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活 >>

【封面人物】刘奕君反派江湖的柔与善

时间:2019/7/1 10:10:21
采访、文/黄林 图/受访者提供 版式/段平


刘奕君演过许多坏人,

他演的坏人有的让人「恨」,

有的让人「怕」,

有的让人「佩服」,

甚至还有的让人「同情」。

在他的反派江湖里,

刘奕君善于挖掘人物从自我角度出发的「好」以及普世意义的「坏」。

他说他一直在摸索人物那个很凶又有一丝柔善的点,从而去理解它,并与之共存。



刘奕君的演员梦是从西安电影制片厂开始的,那个在八十年代红极一时的地方,当时是中国电影界一块响当当的金字招牌,也是西安人的骄傲。信息不通畅的年代,人们认识西安,大多是看了西安电影制片厂的电影,西安也因此成为那个时候的“网红”城市。因为家住附近,小时候的刘奕君就经常去西影厂溜达,也会在夏天的晚饭后和父母拿着小马扎去看露天电影,“那时候觉得电影离我好近啊。”看着工作人员忙忙碌碌地扛着一帮器材,最让他着迷的是那些如同被施了魔法的摄像机。


与很多演员初期对“演员”这个职业毫无概念不同,刘奕君一早就知道演员是什么样子,也幻想过站在摄像机后面的自己。



但这一切来得并不如想象中顺利,高中毕业考入北京电影学院后,本以为凭借大学四年积攒的人脉和资源能开始“有所作为”。结果毕业突然又被分回了西安,“等于我在北京的这些积累都没有了,一切回到原点,我还是谁都不认识。”他感叹就像四年大学白上了,而且当时他被分到人劳处,一个跟他的专业、梦想毫无关联的地方。惶恐随之而来,但用他的话说“还是咬牙坚持”。而这份坚持也让人颇为动容,刘奕君在宁波工作过一段时间,那段时间身边同事几乎都是端着茶杯来,端着茶杯走,按时打卡的“闲人王”“闲人张”……而刘奕君那会儿每天捧着一本《新概念英语》。虽然现在看来收效甚微,“但是起码在那段时间里我没有虚度,也没有变得更糟糕。”在他看来,哪怕在蛰伏期,也总得做点什么,即使这些以后都用不上。


他心里知道演员是一直都没放弃的梦想,也卯着劲地认为“学了四年,一身本事还没施展呢,难道就不干了?”刘奕君笑了笑:“是不是千里马得跑跑才知道,但不能跑都没跑就否定了自己。”于是在宁波电视台编导了8集电视短剧《漫记人间》并因此获得全国星光杯二等奖后,1996年他还是选择回到了北京,重新开始演艺生涯。



理解“坏人”,并与之共存

P:再次回到北京的时候,感觉跟当初上大学时有什么不同?

刘奕君:来上学的时候,你会抱着一种追梦的心态,觉得自己离梦想近了很多。到后来,经历了没戏拍、被分配,再回到北京,我觉得反而是沉淀和成长。那个时候只是一心奔着自己的梦想,有目标就不迷茫。


P:那会儿有遇到过“四处碰壁”的状况吗?

刘奕君:有啊,在你是新人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多不如意,要自己一步一步走,被选择其实是一件很磨人心志的事情。我当时从宁波电视台来北京的时候,是有一个小角色可以演的,特别开心就来了,可能在心里会把它当作是你梦想真正的起点。结果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戏没拍成,特别失落。但是万事开头难嘛,《孟子》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我觉得人完成梦想也是如此,在追梦的路上要经得起重重磨难。


P:还记得你第一次演反面人物是什么时候吗?

刘奕君:我的第一个反派角色就是《琅琊榜》里的谢玉,其实也是巧合,本来我是演另一个角色,但是后来定演谢玉的演员有事来不了,导演和制片方一商量,我就顶上了,从此就走上了反派的道路,哈哈哈。


P:相信现在大部分观众对你饰演的反派都是又爱又恨,你是如何做到让“反派角色”不拘于表面,甚至还点让人佩服的?

刘奕君:其实每个反派角色都有站在他的角度上“好”的那一面,我们每个人的骨子里其实也都有“坏”的那一面,要看如何去理解它并与之共存。而且作为演员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有代入感。观众会讨厌这个人物,对我来讲就算诠释成功了。所以当有人跟我说“又爱又恨”这个词的时候,我还挺开心的。


P:私下里有好好研究过“坏人”吗?

刘奕君:我有看过其他演员演的坏人,然后从他们身上找我可以学习的点。也会想如果是我来演这个角色,我会怎么演,抓什么点。研究最多的可能就是眼神吧,一直在摸索那个很凶又有一点柔情的点。


P:演多了反派角色,生活中有没有观众会因为入戏太深,对你感到畏惧?

刘奕君:观众倒没有,他们都特别友好。倒是女儿,会问我“爸爸你怎么又演了一个坏人?”,她现在还小,有时候可能真的会害怕或者心里有一些想法,现在我也在多多接触正能量的角色,希望可以给孩子和观众也带来一些正面影响,这也是一个演员除了诠释好角色以外,要起到的社会责任。


P:你在孩子眼中是个什么样的父亲?

