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活 >> 明星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时间:2018/4/9 9:57:05

文/ym


第一次喜欢上寡姐,不是在《赛末点》,不是在《复仇者联盟》,而是在一部叫作《戴珍珠耳环的少女》的电影里。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这是一部关于著名画家的传记电影,寡姐扮演他的缪斯,古典中透露出性感的意味,让人过目难忘。

1632年,扬·维米尔出生于荷兰代尔夫特一个富裕的画商家庭,信奉新教,自幼就接受绘画教育,立志成为画家。后来他与出身于天主教贵族家庭的卡特琳娜·博尔内斯结婚,婚后,维米尔跻身上流社会。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他拥有很多儿女,一生很少离开自己的家乡。虽然他平常的生活嘈杂喧闹,但是他的画里却散发出一种含蓄而宁静的感觉,时间在其中流露出永恒和神圣之美。

这些作品尺寸都不大,内容也基本上是一些日常生活的场景和细节,比如瓷砖地板、彩绘玻璃窗、地图、绘画、餐具、家具、乐器等等。观看者们从这些十七世纪的画中,就能够得知那个时代的世态风情。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维米尔的画虽然出名,但他所画的人物,这些生活在光线充足的大房间里的男人和女人们到底是谁,至今仍然无从考证。作为艺术史上最受欢迎的画家之一,后世的人们根据少量的历史记载,对他的生平对了大胆的臆测,编织了许多故事。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有一天,美国女作家特蕾西·雪佛兰看到维米尔的名作《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时,她瞬间就被打动了。这是一幅小小的油画,比八开纸大不了多少,油彩都已经干裂了。但就是这幅看似不起眼的小画,却使很多看客在它面前长久驻足。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人们都为这画中的女子惊叹不已,在全黑的幕布前,她散发出温润的光泽。那柔和的衣服线条,耳环的明暗变化,尤其是她侧身回首、欲言又止、似笑还嗔的回眸,这惊鸿的一瞥仿佛摄取了观者的灵魂,让人陷入万千思绪,久久地迷失其中。

跟所有人一样,特蕾西在画前沉醉了,她决定根据这幅神秘的画作写一部小说。于是她杜撰了少女葛丽叶与画家维米尔之间若有似无的爱情,而这小说的名字就叫做《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后来小说火了,被翻译成多种语言,有导演想要将它改编成电影。

美术史学家们认为,维米尔画中的这位戴珍珠耳环的少女,是他的女儿之一。但是在电影里,她成为了一位专门为维米尔磨制颜料的女仆,偶尔也成为他的模特。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为了符合原作的韵味,整部电影用一种淡淡的、缓慢的叙述方式,没有太多的跌宕起伏,没有太多的台词。导演和演员们,用镜头和肢体语言,一点一点向我们展现了两个步调相似的人,是怎么样相互吸引、试探、接触,却又因为种种原因,无奈的分开。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电影的每一帧都宛如油画一般,而平缓流动的音乐,给画面增添了一份隐秘的色彩。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17世纪中期的荷兰小镇台夫特,是一个风光旖旎,却经济凋敝的水城。当地居民在宗教清规戒律的压迫之下,小心翼翼地过着艰苦的生活。

维米尔和妻子寄居在岳母家中,并在岳母的帮助下,固定地将画卖给资助人。画家既要抚养他的子女,又要维持奢侈生活,他的才思渐渐消磨于种种负累与琐碎之中。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葛丽叶出生于一个贫寒家庭,由于父亲失明,全家人食不果腹,她的母亲只好让她背上行李,到富人家做帮佣。

她来到了画家维米尔的家,第一天一位年长的女仆就告诉她:“不要去打扰那位作画的男人。”从此以后,葛丽叶便开始了无止境的仆人生活,洗衣、买肉、擦窗户。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在喧嚷繁华的外表下,维米尔一家其实隐藏着危险的涌流,怀孕的妻子生性多疑、脾气暴燥,主管家权的岳母苛刻严厉、视财如命。而一家之主维米尔呢,像一个格格不入的外人,一个落落寡欢的隐士。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虽然他有时也会为了谋生而屈从于低俗的富商,创作所谓受欢迎的作品。不过他始终很平静,在他的妻子发脾气砸碎了无数瓷器,毁了他珍贵的画作之后,他再没有允许她进入他的画室。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但是葛丽叶是例外,在擦画室的桌子时,她发现了一幅画家的画,一位优雅的女士看着窗外,她穿着绸缎,在黄色的微光映衬下,身上仿佛带着金色的光环。

她马上就被这奇妙的光晕吸引住了,她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界还存在着这样的美丽。放佛那一刹那之间,她身体里潜在的天赋被激发了,她看待世界的方式变得不一样了。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没过多久,她对艺术的敏悟引起了维米尔的注意。一天,维米尔打开窗户,问她:“云是什么颜色的?”葛丽叶一开始回答,“白色的”,后来又补充道:“黄色、灰色、多彩的。”

维梅尔的神情里掩饰不住喜悦,就好像找到了能够理解自己的那个人。自此以后,葛丽叶的工作不再是洗衣做饭那些杂活,她开始为维米尔研磨各种颜料。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纯洁的葛丽叶恰如一股清风,让画家如死水般的生活荡漾起阵阵涟漪。葛丽叶也从地下室搬到了充满阳光的阁楼上,她的生活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不再像主仆之间那么纯粹,他们相互吸引,眼神交会,却并未逾矩,但他们这种隐秘的不可描述之情还是引起了人们的猜忌。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维米尔的妻子渐渐地发现了某些端倪,她故意陷害葛丽叶,借着梳子丢失的理由,想要把葛丽叶赶出家门。但维米尔为了解救葛丽叶,他发疯似地去寻找那只丢失的梳子。

当他找到梳子的那一刻,妻子的心已经彻底破碎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维米尔越发地想把葛丽叶的美留在画布上。他说服她,希望她能成为自己画中的主角,葛丽叶答应了。

少女的皮肤在蓝色的布料映衬下更加白皙动人,维米尔右手拿着针,左手食指摩挲着她的耳垂。被刺破的疼痛,让她忍不住轻呼出声。


当针穿过耳际,她已不再是少女


他最终为她戴上了耳环。在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里,光线从左侧打过来,维米尔终于完成了这幅《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但他们之间的爱,还是因为悬殊的身份,走向了分离的悲剧。

最终葛丽叶选择了离开,带着无限遗憾与回忆,嫁给了年轻的屠夫。而这段似有若无的情愫,这份秘不可宣的爱情,正也被永远埋藏在那幅传世之作中,把看不见的伤痕与那一瞬的眼波流转,变成了永久珍藏。

(选自  one一个)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文,仅供交流,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特此声明。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撤除或替换相关内容,但不作相关赔偿承诺。本文版权及内容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