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享 >> 书画

他的画 可以唤醒爱情

时间:2019/6/10 15:51:28

很少有比马克·夏加尔对妻子欣喜若狂的画作更能生动地唤起人们对爱上某人的感觉。

当他们在 1909 年相遇的那一刻开始,夏加尔和他的妻子贝拉,就似乎共享了一种看待世界的独特方式。贝拉是一位才华横溢的作家,她对他们第一次相遇的描述就像是对一幅夏加尔的画作的描述一样:“当你对着他的双眼惊鸿一瞥,你会发现,它们如同是从湛蓝的天空中掉下来一样的蓝,那是一双奇异的眼睛……长长的,如同杏仁一般……每只眼睛都仿佛一条独自航行的小舟。”


1


生日

贝拉很快就成了夏加尔的缪斯女神,并出现在夏加尔的油画中。众所周知,夏加尔经常描绘自己和贝拉一起飞行,仿佛他们的爱产生了无穷的力量,这股力量使他们冲破了万有引力的束缚。在《生日》中,他们看起来像是对自己的飞行感到不可思议,他们像鸟儿一样飞升到天花板,飞出窗外,在整个小镇上,他们在白俄罗斯的维特布斯克上空飘荡。就像一个人只能在梦中飞翔一样,但这两个浪漫的人儿却是共享了同一个漂浮的幻象。在艺术中,很少有人能如此生动地唤起人们对恋爱的感觉。

夏加尔出生于白俄罗斯维特布斯克的一个贫穷的犹太家庭。他从小就受到了精彩的俄国和犹太民间故事的熏陶,并受到一种童话般的梦幻感觉的遗传。夏加尔为犹太人的宗教传统深深着迷。他那个人的、诗一般的绘画,便是从这些因素中显露出来。夏加尔在圣彼得堡上过好几所艺术学校,但收获甚小,直到进入剧院设计师巴克斯特的试验学校,情况才有了转机。巴克斯特受到来自法国的新观念的影响。


3


夏加尔

1911 年,夏加尔把贝拉留在了俄罗斯,只身来到了巴黎——这座当时西方艺术中现代主义运动的中心。他很快又为这个运动增加了一些革命性的东西。


4


向阿波利奈尔致敬

在巴黎,夏加尔加入了阿波利奈尔和新立体主义领导的圈子,以及莫迪利阿尼、苏丁和帕森的圈子。夏加尔的俄国绘画,大多数是亲切的风俗画,俄国式的民间传说,往往使之活泼开朗。早年在巴克斯特的学校,曾使他在运用野兽派色彩和收缩的空间方面受益匪浅。他对巴黎的陶醉,为他打开了探索野兽派色彩和立体主义空间的大门。


5


有七个手指的自画像

他试验的所有主题都充满着抒情的梦幻。夏加尔到巴黎的两年里,产生了成熟的、怪异的、诗一般的绘画。

后来,他继续利用新形式来表现个人幻想。在《透过窗子看巴黎》中,右角较低处守护门户的两面神人物暗示了画的双重性,即:现实中浪漫的巴黎和诗人梦幻中的巴黎。梦幻的巴黎中有令人眼花缭乱的行驶着的火车、有沿人行道来往的行人,还有一位靠三角形风筝支持的飞行员。富于暗示的画室内部,有精心描绘的椅子和花卉,甚至有两面的诗人,似乎它比诗人梦幻中的巴黎更接近于日常的情景。那有着红、黄、蓝、绿窗框的窗子和那只守护冥府入口的人头猫,成为两个城市之间的隔离物。

安德烈·布勒东(法国诗人和评论家,超现实主义创始人之一)这样谈到夏加尔:“在他的影响下,隐喻成功地进入了现代绘画领域。”后来,他又将夏加尔称为“超现实主义之父”。


7


夏加尔与贝拉

夏加尔于 1914 年回到维特布斯克和贝拉结婚。婚后,贝拉一直在生活、事业上支持着丈夫。

“她将她的身体,她的灵魂,还有她那双深邃的眼睛,一切都给了我。她了解过去的我,现在的我,甚至未来的我。”夏加尔说道,“只要一打开窗,贝拉就出现在这儿,她为我带来了碧蓝的天空,优雅的爱情与清幽的鲜花。”两人甜蜜默契的爱情给了夏加尔无尽的灵感,“爱情”也成为夏加尔艺术的三大主题之一。

然而,正当这对新婚夫妇还沉浸在婚姻生活的美满幸福之中的时候,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他们被困在俄罗斯。于是他们搬到了圣彼得堡,他们发现自己是俄罗斯革命的旁观者。后来,在一个短暂而令人兴奋的时刻,先锋派成为俄罗斯艺术的新机构,夏加尔被邀请担任视觉艺术委员。贝拉明智地建议他说不,但夏加尔还是接受了在维特布斯克开办一所新艺术学校的提议。然而,官方的意见很快就坚定了什么是适当的无产阶级艺术,于是夏加尔被迫离开了学校。除了为莫斯科意第绪语剧院短暂而愉快地设计布景外,他发现自己的作品在俄罗斯不受欢迎。

于是,夏加尔带着贝拉,还有他们 5 岁的女儿艾达,于 1922 年离开了俄罗斯,此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从 20 世纪 20 年代到 30 年代,当他们年轻时的犹太家园首先被 G.o.n.g-C.h.a.n-D.a.n.g 人践踏,然后又被纳粹分子系统地摧毁时,他们只能惊恐的看着。

贝拉长期以来一直无怨无悔地支持着夏加尔的艺术事业,而放下了自己的写作。但在她流亡纽约的最后几年里,他被感动用意第绪语写了一本抒情的回忆录,讲述了她在维特布斯克的童年。

1944 年,贝拉死于咽喉感染。(这种感染在今天很容易用抗生素治愈。)

纵观贝拉的一生,她不仅是夏加尔最忠诚依恋的爱人,更是他画中的唯一女主角。从他们结婚那年起到 1944 年贝拉逝世,夏加尔每年都会在她生日那天为她作画。

直到夏加尔 95 岁时,此时贝拉已经与他阴阳相隔 40 年了,这位老人用他那双布满沟壑、辛勤创作了一辈子的双手拿起了画笔和调色板,画出了一副甜蜜的 《Artist over Vitebsk》。

(图片来源建筑vs艺术vs音乐及网络)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文,仅供交流,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特此声明。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撤除或替换相关内容。本文版权及内容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