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享 >> 财经

新华社高度关注中国“夜经济

时间:2019/8/6 10:23:52

原标题:亮起来 活起来——中国“夜经济”新图景扫描


为适应受众需求,进一步增强报道的贴近性,新华社8月5日起推出全媒体栏目“民生直通车”,打造文字、图片、视频融媒体报道,定期选择一民生热点话题推出深度调研报道。本周推出第一组“夜经济”调研报道。


2019年8月4日。这是一组跨越地域,不同时点的镜头。

20:30,北京前门天乐园戏楼。亮相文化创始人马瑛瑛目送观众散场,“又是满座!”一批“90后”“00后”表演的创意京剧,让这所百年戏园又“活”了过来。

23:00,西安大雁塔广场。外卖小哥齐鹏鹏在火树银花的广场前穿过,五份水盆羊肉整齐地“躺”在后座箱里。不远处,一群游客正举着手机兴奋地直播着夜景。

凌晨两点,成都玉林路小酒馆。一曲《成都》火了无数小酒馆,各地游客排队来体验“思念的愁”。

凌晨五点,兰州大众巷马子禄牛肉面总店。大锅内清水沸腾,壮实的拉面师傅甩开膀子揉面,第一碗牛肉面即将出锅。此时,这座西北城市的东方已泛起鱼肚白。


普通一夜,中国“无眠”。

夜镜头里的中国,夜生活愈发丰富,灯光愈发璀璨。一个叫作“夜经济”的词开始频繁出现在人们的视野……


亮起来的“夜中国”

中国“夜经济”有多火?一组数据告诉你答案。

——夜晚成“剁手”高峰期。《阿里巴巴“夜经济”报告》显示,21点到22点是淘宝成交最高峰时段,夜间消费占全天消费比例超过36%。

——仅“小龙虾”就吃出千亿产值。美团点评报告称,2018年我国小龙虾总产值突破4000亿元,仅在美团平台就卖掉约4.5万吨小龙虾。而18点至21点、23点至次日凌晨1点,均是小龙虾订单高峰期。

——“吃”“喝”“玩”“游”全都有。今年“五一”期间,北京王府井、三里屯等区域18点至次日早6点夜间文化娱乐等服务消费同比增长15%以上;上海黄浦江游览接待游客11万人次,同比增长46.7%。

中国“夜经济”潜力有多大?各地政策力度可见一斑。

2019年,北京出台13条具体措施,进一步繁荣夜间经济;

上海设立“夜间区长”“夜生活首席执行官”,进一步优化夜间营商环境;

天津提出打造“夜津城”,2019年底前形成6个市级夜间经济示范街区;

南京提出到2020年,力争夜间经济试点区域新增经营收入占全市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达到4%左右;

成都出台加快建设国际消费城市行动计划,明确提出挖掘夜间消费新动能;

西安提出构建“品牌化、全域化、特色化、国际化”西安夜游经济;

……

“随着我国居民收入水平不断提升,消费时空得到延展,人们对美好夜生活的需求更加强烈,可以说‘夜经济’的火热是消费转型升级的必然结果。”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许光建说。

积极推动“夜经济”促进消费、服务百姓的同时,不少城市把“夜经济”作为城市气质“代言人”。

北京提出打造夜间消费“文化IP”;成都“夜经济”主打“休闲牌”;南京将夜间活动与“夫子庙—秦淮风光带”相结合,形成夜间旅游“金字招牌”;哈尔滨立足“冰雪大世界”等项目,促进冬季冰雪旅游夜间消费……

商务部流通产业促进中心现代服务业处处长陈丽芬认为,“夜经济”能够彰显一个城市的特点,是城市发展的一张靓丽名片,也是新一轮城市竞争的“新赛道”。


“夜经济”的“新姿势”

路边小吃、地摊、装满小商品的后备箱……这些曾经是老一辈人关于“夜经济”的时代记忆,而在技术不断发展、消费加速升级的今天,“夜经济”发展正呈现出全新的特点。


——“东西南北”各不同

口碑夜间到店消费数据显示,在全国夜间消费最活跃的10个城市中,南方城市居多。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资料显示,东部城市居民夜间消费强于西部,其中北京与东南沿海城市最为活跃。

许光建认为,“夜经济”繁荣程度的不同,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区域发展的差距。“‘夜经济’说到底也是经济的一部分,东南城市经济发展水平总体上要高于西北城市,‘夜经济’自然更红火。”

一些城市正在“夜经济”的赛道奋力追赶。今年7月,沈阳最大水上音乐喷泉亮相浑南区中央公园,开放当日便吸引4万余名游客;乌鲁木齐五一星光夜市人气火爆,群众拼桌吃饭,其乐融融……


——“文化体验”成“新宠”

从正阳门起,一路向南,前门大街人流如织。

如今,夜晚走在前门大街,不但能听创意京剧,还能体验皮影制作、老北京吹糖人等绝活;走进杜莎夫人蜡像馆,VR技术让游客和名人实现零距离接触;在24小时书店,文艺青年享受着精神世界的“深夜食堂”。

