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志 >>

大地回春——关山月梅花专题展

时间:2018/8/10 15:48:14



展览海报


2018年8月9日,2018年国家文化和旅游部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项目“大地回春:关山月梅花专题展”在关山月美术馆举行,该展共展出关山月梅花主题作品20件,为将关山月的梅花题材作品置于20世纪中国画现代转型语境中加以考察,此次展览还从广州艺术博物院借展了虚谷、吴昌硕、高剑父、徐悲鸿等名家画梅作品。



虚谷《梅鹤图》,1894年,179×47 cm 纸本设色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吴昌硕《风吹梅树花》,1921年,138.5×34cm 纸本水墨 广州艺术博物院



高剑父 红梅图 45X7.5cm 1945年 绢本设色 广州艺术博物馆藏



徐悲鸿《暗香浮动图》,1943年,106cm×48.5cm,纸本设色,广州艺术博物院 藏


梅花是中国画家喜爱的传统题材之一,不仅因其“凌寒独自开”而被文人所咏颂,更以其独占春色第一枝的植物季节特性,而被视为春天到来的征兆。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新时期。今年,适逢改革开放40周年,深圳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地和试验田,如同梅花一样,在中国大地传递着“春天”到来的信息。选择“大地回春:关山月梅花专题展”作为本次展览的主题,既是对关山月的梅花主题与20世纪中国画改革创新的学术考量,也是为庆祝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对梅花报春与改革开放春风的双重寓意的选取。


报春图 1975年 83×69 cm 纸本设色 关山月艺术基金会 藏


梅花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通过关山月的梅花作品,我们可以看到,传统题材在时代精神的感召下,所焕发出的新的生命力。作为以山水画家著称的关山月,以其霸悍雄健的笔墨语言,一改古人梅花遗意,创造出奇崛峥嵘、勃勃生机的梅花形象,为中国画梅花谱系增添了新样式,体现了中国画传统的强大生命力和创造性。“关梅”的美学品格,既源于毛泽东梅花诗意的启发,也来自关山月作为一个经历过20世纪时代变革且极富现实关怀的画家的内心传统人文情怀。因此,关山月笔下的梅花对我们探求20世纪中国花鸟画的诗画模式、笔墨语言和现代转型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大地回春 1979年 95 . 7×176 . 9 cm 纸本设色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作为入选2018年国家文化和旅游部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的项目,展览分为“传统与时变”“俏不争春”“三友新样”“时代关梅”四个部分,同时对近现代画梅名家的画作与20世纪中后期以来花鸟画研究文献进行了展示和梳理,将关山月的梅花题材作品置于20世纪社会变革背景下加以考察,揭示在新的时代观念下,花鸟画传统寓意的表达如何实现其现代转型,从而凸显关山月梅花艺术的时代意义和内涵,以求让观众能在20世纪中国画变革的语境中体悟关山月梅花题材作品的意义。


梅花雪里见精神 1993年 53×137cm 纸本设色 私人藏


与此同时,为进一步推进20世纪中国美术的研究,深入开展馆藏精品的活用和推广,促进20世纪50年代以来梅花主题与花鸟画的图式、笔墨与时代转型的研究,关山月美术馆馆还召集来自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央美术学院、北京画院、上海博物馆、广州美术学院、广东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等机构的专家学者,于2018年8月10日举办“20世纪梅花与花鸟画研究”学术研讨会,并于研讨会后出版图录及论文合集。


三友图 1992年,151.5×332cm,纸本设色,关山月基金会藏


展览单元介绍

序章:传统与时变

梅花自古以来就以其傲雪欺霜、凌寒独开的特性,为文人墨客提供了借物抒情、托物言志的灵感,被历代士大夫赋予了“君子”所应具有的多重高尚品格和气节情操,从而成为文学和绘画的重要表现母题。作为传统绘画的一个经典题材,自宋代以来,画史就不乏以画梅而擅名的画家,如释仲仁(华光和尚)、扬补之、王冕、陈洪绶、金农,直至近现代的吴昌硕、齐白石、高剑父、陈树人、何香凝、徐悲鸿等等,他们创造了不同风格特征和笔墨趣味的梅花形象,并形成了一套系统完整的表现梅花的图式语言。关山月在画梅的独特创作,在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这种文人画传统的滋养。


