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志 >>

在被岁月“蛀掉”的青春里敢闯敢想

时间:2018/3/12 10:06:02

文 | 茜婷



  西安蛀牙,于我假想,是一个人在一所城市因为物欲纵横的大千变化而一点点被吞噬掉自己曾经的梦想的故事。看完全书,我的理解和作者如出一辙。全书围绕八零年代作家的种种青春事迹展开来写,没有惊天撼地的大事,却让我看到不同龄人间却有同样的感慨与相似的青春故事。



  作者喜欢西安吗?他总结的西安大概有三点:一是穷要面子,表现在西安人似乎总是乐于沉浸在悠久历史中;二是布局简单,调侃道走在四四方方的西安是怎么也不会迷路的;三是乞丐多,比喻给每个乞丐一块钱,富人接连都会破产。



  嘲讽的言语夹杂着诸多不喜欢,然而我似乎留意到其实他非常热爱这所城市,毕竟他在这里成长,扎根,恋爱。谁会讨厌一个供养自己青春繁荣的地方?


  这正如作者省登宇所说的:“在处于一种生活状态下总会怀念与之相对的另一种生活。”人就是一个矛盾体,不满足现状又无法逃避。既然如此,就活在当下为青春渲染色彩,未尝不行?



  在青春年华里,我们没有太多资本去追求一段完美的爱情,更别说放弃生活的种种去寻找刻骨铭心的爱情。夹杂着现实社会中阶级利益的成分,爱情的纯真程度难免会有所下降。然而我还是直抒己见地认为年轻时期的喜欢最真挚,世人都知道:女人这辈子最容易消逝的就是青春和爱情,那看来在年少轻狂的岁月,找到一份永生难忘的爱情是一件伟大而又神圣之事了。


  就像当年宋美龄喜欢法国梧桐,蒋介石就在整个南京城种满了梧桐一样疯狂。尽管那只是种”乌托邦“式的想象,但保持童真敢闯敢想,何尝不可?



凤凰生活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不可转载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