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志 >> 人物

北师大哲学博士:六年素食感悟,素食合天理

时间:2018/11/8 12:30:18


作者:田松,哲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哲学学院科技哲学研究所、价值与文化研究中心教授,哲学博士、理学(科学史)博士。主要研究方向为科学哲学、科学思想史、环境哲学、科学传播、科学人类学、科学与艺术研究。代表作品《警惕科学》。

我开始素食,至今已经有六年了。六年来,不断地与人讨论素食的问题。大家关心最多的是营养问题,争论最多的伦理问题。营养问题实在无需多说,中外的科学家已经早已证实素食只要注重搭配,营养完全没问题。我在这里愿意多说一说伦理问题。

六年前的那个下午,听过了郭耕的讲座之后,我就开始行动了。我采用的是渐进的方式。大概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戒掉了地上跑的,天上飞的。到了年底,又戒掉了水里游的。

一年后的春节,戒掉了牛奶。两年后,又戒掉了鸡蛋。我的素食理由有三:健康、环保、合天理。

健康是对个人负责,环保是对社会负责,合天理是对冥冥之中的天的敬畏。

从根本上说,我的素食不着眼于素荤之分,而是着眼于工业与传统之分。我的素食理论和实践,是我批判工业文明的一部分。

我首先批判的是工业肉:工业肉不是肉,是对于肉的一种拙劣的模仿,它是由激素、瘦肉精、抗生素、饲料添加剂、农药残留,利用工业猪合成出来的一种类似于肉的物质。工业肉注定是不健康的。

在工业化养殖场中,猪、牛、鸡不是作为生命存在的,它完全是一种生产原料。猪过不上猪的生活,牛过不上牛的生活,鸡过不上鸡的生活,这不合天理。我之所以戒掉牛奶,也是因为了解了工业化奶业中奶牛的生存状态。

但是,在传统社会中,人和动物之间的关系,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看作一种共生的关系。

所以最初,我是不反对吃传统的生态肉的。不过在实践中,这需要复杂的解释,所以我干脆不作传统与工业之分,统统戒掉了。

我的素食理论可以简化为两个部分:第一步,工业肉是有害的;第二步,生态肉是不必要的。

我简单地推论,肉是人这种动物所不必要的物质——如果必要,人类根本熬不过漫长的草食时期。

但是在合天理这一点上,很多人与我争辩,问我什么是天理,凭什么我可以界定天理。对此,我只能说,天理在我们心中,在我们每一个个人的心中。

我相信人不能以残酷的方式对待动物,对待哪怕是作为食品的猪、牛、羊、鸡,这是我看待问题的逻辑起点。

有人说,植物也是生命,如果吃动物不合天理,吃植物就合天理吗?

幸好,人吃植物是合天理的。作为草食动物,人类和植物之间,存在着共生关系。

一位朋友给我讲过这样的辩护。猴子吃桃子,是猴子与桃子之间的合作。桃子的果肉对于桃自身来说,没有任何用处,它就是桃树送给猴子的礼物,感谢猴子帮助它传播种子——桃核。

当然,毫无疑问,我们现在对待植物的方式,也有很多不合天理的地方。我们的现在吃的蔬菜和粮食,也在很大程度上是工业化的产品。这些也是我反对的。

不过,在当下整个社会环境没有向素食者的方向大幅度转向的时候,这些工业化植物是很难避免的,我只好说:两害相权取其轻。毕竟,食用植物,不涉及动物伦理问题。

对于素食者的伦理问题,也有人指责,素食者是伪善。这类指责不只会指向素食者,也会指向动物权利主张者、动物福利主张者、环保人士等一切试图让人类让出自己过分的利益的人。

对此,蒋劲松博士有很好的回答:不是伪善,是微善。人类在这个地球上,霸占的已经太多。让出一部分,多让出一部分,是对地球生物圈的拯救,也人的自我拯救——包括灵魂与肉体。

现在,相对于普遍肉食的社会环境,素食者还是小众,不管是哪一种素食,在推广素食方面,是一致的。

而健康素,则是非常容易进入的途径。人可能不关心环境,不关心灵魂,但是总还是关心自己的健康的!



来源:学佛网

责编|素一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文,仅供交流,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特此声明。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撤除或替换相关内容。本文版权及内容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