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享 >> 书画

"刘向东绘画作品展"5月5日在关山月美术馆开幕

时间:2018/5/3 15:36:12

主办单位: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委会、北京画院、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关山月美术馆、深圳市美术家协会

承办单位:深圳美术馆、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深圳市美术学校、深圳市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委会

协办单位:泛华金融、深圳市佳翠珠宝首饰有限公司、莞城美术馆、湖南醴陵玉振瓷坊、深圳市赛瑞景观工程设计有限公司


160319-墙


策 展 人:严长元

展览时间:2018年5月5日—5月12日

展览地点:关山月美术馆一楼中厅、C厅

开幕时间:2018年5月5日下午15:30

开幕地点:关山月美术馆一楼序厅


超越——写在刘向东绘画展开幕之际


趣味之于绘画的重要在于它超脱了技术技巧的羁绊,超脱了画种语言的约束,具有了精神层面的意味。趣味之大小某种意义上决定了作品格局的大小和品味的高下。向东的绘画虽然并无什么高大的主题,但折射出来的精神性使我们忘却了画面的题材内容而获得了超越具体物象和情感的意味,具有了某种普遍性和抽象性。


茶具之一.纸面.丙烯水彩色.560X380mm.2015


向东是个聪明而又执着的人,这两种看似很难同时具备的特点却在他身上结合的很自然。他在绘画上的天赋、对生活抱有的新鲜感,使他不断会有新的尝试,他会认真对待每一次哪怕是别人都不看好的努力,力争把它做到极致,正是这种秉性,让他得到了许多超越了探索结果本身的收获。他笔下的各色小人物普遍带有一丝戏谑味道却又让你不能忽视他们的存在与尊严,不得不去认真对待。对他来说,绘画是不仅是一种生存的方式,更是对自我存在的确认和正视,观察和剖析,是对心灵的视觉解读。在长期的水彩画创作实践中,他逐渐体会到水彩艺术的观念方法,技术手段,形式语言都还有很大的拓展与演绎空间,从而不断探寻这一传统的艺术形式所拥有的潜能和在当下的表现力。尤其是近年来,他潜心于从传统纸媒介向布媒介转换的实验,将传统艺术语言与当代趣味揉捏融合,创作的手段和方法大大拓宽, “对我而言,如果水彩是水加彩的艺术,我就可以摆脱经典的某些束缚和羁绊,技术限制和趣味干扰,从而根据个人的能力,经验和直觉打开一扇自由表达之门,”他的这种探索使画面的表现力和效果跃上了一个新台阶,开阔了经典艺术在当今语境下的生存空间,赋予了传统艺术形式以当代意义。


诸迪

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术委员会主任

2016.12


探索与叩问

——策展人的话

无论在何种社会形式下,生存、生活都是我们每个人无法回避的首要现实,也是人类社会始终要面对的母题和终极拷问。当代社会,经济的发展、科技的进步为消除个体间的生存差异提供了物质便利和科技保障,但是,文化心理与精神的落差依旧是他们的生命质感与生活意趣存在差异的关键因素。在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的当下,人们享用它的同时却又常常让自身陷入惶惑和迷失之中,生存在此时仿佛一种悖论。


拉者、布上水彩、90x60cm、2016


出生于湖南衡阳的艺术家刘向东与那个年代的很多人一样,经历了从全家下放农村到回城、从小城镇向大都市的奋斗与迁徙。16岁就考上大学,成为当时美术类考生中并不多见的特例;工作4年后即获第七届全国美展水彩画银奖(金奖空缺);迷恋过设计,一度成为省会城市手绘室内水彩效果图的最佳画手之一……虽然少年得志,但是因为生计,他却将艺术创作的黄金期用在了美术设计和环境工程上。因而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他游离于美术创作的边缘,似乎淡出美术尤其是水彩画界的主流视线。当进入到深圳这座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后,伴随着高楼崛起的是越来越多的人们涌入,而那些都市打拼者的行为举止、面部表情令他十分触动:他们虽卑微渺小,是不是也有自己的尊严与喜乐?他们服务于城市的各个角落,该如何面对被漠视的境遇?这是一种无法忽视的社会现象,也成为他重拾水彩创作的重要素材。


