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活 >> 酒店

李文 | 有光滋养万物生,我们都是宇宙尘埃中的种子

时间:2019/12/2 16:42:10

文 | 汐雅 图 | 李文


尘希的注解

“在一颗平平无奇的恒星旁,有一颗小如尘埃的行星,在这颗如微尘的行星上,我们不过是一只高级猴子。但是我们能去理解宇宙呀,这使我们或多或少还是蛮特别的吧。”

因为一段时间对霍金《时间简史》的迷恋,因为对宇宙万物从来都抱有探索的心态,认为生命在广阔无垠的宇宙中,犹如一粒小小的尘埃,却又充满希望和绚烂的光芒,正在创办的酒店公司名字由此而生——尘希。



尘希——我们每个人都是宇宙中的小小尘埃,却是希望的种子,有光滋养万物生。

在对尘希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李文提出采访邀约后,她没有怎么思考就把采访的地点约在了她的家里。这昭示着她对公众有一种非常坦诚和信任的态度。这也是她的处事哲学,凡是多点真诚和信任,凡是多看正面和美好,生命才有更多美好的可能性。

她说:“那些认定一切奋斗和努力都终将抵不过命运的人是悲哀的,其实即便是最艰辛的生命也是有大欢喜的,这欢喜来源于那些美好的生活体验,那些勇敢的尝试,那些执着的坚持,挥洒着汗水和泪水的付出,满载着歌声和笑声的收获——热爱生活的人更容易被生活所感动,那些感恩于辛苦生活中美好的人们,也乐于奉献自己为别人创造美好。”



尘希的初衷

见到李文的这一天是她从日本回国的第二天,下飞机后她一直在补眠,直到我们约定的时间将至,她才起床。即使已经睡了两天,在说话的时候,她的眼底还是有着淡淡的倦意。她眼底的倦意和长期繁冗的工作量有关——在工作中她完全显示出摩羯座工作狂的性质,一个人在东京管理着好几份产业,其中业务种类包含民宿、不动产、美容美妆等等,每一样都需要她亲自把控。

民宿业务挂在尘希酒店有限公司旗下,“尘希小院”是她创办的第一家民宿名称,日本和美国都有,再就是在国内的民宿品牌“奥黛丽·别落”,在家乡南昌市的“沃栈酒店”,还有上海、杭州、泰国等等许多地方都有着她亲自考察的痕迹,全世界各地还有更多的“尘希小院”和“奥黛丽·别落”“沃栈酒店”分店在筹备着。



三年,李文已经完成了国外留学生到独立创业者身份的转变,在这之前她是特种兵出身转特警,随着尘希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越来越多家的民宿和酒店上线,让人们看到了她为此付出的精力和心血换来的作品。

经过三年时间打磨,“尘希小院”,“奥黛丽·别落”和“沃栈酒店”都在不断拓展,也受到越来越多来住宿的家人们的喜爱,这是李文觉得很欣慰的事,也是她觉得非常有意义和价值的事。



对于创办民宿以及酒店的初衷,李文说:“我是个很喜欢旅行的人,从十几岁开始,就特别喜欢一个人天南地北的跑。但那时候出门在外只能住酒店,那时候的酒店大多很标准化,我住了觉得很冷漠,很没有安全感,没有人情味。”

“这些年经过国内外旅行,出国留学,回国创业,国外创业……一个人在外面走的多了,见了太多孤独的灵魂,这些孤独的灵魂之所以这么孤独,不过是因为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让他们灵魂栖息的地方,或许是我孤独行走惯了,我特别能体会那些独自出门在外,无论是游玩、出差、还是游学的人那种不安全的,孤独的心理。我特别心疼他们,所以想,我自己是否能建造一个地方?让这些在外漂泊行走的人感到家的温暖。民宿也好,酒店也罢,重要的不是规模和样子,重要的是有没有一个地方能够给他们带来温暖和家的氛围,让人感觉舒适和安全。”



正好,当时身处国外的她,发现国内人对于国外房源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她每次去国外都要提前好久订房,才能有住的地方,稍微时间短一点,就很难订到房间。

见此,她觉得如果自己在国外开民宿,不是更可以帮助到那些出门在外却没有居住地的人么?



与尘希共生

想法很简单,真正做起来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克服,“尘希小院”“奥黛丽·别落”里面的一切都是李文自己负责采购,装置。为了要给所有孤独在外的人一个家,她从自身体会,几乎考虑到了每一个细节。