刘奕君:可能是一个比较凶的父亲吧,我老演反派确实会有影响,女儿还小,她会觉得怎么爸爸在电视里这么坏,现在长大点了我们可以沟通,去聊角色。但是小时候,她看到我真的会哭。不过抛开工作,我还是希望做一个陪孩子玩陪孩子成长的父亲,能够给孩子带来正能量和积极乐观的心态。当他们在外面闯累了,回来后爸爸一直在这儿,天塌了爸爸给你们顶着,你们只要去做自己想做并认为对的事情就好了。



认真演戏的都是好演员

P:演过的反派角色中,有没有哪个是最让你感到棘手的?

刘奕君:比较棘手的还是张万霖,《远大前程》是一部大戏,每个人都有特别鲜明的性格。张万霖是一个特别心狠手辣的人,狠毒、冷血,如果说其他反派人物都有一个“好”的点,那张万霖就是没有一丝温情的人。有一场戏是张万霖去“活捉”二奶奶,笑里藏刀,要营造一种特别阴森恐怖的感觉,眼神能杀人,从骨子里就是那种坏到极致的人。那场戏我是真的研究了很久。


P:正因如此,“张万霖”让你又再次入围白玉兰奖。预估一下得奖几率?

刘奕君:对,入围就是观众对我的认可。而且张万霖也的确是一个很有挑战的角色。至于能不能获奖我也没想太多,重在参与吧,认认真真拍戏,享受过程就好了。


P:如今在表演时,还会有困惑吗,这个困惑主要来自于哪里?

刘奕君:迄今为止,做演员也有20年了,我最大的困惑是怕不能再去创新,不能给观众带来一个好的人物。每件事都有瓶颈期,不过我想我的瓶颈期应该已经过去了,接下来还是要钻研每一个角色,认真演绎,不断去突破。


P:近几年似乎一直演的都是“边缘类人物”,虽然每个人物性格不一样,但从大范围来说都是反派角色,有没有担心过同质化问题?

刘奕君:其实还好,人本身就是各有不同的嘛,坏人也是,坏的点也不一样。有人是骨子里坏,有人是为了权谋,有人是有着深仇大恨,每一种“坏”的表现形式其实都不一样。我也在摸索着他们的个体差异。


P:你是怎么定义“好演员”的?

刘奕君:我觉得热爱演戏、认真演戏的演员都是好演员。


P:关于磨练演技这件事,你有什么心得吗?

刘奕君:认真、用心,至少做到这两点,我觉得就一定会有收获。然后在生活中多观察多记录,才能让角色的行为更真实。


P:现在最想和谁“合作”演一段真实又过瘾的戏?

刘奕君:那太多了。现在优秀的演员这么多,和谁合作都会是一段很有意义的经历。



大器晚成也算是沾了时间的光

P:当初是什么契机去参加《声临其境》?

刘奕君:当时节目组找我说有这么一档节目,刚好我也看了第一季,感觉很正能量,品质也很高,每一位嘉宾都很优秀,刚好这一期又有老朋友,就参加了。后来进入到半决赛,发现大家都是实力派,还是有些压力的。


P:当中谁的配音功力最让你惊艳?

刘奕君:张国强老师让我挺惊艳的,浑厚的男低音特别有底气,我们两个是同一期嘉宾,在现场真的被震撼到,学习了很多技巧。到后面半决赛又碰到祖蓝,他真的是一个“宝藏男孩”,如果不是在现场,我可能很难相信他这么厉害,后来也看了我的老朋友、老搭档王劲松和刘敏涛那一期,他们两个的表现依然令人满意。


P:有人评价你是大器晚成,你自己怎么看待这句话?

刘奕君:我觉得也没错,在我年轻的时候,确实没有戏拍,或者看到我的人很少。直到最近几年,明显感觉到我的微博粉丝变多了,每条微博下面的评论也多了,然后大家在粉丝群里也更活跃了。可能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人会沉淀,去掉年轻时的锋芒,会更稳重,我也算沾了时间的光吧。


P:那最近还有什么新动向,跟我们透露一下。

刘奕君:最近一直在拍戏,刚刚有一部戏杀青叫《绑架游戏》,是根据东野圭吾同名推理小说改编的,从犯罪角度出发,延伸到各种阴差阳错的绑架案,充满智慧、勇气、人性的考验和较量。我在里面饰演厂商老板,是一个让亚文饰演的角色走向绑架案的关键人物;现在在拍的是《燕云台》,饰演一个宰相,是历史上著名的辽国“萧太后”的父亲;后面还有一部公安题材的电视剧《猎狐》,应该会在年底开机。


P:现在不工作的时候,一般会做什么?

刘奕君:不工作的时候就喝喝茶,然后写写字,假期长的话就去旅游,短的话可能就在附近爬爬山,就当锻炼身体了。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