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聚 >> 翱翔

广州拟出台无人机管理方案

时间:2017/1/4 14:50:05
责任编辑 | Thea


■无人机被越来越多地使用在各种活动中,走进普通百姓的生活。

广州拟出台无人机管理方案

律师称在相关规定未出台前,因操作引发的问题可依照有关法律追究当事人责任

曾几何时,动辄几万元的小型无人机还是专业航拍爱好者、公司单位的专属品。但进入2015年以来,以大疆、亿航等国内一线品牌为首的无人机制造商,将主力 型号售价拉进万元以内,甚至两三千元的水平,使得无人机“飞”入寻常百姓家。但由于驾驶者经验不足、部分廉价品牌无人机以次充好等原因,无人机“摔机” (行业术语,指空中坠落但未造成机身损伤)、“炸机”(指空中坠落造成机身损坏)现象层出不穷。另外,无人机驾驶者本身原因带来的偷窥隐私、泄露国家机 密、妨碍航空飞行等事件也屡见报端。那么,数量庞大的无人机“黑飞”(指未获得资质的无证驾驶)究竟由谁管理?新快报记者在广州多个地区调查发现,目前这 一监管领域尚处空白地带。


小区内无人机坠毁,险些砸中路人

6月初的一天傍晚,家住广州番禺某大型社区的市民王先生与老伴一起在楼下散步。“当时天色还亮,在楼下一个‘风口’(楼宇之间的过道),我见一个不认识的 邻居,正和一群小孩子摆弄着一个白色的小飞机。”王先生回忆说,那是一个大概有电脑显示器那么大的四轴(四支螺旋桨)无人机。


在附近散步没多久,王先生忽然听见站在不远处的邻居喊了一声“小心!”他忙停住了脚步,紧接着眼前一晃,一件东西“轰”的一声砸在了自己脚下。王先生和老 伴被吓一跳,定睛一看,正是刚才那架无人机,在自己脚下摔得支离破碎,两支螺旋桨飞出了两三米远,四轴中有一轴中间断开,下面挂着的小摄像头也只剩两条电 线连着。王先生顿时火起,只见那邻居连忙跑过来向自己和老伴赔礼道歉。王先生怒问怎么回事,邻居答道:“刚买没多久不熟悉操作,刚才见速度太快,情急之中 胡乱按了键,谁知道它自己掉了下来。”因没伤着人,王先生也没有过多追究。


在广州,尚未有无人机伤人的报道见诸报端,但在国内多地,无人机已成为城市中一大隐患:据报道,北京某航空科技公司3名员工操控无人机“黑飞”航拍测绘, 致多架次民航飞机避让、延误。北空雷达监测发现后,迅速出动直升机将其迫降。3名当事人被检方以“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起诉。


杂牌无人机突破法规限制引乱象

据保守估计,仅广州一地,各类民用无人机就不下十万台之多,虽有一线品牌产品,但也有良莠不齐数百元即可买到的劣质产品,不仅行业生产和销售亟需监管,使用者资质也需要规范。


遗憾的是,目前我国对于民用级无人机的规范文件,暂时只有国家民航局去年底出台的《轻小无人机运行规定》(试行)(下简称《运行规定》),而对于无人机驾 驶员资质问题,则只有一份民航局正在征求意见的《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该规定仍未正式出台。两份文件中,都将无人机按照起飞重量或用途分为七 类或九类。其中民用级无人机,多属于起飞重量在1.5千克以下或1.5千克至7千克的第一、二类,以及符合上述起飞重量,但可以超视距100米之外飞行的 第七类。


在《运行规定》中,明确规定无人机最好具备云功能和电子围栏功能,两种功能均要求无人机需要联网及配备GPS定位,在闯入飞行禁区时,会自动报警回避。其 中第二类和第七类在某些情况下必须具备该功能,第一类无该功能的无人机,在需要进入某些特殊领域时,放飞前需向管理部门报备。但记者了解到,市面上数百元 即可买到的无人机,均没有上述功能。


此外,规定要求所有民用无人机运营人,需购买地面第三人责任险。

值得一提的是,《运行规定》明确要求,今年12月31日前,Ⅲ、Ⅳ、Ⅴ、Ⅵ和Ⅶ类无人机以及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运行的Ⅱ类无人机需符合《运行规定》 要求;2017年12月31日前,使用无人机均需符合《运行规定》要求。据了解,北京市六环内目前是无人机禁飞区,但杂牌无人机却可轻松突破限制。


暂无上位法规定,地方监管难

而在《民用无人机驾驶员管理暂行规定》征求意见稿中,对于驾驶员资质也提出了明确要求:第一、二类不需要经过考取执照。但是,目前市面上售价数千元的无人 机,基本属于第七类,即飞行距离远超过120米可视距离,可以进入3000米融合空域飞行的无人机。对于这部分无人机,文件要求必须通过无人机行业协会主 持的专业资格考试。


但在两份文件中,均没有对无人机违规生产、销售和使用所带来的危害进行明确的责任划分,以及规定是由民航还是公安来进行监管和处罚,这就导致了“无上位法”的情况发生。但文件也同时规定,地方政府可以根据自身需要制定相应规章。

记者了解到,广州市目前已由公安牵头,联合空管等部门,摸查情况,制定适用于广州的无人机使用规范。


培训费贵过销售价

鲜有人考驾照

以大疆主力机型精灵3而言,京东售价2999元,起飞重量1216克,其最大飞行海拔高度可以达到6000米,属于第七类无人机,驾驶员应通过资质考试才 能放飞。然而,记者向通过“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缩写AOPA,民航局下放无人机驾驶人资格考试单位)验证的广州“能飞”无人机培训中心询问 得知,参加非专业的“兴趣爱好”级别培训班,正对应一、二类无人机,但其培训费也要4900元至7900元不等。整个培训过程需要脱产学习14天,不脱产 周末学习则要耗时差不多两个月,学习结束后,需要到深圳参加理论考试和实飞操作考试,最终获得“机长”或“驾驶员”头衔证书。


当记者询问,考取执照有什么好处时,工作人员答复,一是经过系统学习,操作无人机的失误率事故率会比未经过培训的人少上许多,二是类似于汽车驾驶并非“无 证驾驶”,在发生事故后,只需要承担赔偿责任,而不需要承担刑事责任。但即便如此,在“AOPA”去年底公布的数据中,也显示全国培训机构仅有43家,获 得资质的无人机驾驶员仅2000余名。


无人机事故 索赔处罚有法可依

广东保典律师事务所廖建勋律师表示,因操作无人机而引发的伤人伤物情况,受害人可按我国《民法》索偿,而无人机的操作者和所有者都应当承担责任。如果受害 人因此受重伤,或者死亡的,无人机操作人员还应承担过失犯罪的刑事责任。此外,在机场周边、人口密集区等严令禁止无人机升空的区域操作无人机的,还有可能 涉嫌构成危害公共安全罪。


如果无人机操作者有窥探隐私、制造事端等故意行为,轻者公安机关可按《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给予拘留或者罚款的行政处罚。如果涉及严重后果的,比如传播偷拍他人隐私照片、用无人机故意撞击公私财物的,将涉嫌刑事犯罪。


廖建勋律师认为,无论追究无人机操作者、所有者的民事责任还是刑事责任,都是一种事后行为。国家相关行政立法机关,应及时制定、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对 无人机的飞行区域、空域,操作员的资格认证,以及生产厂家的标准做出相应规范,真正做好“事前”监管,避免无人机陷入无人管理的尴尬境地。


(来源新快报,由凤凰生活网综合整理)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