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志 >>

李子柒,汉民族农耕文明的现代书写者

时间:2019/12/31 14:56:44

作者 | 何光顺


汉民族,无疑是世界上的一个伟大民族,它或许也可以成为所有中国民族的总称,而谓之为华夏民族。汉民族是世界上最具有典型性的农耕文明,在近代海洋文明或工业文明入侵以来,农耕文明完全被视作落后和保守的同义词,而失去了它的柔和静谧之光。李子柒在2019年成为中国最大的网红,甚至是世界级的网红,可谓是现代都市工业文明向着古典田园生活的一次心灵返乡。虽然,现在再来谈这个问题,好像热点已经过去。但这个问题的意义,却仍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发现。


一、李子柒只是符合了男性的想象么?

 

网上有一句话很流行:“娶妻当娶李子柒。”这看似男权主义的表达,看似男性对女性的贤淑温柔的想象,但其实李子柒并不只是在男性这里受到欢迎,她同样被众多女性所喜欢。李子柒无疑是最美的女性的化身,我家人就常笑话我,说你去找李子柒吧,生活中突然有了很多有趣的话头,全是关于生活、女性、田园、乡村、诗意、美食,突然发现庸常的生活竟然被一个女子注入了神奇的力量,她却来自于我们不能抵达的远方,但好像也不是,她就在我的家乡,那应该说是精神不能抵达的地方吧。

 

我是直到今年12月8日,从四川绵阳老家返广州路上,才关注到竟然天下有这样一个奇异的女子,那天打车去机场的路上,习惯性地刷微信,看到一位朋友暨南大学朱桃香老师发的朋友圈:“四川绵阳奇女子、神仙姐姐李子柒的Vlog从国内火到国外,赚了不少外汇。她在Vlog上有52万粉丝,在Youtube上有700多万。有些人不服气了,上一次是女权分子对她塑造的万事包揽的女子形象提出异议,这次‘李子柒是不是文化输出’又上了微博热门话题。在处理田园生活题材上,文人写诗歌咏;李子柒表演示范。我从去年12月关注她,她也曾在都市打拼,深知都市人对田园的向往。她的团队制作了,我欣赏。”

 

这样一翻介绍,瞬间引爆了我的兴奋点。奇女子、神仙姐姐、女权分子的异议、文化输出、都市、田园。这太精彩了!我是一个从来有着幻想的人,觉得这世间就是太缺少奇女子了,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幻想和一位奇女子仗剑行天涯,或者是焚香静读书,前者是受武侠小说如《玉娇龙》的影响,后者是受《茶花女》等小说影响。而且在高中时读了《红楼梦》,对贾宝玉口口声声称呼的“神仙姐姐”,真是心向往之,看那里是怎么写的:

 

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兮,听环佩之铿锵。靥笑春桃兮,云髻堆翠;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盻纤腰之楚楚兮,风回雪舞;耀珠翠之的的兮,鸭绿鹅黄。出没花间兮,宜嗔宜喜;徘徊池上兮,若飞若扬。蛾眉欲颦兮,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欲止而仍行。羡美人之良质兮,冰清玉润;慕美人之华服兮,闪烁文章。爱美人之容貌兮,香培玉篆;比美人之态度兮,凤翥龙翔。

 

那时读得真是心荡神摇,唇齿留香,觉得这世间哪里会有这样一个女子,那少年的心从此就有了对于女性的最美好想象。于是,一到课间,就和几个男同学在教室里反复吟哦,把那些对金陵十二钗的判词也反复记诵,玩味,一个懵懂的少年,从此有了对这人间的情窦初开,那都是因着小说影响而来的,是因着《红楼梦》而识得女性之美的灵魂的。我也深深赞同曹雪芹借贾宝玉之口所说的:“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觉得这人世间啊,女儿们,才是真正集天地之灵气,男人在这世间的唯一和最神圣职责,就是呵护女性,那时,又加之我从小喜欢诗歌,深觉只有诗,才能达致女儿们的才情和性灵,这人间之美,便全在女性身上。没有女性,这人间也便没有了意义,觉得男人们的存在,不就是保护这美的女儿国的么?