“尘希小院”“奥黛丽·别落”床品、拖鞋、毛巾、浴巾都是选自出名的生活品牌,洗漱用品也是全部大牌。




南昌市的沃栈酒店则是找了非常有名的设计师设计,里面的所有床垫都是喜来登标准,采用英国皇家御用品牌 “斯林百兰 ”30公分床垫,部分套间使用的是喜来登总统套间标准34公分定制床垫,床品供货商上海香格里拉/万豪指定供应商,床单/被套80S丝光缎面料,被芯-鹅绒被,所有毛巾类产品采用进口巴棉,五金淋浴采用号称卫浴中界劳斯莱斯的——德国汉斯格雅品牌  。因为其专利的出水工艺,所有顶级婴幼儿月子中心都会采用这个对婴幼儿皮肤没有一点伤害的花洒,产品同时也是迪拜帆船酒店指定花洒品牌,陶瓷产品使用的诞生于1748年的德国国宝级陶瓷奢侈品品牌—唯宝 ,即上海外滩酒店指定陶瓷用品,台盆采用的PG精铝石即上海深坑酒店指定产品。

沃栈酒店定位是精品时尚酒店,酒店内部设施是按照五星级酒店标准来建设,就为了让客人在这里住的舒服,住的放心。



李文说:“我们的尘希小院、奥黛丽·别落和沃栈酒店在装修设计上,完全是按照顾客的需求而来,一切只为品质。”

工作之余,只要客人需要,她还会抽出时间亲自带领“尘希小院”的家人们游玩国内外,帮他们拍照,给他们介绍各地的风土人情,美食美景。为此,她还特意学了摄影。

正是因为她的贴心付出,让“尘希小院”,“奥黛丽·别落”迎来了很多世界各地的朋友,他们也因为“尘希小院”,“奥黛丽·别落”种种贴心的服务和精致的品质,对“尘希小院”,“奥黛丽·别落”的住宿体验赞不绝口。




“尘希小院”一炮而红,第一家民宿的成功创办,让李文对自己最热爱的民宿事业有了更积极的远景。于此,尘希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旗下“尘希小院”“奥黛丽·别落”国内的“沃栈酒店”相继开业上线。工作一旦开展,李文会迅速把所有精力投入其中,她会每天和工作伙伴们沟通每家名宿和酒店的业务进展,两个手机,远程遥控,忙到停不下来。

摩羯座,又是天生的黄色性格,让李文天生具有领袖气质,任何事情到了她的手里,她就能极其效率的把它推动下去。她说自己是一个特别爱家,特别需要温暖的人,又非常非常的热爱软装,民宿和酒店事业几乎满足了她所有的喜好。




尘希的背后

“尘希小院”“奥黛丽·别落”和“沃栈酒店”很好的呈现了李文的工作成果,而这背后辛劳她却很少为外人道。

“工作这么忙,压力会大吗?”

“你会觉得辛苦吗?”

采访中,我问她。

她半眯着眼,轻轻的叹了口气,告诉了我一些她在国内外工作的琐碎。

她说:“第一家尘希小院创办的时候正好是日本的冬天,你们知道的,日本的冬天特别冷,临近圣诞节,东京的街头特别热闹,各种穿着时髦的年轻人啊一起在城市里玩乐、热闹、庆祝。当时我记得很深刻,那时候天上还下着很大的雪,夜里十二点多,我一个人裹着厚厚的大衣拖着一堆家居用品在选购,搬运,鞋子都湿了,真的是好冷好累啊,现在想想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

她说:“我们酒店装修的时候在夏天,那时候大楼里的建筑工人在挥汗淋漓的工作,我就穿着T恤陪着他们一起看图纸,定方案,当时大楼里到处都是灰尘,我是只要人在国内就天天来看的。”



梦想很美好,过程很艰辛,结果很甜美。

这就是李文在创办尘希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后的心路历程。

她喜爱的霍金带人们去理解那些令人目瞪口呆的浩瀚尺度,大千世界,周而复始的生生灭灭,人类之渺小,宇宙之洪荒。让我们居住的地球,都像是沧海一粟,更何况居住在地球上的我们?

李文用自己心血,在全世界各地给这些宇宙中的“微尘们”种下一粒粒的希望,给一个又一个的灵魂建造出一个又一个温暖的家,让游离的人找到温暖,找到同行的家人。

“尘希小院”,“奥黛丽·别落”和“沃栈酒店”的每一件物品,每一秒上演的故事。都有李文想要给予在外的人贴心和爱的痕迹。全世界多如繁星的城市里,最不缺的就是民宿。李文觉得只要“尘希小院”和“奥黛丽·别落”“沃栈酒店”中的一切是客人需要的,喜欢的,那么她就可以用心去满足他们,其他的她都不在乎。



“尘希小院”用心留住人。

“我想要温暖和人情味,也想要品质和环保。”

“找到自己的梦想到底是什么。”本身就是一大人生成就,被想要给予爱和温暖的初心照亮双眸的李文,眼底凝聚着璀璨的光辉。

可她说:“尘希小院,奥黛丽·别落和沃栈酒店是因为世界各地家人们的到来才有了更多的光芒。”

那是冬日的上午,顶层的宽大阳台上,她慵懒的坐在摇椅里,微醺的日光从四面投射在她轻笑的脸上,素净着一张脸,面庞白皙,五官精致,一双黑白分明的眼里天真和笃定并存,这让她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有别于工作中锐利的柔软。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