众所周知,“水彩”是来自于西方的概念,在中国百余年来的发展历史中,形成了其自身的艺术属性和呈现方式,其特色是水彩本体语言和技术趣味所规定的,更多意义上是一个传统命题。但在刘向东看来,尽管水彩的概念是传统的,但方法和趣味可以演变,形式和语言可以创新,以适应当下视觉审美需要。历史虽然演绎出了众多美轮美奂的经典趣味,但并未排斥经典以外的存在意义和可能性;而本体特征虽然是画种的一种历史沉淀和文化经验,却不是唯一的标准。如果把水彩的观念还原到物质的基本属性上,那“watercolor”就是水和彩相结合的绘画,是水溶性彩绘,是水与色的调和艺术。这样它既是传统的又是当代的,既可小也可大,既可湿亦可干,等等,有着多种可能性。


骆驼、布上水彩、60x90cm、2016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他尝试着走出传统观念和技术的束缚而根据自我的兴趣、直觉开始新的探索。在他的众多题材中,有静物、风景、动物、人物等等,而他最偏重于画人物——这在水彩画领域恰恰是最难的,因为它对造型能力的要求更高,而水溶性材料也是一种限制。于是,在传统纸本上的语言和手段的摸索之外,他近些年来还尝试以布面为主的水彩画表现,并通过一遍又一遍的实践,逐渐解决了诸如色彩的还原度、画面平整度、深入和修改、时间把控等原本在纸本上不能解决的问题,为创作思路的拓展、风格形式的自由演绎打开了空间,并实现与其他画种并行或超越的手绘表现优势。最重要的是,借助布面水彩的方式,他拓展了水彩原有的表现题材和艺术趣味。这种探索在内容上也更加契合了他对于社会领域问题的表现与关注,那些如雕塑般、有骨骼感的冷峻的人物肖像,也正是他对于当代人文化心理和精神需求的另一种叩问。


当作者以水彩艺术表达对人或自然的关切时,其意图不仅仅是突显当今社会与自然的生存样态,还在于叩问传统艺术方式的当代意义。当传统艺术形式与当代趣味相融合,其意义也许还暗含当代语境下经典艺术的生存空间和可能性。当艺术家将水彩人物作为试验的先导时,也是期望对其他题材和内容的表达形成助力,从而更好地跨越和到达新的自由天地。

他对于水彩艺术的态度和观念,是一种投掷,一种敲击,一种探究。期待您的回应。


严长元

中国文化报美术文化周刊主编

2016/11/18



生存·状态

刘向东笔下那些无意识表情对于当代社会人性心理的揭示


对于真实的理解与对于真实的描写,既因时代不同,也因每位艺术家对于绘画媒介语言的驾驭能力而形成差别。就水彩画而言,湿笔水彩的即时性描写,尽管自由畅快,但也因这种即兴而短暂的绘写,而使形象描绘常常陷入浅表化与概念性的表现。刘向东从即兴湿笔水彩向布上干笔水彩与丙烯混用的探索,正是努力使水性媒介绘画能够反复绘制并因而形成深入描写与厚重坚实审美品格的一种尝试和创造。而促使他不断迈向这一探索的,也许正是他在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所感受到的一种痛彻的心理真实的表现渴求,而这种心理世界又如此鲜明地绽露在每一位城市打拼者的行为举止与面部表情上。在某种意义上,通过这种无意识表情描写的人物形象塑造,也成为刘向东对于社会真实生存境遇的一种捕捉与揭示。而细微刻画的语言与他所渴望表达的城市精神状态 的 真实, 也共同构成了刘向东绘画当代性不可缺一的艺术标识。