 

亲爱的读者们,你们读到这里,一定会说,果然,看吧,李子柒不过是你少年时的女性想象的延续?你就是一个男性中心主义者?你对女性的所爱的关心和爱护,都是从你的想象出发的?果真是么?


二、女权主义者对女性的视角就天然正义么?

 

那些了解我的读者啊,一定会说,看,何教授,就是看到哪里有抨击女权主义的,他就要引以为同盟了?看吧,他果然是反对和歧视女性的?但我或许要说,批评女权主义者,可能恰好是最关心和爱护女性的。且听我慢慢道来。

 

朱桃香老师这段话中,对于女权分子的抨击,确实是我很感兴趣的一个点,而且朱桃香老师也是女性,说明她自己也不赞同女权分子。显然,那些女权分子自认为自己代表了所有女性的正义言说,就是靠不住的,她们不但遭到了广大女性的自发或自觉抵制,而且遭到了像朱桃香老师这样的女学者的抵制。更重要的是,现在像李子柒这样的奇女子出来,实现了对女权分子的当头棒喝,这样的女性,虽然不是唯一的美的化身,却是得到最多人喝采的女性,李子柒以她的劳作揭示了一位属于传统文化的女性对于现代文明的意义。

 

当然,女权分子们对李子柒形象的质颖,也完全在我的意料之中。我大约在2013年因为一段发言,遭到女权分子的围攻。当时我为何不予以反击,因为我觉得理论言说如果没有真切的生活体验作为基础,都是苍白的。我更没有就因为曾经说的那段话,而向威胁我的女权分子道歉,因为当时的言说是有生活情景的,我们不必保证每个受时空条件的语境性言说符合一种预设的普遍必然真理。

 

这里就回到我当时说话的情景吧,在一个早晨,我要开始上课了,我讲的是诗词课,华夏民族的精灵元素也在《诗经》、《楚辞》、唐诗、宋词中,我们做古代文学的研究者,都天然有一种君子、淑女的情怀,有一种源自文化传统深处的对于美的理解,因此,当我正要讲课时,看到一些女同学早上拿着面包和牛奶急匆匆赶到课堂,我不禁感慨,说起我们这个时代的女性都被挤压得失去了优雅的生活和诗意的空间,于是就开玩笑说起:“让女生早上8:30来上课真是太残酷了,她们本来更应该有充裕的时间来打扮自己的。最好是女生能跟上10点的第二节课就好了,从7点~9点的时间应该用来化妆,吃早餐后再适当补妆,然后再优雅地进入课室,于是,男生因为美的感动和鼓励,就会赢得奋斗的动力了。”

 

这人间真是有趣的,如果世界就只有一种性别的单性繁殖世界,那一定是整齐划一的。但因为有了两性,于是我们就总不可能太过严肃,就总会因着两性的主题,而创作出很多神话、传说、故事、玩笑、趣闻、佳话或轶事。谁说课堂就不能开玩笑呢?谁说男性开两性玩笑,就是歧视女性呢?一个不喜欢两性玩笑的女性,一定不是受欢迎的女性。一个敌视两性玩笑的男性,一定是一个无趣的男性。

 

当然,这个道理没办法和女权主义者讲的,反正就是,我这段因具体情景的而说的话,就被女权主义者反复批评,我并没有做太多回应,主要源于一种敬畏,那就是自己所知有限,在于自己觉得对生活的理解和体验还不太深,一个生活体验和玩笑,还不足以支持我去和女权主义者进行长期辩论,我们在高校的学者,不能为争输赢胜负而辩,不能为出风头而辩,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只在增进作为个体的人的幸福,而这幸福来自于他(她)对于生命之真理的觉悟。在这个维度上,圣哲如孔子、苏格拉底、佛陀、耶稣都不同程度地抵达了生命的真理,而为着个体的自我和整体的人类的至高福乐而奋斗。我当然无法达到他们的榜样,比如我就是一个太过率性,喜欢人间烟火与各种俗情之人,但心中却也能仰望圣哲们那样一个朝向真理的维度。当然,我对圣哲们的真理指向,也是有着立足于我的生活的反思的,那就是在理解俗情,包括亲情、爱情、友情中,我开始进入了对于人之所处身的生活世界的思考,在这种情况下,我个人又进而对于两性关系有了一个更深刻的理解。

