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志 >>

我在端午的粽香里又看到你的脸

时间:2019/6/7 14:30:47


文/微微


端午,人们便会想到龙舟、粽香和屈原,而我从记事起,便年年喜欢这个节日,因为这一天,是爸爸的生日。家里除了飘散着妈妈包的粽子香,还要在本就丰盛的晚餐里再加菜,重点是还有蛋糕……那一天,爸爸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特别温暖的笑容。


爸从年轻时黑黝黝中又自带光泽的脸,再到他满头银发下象油画般线条清晰的脸,在我的脑海里和眼前是那么清晰和深刻。我想,这是因为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吧?而情人眼里出西施啊,这就是我觉得爸爸特别好看的原因吧?



小时候的我,总是特别嗜睡,早上要早起那是绝对的困难户。在八十年代初,还是计划经济时代,吃的和穿的都要用票,零食就更少了,因此,去喝早茶就成了奢侈的事情,而我在家里排行最小,还没到上学的年龄,便经常可以跟着爸爸去市里最高端的茶市喝茶。每天早上,尽管妈妈的大嗓门卖劲的叫我,再加上摇晃我的小身板,也有摇不醒我的时候。因为我睁开眼坐起来,又会重新倒头入睡,现在回想起来,那会儿那么能睡的小小的我是超级幸福的。如果妈妈没能把我叫醒,就轮到爸爸出马了,无疑,超级了解我的人是爸爸,只要爸爸到床前轻声说: “阿婷,喝早茶啦……”声音不大,却声声入耳,我整个人立马清醒,刚才还浓睡的眼睛便睁得大大的,在清晨的光线里一眼就看到爸爸的脸,他永远是微笑的样子,很是迷人,那排整齐的牙齿特别好看,鼻梁非常挺拔,眼睛看着我总是自带笑意,我便觉得这是世上最好看的脸了。


周一到周六的早上,爸爸都去万国酒家喝早茶,这是当时全市最大型的酒家,周日的早茶是去龙宫,是市里最高端的喝早茶的一条豪华大船。爸爸是常客,这两个点都有自己固定的位置。喝早茶的人特别多,很多人都认识爸爸,几乎每一桌的人都跟爸爸打招呼,我问爸爸:“为什么大家都认识您啊?”爸爸说:“市里建筑行业承包工程的人,每天早上都聚集到这里喝早茶,所有的工程都在早茶时间里对接。”我似懂非懂,只记得那些美味的各式糕点,餐车推过来,那些各种造型的艺术品一样的美食可比妈妈每天的大鱼大肉更有诱惑力,这也构成了我的童年一个特殊而固有的记忆之一。


在那个普通工人每月收入只有20多元的年代,尤其显得爸爸为人慷慨。印象最深的是,爸爸经常象变魔术一样,从裤袋里抽出一张崭新的10元人民币,奖给我们或是给来我们家的爸爸同事的孩子。夏天,爸爸还经常拿出10元钱,让妈妈给建筑工人们买冰棍吃、买绿豆煲糖水喝。我在工地上玩,也跟着沾光,心里便美滋滋的。每次爸爸抽出崭新纸币的动作,特别潇洒,每当那时,我看到爸爸的脸上洋溢都出一种神情,用现在的网络语言来说,就叫男神范。



如果晚餐又有香猪肉吃,我就知道是爸爸承包的工程提前竣工了。每次工程提前竣工,加菜已成惯例。面对满桌的菜,妈妈就会代替滴酒不沾的爸爸喝几杯白酒,而我印象中,妈妈没有醉过,反而在酒精的作用下,脸颊绯红而更加迷人。爸爸看妈妈和我们的眼神,自然又多了几分温情和宁静,他的脸上便升腾起一片幸福的光彩和满足的神情。


虽然我是个不会看人脸色的人,却能非常清晰的记得爸爸在不同的事情上不同的脸部表情。爸爸也有童真时候。



每年春节期间,妈妈就会包很多好吃的大粽子,这些粽子要2个人一起吃,才能吃完。每天早上,爸爸就爱叫我和他一起共吃一个大粽。而姐姐们很少和爸爸一起吃粽,因为姐姐们爱吃馅,爸爸也不爱吃糯米,而我,其实,也和爸爸姐姐们一样的,可是妈妈说,吃粽子要从头吃到尾,不能剩下粽头,所以,消灭粽头的任务就由我一个人默默地完成了。每次我吃掉粽头,爸爸总会不经意的流露出像孩子一样天真而欢喜的笑脸,看爸爸那么开心,虽然不爱吃那些糯米,我依然从小吃到大,妈妈也包了很多年足够多馅的粽子。我不爱吃粽头的小秘密,一直没告诉爸爸。


工作以后,我到了千里之外的广东工作,每次回家,都爱陪爸爸喝早茶、逛公园,爸爸就跟我讲他已经说了千万遍的独特童年和青年期的奋斗史,虽然我已经熟悉到每一个细节每一句话可以倒背如流,每次依然象第一次听到一样,还不忘适时为爸爸喝彩点赞。


从爸爸黑色的头发逐渐变成花白,从他年轻有弹性的脸慢慢变成像雕刻出来的皱纹一样的脸,我觉得他的脸就是世上最帅的那张脸!又是端午,我在端午的粽香里又看到你的脸,依然那么帅!




作者简介:

微微(本名:曾玉婷)

九三学社社员

高级演讲培训师

广东省朗诵协会副秘书长

粤朗协会员艺术三团团长

“周三微微聊”策划兼主播

广州市黄埔区作家协会会员

香雪文学电台特邀主播

“享读就读”策划兼主播

河源市建国70周年宣讲团成员

多次受邀到广州等地和澳门讲授朗诵、演讲课程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