思考者、布上水彩、80x60cm、2011


消费主义时代使人们始终被裹挟在永不停息的巨大物质生活的消费机器中,人们对于物质消费永无止境的欲望,迫使人们成为钱奴、房奴、车奴等一系列现代城市生活水准的奴隶,人们这种欲壑难填的物质享乐,反而舍本逐末,忘却了生活本真的意义,失缺了精神享受给予人生带来的积极作用。因而,消费主义时代对于物质生活的极端追求,给人们精神心理带来了强迫性的挤压,使人性发生了种种极端化的扭曲与变形。贪娈与冷漠、狂躁与抑郁、焦虑与癔幻、阴险与痴呆,或许也成为消费主义时代人们最显著的某些心理症状。刘向东的绘画虽是具象写实,却不流于形象叙事,而是试图通过对一个个人物无意识表情的捕捉,来揭示当代人在物质化生活中形成的某种典型的心理状态。他描写的知识分子有着白晰而偏冷的面色,闭目冥想的表情、定睛却若有所思的神情,都揭示了他们焦虑而抑郁的心理症候。对于一些青年形象的刻画,即使他们的眼睛闪烁出自信而充满期待的目光,却仍掩饰不住某种戏虐、萎靡、癔幻与厌世的精神心绪。对于他笔下那些打工者的形象来说,刘向东更是抓住了一般人极少描写的嘴唇微张、舔舌咂嘴、咧嘴傻笑等不雅的神态,这些丑陋粗鄙的表情对于那些居无定所的社会底层民众的社会身份表达,无疑是极其鲜活真实的,而且,也鲜明地揭示了物欲社会对于他们精神心理的挤压与变形,他们那些咧嘴微张的表情恰 恰是强大的生存压力在无形的潜意识中的舒张与暴露。


维族老人、布上水彩、80x60cm、2016


显然,刘向东笔下所刻画的这些普通人的精神心理,都是美术史的人物画廊里被忽视了的一种表情。他们既不属于理想主义那种饱含激情与充满自信的神情,也不属于贵族化生活那种高贵与优雅的神态,而是不能进入人物肖像典型表情的那种无意识表情的非正式定格。然而,这种无意识表情却成为刘向东捕捉当代人物形象真实生存状态的典型格式。在他看来,这种非正式定格的表情才最真实;在没有任何掩饰中所流露出的神态,才最能揭示当代社会在消费主义理念的驱使下所形成的某种被挤压与被变形的人性心理。缘于此,刘向东试图把人物形象的塑造转向对于人物内心世界的刻画上,他一方面放大人物的面部,注重人物面部那些微表情的显露,譬如,粗糙的皮肤、深陷的皱纹、红肿的粉刺以及凸凹的斑痣等。这些并不完美的表情瑕疵,正成为画家揭示人物身份与心理状态的重要元件。而另一方面,他的绘画真实并不是表象的极似,而是强调绘画造型的深入表现。也即,他从不描写人物形象的表面光影,而是通过画笔力图呈现他对于那些人物从骨骼到肌肉再到表层的理解。这种造型的深入表现,不是细描死抠,而是建立在对于形体精准而深入的理解之上所进行的高度概括与丰富再造的辩证结合。这种深入表现,还体现在刘向东对于形象富有个性的塑造上。而这种塑造,几乎是从人物各具个性的骨骼结构与表情张力的内外结合来实现的,体现了绘画艺术所独有的从人物体态结构而开始的一种视觉个性的刻画。


