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享 >> 书画

安东呓语:体验

时间:2018/9/28 17:17:04

作者| 安东


把身体放到机器里,大约一年一次,成为规律性的人机交汇,这是身体的生活的也是生命的一部分。当交汇成功也同时是主动交出和甘愿边缘吧,这个总有点可笑,你和机器发生关系前还得空腹,我想象你进入机器前如果体内五花八门美食杂陈那机器如何从你身体上抽出准确的信号,是会仿碍它工作的,所以来到机器面前倒不是什么敬畏和礼仪,而是让你空,也许平日我们过份填充自已,这一刻机器的指令下,经由饥饿划过身体。



来到机器前你未必是病人但你可能是未来的病人,这个你说了不算由机器决定。医生立在你和机器之间看着显示频,你的身体被分解成点,线,面,色块。在你鲜活的皮肉之下究竟藏了什么,你能看到吗,正常情况下你是看不见自已的,是要通过中介看见并发现你。



在过去病人和医生之间隔了一层虚无的想象,你对体内的一切是通过医生的语言获得形而上下的体验。现在医生退到后方注视着机器顺带一句,可以了,走吧。人在机器面前不管专业与否一律平等。传统经验和当代在这儿分离,人人都在科学中认同了我们的身份和处境,这与你是不是病人无关,也许你一直是个病人也许你从现在开始病,机器就在哪儿。



机器的意义图像的意义或是你的意义都是不必过度思考的,你来到这里,就行。通过机器你的原生态己转化为图像,这就是意义。



当你被机器夹住的时间也就是你从原生向图像转变中,此刻,你不能回头,也不能落下,唯有向前了。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