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志 >> 专题

古人是怎么过腊八节的?

时间:2018/1/24 17:08:08

编|素一


古人是怎么过腊八节的?


腊八已至,年味渐浓。

腊月风和意已春,时因散策过吾邻。

草烟漠漠柴门里,牛迹重重野水滨。

——宋 陆游 《十二月八日步至西村》


"腊八节"名称的由来

所谓腊八,即“腊月初八”。换言之,腊八节的名称是建立在“腊月”称谓的基础上的。那么,农历十二月为何叫腊月呢?腊是一种古老的岁末祭祀仪式,也叫蜡,而实际上,腊与蜡还是有所区别的。腊就是“猎”,猎取百兽以祀先,而蜡则是“索”,是聚集万物来敬神。“腊祀先祖,蜡报百神,同日而异祭也。”   所以,自先上古起,腊八就是用来祭祀祖先和神灵的祭祀仪式,祈求丰收和吉祥。据《礼记·郊特牲》记载,腊祭是“岁十二月,合聚万物而索飨之也。” 称腊日为“嘉平”,商代为“清祀”,周代为“大蜡”因在十二月举行,故称该月为腊月,称腊祭这一天为腊日。

另,中国农历腊月初八是释迦牟尼佛的成道日。说文》载:“冬至后三戌日腊祭百神。”可见,冬至后第三个戌日曾是腊日。后由于佛教介入,腊日改在十二月初八,自此相沿成俗。


古人是怎么过腊八节的?


腊八节要做什么?

喝腊八粥外,腊八节还有祈丰产、辟邪、防瘟疫、占卜年景等很多内容。特别是明清以后,济贫、施舍成了腊八主题,这个节日被赋予了更高层次的含义。

腊八节早在佛教传入中原之前就已经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但民间多以腊八节为佛教的节日,《辞海》也持此观点:“腊八,佛教节日,相传夏历十二月初八是释迦牟尼的成道日,中国汉族地区佛寺常于此日举行诵经等纪念活动……” 佛教徒于释迦牟尼佛成道日举行颂经并效法牧女献乳糜的故事,取谷米及果实,煮粥供佛,定名为“腊八粥”。嗣后食“腊八粥”遂演变成中国民间的一种习俗。

宋朝吴自牧撰《梦梁录》卷六载:“八日,寺院谓之‘腊八’。大刹寺等俱设五味粥,名曰‘腊八粥’。”此时,腊八煮粥已成民间食俗,不过,当时帝王还以此来笼络众臣。

元人孙国敕作《燕都游览志》云:“十二月八日,赐百官粥,以米果杂成之。品多者为胜,此盖循宋时故事。”




始于先秦: 作为祭祀的节日


《荆楚岁时记》记载:“十二月八日为腊日”。在早期,中国人在腊月初八这天过的是“腊日”节。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称:“十二月八日为腊日。”腊日是祭祀的节日,在先秦时已形成。《史记·秦本纪》中有这样的说法:“十二年,初腊。”意思是秦惠文君十二年,位于西部的秦国仿效中原地区风俗,第一次举行了腊祭。

更早的时候,腊日并不固定在腊月初八这一天,即古人所说的“腊有常月而无常日”。汉朝将冬至后的第三个戌日定为“腊日”,即《说文·肉部》所谓:“腊,冬至后三戌,腊祭百神。”

从历书上查一下,即可知道“第三个戌日”是哪一天。以2015年来说,冬至是阴历十一月“壬申日”,冬至后第一个戌日是阴历十一月十四“甲戌日”(2015年12月24日),第二个戌日是阴历十一月二十六“丙戌日”(2016年1月5日),第三个戌日是阴历十二月初八“戊戌日”(2016年1月17日)。可见,“第三个戌日”即腊日,正好在腊月初八这天。

“第三个戌日”是汉朝的规定,别的朝代大多是根据各朝的五行属性来确定的。南北朝时,南朝一度将腊日固定在阴历十二月初八;唐朝则是“以大寒后辰日为腊”……




腊日曾被古人视为一年之始

《史记》记载:腊明日“发阳气,故曰初岁”

