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志 >>

萌宝树

时间:2018/4/15 1:05:39

文/图 陈彦儒

 

台风来了,没有敲门,留下了故事……

诗意澎湃的时候,我站在吉大免税商场对面的街口,望过去,看到几棵造型独特却不失美观的大树。

虬曲的枝干上,郁郁葱葱堆着一团团茸茸的嫩绿枝条,像极了依偎在主人脚边的京巴犬松毛犬贵妇犬。

“萌宝树”,我的脑海突然跳出一个新词。除了吉大路的树,我又想到珠海大道看到的大叶榕树,也是树干拱起一圈密匝匝的嫩枝;还有南屏濂泉洞的酸子树也是从树根绿到枝头,茸茸的一圈圈嫩枝嫩叶裹紧在枝干,像“娉娉袅袅十三余”的少女初著春装,又像“独倚望江楼”凝眸远望的怨妇背影。从登山石阶往西南角望去,从山脚到山巅,一大片被台风摧残的树林,莫不是长成如此“萌宝”!

 

图:珠海吉大街头“萌宝树”

 

这些树是如何长成的?为何以往没有发现?这是园林工人裁剪的吗?不,这分明就是台风“天鸽”的“杰作”!去年8月23日珠海遭遇53年来最强台风,台风“天鸽”在金湾区登陆时中心附近最大风力高达14级(45m/s),灾害造成珠海4人死亡,倒塌房屋275间,据不完全统计,全市倒伏的树超过了40万株。

密密麻麻的嫩枝,全挤在一起,它们还能撑起遮风挡雨的绿伞吗?树木长成“萌宝”状是何意,莫非要向台风,向雨季,向苍天献媚取宠吗?

“天鸽”发威,是五个月以前的事了,但截枝后的树却留下了求宠的形状,一棵树如此,千棵万棵遭摧残遭截枝的树也是如此,一种树这样,十种百种不同品种的乔木也这样,难道,这是一种流行的发式一种时尚的风气吗?

德国波恩大学的科学家发现,植物细胞间的信息交流通过钙离子,该校作物科学和资源节约研究所研究员Markus Schwarzlaender博士指出:“相关信息被编码到了不同细胞组成之间钙浓度的波动之中。”如果按照这理论,一棵树受到台风重创之后,植物细胞在内部交换信息统一共识我们还能理解,但是,十种百种不同树木又是根据什么信息,不约而同去献媚取宠,齐齐长出扮嫩的“萌宝”状态?

图:珠海南屏街口“萌宝树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从东晋大司马恒温发出的感叹,我突然想到了那个时代。据一些史料和回忆文章,现代文艺理论家胡风因为一篇《关于几年来文艺实践情况的报告》,在1955年5月惨遭逮捕,莫名其妙受到牵连的达2100人之多。

在那个时代,是舒芜率先抛出私信告密,而与胡风交往20多年的老友、戏剧家夏衍在批胡言论时称:“彻底揭露胡风反革命集团的罪恶活动,是我们革命事业一个伟大的胜利。这等于从我们的身体上割掉了一个足以致命的毒瘤。阶级敌人一刻也没有睡觉,他们处心积虑地在寻找一切可以利用的缺口,他们在磨刀,窥测方向。”

当时的中国作协副主席冯雪峰是第一个建议法律处理胡风的人。戏剧家曹禺发表《胡风,你的主子是谁?》,文中提到“我从来没有见过像胡风这样的恶人!这样狠毒,这样阴险,这样奸诈,这样鬼祟,这样见不得阳光,人坏到了这样的地步,真是今古奇观!”作家老舍、巴金、丰子恺、冰心、吴伯萧、丁玲、历史学家翦伯赞、演员赵丹、豫剧艺术家常香玉、音乐家马思聪也纷纷发文批胡……暴风骤雨席卷文坛,知名的不知名的作家、艺术家纷纷亮相,齐踩胡风。这,与台风过后,纷纷长出献媚取宠姿态的树木又有何区别呢?

不过,话说回来,萌宝树与人相比,留下的却是姿态,却是美景,而人呢,在大环境下,留下是又是些什么呢?

台风来了,没有敲门,留下了故事,留下了历史,也留下了前人们难以愈合的创伤,和后人们难以遣怀的长叹……

 

 

【作者简介】

陈彦儒,广东兴宁人,中新社记者。曾荣获广东新闻奖、首届报业文学奖年度长篇小说奖,著作散文集《印象兴宁 水墨珠海》、长篇小说《白天失踪的少女》在当当网、京东书城热销。

作者第四本书、理论专著《新闻课:如何学会与读者拍拖》电子书已在当当网上线,纸质书即将出来,用或轻松或诙谐或飘逸或清新的笔触去写新闻教材,让新闻行业新人、企宣人员、政府机构新闻干事、自媒体人避开那类失去激活力量的教材带来的僵化思维。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