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聚 >> 行摄

盛梅行摄:一路“溜溜”的歌

时间:2019/7/27 18:41:40

文/图 盛梅


甘孜高原,茶马古道,汉藏文化交汇处,说不完的故事,唱不尽的歌。

“康定溜溜的城”,坐落在“大渡溜溜的河”旁,而“大渡溜溜的河”上,还有一座“泸定溜溜的桥”。“溜溜”在《康定情歌》的民歌风的歌唱中是特别的衬字,一切值得歌颂的对象在这里都可以缀上圆转而俏皮的“溜溜”二字。显然,“溜溜”二字并不是中华民歌中常用的衬字,这应该是“跑马山”的特别感兴派生出来的:山上跑马,山坡纵马,快马溜溜,迅捷溜溜!“溜溜”是白马王子潇洒的风采,也是多情女儿心仪的声响。

音乐研究者一般认为“月亮弯弯”也是衬词,这是没有来过康定的研究者的一种臆断。跑马上的白云是“溜溜”的,夜晚悬挂在康定城上空“月亮弯弯”同样是“溜溜”的,那么真切晶莹,透明如镜,完美地配合着高原夜晚的碧海青天,或者预示着高原白日的蓝天白云。所有的美好,所有的浪漫,所有的美好与浪漫的歌吟都无法离开那注定永恒的“月亮弯弯”。

《康定情歌》以它悠远的浪漫和丰腴的柔婉萦绕并笼罩在高企伟美的康定城,其优美、诚挚、率真、悠扬的旋律如同来自天池的水分滋润着情歌之城的永恒。来到这里的人们与没来过这里的人们调谐到同一旋律,然后“溜溜”地一路歌唱,向着高山,向着巨川,向着旷世的憧憬与往昔的美好。

沿着这条“溜溜”的巨川,沿着著名的大渡河,一路荡气回肠的歌唱迎来了巍然屹立的泸定桥。它的磅礴气势宣告了它的英雄气概,它的传说壮怀激烈,无远弗届,以致人们模糊了是否有那首咏唱它的赞歌。或许可以让我来写一首,让我来谱一曲,献给这座溜溜的桥。


康定























延伸阅读:盛梅行摄:色达,圣境如歌

【作者简介】

盛梅,青年歌唱家,民族声乐硕士研究生,音乐文学博士,声乐副教授。曾师从于我国著名声乐教育家、中国音乐学院院长金铁霖教授。曾创建珠海本科类院校第一个音乐表演专业。多次荣获广东省及珠海市优秀音乐家奖荣誉称号。连续两年荣获新加坡“中国声乐国际大赛”杰出贡献奖和“优秀指导教师奖、“第二届世界华人艺术节”青年组声乐比赛金奖、全国第五届“中国民族歌曲演唱大赛”演唱金奖、北京市“首届音乐厅歌手大赛”民族唱法第一名、尼泊尔第二届中国节文艺演出“优秀个人奖。历年来曾先后在北京、广州、珠海等地多次成功举办盛梅独唱音乐会,并受邀赴法国、美国、尼泊尔等国家参加文化艺术节演出。多次应邀担任国内外艺术节与声乐大赛艺术顾问和评委,主创并演唱《白云珠海》、《东方故事》等音乐作品,近年来在CSSCI期刊发表音乐文学论文近10篇。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信息)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