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魅力都市 >> 概述

从贫困线下到年入上万短短数年,灵川县安泰村是怎样做到的?

时间:2016/8/11 11:43:21


7月末的盛夏,是新鲜灵芝采摘上市的季节,每年的这个时候,来自上海、浙江、广东的客商都将齐聚我县,争相采购我县境内的高山灵芝。“生货(新鲜灵芝)今年多少钱?”、“今年到65至70元一斤了,又是一个历史新高价。”村民秦树昌喜滋滋地说。近年来,灵芝的价格一路飙升,供不应求,灵芝种植成为当地林下经济最具亮点之一,也让一个个小山村的村民们实现了脱贫梦。



大山深处有人家

从我县县城驱车近4个小时,走过在一条条蜿蜒的山路,穿过只能容下一个车身的崎岖小道,才刚刚到达海洋乡安泰村委的地界。在山脚下的一间简陋的房间门口,来自福建的客商老赵正在向将村民们刚刚摘采下来的灵芝称重、装袋。“生货(新鲜灵芝)比干货便宜一半以上,所以有些村民不愿意卖。再过一个月我来收干货(干灵芝),只要货好,有多少我要多少。”老赵告诉记者。我县的灵芝其形态、质地、功效等都不错,非常接近野生灵芝,所以每到这个时间,偏远小山村就成了他们的驻地,刚采摘的新鲜灵芝不到一天就会被客商们一抢而空。



安泰,距桂林75公里,离海洋乡36公里,是海洋乡里最偏远的村庄。由于地处桂北高寒山区,海拔在500——1200米之间,安泰村委下的18个自然村几乎村村都在大山的深处。山里地形险要,气候、地理条件独特,这里生长着成片的原始森林,森林覆盖面积达90%,是灵芝生长的较理想区域。村里的百姓告诉记者,由于高山上每年都会有冰冻现象,一些百年古树被冰雪压断,并自然孕育出野生灵芝。所以,多年以前,安泰的百姓们就已经和灵芝结下不解之缘。村里的百姓唤灵芝为菌子,对于祖祖辈辈生活在山间的村民而言,长在树下的菌子,是很多孩子小时候的玩伴。



跟着老赵的脚步,沿着崎岖的山路一直走,便来到了安泰村委眼龙界村。在山边上一个个宅子里,成片的灵芝在阳光下最为显眼。57岁的村民老龚正要上山摘灵芝,跟随他的还有4岁的孙子。“ 这段时间太阳太大,温度太高,对灵芝生长不利。温度越低,地势越险峻,灵芝的品质越好,昼夜温差大,才长得出好灵芝。”沿着陡峭的山坡,已经有7年种植经验的老龚一边细心挑选着灵芝,一边说道。

漫山遍野的灵芝像一朵朵盛开的花,将本是茂密的丛林点缀得格外美丽。“2003年的时候,干货(干灵芝)也就是30元左右吧,这几年的价钱一路飙升,生货去年才50元一斤,今年就涨到了65元一斤,干货也到了130元一斤以上,前两天还有个老板来收干,我硬是没卖,再等等,卖个好价钱,今年估计收入能翻一番。”老龚笑眯眯地摘下了一朵灵芝,转身丢进竹筐里。像老龚一样,眼龙界村的15户村民,如今家家户户都种植了灵芝,他们托山区自然资源优势,大规模发展灵芝种植产业,闯出了一条山区致富的新路子。目前,村里的人均年收入可以达到10万元左右,一半以上的居民们修建了新房。


“愚公移山” 4载光阴修出脱贫路

然而早在8年前,眼龙界村的村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生活会发生如此大的变化。眼龙界自然村,全村只有15户人家,15户人家长年生活在大山深处,想要与外界的联系,必须自己爬过一座座的大山。在2003年前,村民们过得是几乎一贫如洗的生活。

“我们以前种西红柿,种好了以后就用背篓背着,翻过山去到小平乐村委的集市上去卖,换点钱添置生活用品。”村民龚高文回忆起当年的情景,还记忆犹新。山里没有路,也几乎切段了山村的所有经济往来。村民们只能用肩挑手抬,花上2个多小时的路程,一步步地将山里的经济作物搬出山外。“男的一次可以挑个100斤,女的最多就是50斤,一天光是挑担子就得把人累垮。”、“天不亮就要起来,挑货下山,晚点就没有好价钱了。”、“以前别说温饱,只要不欠钱过年就很开心了。”……说起之前的种种,眼龙界村的村民们都很有感触。和许多受地理限制的山村一样,如同天险一般的座座大山,是眼龙界村的村民们最大的障碍。由于信息不畅,村民们的收入也一直受到市场价格的浮动,尽管勤劳、努力,却一直没能改变村上贫困的局面。碰上西红柿光景不好年份,通宵坐在小平乐的市场上等天亮的事情也是常有的。



1999年,15户村民一致决定,贷款也要把路修起来。全村的百姓们一起动手,不分昼夜,一寸寸的把山路炸开,一点一点用锤子凿、铺上石子,以愚公移山的精神修着他们心中的路,在他们的坚持和当地政府的支持下,一条蜿蜒山路,开始渐渐有了雏形。

“所有村里的男劳力都要轮班,不管白天晚上,那时候真是苦,连过年杀猪村里都没人杀,大家都去修路了。”提起修路时候的情景,不少村民们还记忆犹新。村民们的行为,也让当地政府十分动容:他们调来了挖掘机,与村民们一同奋战在修路一线,经过了整整4个冬天,这条7.5公里的山路总算修通了。

