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享 >> 书画

七夕|安东独白

时间:2018/8/17 13:01:35

从传统艺术到现代艺术,再转到当代艺术,它实际上是一个文化的转换,或者是艺术时间的一个通道,但是,在一个人身上就可以清晰看到这个转换,这是非常有意思的,就像一个病人,在医院x光检查身体的时候可以被看到你的身体是出现什么电波?你自己是看不到的,你是一个被阅读的位置,同样,艺术史也是一个公共阅读的空间,这个空间是公众在阅读这个艺术史的一个经验,这个艺术家此刻是亲手制造艺术史的这个书写过程,他既是病人,又是书写者,又是观看者,这怎么可能呢。而艺术家,到底有多重要,艺术事件、艺术作品,到底需要我们有所期待吗?

就水墨而言,或者是汉字为介质的这种创作方式,到底是一个什么状况呢?实际上它正在开始,所以有很多概念还是不够清晰的,认知也是有问题的。

我们的身体天生就跟水墨宣纸很靠近,这就是我们的传统经验,我们的人格要么回到过去,要么在当下,或者指向未来,这是一个可能性,也是一种选择,实际上我们真的能回到过去吗?其实这仅仅是一种想象。就是我们继续回到了昨天,回到了过去,回到我们熟悉的关系,而这部分东西实际上不是我们的。而走向未来的文化样式,需要对此刻做一次清零的工作,或者清理的工作。一次革命性的工作,是当代人格的自觉建立和唤醒。从原来的油画的系统,也就是西方的文化系统过程中可以比较明显的判断出,传统或者古典到现代到当代的转化的轨迹,这里面有他们的哲学基础社会条件和文化背景,是一个综合的转变过程。

东方是近于道的天地人和的指向,而这个精神实际上是更早熟的一种人类心灵的关照,我们暂时还没有把这个转化到应该可以看得见的当代艺术之景观。这唯有艺术家持续的努力。

从传到现代和当代,实际上是一个时间的必然,在我身体中我触摸到了这他们之间的跨越。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