由于是祭祀的日子,敬畏神灵的古人相当看重腊日。在初八这一天,古人会举行许多活动,如狩猎、游园等。武则天便曾在腊日这天游览上苑,还写下了《腊日宣诏幸上苑》诗:“明朝游上苑,火急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那么,中国人是怎么想起过腊日节的?这还要从中国的历法说起。远古时,中国人用的年历是“十月历”,而不是后来的“十二月历”。

司马迁《史记·天官书》记载:“凡候岁美恶,谨候岁始。岁始或冬至日,产气始萌。腊明日,人众卒岁,一会饮食,发阳气,故曰初岁。”这句话的大概意思是,大凡占候年成的好坏,一定要谨慎地占候一年的开始。一年的开始,有的是冬至日,生气刚刚萌发;有的是腊明日,人们过了一年,聚在一起会餐,以引发阳气,所以称为一年的开始。

《史记》中的“腊明日”,就是“十月历”中的一月一日,即元日,也可称为“正岁”、“腊岁”,相当于现代阴历新年。正因古人有在“腊明日”过新年的风俗,才有“人众卒岁,一会饮食”的现象。

为什么后来过年不是放在“腊明日”?司马迁给出的解释是,“正月旦,王者岁首。”意思是新年放在十二月历的正月初一,是帝王规定的。

远古时的“腊日”有五到六天是十月历多出来的时间,平年为五天,闰年为六天,不计在月内,故称为“休废日”。“腊日”过后就是“腊明日”。这种腊日年俗,到东汉时仍有遗留。


唐代腊八节热闹非凡

《腊日》诗云:“腊日常年暖尚遥,今年腊日冻全消”

远古腊日新年期间,古人要举行隆重的祭祀活动,称为“岁终大祭”。在“十月历”被弃用后,腊日新年的功能和概念也随之消失,但“腊日”这个节日名字和内容却保留了下来,并被移植到“十二月历”的腊日中来。

在唐代,从民间到宫廷都很在意过腊日,并留下大量与腊日有关的诗文。除上面提到的武则天的“腊日诗”外,杜甫、刘禹锡、岑参、卢纶、权德舆等众多唐代文人都留下过以“腊日”为题的作品。如杜甫的《腊日》:“腊日常年暖尚遥,今年腊日冻全消。侵陵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杜甫这首诗写于唐至德二年(公元757年)十二月,当时诗人回到京城长安,但这年的腊日气温反常,像春天来临,腊日竟然化冻了。

腊日由盛而衰的转折期是宋朝。宋朝民间虽然仍有过腊日的风俗,但经过唐朝崇佛之后,佛教已深入宋朝人心,佛教主题的“腊八节”正式形成概念,并流行。在南宋时,人们已认为“腊八节”是佛教节日。南宋吴自牧《梦粱录》卷六“十二月”条中即称:“此月八日,寺院谓之‘腊八’。”

由于“腊日”与“腊八”都在腊月,且日子相隔很近,甚至重合,渐渐地人们便把两节合并,祭祖、击鼓驱疫等过去腊日的节日活动都被揉到了腊八节。

因为腊八节里的很多节日活动都是过去的腊日活动,所以至今不少地方仍称腊八节为“腊日”。民国《葭县志》在记述时便称腊八节为“腊日”,在该日,当地人“以黍作粥,谓之餴饭,令儿子先食之”。




“腊八粥”一词最早出现于宋代

《梦粱录》记载:“大刹等寺俱设五味粥,名曰‘腊八粥’”

“腊八节”最主要的活动之一是煮粥、喝粥,据说这与释迦牟尼成道的经历有直接关系。相传,释迦牟尼在成佛之前苦行修炼时一度饿昏倒地,有一位好心的牧女把她所带的杂粮加上采摘的野果煮成稀粥,喂他喝下。释迦牟尼恢复了体力,在菩提树下静坐悟道,在十二月初八这天得道成佛。释迦牟尼成道日,从此被定为佛教重要的“浴佛节”。于是,每到这天,僧人便要诵经祭佛,并仿效牧女的做法,以米、豆加果实煮粥,敬献佛祖。