山路修通后,村民们开始尝试种植其他经济作物,以打开山村贫困的局面。而灵芝,成了村民们致富的首选。由于山路并不好走,所以种植其他经济作物的损坏率太高,而轻巧又经摔的灵芝,进入了村民们的视野中。“之前我们是上山采野生灵芝,发现灵芝价钱蛮好,就开始研究灵芝的生长环境,需要的什么样的条件,尝试着能不能种出灵芝来。”有着十几年灵芝种植经验的秦树昌告诉记者。经过几年的摸索,安泰村的村民们开始种植灵芝。

“说实话,都穷怕了。一来没钱投,二来灵芝种植风险高,万一亏本就雪上加霜了。”龚高文是村里第一个尝试种灵芝的人,也是第一个通过灵芝脱贫致富的人。他告诉记者,由于灵芝是属于自然生长,过多人工干涉并不能提高灵芝的产量。所以村里人都不敢尝试,他最初也只是在5个立方的面积上试种植,没想到第一年就得到了收获。“当时收入整个就翻了一番,可把我乐坏了。”龚高文说,随着灵芝价格的不断上涨,他的灵芝种植面积也五个立方、十个立方再到十几个立方。

“以前我家里的年收入七八千元,2011年冬天种了5亩灵芝,2012年就收入4万多元,种灵芝比种其它的都强。现在已经增长到了十几万元。”27岁的龚原平告诉记者,现在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在家种灵芝,靠着朵朵灵芝,他们渐渐还清负债,渐渐脱贫,走向了致富的道路。




经济林下种灵芝 闯出山区致富的新路子

“大面积种植灵芝并且成功率加大,就是在这两年的事。”说起种植灵芝的缘由,安泰种植合作社理事长秦树昌感慨万千。山里一直有野生灵芝,在种植之前,村民们一直以采摘野生灵芝为主,产量很不稳定。2008年,桂林的罕见的冰冻雪灾后,山中的林木大面积被冰雪压断,为安泰种植灵芝提供了绝佳的机会。村民们充分利用这一天然资源,采集野生灵芝生长旺盛的边缘组织,接种到被冰雪压断的森林段木上,并充分创造适合灵芝生长的野生条件下,接受天地之灵气,一年之后,一朵朵品质优良的高山灵芝长成了。

据了解,自去年7月以来,灵芝的价格一路走高,目前鲜芝收购价在150元/公斤左右,特级品价格更高。村民对灵芝的种植积极性也更高了。据了解,为持续打造这一优势产品,合理利用山区林木资源,在农业部门的倡导和支持下,安泰创立了种植专业合作社,并注册了品牌商标,使当地灵芝产业走向组织化、标准化、品牌化发展。

“一般灵芝的种植年限为八年。所以,从2008年到现在,我们面临着一个新的挑战:如何进一步扩大种植规模又保证品质?”安泰种植合作社理事长秦树昌告诉记者,目前市场上的灵芝供不应求。因为灵芝的医用和保健功效日益为大家所接受,在注重养生的大背景下,发展灵芝大有可为。安泰村委又开始为灵芝的长久种植想出了好办法:以轮作种植的方式,在杉木等经济林下模拟灵芝的生长环境大规模种植灵芝,已起到既保护植被,又发展经济的目的。

目前,我县全县林下灵芝主要分布在海洋、大境、兰田等山区乡镇,种植面积约2500亩,据资料显示,仅2015年,海洋乡的灵芝种植面积就达到了1200多亩,年产鲜芝约50万公斤,仅灵芝一项将为当地村民带来人均1.4万元以上收入。灵芝种植已成为当地林下经济最具亮点之一。

此外, 去年开始,安泰村就已开始通过淘宝、电信、移动以及微电等电子商务平台,进行网络销售,小小的灵芝通过网络从小山村里销售到了全国各地。截止到目前为止,通过网络和电子商务的力量,安泰已成功销售灵芝1万斤。“网络销售比客商来收菌子的收益要大一倍。我们农民也要跟上时代的步伐嘛。”秦树昌笑着告诉记者。

今年,安泰村还将开始进行灵芝产品的加工与开发,进行切片包装、磨粉等,制作成灵芝粉等初加工产品,并发展种植茶叶、香菇等经济作物,预计村民的收入也将增加一倍以上。“我估计按照今年的情况,安泰村海里自然村的10户贫困户的脱贫速度将大大加快,甚至全部脱贫。”海里村村支书告诉记者。



将脱贫的决心 拧成一股绳

众所周知,由于观念、资金、技术、信息等问题,山区的贫困村脱贫,让山区群众摘下“穷帽子”绝非易事。但眼龙界村的百姓们却用几年时间,将村里面貌大大改变。仅仅靠村民自身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的。在采访中,村民们与政府之间的感情十分深厚,几乎每个村民都会告诉记者,是村干部们一路支持和帮助,他们才找到了脱贫致富的道路。

贫困村农民没有本钱,又担心亏本,是他们在贫困线上徘徊的一个重要原因;“要想富,先修路”,7.4公里的盘山路,也是贫困村民脱贫致富的关键点;扶“贫”先扶“智”,在乡政府各级干部的帮助下,眼龙界村贫困群众的思想意识有了飞跃,村民们将脱贫致富的心愿拧成了一股绳,激活了小山村的“造血”功能......当这些重要的问题都一一解决后,通过政府的产业帮扶、精准定位,产业开发成果,加大结构调整力度,村民们也收获了意想不到的效益。

目前,市委、市政府正在全市范围内开展扶贫攻坚战,实施精准扶贫措施,让扶贫攻坚战落实到每一个贫困山区每一个贫困人口。我们也希望更多的山区群众摘下“穷帽子”,奔向幸福的生活。


(摘自:桂林生活网)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