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聚 >> 精品诗荟

何光顺在从化山中朗读一片残叶

时间:2019/2/7 14:23:58

诗三首

作者/何光顺


传说

这里有黑暗传说,还有泪水落满的海洋

有生命肥沃了的泥土,和乌云一起哭泣的冰川

据说,这里也有欢乐,在狩猎者的枪声里

就像岭南春天一样短,就像夏虫不知道严寒


风和树之间横亘着虚无和冬天

豺狼要制服山羊,先将圣旗招展

据说,这是魔鬼诱骗无辜者的手段

用信仰把他们招到荒野,再制定严格纪律来教育


河水在源头处攥住时间

蒙冤者失落在风声和谣言外

曾经有一个传说,看到一只大手从城头伸入高天

看到羔羊们在广场欢声雷动,以为是救星照耀


雾霾从西北方向卷起,沦陷的

不仅是土地,而且是人心

传说中会唱歌的芦苇也沉默了,河水断裂在时间之外

坎坎伐檀的,不再是君子,只有空心人沉默


黄土地,在颂歌声里干涸,已很久不曾听见雨声了

赤色和绿色一起肆虐,这个夏天早已面目全非

只有少数人还记得华夏和炎黄的名字

当天汉群星闪耀,精灵才会将皇汉后裔从春风中唤起


2019.2.3


谣言与秘密


初夏的阳光像众神的眼睛一样明察

在谣言的追逐里,它看见一个个偶像在坍塌

它当然也知道,每一个有罪者都隐藏在谣言后

但它继续把恩典播撒,让人心满怀愧疚接纳


虫子会蛀咬每一片叶子,圣人于此也常常沉默

是谁蛊惑着浪荡子去偷窃一只风中的梨

它并不可口,是什么力量鼓动着他去作恶

巫山和洛水的不伦恋,为何不曾被古老的钟声敲醒


谁在传授游走于禁忌的秘术?

每一则佳话都被风声读出它的历史反题

终于,我在秋天里读懂了人心


在这人世,我有很多敌人,但真正的敌人并不存在

欲望会衰老,岁月会将一切带走

只有沉默的石头留下,它见证着草木的自由


2018.4.29 初稿 2019.2.3(定稿)


在从化山中朗读一片残叶


在从化的山中,我朗读一片残叶

被虫子啃咬,受伤的筋络蜿蜒

向我开放出一个秘密王国

这世间无所谓残缺,万物皆完整


隐秘的森林传来万物的声响

我叫不出那些鸟儿的名字

它们从黑夜中粹取出精灵的元素

彼此应和,叫醒了黎明


我想起了昨夜的篝火

像顽皮的孩子玩耍着彩笔

描绘出寒夜的热情和穹苍的群星

在欢笑中一起召唤出这个黎明


榛子树自在生长,或残朽中长出蘑菇和木耳

它不为他人,却喜悦了山民的心

桂花树、桃树和李树,每年春来便为自己盛开

却不经意中芳香了乡村和山林


清风吹过我的生命,感谢今生的存在

呼吸吐纳,舒卷的身体感受着自然

梵音翻开白云的书页,叙述着天空

莎特喇嘛,十指扣响腹语的旋律


观察一片残叶,掉落草丛

它知道自己

也知道树上喜欢阳光的姐妹和兄弟

感谢自己,就是感谢神恩的馈赠


2019.1.27晨于从化山中




作者简介

何光顺(1974-),男,笔名 蜀山牧人,自然名 绿竹,华南师范大学文学博士,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中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外国文学文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广州青年作家协会理事。主要从事中国哲学、魏晋文学、中西诗学、基督教文化等几个领域的研究。热爱诗歌,近年介入当代诗歌创作与批评。在《哲学研究》《现代哲学》《文艺理论研究》《南京社会科学》《学术研究》等刊物发表论文40余篇,代表著作为《玄响寻踪——魏晋玄言诗研究》,主编《珠江诗派》《宋词鉴赏辞典》等。目前正主持国家社科基金课题1项、主持并完成教育部青年基金课题1项、广州市哲学社会科学一般课题1项。参与省部级和国家级课题4项。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