,把大米磨成米浆,然后放在蒸笼里蒸熟,也可以在汽糕中掺入红枣、花生米等辅料,以提高汽糕的香味。从前,篁岭的村妇几乎人人会做汽糕,家里的男人下田干活,带一袋汽糕就当中午饭吃。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端午节的时候,篁岭人不吃粽子,而是吃汽糕。

篁岭汽糕,也叫“龙糕”。在篁岭所在的婺源地区,有一个民间说法:当年朱元璋在五月初五端午时路过婺源,正好饥肠辘辘,遇见一位村妇便上前问村妇要些吃的。村妇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便把一碗隔了几天的米饭捣碎了加水上锅蒸一下,撒上些许盐巴,端给朱元璋吃。哪知朱元璋吃了后连声说好吃,后来朱元璋当了皇帝,这道用米饭打成浆蒸成的糕,也就有了“龙糕”的叫法。所以在婺源,端午这天,粽子可以不吃,但汽糕一定要有,因为这是当年皇帝吃过的食品,老百姓吃了后,也能沾沾皇帝的光。

如果有贵客来到,那么在篁岭人的餐桌上,必有一道叫“荷包红鲤鱼”的菜,这是用红鲤鱼烹饪出来的菜品。红鲤鱼在其他地方,基本都是属于观赏性鱼类,而在婺源,山间的池塘、沟渠,都能养殖红鲤鱼,据说其养殖历史已有300多年了。篁岭的红鲤鱼色泽鲜红、背宽、头小、尾短、腹部肥大,外形似荷包。加上红鲤肉质肥美细嫩,香而无腥味,所以在篁岭,荷包红鲤鱼一直是用来招待客人的专属菜。


篁岭古村的天街上,有一家叫作“天街食府”的饭店,那边汇集了篁岭自古至今的各种美食,通常游篁岭的客人,中午都会去“天街食府”饱餐一顿,品尝一下地道的篁岭佳肴。

整个天街两边,散落着八十余间外表类似普通徽派民宅,而内部绝无相同之处的篁岭美宿。因为这些美宿均取自于古村百姓的老宅,所以没有一间房是相同体积、相同结构、相同造型的。八十余间篁岭美宿,均要按照原先老宅的实际建筑面积一一精心打造出来。


走进篁岭美宿的内部,立刻会被它温馨的装饰所折服。这不是普通的客栈,而是一间间活在当世的徽式精品屋。家具是木制的老古董,精美的徽派雕刻工艺,据说是先人工匠们历经数年才雕刻完成;房间里老旧的书桌上有一盏古色古香的灯具,青花瓷的茶具就摆放在黄色的灯光下发出幽幽亮光。书桌上还配有徽式的文房四宝,雅兴上来时,泼墨挥毫一番,定有无数的情趣在里面。

即便你什么也不想干,就静静地坐在房间里,推开木格子的窗户,遥看屋外的山间梯田,看山崖间的风景,一股乡愁,悠然而来。


(来源:凤凰旅游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文,仅供交流,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特此声明。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撤除或替换相关内容,但不作相关赔偿承诺。本文版权及内容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