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志 >> 专题

判断一个人,应该看他所言所行都不离道德仁义!

时间:2019/2/2 22:05:38

恭摘自《群书治要360》学习分享

蔡礼旭老师

马来西亚中华文化教育中心




“三曰:中实险诐,外貌小谨,巧言令色,又心疾贤,所欲进则明其美隐其恶,所欲退则明其过匿其美,使主赏罚不当,号令不行,如此者奸臣也”。“奸臣”主要是第一个内心险诈,内心实在是很险诐、狡诈,但是外在的行为好像又非常谨慎。所以看人得要比较冷静去看,所谓日久见人心。看人不能只看表面,或者接触两三天就下断言。假如没有确定的时候,不可以随便举荐这个人。


您看在《中庸》当中,对看人,有一段话讲得非常精辟,提到一个为人臣者,不能取得上位者的认同,他就不能很好的服务人民。但是,得到上位者的认同,可是不能得到同仁的信任,不能得到同仁的认同,这一句话是“在下位,不获乎上,民不可得而治也;获乎上有道,不信乎朋友”,“不信乎朋友”就是同仁不能认同他,那“不获乎上也”。为什么?他跟上位者能处得好,跟同仁不能团结,那他的心性上有问题了。他假如是真诚,那怎么会跟同仁不能团结呢?所以就看得更深入了。


“信乎朋友有道”,跟同仁确实相处得不错了,“不顺乎亲”,结果对父母不顺从、不孝敬,那跟朋友处得好,这也是个表相,您看越看越深入。我们看到很多人,朋友都觉得这个人很好、很慷慨,可是对父母却非常无礼。为什么他能跟朋友、跟大众处得好?那还是利出发的。他为了他的事业,对人都可以恭恭敬敬,投其所好,可是面对自己父母,马脚就露出来。


“顺乎亲有道,不诚乎心,不顺乎亲矣”,大家都说他是孝子,可是他的内心其实不是对父母真诚,是怕人家说他不孝,表面做得很好,人家误以为他是孝子,内心还怨父母,这个叫“腹诽”。世间人看不清楚,天地鬼神明明了了。有一个读书人,有一个机缘,刚好文昌帝君跟他说到,他们那个地方谁考上了。读书人很讶异:“这个人很平庸。”帝君说了:“他从曾祖辈就积德行善,到他这一辈要发达了。”读书人又说:“那我们那单位有两个受社会大众推崇的人,他们怎么都没考上?他们的学问、文采都这么好,其中有一个,人家都说他是孝子。”后来帝君讲:“他的内心是怨父母,这个叫腹诽,福报都折掉了。另外一个是辩才很好,但是说话苛刻、伤害人,造的口业已经积累了两千四百七十多条,假如再继续满三千,他的后代子孙统统要沦为乞丐的命了。”所以真的修身得从心地下手,从起心动念下手。刚刚《中庸》这一段,要从真诚心去孝父母。


而“诚身有道,不明乎善”,也不行。他很真诚孝顺父母,可是他是非不清楚,最后做错事,那最伤心的还是他父母。所以《了凡四训》里面讲到的,善有真善,有假善,有是善,有非善,有端有曲,有阴有阳,有大有小,有难有易,这些都需要深入学习,就能判断善恶是非。因为有一个例子,有一个孝子,母亲生病了,没有医药费,结果他跑去抢劫,最后的结局当然是非常可悲的。


“六邪”这里提到在心性上险诈,反而外在行为很谨慎。而且他“巧言令色”,其实巧言的话都是把话说得很好听。判断一个人,应该看他所言所行都不离道德仁义。“令色”就是表情都装得很好,内心嫉妒心很强,嫉妒贤人。对于所要举荐的人,都是只讲他的好,然后隐瞒他的恶;对所要排斥、罢黜的人,都是张扬他的过,藏匿他的优点、美善。这样人主就判断偏颇掉,所以使主赏罚不当,号令不行,政令就不能很好的推行。因为他讲话都偏颇了,反映上来的情况就不准确,最后这个角色也会错,这样的是“奸臣也”。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