 

因此,当华南师范大学王宏伟教授约我和已经去逝的周炽诚教授一起接受全国妇联采访时,我谈到了男女两性其实不是平等关系,而是一个互补关系,谈到了“平等”这个概念本身很含糊,提倡平等,有法律上的人人平等就够了,不需要再提男女平等,男女之间的关系,最重要的是互补关系,当时妇联的几位采访者很认同我的观点,觉得我谈的观点非常好,女权主义者为何竟然不理解呢,我说起其中一个原因,很多女权主义者主要是在争夺一种话语的领导权,而并不在意她们设定为敌人的男性对手的合理的发言。当然,我说这些,都是没法说服女权分子的。而在这次回绵阳老家的途中,却不经意发现李子柒这样一个奇女子,一位每个男性想象中的神仙姐姐,那确实是对女权主义者的沉重打击。这也是女权分子为何不喜欢李子柒的原因,而又是为何出自于本然之情的男性和女性又无不喜欢李子柒的原因。


三、李子柒制作古香古食,是在输出文化吗?

 

是的,李子柒是在输出文化,但她不是那种官方意识形态的宣传,而是自己就在延续和创造着一种文化,是有根的和有着深厚现实基础的汉民族和华夏民族的农耕文化。这种文化就首先是从美食开始的。我们每位华夏儿女都将文化植根于他的切己的生活中。

 

正如我一位在四川的女性朋友所说:“我们四川山清水秀,绵阳有李子柒,还有自贡美食作家王刚,教做菜,非常好。你有空可以去看看。关注他们两个后我厨艺进步了。”这就是美食文化,它带给人以生活的启示。人就是在这生活中充满热情和力量的,开始赢获诗意与自由的。自从发现我们老家绵阳的这位奇女子,我真是彻底被征服了。我不禁感慨,以前每次回绵阳老家,都会赞叹我们绵阳的女子的灵秀聪慧泼辣能干,李子柒确实是我们绵阳女子形象的最好表达,她也为天下女子确立了一个榜样,无疑是众多具有美好女性形象的榜样之一,她的劳作也向我们表明,所有的劳作者,都可以成为世人的榜样,在浩瀚的穹苍和辽阔的大地上,神派遣给了我们以劳作的命运,来耕耘我们的家园,让它收获。

 

在丰饶肥沃的土地上劳作的李子柒,正在展现着女性的无限的美,她也让男人们懂得,要厚爱女人,给她们以宁静的土地和宁谧之家,她们就能创造出属于自己也属于男人们的家园。李子柒在尘世中活出了诗意,而这也正是汉民族文化的真谛,她没有特别呼喊神,没有进行任何祈求和祷告,只是在坚实的劳作中有着满满的充实、宁静和喜悦,她整个就融入了大地、山河和乡村,那一花一草一叶,让人倍感亲切,让人心回到最简朴之境。李子柒的生活告诉我们,当代人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学了太多外在知识、教条或理论,却遗忘了生活本身。只有进入生活深处,才会有真正丰富而美丽的人生。

 

我想,李子柒的劳作,代表了汉民族的一种文化和信仰,她没有一神教那样的关于神的执念和排斥异己的极端。李子柒的神在那里呢?祂就在那乡村的炊烟中,在火堆旁,在餐具里,她的神无处不在,但她却从不说出她的神,不借助一种外在的说,形成对于不了解她的神的压力和促逼,这就是华夏民族的精神,就是汉民族的宽厚和包容,有自己生活中的精神与超越,却从不借此来压迫任何人。她无疑也要去祭拜先祖,要去感恩友朋,也或者还偶尔要去寺庙里去烧香祝愿,但她却不时时刻刻把神挂在嘴里,或用某种服饰来炫示。看到李子柒,我就想到那些借助他们的神来压迫不同族群的极端教徒,他们如何才能有这样一个简淡的至高的心境?无疑,除了汉民族以外,其他任何民族或宗教都是无法做到的。因为其他任何民族或宗教徒,都必须借助奇装异服或奇怪信仰来显示出自己的差异,而非如汉民族的精神,要与这个世界和光同尘,要与这个世界达到理解中的爱的和谐。

