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享 >> 书画

这部电影花了90%的时间来告诉我们的东西,全是假的

时间:2018/10/11 10:04:40

由周润发、郭富城、张静初主演的《无双》成为近期影市一匹黑马,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这两天,网上对这部电影的讨论呈白热化倾向,该片不断地变幻叙述视角,让戏剧张力极强的剧情,被抽丝剥茧的叙事结构主宰,但随叙述视角的变化,真实与虚构的边界不断地考验着观众的智商,全程需全神贯注地观看,因为错过一两句台词,漏掉一两个细节,就会造成对“真相”的误判,这一切都让人惊叹“该剧的编剧实在是太有才了!”

这是一个以“伪钞”为主题的犯罪电影,从一开始到中后段表面是看上去都是李问(郭富城饰)的回忆,一个有着画家梦想的年轻人跟自己喜欢的女人一起奋斗,最终女人实现了人生价值,而自己却因抄袭技术一流而被伪钞团伙“画家”(周润发饰)看上,最终走上了制造伪钞道路。然而,一直到影片的最后,令人难以想象的事发生了,李问所说的全是假的。

一部电影花了90%的时间来告诉我们的东西,全是假的。

这真是要让大多数观众拍案的,至于叫绝还是叫骂,全在编剧的高下之间了。这令人不能不联想起前两年非常走红的两部电影《消失的女孩》和《看不见的客人》。这类影片极度考验编剧能力:但凡让观众在观影中对剧情产生了哪怕是一点点的疑问,就会落得个满盘皆输,绝对成不了一部好电影。

让我们来看看庄文强是怎么做的。

这位曾写出过《无间道》《窃听风云》《非凡任务》的香港编剧,此次自编自导了《无双》。他再一次证明了“不想做导演的编剧不是好编剧”的真理。不久前,“第三届影视编剧高峰论坛“在宁波落下帷幕,编剧束焕老调重提,再次指出那件长时间被业内忽视却非常重要的事:

“现在影视行业从业者转行当导演的特别多,其中很多是摄影、美术,也有录音的,当演员的更多,但是编剧转行当导演的很少,因为编剧对现场不熟。”

“我们的编剧需自我反省一个问题:为什么很多时候是被动的,把自己隔绝在影视创作的流程之外,只负责前期的部分,写完剧本扔给导演之后就失去了所有的控制权。”

让我们把目光放在更广的空间里,在日本、欧美、香港等地,编剧做导演并不是一件新鲜的事:而且,我们可以发现,当编剧和导演合而为一人的情况下,往往能能拍出出奇制胜,让人回味无穷的作品。

比如,广为人知的日本导演是枝裕和几乎所有作品都是兼编导为一身的;庄文强则在香港多年了从事了多年的编剧工作,熟稔于警匪、悬疑、爱情、黑色幽默等各种电影类型,通过《无双》一片证明了自己作为导演,同样具备出色的把控能力。2017年,令人惊艳的西班牙影片《看不见的客人》,它的成功很大部分也应归功于导演奥里奥尔·保罗——一位编剧出身的导演。

在这里,我们似乎可以总结出某种规律性的东西:当编剧成为导演,往往比纯粹的导演更善于把控一部作品,并更能拍出作品的深度。

在这里,小编必须提及《无双》里的一个细节。

让我们回到故事展开之初,那个李问和“画家”相遇的片段。

李问在审讯室里谎称自己在一个做假画室里打工,所临摹造假的第一幅作品就是花了一礼拜做的德国画家阿尔布雷特·丢勒于1513年创作的铜版画《骑士、死神与魔鬼》。也是因为这幅作品,让“画家”对他青眼有加,将他纳入自己的团队,成为最重要的伙伴之一。

这个细节的交代看似一晃而过的,并不会太引起人们的注意。但到最后关键的反转时刻,它却成了一个非常耐人寻味的一幕。这是一个郭富城叙述的谎言中极具“真相感”的细节。

大家一定能回想起,怀才不遇的李问,曾在阴暗的画室里模仿过好几幅丢勒的作品,并进行拼贴式再造。

作为线条大师,阿尔布雷特·丢勒的素描向来是学画之人的必经之路,但若是抛开丢勒的绘画与制造假钞之间的“师承”关系,这幅《骑士、死神与魔鬼》为何会在关键节点成为主人公人格分裂的重要道具呢?

作为编剧的庄文强设置这个细节,究竟有着怎样的用意呢?



▲阿尔布雷特·丢勒于1513年创作的铜版画《骑士、死神与魔鬼》

让我们来仔细看看它。在这幅重要的画作上,画面的中心位置是一个威武的骑士形象。他身着盔甲前往一片晦暗的森林,陪伴他的是马和猎狗。但是,在他身后的密林里,有一个骑着瘦马的死神;在骑士身后,景深处还有一个手持长柄斧的恶魔。死神欲阻拦他的去路,魔鬼想拉他下马。这幅在美术史上十分有名的作品,画的是时间的易逝、欲望的邪恶无边对人的困扰。然而,画面中央的骑士呈现出坚定和刚毅,对这一切视若无睹并砥砺前行,正因心中目标的明确:远处隐约可见的山顶上那片令人向往的巨大城堡,泛着与阴森暗林迥然不同的光芒,那是骑士的最终目的地。

画家在这幅作品中,无疑投射了自己心中的理想和英雄主义情结——人的敌人并不是现实存在的什么东西。真正能威胁到人类的是无形的时间和欲望。而人类要一往无前继续前行,唯有“坚定而热烈地注视着目标本身”。这个影片前半部分出现的细节,是那么恰好地与《无双》结尾反转的意旨形成了呼应,那个令所有人唏嘘的结尾,真阮文告诉女警,李问不过是一个跟她毫无交集的、没说过几句话的邻居。

在不断的反转里,观众得以窥见真相。但这些仅是电影技巧上的铺陈,还不够让它变得令人在回味时感动,所以有了这样一个“路人邻居”的结尾插叙作为补刀——原来直到最后一秒,我们才认识李问,一个彻头彻尾的可怜人。在李问心中,一直都住着一个“理想的自己”:一个能够占据画面中心位置的主角,拥有一切美好的品质与希望。

他希望自己的人生方向是丰富多彩的艺术家,却只能成为承继家业的伪钞制造者。他希望自己能和心中暗恋的女人共度一生,却只能成为她羞于启齿的邻居。他在想象中烧掉了自己的画作,实际上是烧掉了自己充满遗憾的爱欲。他希望自己能成为有着人生目的地的骑士,最后却只能拥有自己制造出来的假像。

易逝的时光、死亡和邪恶的念想困住了他,但这些还并不是他真正的敌人。

虚幻,则是他造给自己的敌人。

在这里,作为编剧的庄文强给了作为导演的庄文强一次强力的助攻。由一幅画作而四两拨千斤地发掘了人物的心理和动机,并一举击中电影的主题,充分体现了庄文强用十年来雕琢、完善剧本的过程,是如何挑拣细节,再通过一个细节扩散到全片的构建上。

但同时,这些细节又没有被创作者滥用或喧宾夺主、过分强调——它们都被适如其分、安安静静地放在角落里,等待着观众们去发掘,去品味,并作出自己的解读。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