夏风之一、纸上水彩、54x78cm、2017


刘向东对于无意识表情所揭示的人性心理的真实性刻画,几乎难以离开他颇具独创性的水性媒介画法。他的绘画语言无疑是以水彩技艺语言为基础的,但像他这个年龄的画家,并无多少有关干笔水彩画的认知与技艺,而对形象反复与可逆性塑造以及多层绘制技艺的渴求,却促使他不断尝试用特殊的粉剂制作的光白画底来实现薄透画法的实践。他逐渐摸索出一套自己的在光洁白净的画纸或画布上使用透明水性颜料绘写形象的绘画方法。他的这些水性媒介看上去画得极其深入,也极其厚实,但画面色料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厚敷或堆塑,而是通过笔触在光洁画纸或画布上的留痕来产生丰饶的笔触肌理变化;也因这种不吸水的涂层处理,而使他的着色呈现出干笔水彩的特质,加之丙烯色料的局部运用,从而使他的画面实现了色彩之间的衔接过渡能够在缓慢的过程中从容处理、反复绘制。显然,刘向东对于人物心理的刻画,是建基在他的这种薄敷多层的绘制方法上的,这种画法以及他对于人物造型的精准而娴熟的驾驭,使他推进了中国水彩肖像画对于形象刻画的深入程度,而他对于沉着冷色系的偏爱,使他总是抑制画面亮色与艳色的运用,从而使他的画面色泽显得特别的深沉与丰厚。与湿笔水彩讲究笔法一样,刘向东的干笔水性媒材绘画同样注重笔触的表现。所不同的是,他的那些洁净不吸水的画底与水彩薄层,都尽显了那些笔触、笔性与笔速的变化,而这些笔触并不单独地被夸张出来,总是被限定在形体结构的内表现中,是形体结构的深刻性赋予了他的那些笔触以更具生命质感的活力。


小古丽、布上水彩、80x60cm、2016


刘向东以不满足水彩绘画过程的即时性困窘而创造的布上水性材质绘画,不仅有效地推进了中国水彩画在人物形象塑造上的表现深度,使之具有很强的像雕塑一样的塑造感,而且,也用这种坚实的塑造语言,深深地触抵了当代社会人性心理的隐秘,从而使他笔下的人物在日常生活的无意识瞬间,揭示出某种社会学意义的心理状态。他喜爱描写那些普通人的形象,捕捉那些小人物为生计而存活的真实、淳朴而卑微的心理。正是苛求于对这样一种难以言表的真实表现,才使他的那些画得厚重而苦涩的水性材质绘画具有了审美的高度。精神生存的描写,才是刘向东不断强化写实语言的真谛。

尚辉

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美术》杂志主编


刘向东 海报


刘向东

笔名: 棣中、棣心、和印居士

1965年生,湖南衡阳人

1985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美术系

2004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建筑与环境艺术专业

深圳市美术学校教师

民进深圳市会员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群展


1989年水彩画《冷秋》获“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届全国美展”银质奖

1991年油画《高原的太阳》获“‘中国的四季’美术作品展”铜奖

1993年水彩画《老街》获“全国第二届水彩、水粉、粉画大展”优秀奖

1993年水彩画《古城系列》获“首届大陆水彩画名家邀请展” 参展

1997年水彩画《阳光路上》获“97’中国青年水彩画大展”学术奖

2010年水彩画《当代农民》获“2010上海朱家角首届国际水彩画双年展” 参展

2012年水彩画《东方青年》获“意大利第三届国际水彩画大展(贝拉吉奥)”参展

2012年水彩画《斗客》获“上海第二届国际水彩画双年展” 参展

2012年水彩画《肖像系列》获“梧桐聚凤——中国当代水彩画名家邀请展” 参展

2013年 大型人物国画《民族欢歌》为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收藏(主创者之一)

2014年水彩画《民工系列》获“水系大师情——中澳水彩画家作品联展” 参展

2014年水彩画《父与子》获“意大利米兰国际水彩画邀请展” 参展

2015年水彩画《冷秋》、《时尚青年》获“百年华彩——中国水彩艺术研究展”参展

2015年水彩画《肖像系列》获“2014青岛国际水彩画双年展”参展

2015年水彩画《外国人系列》获“2015中国水彩画年度艺术家提名展” 参展

2016年水彩画《曙光》获“中国水彩、粉画人物画展”优秀奖


玉出昆仑之二、布上水彩、50x100cm、2016


个展

2017年1月“生存.状态——刘向东绘画作品展”(北京画院美术馆)

2017年4月“生存.状态——刘向东绘画作品展”(青岛美术馆)

2017年5月“共生——棣心水彩画作品展"(万科臻湾汇 深圳城市展厅)

2017年12月“生存.状态——刘向东绘画作品展”(湖北美术馆)


竹林之7、纸上水彩、54x78cm、2017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