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志 >> 人物

科学家颜宁:天真是一种生产力

时间:2018/3/13 16:08:02

编辑|winningleung


她是2017年中国科学院最年轻的院士候选人,曾因受聘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消息在国内引起广泛关注。

30岁成为清华最年轻博导,37岁攻克50年不解的科学难题,39岁入选中科院院士候选名单,当今最受瞩目的女科学家颜宁到底有多牛?

以智慧定义美丽


从“清华公主”到普林斯顿终身讲席教授,科学家颜宁:天真是一种生产力


颜宁于1977年11月出生于山东莱芜,1996年考入清华大学生物系,获得学士学位后赴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攻读博士学位,之后继续在该校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

2007年10月,颜宁回到清华大学,受聘为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并设立了自己的实验室。当时她30岁,是全中国最年轻的女性正教授之一。

“刚建实验室的时候,我都快疯掉了。”颜宁说。装实验台、订购仪器试剂、手把手教学生做实验……让急性子的她抓狂:“大约有半年我都异常焦虑,后来步入正轨后,就顺畅得多了。”回国以来,颜宁的科研工作取得了一系列成果,速度之快、水平之高,令国内外同行刮目相看。

颜宁始终有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她每天差不多能有14个小时“宅”在实验室里,在攻坚阶段,她甚至工作到凌晨五六点。

“最重要的还是专心、专注。”颜宁说,“别人老问我苦不苦,其实只要是你着迷的事情,怎么会觉得苦?”颜宁说。在颜宁看来,做科研跟艺术创作一样,是很美妙、很激动人心的事。让她着迷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做科研时的简单、轻松、自由。


从“清华公主”到普林斯顿终身讲席教授,科学家颜宁:天真是一种生产力


颜宁最大的心愿,除了做出更多超一流的科研成果,就是培育更多超一流的人才:“希望有一天,看到从我实验室里走出的学生成为各个大学的教授,做出更大的科研成就。作为一个导师,还有什么比看着学生创造奇迹更令人欣慰的呢?”

如今,颜宁培养的学生和博士后也都成绩斐然,其中几位已经开始在国内不同的科研机构独立领导实验室,并且做出了重要的成果。

立志当记者的学术女神

颜宁活得本真、自我:在微博上大谈热播剧剧情、转发她喜爱的明星照片、做微信公号主编,和闺蜜一起做视频访谈,在网上对看不惯的事情直接批评。她的这些“业余活动”,和严肃媒体上不时传出的“颜宁课题组又有科学新发现”的消息一起,拼凑出她的公众形象。

“我从没有想过科学界有没有圈子这个问题,如果真有,我也不混圈子。我很宅,时间都花在了实验室,业余时间就宅在家里上上网,追追剧,看看书。其实我是个网瘾少女。”颜宁这样描述自己。

2010年11月,新浪微博刚开通,很多人还不知道其为何物的时候,颜宁就发了第一条微博。至今她已经发了3000多条微博——考虑到与此同时她在科研上的高产,这个数字还是很可观的。对此,颜宁解释说,她把发微博当作写论文时的调剂,“有时脑袋卡壳了,就打开微博,写140字发出去,再回到论文上,思路就已豁然开朗。”


从“清华公主”到普林斯顿终身讲席教授,科学家颜宁:天真是一种生产力


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李一诺是颜宁的大学同学、闺蜜,在《我和颜宁这些年》中的叙述,颜宁从小学就开始看武侠小说,追明星八卦,大学时选修了电影课,到处看电影。大二时,被李一诺认为“不靠谱”的颜宁,忽然要去竞选系学生会主席,没想竟一举当选。

李一诺和颜宁相识22年,她感到颜宁一直以来都是一个简单纯粹的小女孩形象。“这也是她可爱的地方,我觉得她一直是一个内在很光明的人,她不大受外界这些东西的干扰……从一定程度上来讲,我觉得这也是她制胜的法宝吧,她其实一直是相对比较清灵灵的这么一个人。”

父母对颜宁从没有提过什么要求,令她从小就在宽松有爱的家庭氛围里长大,人生的路一直走得很顺。或许正是这样的成长经历,才养成了颜宁如今的性格。尽管父母并没有提出什么期待,但颜宁对自己有要求:不和别人比,但要做到自己的最好。

做一名“铁肩担道义,辣手著文章”的记者,曾经是颜宁的理想。因此,在高中分班时颜宁选择了文科。但在当时“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风气下,成绩年级第一的她,被班主任老师强行拉回了理科班。

颜宁主动避开了科研以外的世俗干扰。她把工资卡交给母亲,她刷信用卡,母亲来还款,“我也不知道我收入多少,我就不用操这个心。”她所在的生物科学领域有很多人选择开制药、生物科技等公司,但她不打算这么做,“那就需要跟人打交道,而且好多是不可控的人,因为在学术界跟同事打交道,更多是一种智力上的交流,没那么复杂。但是现实中当你有利益关系,我就不太清楚了。”


