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享 >> 书画

安东呓语:隔卧

时间:2018/10/4 23:22:33

原创/安东


人能直立、行走真是进化史的奇迹,怎么做到在这儿就不探究了,而我感兴趣的是成功后的睡与卧的事。人直立,头在上、足在地、身在中间,我们觉得本就该如此又有什么好说的呢。问题是人之外的一切动物都是四足爬地,立与卧是来自横与直两个方向的巨大差距,若以进化时间论那少说也是个亿万的年数的。直立时睁着眼看到实实的世界、卧着略闭上眼,心中之象与现实之象仿佛合合重生,画面上的古往今来山河大地层层涌现。

多数情况下,睡是指向床的。床的发明一定是现代人与野蛮人的标识,从地上爬到一尺多高的床上也是人类漫长进化时光的刻度。立起来的人与能上床睡觉的人加起来就完美了!假如你把自己想象成一块石头,这块被打磨成现在这样的石头实际上就干了两件事:立着或躺着。当你时常抚摸着自己这块石头,还能听到别的什么声音吗?让自己立起来、让自己倒下入睡,是一件平常而简单的事?

至于卧与睡有什么不同?也许没有什么大不同,无非一个多数情况与床有关,另一个多数情况下与床无关,但都关乎休息与睡眠。但我还是执拗地认为睡就是睡,卧就是卧它们是有区别的,否则汉字也就不会无端端多生出一个“卧”来。那么究竟有区别吗?区别在哪儿?要说睡咱们每天的经验除了床的,关于人类丰富多彩的含义之外它就是直指睡嘛。

至于卧它的画面有时在床上,但更多情况它又不在床上,其形态往往不导向真正的睡眠。比如火车上叫卧铺而不叫睡铺,在那半开放的盒子里装满了人间各式睡姿,而这应有尽有的各式睡法又都是通向各自目的地的进程中。卧是被一种文化指向所包裹着的,是人在自觉中完成的假睡姿态,并借此自我剥离。

这种叫卧游的打着睡的名义,卧游溪山、卧游龙城、卧游山川大地甚至日月星晨,如此种种的穿越行为,不也是咱们人类的大发明啊。舟车劳顿的辛苦不说,还有一种危险:弄半天,到了现场原来不是富春山居图!富春山怎么不见了!人家那个《富春山居图》是卧游、心游、神游出来的,是艺术的结果和时间的表达,也就是艺术家的心中之山。当你试图想找到艺术地图中的真山真水,在现实中其实就是个幻觉。即便是这样人类还存在着一种说不清的顽皮,这种顽皮也总是带着我们要去找寻些什么。

艺术这个名堂它既不是直立的时候也不是睡过去的时候,就在半梦半醒之间它长了出来。人的绝妙就是你未曾在一卧一睡之间发现的。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