最早的“腊八粥”一词就源于宋朝的腊八节。《梦粱录》卷六“十二月”条记载:腊八这天,“大刹等寺,俱设五味粥,名曰‘腊八粥’;亦设红糟,以麸乳诸果笋芋为之,供僧,或馈送檀施、贵宅等家。”

从《梦粱录》所记来看,“腊八粥”这一名词确实出自寺庙。但就粥本身来看,与朝廷入腊日赐食的制度有关,浴佛节煮粥与中国腊日煮粥,应该是一种巧合。


其实,早在上古时,寒冬腊月已有喝粥的风俗。《梦粱录》记载,在南宋,腊月不只有初八的“腊八粥”,还有二十五日的“人口粥”(也叫“口数粥”):“士庶家煮赤豆粥祀食神,名曰‘人口粥’。”南宋文人范成大在《村田乐府序》中对人口粥作过解释:“二十五日,煮赤豆作糜,暮夜阖家同飨,云能辟瘟气。虽远出未归者,亦留贮口分,至襁褓小儿及僮仆皆预,故名口数粥。”原来,古人喝粥还有避瘟疫的考虑。


从中国各地的节日传说来看,在腊月初八这一天喝粥源于佛教仅是一家之言,至今民间都有不同的看法。如“煮粥祭祀神农说”、“祭祀八蜡神说”、“纪念岳飞说”、“朱元璋忆苦说”、“懒夫妻坐吃山空说”,这些腊八节形成的说法都与佛教没有多大关系。


清代以腊八为隆重佛事:设粥锅厂,腊八粥专用

“腊八粥”在中国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清代非常盛行。“腊八粥”的用料十分讲究,粥料为:两黄米(小米、黄米);两白米(大米、江米);两豆(红小豆;绿豆);两果仁(核桃仁、杏仁);两干果(小枣、葡萄干);外加菱角米、栗子米、花生米、榛子仁、松子以及白糖、红糖、乳蕈(牛奶、香菇)等合水熬煮。高手熬出的“腊八粥”不但好吃,而且好看,因此“腊八粥”又称“七宝粥”,比作佛家七宝(金、银、琉璃、琥珀、玛瑙、珊瑚、珍珠)的混合体,非常形象。


清代北京在雍和宫东院行宫设粥锅厂,内置大铜锅,是为熬“腊八粥”专用的。因此,雍和宫熬“腊八粥”也是一场隆重的佛事盛典。腊月初一便开始准备,由内务府派人把大批粥料、干柴运到雍和宫,直到初五才能运齐。初六皇帝派大臣和内务府总管率员来到雍和宫,监督称粮,放果料,准备煮粥。初七开始生火,初八凌晨粥成,共熬六锅粥。


第一锅供佛,第二锅供皇帝和后妃,第三锅给王公大臣和大喇嘛,第四锅给文武官员和各省的地方大使,第五锅给在京的文物官员和众喇嘛,第六锅施舍给京城百姓。前三锅里有奶油和全份果料,后三锅无奶油,果料递减。


煮粥时由供粥大臣监督,粥成先在佛前供粥。此时宫灯照耀,香火袅袅,鼓乐齐鸣,全体喇嘛上殿颂经。供完佛,献粥帝后,如果皇帝不在京城,也要把粥送到行宫。在京城分送王公大臣的同时,将粥装罐密封用快马送往各地,直到舍粥百姓完毕,盛典方告结束。


京城其他佛教寺院也都在腊八这天煮粥供佛,举行舍粥给百姓的佛事活动。京城百姓也在这天煮粥,供神、佛和自己食用。

这一传统习俗延续至今,“腊八粥”这一营养丰富、美味可口的宗教仪式供品,逐渐演变成为寻常百姓家的食品。用料又增加了多种,如桂圆、莲子、百合、枸杞、冰糖、紫米、香米、薏仁米等。名称也由原来的“腊八粥”、“七宝粥”,变成了“八宝粥”,但这和佛前八宝(轮、螺、伞、盖、花、结、鱼、瓶)并无关系。