“现代人的消费诉求不再是走马观花,而是重视文化体验感和参与感,我们希望用‘文化IP’塑造前门‘夜经济’的新产业形态。”北京天街集团副总经理吴睿娜说。

——“社交式”服务潜力大

西安的“码农”小张喜欢下班后约上同事朋友,一起去下马陵的小酒吧,不是为了喝酒,而是大家坐在一起听听音乐、聊聊天,很多有创意的点子,就在这种情境中被激发出来了。

专家表示,由于白天工作节奏快等原因,许多年轻人社交活动都转移到晚间进行,适合聚会、轰趴等形式的服务,将是未来“夜经济”发展的重点之一。


——小镇“夜经济”在兴起

一些小镇和乡村也开始做起“夜经济”文章。距西安100多公里的合阳县将眼光瞄准夜间旅游,7月推出的实景剧《关雎长歌》每晚在黄河岸边上演,一个多月来,人气正逐渐汇聚,为这座渭北小城沉寂已久的黑夜增添一抹亮色。

“除了乡村旅游,越来越多的数据表明,‘小镇青年’已成为消费新主力。下沉市场受制于基础设施等条件限制,夜间消费需求还没有充分释放。如果能瞄准消费者需求,把夜间活动发展起来,小镇甚至乡村‘夜经济’照样可以有声有色。”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王蕴说。


——看不见的“夜经济”

在0和1织就的互联网世界里,一种看不见的“夜经济”正在蓬勃生长。

街头奔忙的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灯光下的网络主播……科技催生一批新兴职业,给当代“夜经济”注入完全不同的内涵。以淘宝夜间直播为例,从主播到背后的经纪人、场景包装师、直播讲师等,仅因直播兴起的职业就多达数十种。

这“几把火”要“烧”好

辉煌灯火的背后,“夜经济”发展还需要政府和商家“烧”好这样“几把火”。


“烧”好“地域差异”这把火——

调研中,记者发现,“夜经济”也有水土不服的问题。例如,某北方城市学习南方,把足疗保健等内容“照搬”过来,而当地百姓多年来没有这一消费传统,并不买账。

在广州市发改委服务业处处长尹志新看来,不同城市“夜经济”的发展阶段是不同的,北方城市是要把“夜经济”做起来,而对广州、长沙等南方城市来说,“夜经济”已经很繁荣,下一步要做的是从供给侧发力,为百姓提供更丰富的消费内容。

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指出,发展“夜经济”应充分结合自身文化特点,打造夜间休闲项目,如苏州评弹文化、天津相声文化等,都是当地发展“夜经济”的优势资源


“烧”好“供给侧改革”这把火—

专家指出,多数城市的夜间消费项目还远不能满足消费者需求。以旅游为例,中国旅游研究院一项调查显示,我国近八成旅游企业夜游产品投资规模不足20%;参与调研的657家旅游企业中,72.99%的旅游企业提供的夜游产品品类在30%以下,夜游产品供给在数量和质量上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目前我国城市夜间经济更多还是以餐饮、购物为主,夜间消费供给结构还需进一步优化,顺应消费者由商品消费向服务消费升级的趋势。”中国贸促会研究院国际贸易研究部主任赵萍说。

王蕴认为,政府应通过给予商家一定的政策支持,例如降低夜间电费价格、对夜间场次文化演出给予一定补贴等,鼓励市场主体提供满足消费者需求的新业态、新模式。


“烧”好“服务保障”这把火——

采访中,不少商家呼吁政府给足发展空间。上海浦江游览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洪朝辉说,黄浦江夜游十分火爆,企业一直想发展水岸联动、日夜对接的游船经济,但涉及商务、文旅、交通、环境、市场监管等诸多管理部门,他希望政府加大“放管服”力度,为企业发展“夜经济”提供便利。

发展“夜经济”,城市管理也在面临“重重考验”。夜间出行问题如何解决?夜间安全保障是否到位?……一道道考题面前,各个城市正在做出探索。

北京地铁1号线、2号线延时运营;济南部分公共卫生间延时开放,加强保洁、垃圾收运作业管理;依托人脸识别、社会化视频探头联网等技术手段,长沙市五一商圈驻地派出所受理的刑事案件和扒窃案件,同比均大幅降低。


“烧”好“合理发展”这把火——

个别城市忽视科学规划,在城市中心、居民聚集区“空降”夜市一条街等消费场所,带来交通堵塞、噪声污染、光污染等扰民问题。有的城市打造夜间消费商圈一味追求“高大上”,脱离当地百姓实际消费水平。

许光建表示,不能把“夜经济”做成面子工程,更不能脱离实际情况和百姓需求,一哄而上搞“空中楼阁”。

“发展‘夜经济’不能‘赔本赚吆喝’。比如夜间公交怎么开,要算经济账。公交公司可以亏,但公交公司加上商场的综合效益是赚的,这个夜班车就可以开。商家营业到几点,得由消费者说了算,不能强求。”尹志新说。

成都市商务局流通产业处处长王永刚是一位有着40年工作经验的“老商业”。他眼中的“夜经济”,不是仅仅为了促消费,更多应该放在城市服务功能的完善、延伸、提升上。

“坐红眼航班的人能顺利打上车,夜班工作者能轻松找到一碗小面,这才是‘夜经济’应该有的民生温度。”王永刚说。(参与采写:胡旭、魏一骏、白田田、何欣荣、雷肖霄、丁非白)


来源:新华网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文,仅供交流,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对内容真实性负责,特此声明。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撤除或替换相关内容。本文版权及内容解释权归原作者所有。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