 

李子柒的劳作和心灵静谧的生活,也向我们显示了一种源于汉民族传统的真正的文化信心。那些说汉民族没有信仰的,是因为他们常常进行外在地来看待一种信仰,他们把信仰看作是要所有人集体认同的一个绝对的神或一个偶像,然后形成对于教徒的明确规则而后绑架每一个人,那种来自于宗教信仰的专制在历史上的危害远远大于王权和皇权的专制,皇权能够被推翻,而要摧毁一种宗教,其难度之高,远远超出了个人、民族和国家的能力。仅仅欧洲的近代宗教战争,就有多少国家和民族卷入,才摆脱宗教愚昧的控制,但至今还有多少国家和民族在宗教专制的控制下?只有生活在汉民族的这片土地上,人们才不会有那种来自于宗教专制的无处不在的压力。宗教的黑暗之神远离着汉民族人民的明亮的心。一个伟大的民族何以能持续至今,就在于这个民族的人民能在任何地方活出诗意、忍耐、独立和坚强。汉民族的自由来自于每一个体的自由,来自于每位美丽的女性和坚强的男子的内在的自由,不依赖于任何神祇的自由,不惧怕任何宗教专制和政治专制的自由。


四、李子柒的自媒体视频是要再现真实生活吗?

 

李子柒在农村生活,她选择了农村的素材来进行拍摄,这是源于生活的艺术创作,就不能仅仅将其再看作是对于农村的真实还原。艺术和文化,本身就属于建构性的存在,李子柒从未曾说她在拍真实的农村,她只是在拍摄她自己精心打造的一种愿意过的生活。有人怀疑李子柒是否是一个团队在拍摄,在我看来,一个女孩,如果能够组建团队,或者别人必须以她为中心才能组建出优秀团队,本来就说明了其优秀和卓越。李子柒就是农耕文明在都市化时代的一次成功的市场营销和文化想象的再造。李子柒没有说自己是在拍摄真实的农村或真实的自己,她只是以镜头来再造和重构一种可能的充满了想象的生活方式。这就可以界定为艺术和文化的建构,是一个有思想有艺术灵感的女子对于自己理想生活的建构,并将其转化为文化商品。因此,李子柒的视频既是艺术,也是文化,更是艺术商品和文化商品。

 

很多人似乎要求李子柒只能去拍大爷大妈的贫穷和苦难,这就强人所难。一个人可以完全拍自己向往的生活,这是她的自由。李子柒如何定位自己,她可能没法一下说清。她就是以自媒体来演绎自己,可以说她是一个比所有当代中国演员都更成功的演员,这不是否定她的理由。人的身份永远是多重的,很难于完全界定,就像我在向别人介绍自己时,我永远没法向别人清楚定位自己,我觉得只要我在不断前行,我还没有停止脚步,我自己就是无法完全定位的,我也是如此来看待李子柒。我常常只会告诉别人我在哪里工作,我的可见的职业是什么,但我总不会说自己是谁?我是谁?又谁说得清楚?我说自己做批评,但我很难说自己是批评家。我说自己在写作,但从来不说自己是诗人。我说自己在做一些研究,但从来不说自己是专家。我说自己也喜欢艺术,但不敢轻易和艺术家称兄道弟。我不敢把自己自诩为任何非职业身份之外的崇高的身份,因为我们永远只能说自己在做什么,而不敢说自己是什么。我们每个人都会被别人从某一个角度来界定,这是别人的自由,我们不用老去否定别人的界定,很多人否定别人对自己的界定,有时更多地是抬高自己。我知道每个人都在被他人说和界定,每一次被界定,都说出了部分真实,而没办法说出全部真实。

