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享 >> 书画

安东呓语:热与冷

时间:2018/10/18 10:26:37

图文 |安东


身体发热是正常温度之上的略为发炀,还不是高烧,但至少比平时高出许许多,这时的状态进入宣纸,那线和墨是带着你走的,走到那,跟着线一路下去,时间也被压偏、弯曲、折皱,你一但复恢正常,就是领着线走,是经验,理性和秩序。当热度上升到你的身体要失控时,还是要清理过度的热情,不然,会回不来的。

身体的病和画面上的病不是一回事,没有问题的身体与没有问题的艺术同样是个问题,身体处于特别健康有力的状态带入画面就是正常、适度,往往不会造成奇迹和反常的魅力。艺术一但处在合理的状态就说明你的身体太好,太用力。这是需要警惕,你是不是跟艺术在一起,还是你跟你身体讲和了。艺术的不平衡,莫名、其妙,当然也不全懒艺术家的身体是否安妥。艺术就艺术,身体就身体,艺术家就是艺术家,它们当是各安其命,各自独立的。我今天非要把他他他扯到一块,也是一种莫需有的幻觉吧。其实我很担心真的幻境,那是要清理和冷却的,即不是幻觉也非现实实象,是幻与实之间的黑洞,你在中间穿过,艺术时间也就在在了。

花非花,人非人,云非云,花是花,人是人,云还是那朵云。只是这似有似无间在相互转化、挪动、叠加。最后在一划间往复,物的边界和人的界限常常被这一刻贯穿、连接、滋生、幔延,这个似曾相识的陌生其实绝不是抽象。在似与不似间所发生的当代所指和维度远不是理智清醒与高烧过后可以涵盖的。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