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享 >> 书画

海上岩画:大地里蛰伏着沉默的力量

时间:2019/2/6 11:27:15

文/何光顺    图/海上


海上,蜇伏着,岩石里聚集起从远古和时空开辟之初而来的神秘之力,巫师一样,召唤出宇宙的精灵力量,他挥手之际,天地间电闪雷鸣,风雨大作,文字和图画生成。

如果,一个时代,先知不再莅临,平庸便必困扰人心。如果,一个民族,思者不再说话,浅人便必占据市井。那些以文字为游戏而自高者,害怕先知和思者的光芒照耀。


海上岩画1


当你走近海上的岩画之时,你是否有瞬间超验的穿越时空进入秘境和封印打开的神奇?最高阶的艺术,是通天地之化,感鬼神之变的艺术,有一种解衣盘礴裸对天地的至真至纯,遮蔽生命的层层黑暗幕布被不断扯开,一个原人和真人,从光芒里诞生。



海上的画,就是原人之画,真人之画,他是以真人之笔,画出了原人之象,他是直接从《论语》跳入了《庄子》,学而时习、朋友远来、不知不愠的人伦世界被他轻轻撇开,鲲化为鹏、天籁交响、庄周梦蝶的天道妙境全都浮现于笔端。


海上岩画3


看见了,他在阿尔泰山奔跑的足迹,听见了,他在阴山山麓解读秘语,祈连山蜿蜒起伏,他徘徊在大地筋脉交错的纵深处。人类文明的欲望机器所制造的机事和机心,被狂风卷去,被长河荡涤。当各种诗人和艺术家忙着划分势力范围之时,他向着被遗忘之地走去。


虽然不是不可以诗人、思者和画家来命名,但超越于一切命名,却是他的决心。遗忘吧,世俗之名,不当成为一个原人和真人的荣耀,荣耀人者,必不在人,而必在照耀着令其成为人的源初,他要画出人,画出人之大,画出人之大不在己身,而在昊天。


海上岩画4


遗忘吧,被自诩为文明的钢铁城市,制造出了批量生产的诗人和画匠,驱赶着人们如蚂蚁般追逐浮名,标准化的操作程序生产出了好坏的标准,有谁再能于咸池之旁听一曲至美之音?有谁能再能于具茨之山寻大隗之所存?


汉民族,曾经荟集着周民族之《诗》的典正和楚民族之《骚》的奇诡,旁收博取诸边缘部落之八方殊音,终成其壮大,而成亚洲与世界之一伟大民族。浩浩长空,滔滔江海,可喻其大。伟大之民族,必有磅礴之精神以令其不朽。看吧,这画,以汉民族之汉字,为其精神血脉,流淌着,跳跃着,把一伟大民族从亚洲边缘地带处而来的谛听,化作了这一最古老文明,他以汉字为画之神,以岩画之象为画之骨,那不被文字言说的岩石上的简单原人图画由此就被带入了现代文明语境,在各大城市的展厅奇异突兀地显现。


海上岩画5


归去,在身体和精神病灶丛生的时代,归去,在钢铁森林抹去生命气息的时代。在经历亿万年的蜇伏而得诞生的遥远世纪里,有着民族之真人和原人,一个精神上萎靡颓废的民族,必须回到那精神磅礴的人之初的时代。

当一片黄叶在城市的水泥路面被扫入黑暗垃圾箱的时候,人类早已迷失了归途。走吧,到自然里去,看吧,在这一幅幅海上岩画的线索指引中,去那风雨涤荡污浊的高山、森林、猎场和长河边去。


海上岩画6


不必乞求于古希腊的众神,不必仰望古犹太的先知,不必打开罗马上空的上帝的天书,不必倾听中东沙漠里最后先知的呼告,草木必荣枯于其地,汉民族的生灵,在昊天的眷爱中,必当不会沉沦。华夏的礼乐衣冠,必遵循古老的天地之象。

不会再沉默了,你是否已经听到了地底里蜇伏的惊雷的声音?人之精神和民族精神的苏醒,不在机器隆隆作响的喧动里,而在以诗,以画,以音引导着的向着原人和真人诞生的初源处。当你看到原人之象时,一个民族就将不再在体制和机器的怪兽下颤栗和匍匐。


岩画作者简介

  海上,男,1952年11月生于上海,老三届知青,先锋诗人、自由作家。出版过《中国人的岁时文化》、《自由手稿》、《还魂鸟》、《人海》、《影子奔向四面八方》等多种诗集、文化著作。

  海上对写字、画画有自己独到的看法,尤其是史前岩画,是国内第一位把岩画和书法融为一体的人;其书画被民间争相收藏,曾经在深圳、广州等地举办过书画展。

海上几十年来一直醉心于汉字和中国文化,其关于中国文化源流、关于汉字、关于艺术的诸多思考,已经成文的多部手稿还有待出版,值得期待。




文字作者简介

   何光顺(1974-),四川盐亭人,笔名蜀山牧人,男,华南师范大学文学博士,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中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外国文学文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广州青年作家协会理事。主要从事中国哲学、魏晋文学、中西诗学、基督教文化等几个领域的研究。热爱诗歌,近年介入当代诗歌创作与批评。在《哲学研究》《现代哲学》《文艺理论研究》《南京社会科学》《学术研究》等刊物发表论文40余篇,代表著作为《玄响寻踪——魏晋玄言诗研究》,主编《珠江诗派》《宋词鉴赏辞典》等。目前正主持国家社科基金课题1项、主持并完成教育部青年基金课题1项、广州市哲学社会科学一般课题1项。参与省部级和国家级课题4项。

(本文由《云山凤鸣》/《新塘文艺》供稿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