 

李子柒的自媒体视频当然开拓出了一条创业之路,是成功的销售和宣传,它销售的是一种人们久违的乡土和田园,一种忙碌琐碎中的诗意和超越,它既是可以市场化的,又有非市场化的一部分。这也说明真正的智慧来自于个体和民间创造力量的自觉。李子柒从一个弱女子而后能完全不依赖官方而自己组织团队创业,这就非常了不起。在课堂上我也以李子柒为例谈到了诗人需要去经历和体验生活,甚至难免于纵情声色,陶醉而忘我,哲人需要去反思生活,要克己而远离声色,要实现另一种有我而无我。我们的年轻人如何避免抑郁症和精神失衡,那就是学会体验生活又能反思生活,有尽情尽意,又能反思克己,则生命逐渐走向丰富和圆满。李子柒所体现的中国文化精神,就是寄托信仰和归宿于日常劳作的人生超越之路。学习李子柒不是让我们过她一样的生活,而是让自己在最日常的劳作中去看到爱和美。

 

在到底该走什么样的超越之路上,我也曾和学生讲到西方哲人多爱写《忏悔录》,谈到西方精神世界常常在两个极端之间摇摆,在浪子和圣徒之间,在地狱和天堂之间,如奥古斯丁、卢梭、托尔斯泰早年干尽一切荒唐事甚至是恶事,晚年再向神忏悔,这个跨度太大,当然也产生不寻常的创造力,但其问题在于极易出现精神分裂,有很多人就从地狱和浪子状态走不出来了。中国的圣哲在人生中从来不走极端,不会干尽坏事再来忏悔,他们在最初就是不容易伤害他人的。我们的诗人也不是像西方那样分裂的。我们当然都是从中西方文化最优秀的人来粗略比较,至于那些一生都永不悔改的罪犯或恶人,则不在我们讨论比较之列了。

 

因写到李子柒制作古香古食的创作,恰好又有看到有外国人吃到中国人的红烧肉而兴奋作歌的视频,也由此引发出一段感慨,这也关系到中西文化的对比,即外国人吃东西是为了生存,吃仅仅被当作了具有工具性存在的价值,中国人的生存当然不是为了吃,但中国人的吃肯定不只是工具性的价值,而是生命本身自我愉悦和快乐的一种存在方式。只有体验到中国人很多话题和主题都喜欢在餐桌和酒杯里展开,才能理解中国文化的真正意义。在中国人看来,西方民族吃的太粗糙了,以前也有听外国朋友谈过,就是他们受宗教影响比较重,就是人不能太在意这个属世间的生活,于是,他们就把自己的追求放到属灵的彼岸了。于是,他们好像主要追求高能量食物,以补充身体劳作之需,却让吃外在于人的存在本身。当然外国人比中国人会玩,很大程度上,中国人需要学习外国人的玩乐精神,玩构成了生命的另一重要存在形式。实际上,让身体享用,就是精神享用生活。中国人的世界就安顿在这样一个沧桑而充满丰富性的人世间,并凭藉自己的劳作实现了对于自我生命的建构。

 

2019.12.30 于广州

 

【作者简介】

何光顺



何光顺(1974-),男,笔名蜀山牧人,自然名绿竹,华南师范大学文学博士,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中文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外国文学文化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广州青年作家协会理事。主要从事中国哲学、魏晋文学、中西诗学、基督教文化等几个领域的研究。热爱诗歌,近年介入当代诗歌创作与批评。在《哲学研究》《文学评论》《现代哲学》《文艺理论研究》《南京社会科学》《学术研究》等刊物发表论文40余篇,代表著作为《玄响寻踪——魏晋玄言诗研究》,主编《珠江诗派》《宋词鉴赏辞典》等。目前正主持国家社科基金课题1项、主持并完成教育部青年基金课题1项、广州市哲学社会科学一般课题1项。参与省部级和国家级课题4项。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