腊八被视为古代的“慈善日”

《天津府志》记载:“以米豆枣粟杂煮之”“兼饲贫”

古人熬制腊八粥一定会赶早,在初八黎明前就要起火,有的人家在腊月初七的晚上便开始煮制了,以保证赶在初八天亮前将粥煮好,因为古人迷信“喝腊八粥越早越好”的说法。


河北固安等地有一句腊八节谚语,叫“谁家灶囱先冒烟,谁家高粱先红尖”,传食粥早,则来年五谷收成亦早。类似的说法在过去的陕西一带也有,清乾隆《府谷县志》记载,今陕西府谷县一带,“又农家五更起食,谓早食兆来年早收。”


除喝腊八粥外,腊八节还有祈丰产、辟邪、防瘟疫、占卜年景等很多内容。特别是明清以后,腊八节已被古人赋予了更高层次的含义,济贫、施舍成了主题。因此,腊八节也被视为古代的“慈善日”。寺院僧尼所煮的腊八粥也称“佛粥”,佛粥一送施主,二济穷人。施主在接到佛粥后,一般还会回赠一些灯油钱或布施其他财物,苏东坡所谓“今朝佛粥更相馈”,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出于“济穷”的目的,有些地方的僧人在腊八节到来之前即开始化缘募米。清乾隆《延庆县志》记载,北京延庆,“僧人前期沿门募米,至是日,作粥施舍穷人,与他处同。”很多非信佛之家也会在腊八节馈粥施粥行善。据民国《华阴县续志》,陕西华阴一带,“好善者募敛米面,设粥通衢,以施乞丐、行路之人。”清光绪《天津府志》中则记载了天津在腊八这天的善举:“以米、豆、枣、粟杂煮之,曰腊八粥,兼饲贫。”


[诗赏]

《腊节》——(北齐)魏收

凝寒迫清祀,

有酒宴嘉平。

宿心何所道,

藉此慰中情。


《腊八》——(清)夏仁虎

腊八家家煮粥多,

大臣特派到雍和。

对慈亦是当今佛,

进奉熬成第二锅。


《腊日》——(唐)杜甫

腊日常年暖尚遥,今年腊日冻全消。

侵凌雪色还萱草,漏泄春光有柳条。

纵酒欲谋良夜醉,还家初散紫宸朝。

口脂面药随恩泽,翠管银婴下九霄。


《十二月八日步至西村》——(宋)陆游

腊月风和意已春,时因散策过吾邻。

草烟漠漠柴门里,牛迹重重野水滨。

多病所须惟药物,差科未动是闲人。

今朝佛粥交相馈,更觉江村节物新。


《腊八日水草庵即事》——(清)顾梦游

清水塘边血作磷,正阳门外马生尘。

只应水月无新恨,且喜云山来故人。

晴腊无如今日好,闲游同是再生身。

自伤白发空流浪,一瓣香消泪满巾。


《腊八粥》——(清)道光帝

一阳初夏中大吕,谷粟为粥和豆煮。

应时献佛矢心虔,默祝金光济众普。

盈几馨香细细浮,堆盘果蔬纷纷聚。

共尝佳品达沙门,沙门色相传莲炬。

童稚饱腹庆州平,还向街头击腊鼓。

 

《腊八粥》——(清)李福

腊月八日粥,传自梵王国。七宝美调和,五味香糁入。

用以供伊蒲,籍之作功德。僧民多好事,踵事增华饰。

此风未汰除,歉岁尚沿袭。今晨或馈遗,啜这不能食。

吾家住城南,饥民两寺集。男女叫号喧,老少街衢塞。

失足命须臾,当风肤迸裂。怯者蒙面生,一路吞声泣。

问尔泣何为,答之我无得。此景望见之,令我心凄恻。

荒政十有二,蠲赈最下策。悭囊未易破,胥吏弊何数。

所以经费艰,安能按户给。吾佛好施舍,君子贵周急。

愿言借粟多,苍生免菜色。此去虚莫尝,嗟叹复何益。

安得布地金,凭仗大慈力。倦然对是的,趾望丞民立。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