三友迎春图 1995年 140 cm×245 cm  纸本设色 关山月美术馆藏


第一编:俏不争春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是人人熟悉的毛泽东《咏梅》中的一句,描绘了耸峙万仞,在傲雪欺霜中漫开梅花,体现了一种革命浪漫主义的时代品格。关氏一反古人画梅遗意,其智慧的源泉不仅来自毛泽东的革命哲学的启发,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山水画家,他充分地发挥了善于营造整体氛围的艺术语言技巧。奇险的构图,雄健的笔力,并且,所有这一切都倾向于在整体上追求咄咄逼人的气势和疾速运动的节奏,构成了关氏画梅的风格特征。


香港回归梅报春 1997年 137 cm×89 cm 纸本设色 关山月美术馆藏


第二编:三友新样

松、竹、梅合称“岁寒三友”,是关山月除了单独表现梅花形象外,最爱表现的一个题材。然而,关山月在对此一题材的表达中,往往将松、竹、梅经霜抗寒的传统意象,转化为经霜之后,呈现出盎然的生机。不仅如此,他还将个人心迹融入其中。在这一单元中,我们不仅看到他借“三友”主题,表达改革开放大地回春的喜悦,也看到他借“三友”斗霜,表达对抗战胜利的纪念。在关山月的晚年岁寒三友主题作品中,我们看到的是其对传统文人情思的转化和延续,正如其晚年所讲的“继往开来”,尤其是通过花鸟画的笔墨实验,来探讨文人画传统,表现时代精神和新的个人情感,这或许就是其“三友新样”的意义所在。


崖畔红梅图,1964年,258x142.5cm,纸本设色,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第三编:时代关梅

80年代以后,关氏梅花进入一种圆融化境,他变得更加挥洒自如,将个人笔墨气质和作为山水画家的视野,融入梅花的创作之中。关氏以迅雷奔骤的取势和狞厉恣肆的笔法,画出了一个饱经苍桑的中国艺术家胸中的郁勃之气。他乐于选择墨梅,但不再拘于朱砂为花、焦墨作干那种在视觉上两极反差强烈的形式;而更强调用笔、用墨的力度和层次,使其画梅在视觉和节奏感上出现了更为丰富的变化。诚如李伟铭先生指出的那样,关氏画梅是源远流长的中国画梅谱系中的“新品种”,传统梅花之作固然没有关氏这样的鸿篇巨制,但关山月笔下的梅花“关梅”却是对传统画梅艺术的一种新的诠释。


迎春图 1974年 210 . 5×371 cm 纸本设色 私人藏


结语:

关山月先生晚年在《关于画梅》中这样写到:“题材愈老愈要创新,所作愈多,愈要创新。”梅花主题,正是这样一个题材的典型。对于推陈出新,继往开来的强调,源自于他,个人风格与时代精神构成了他对中国画改革不断思考的精神动力,“关梅”正是这种精神的最佳呈现。


1999年1月2号关山月参观从化流溪河国家森林公园梅花节并题写“流溪香雪”


展览时间:2018年8月9日-10月10日

地点:本馆二楼关山月陈列厅

主办:关山月美术馆

协办:广州艺术博物院、广东省关山月艺术基金会、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

总策划:陈湘波

学术主持:陈履生

展览总监:颜为昕、文祯非、王坚

策展人:陈俊宇、庄程恒、丁澜翔、卢婉仪

展陈策划:程平、王娟、曹玉洁

项目统筹:王新妮、骆文华、张新英、陈麒仲、鲁珊、许中云

推广教育:周怡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