从“清华公主”到普林斯顿终身讲席教授,科学家颜宁:天真是一种生产力


这种简单的天真造就了颜宁的纯粹。“她这种天真吧,天真是一种生产力,有这种天真是挺了不起的。”李一诺认为。

为女科学家发声

一开始,有人喊颜宁“女科学家”,她只是下意识地反感,喊多了她就开始思考,为何人们在提起科学家时总要强调女性这一性别?慢慢地她发现,身边有很多优秀的女博士在完成学业后都没有继续从事科研。她觉得需要为改变这一局面做点什么,开始在各种场合鼓励女性从事科研。

干脆直接地发声是颜宁一贯的作风。从2015年起,她开始在多个公开场合里为女性科学家发声,参加女性科学家论坛,举办学术论坛时会特别邀请优秀的女性科学家。

在一次学院面试博士生的现场,一名男同事问一名应试的女生,“你现在到了一定年龄,将来怎样平衡家庭和科研?”颜宁当即打断了谈话,并且质问男同事,说:“这是一个有性别歧视的问题。你们为何从来不问男性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

她在博客上写道:“女性凭什么既要做贤妻良母,又要做先进工作者?社会不能既鼓励女孩子们自尊自强自立,又要求她们两手都要抓,给她们比男性更多的家庭负担,这对女性不公平!”


从“清华公主”到普林斯顿终身讲席教授,科学家颜宁:天真是一种生产力


颜宁一直单身,但对于此类话题,她一概不予回应。在社交网络上保持高调的同时,颜宁也严密地守护着自己的个人世界。

2016年5月,在录制央视节目《开讲啦》时,颜宁又一次为女性科学家发声,希望女孩子们勇敢地遵从自己的内心做出自己的职业选择,而不是屈从于家庭和社会的压力。颜宁承认,自己站出来为女科学家发声需要勇气,“因为这意味着你自己的一些私人空间被侵占,这实际上是某种程度的牺牲。”

“熟悉的家人、朋友开玩笑喊我美女,这无所谓,但陌生人这样喊,我很不适应,会反感,感觉不被尊重。同样,女科学家这个称呼如果细想,也有性别差异带来的隐性歧视。”

颜宁受邀成为权威科学类微信公号“赛先生”的轮值主编之一。在轮值期间,她推出了“女科学家去哪儿了”专栏,为大众介绍一批优秀的女科学家。

不停折腾自己

2017年是颜宁学术生涯的一个高峰期。她不仅攻克了长期的科研目标,还完成了一次身份转换,从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拜耳讲席教授,变为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雪莉·蒂尔曼终身讲席教授。

11月28日,2017年中科院新晋院士名单发布,很多媒体在报道这一消息时,标题都要捎带上“颜宁落选”这个点。颜宁对此毫不在意。她说:“科学家的名片是她的科研成果,而不是各种头衔。不论是否当选,我还是我。”

颜宁斥责网上那些关于她“负气归海”的猜想纯属无稽之谈。她有些激动地说:“普林斯顿是我的母校,回到普林斯顿任教,是我一直的理想!”这并非一时的托词。2007年回国以来,她曾不止一次地在微博和博客上表达对普林斯顿的思念之情,还专门写了一篇关于普林斯顿历史的文章。她情不自禁地称赞道:“普林斯顿太美了,生活也很方便,是个闹中取静、做学问的好地方。”


从“清华公主”到普林斯顿终身讲席教授,科学家颜宁:天真是一种生产力


“清华对我的支持非常有力,令我毫无经费之忧。可以说,我在清华就跟公主一样。”她解释说。清华对青年科研人员有专项支持计划,对于发表高影响因子论文也有一定的奖励,在各种支持下,颜宁并不很需要去校外辛辛苦苦申请经费。因此,她也坦承,自己是幸运的。她之所以直到今天依然可以保有棱角,是因为在清华这座象牙塔内,她并没有经历过太大的挫折与困难。颜宁也因此把清华看作“娘家”。

在《中国新闻周刊》“影响中国”年度人物颁奖典礼上,第十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志珍把颜宁所谓“归海”的现象与施一公当年的海归相比较:“施一公从国外回到中国,作为一种现象,形成新中国科技发展历史进程中有转折点意义的标志……以颜宁为代表的又一代更加年轻的中国科学家,由于在中国的土地上取得的非凡科研成果,而被世界著名一流大学或研究机构从中国聘出去,担任正教授、讲席教授的学术职位,这难道不是中国科学技术事业新时代的一个标志吗?”


从“清华公主”到普林斯顿终身讲席教授,科学家颜宁:天真是一种生产力


在现场,王志珍问颜宁,为什么还要折腾自己非要一切从头开始?颜宁解释说,她生怕自己在一个环境里待久了,可能故步自封而不自知,希望获得新环境下新压力的刺激。

其实,颜宁不欠谁一个解释。她多年前就公开表达过到普林斯顿从教的理想。一个人实现了一个理想,是美好的值得祝福的事情。

(选自   江苏莫愁杂志社)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文,仅供交流,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特此声明。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撤除或替换相关内容,但不作相关赔偿承诺。本文版权及内容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