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志 >> 情感

古代野史:原配如何斗小三

时间:2017/1/6 16:54:34


作者:刘永加

原标题:野史里的悍妇斗小三



七夕节一过,有情之人的热烈犹在,悍妇斗小三的消息又不断传来。无论是开房的宾馆,还是众目睽睽的街头,文斗武斗一起上,令人看得眼花缭乱,无不慨叹世事之纷乱,情爱之无序。


电视剧《红楼梦》中,王熙凤借刀杀人逼死尤二姐


说到斗小三,大家立马就会想到《红楼梦》中的王熙凤文斗尤二姐的残酷;而古人斗小三的种种轶闻,也是多有记载。



使奸计,悍妇逼夫休小三


民国蒋芷侪《都门识小录摘录》载:晚清有个吴编修,是苏州人,非常惧内,其妻是有名的悍妇,性褊急,一有不如意事,或以掌掴其面,或薅其发而殴之。吴编修却任其所为,站地上状如木偶,京城人大都拿他的事当笑谈。

先前,吴编修得第后,到扬州打抽丰,突然患了重病,他的朋友说旅店不是养病的地方,就在一个娼寮给他谋个住处养病,一妓为他服务。该妓亲手调汤药,照顾他七昼夜不眨眼。吴编修病愈后,对这妓的深情厚意非常感动,便当即纳为妾,带回苏州,因自知其妻凶悍,恐怕遭到她的毒手,就寄居在自己的老仆家。

后来,悍妇查知此事,诘问吴编修,他十分害怕,还不敢承认。悍妇痛哭流涕地说:“我不是不能容忍,君既然纳妾,就应该在一起居住,为何搞得神神秘秘,让我无端承受妒妇之名?我要告诉亲朋好友,以洗此辱!”吴编修至此,才说出了这妓照顾他的那段实情。悍妇似乎很高兴地说:“她还真是个贤妇呀,我应该优待她。”接进家门后,她们相安无事,吴编修暗喜。所以处处逢迎其妻,无所不至。

等到吴编修进京供职,悍妇和其妾一同寓京。一日,悍妇秘密给了一个男仆人十两银子,让他拂晓时站在姨太太房门外,这男仆依计而行。悍妇就诬陷妾与男仆关系暧昧,立即捉拿送到了兵马司,悍妇则当庭号啕大哭,就像死了丈夫一样。

吴编修退值回家,悍妇又哭又骂,吴编修不敢反驳一句,而且恐惧得就像个死人。过了很久,悍妇哭罢问道:“你这爱妾将如何发落?”吴编修嗫嚅说:“请解回籍?”悍妇高兴地说:“这可是你说的啊!”立即让仆人持名帖赴兵马司,请照办。吴编修只有在一边饮恨吞声。

欲擒故纵使奸计,好一个王熙凤的翻版,让人胆寒。


偏听偏信,捉小三摆乌龙



清梁溪坐观老人《清代野记》载:光绪初年,吏部有两个雷姓司员,一个是浙江人,一个是陕西人;一个是进士,一个是拔贡。巧就巧在他们同姓同官又同司。

浙雷住南横街,夫人随住;陕雷住魏染胡同,小妾侍从。二雷的门榜皆书“吏部雷寓”。浙雷妻子本来就对其夫有提防,生怕他在外拈花惹草。一日,浙雷的一个仆人与同僚私聊:“我发现,咱主人置了一妾,住在魏染胡同。”此语正好被女主人听到,责问详情。仆人说:“前几天,我在魏染胡同亲眼所见有吏部雷寓。问其邻居说住着一妾,不知是不是主人的外室。”浙雷妻闻听大怒,立即下令驱车前往,到了门口,还让仆妇大呼太太到。

陕雷妾以为有女客来,赶忙出迎,一见来人怒气冲冲,自己也不认识,正犹豫间,浙雷妻大骂道:“无耻淫婢,你竟敢私居于外,不来见我!”陕雷妾被骂得一头雾水,继而才明白,这必是丈夫的妻子啦。正支吾间,陕雷归来,妾哭诉说:“你当初不是说你妻子不在京城吗?”陕雷大惊,仔细看了来人,说道:“她不是我的妻子。”这小妾顿时大怒:“哪来的泼妇,冒认我夫。”上去就要撕扯。

陕雷突然醒悟,说:“夫人是浙雷的妻子吗?”浙雷妻点头称是,早已沮丧得没有人样啦。陕雷说:“是乃误会,可请速归,不要介意。”陕雷妾不同意了,说:“既认为夫,那今夜就伴夫一宿才行。”浙雷妻大窘,脱身不得。陕雷再三劝其妾,这才放她归去。浙雷妻回到家,立即把那仆人重重打了一顿,仍无法消去内心的羞辱。

偏听偏信,神经质的做派,不自取其辱,还能有啥结果呢。


无理行凶,悍妇被小三修理



清 吴炽昌


清吴炽昌《客窗闲话》载:燕人胡秀才,士而兼农,且耕且读,虽不得科第,却也温饱自如。遗憾的是久久无子,其妻牛氏,不能生育还强悍嫉妒。家里连婢女都没有。胡秀才为了生子,曾买过一妾,也被牛氏给打跑了,胡秀才也不敢追。他的好友钱生,很是抱不平,想给胡秀才找一个强悍过牛氏的,帮助修理牛氏。恰巧有河间的周女,随父卖艺到此地,周女头上能竖起二百觔幡杆,脚能蹬一百二十斤大瓮,力大无比。后其父老病而死,贫不能殓,愿卖身葬父。钱生就以百贯为之治丧,告知胡秀才的情况及自己的想法,恩人作伐,周女首肯。

新婚次日,胡秀才早起出门,牛氏早已操杖伏于门旁,趁周姬还没起床,突然入内,牛卷其衾,用木杖指着被卷里的周姬说:“你何大胆,敢入我家,知道我的家法吗?凡为新妇者,须试杖一百。”周姬也不搭理。牛氏木杖早已打下,自背至股打了百余下。周姬说:“杖数够了吧?妾应起身,别伤了贵手。”牛氏见周姬毫发无损,只好无言而退。

半年后,周姬怀上了胡秀才的孩子,被牛氏发觉。等到胡秀才出门,她把周姬关在屋里,操起大杖说:“我要审你。”周姬按照旧规,自己脱去衣裳,伏地听命。牛氏冷笑说道:“我怎知你有身孕是真是假?”周姬说:“真的,一个多月了。”牛氏说:“听说你是贱妓出身,所得何人之种,敢来乱我胡氏宗脉?你须以腹受杖,我必须给你打掉,你再怀上的我才放心。再一个,你还敢用屁股搪塞我?”周姬大笑,翻身而起,一下子把牛氏摔在地上,一只脚踩其背,夺过她的大杖先打数十下,调笑说:“我若有过受杖,是我应该的。可是我来你们家半年多了,腹中有孕,你还说我有外心怀疑我,不过借口坏我胎儿,是甘心想胡氏绝后呀,你想斩断祖先的香火,真是大大的罪人,人人得而诛之。我今日为胡氏的先人代申家法,你能革面洗心,尚可饶恕,否则裂肤拆骨别后悔。”开始牛氏还叫骂,后来被打得不胜其楚,哀鸣求饶。周姬这才放了她。

牛氏披发狂奔回娘家哭诉。她的兄弟叔侄都是乡里之粗人,闻听其言,纠合三十余人,各持械器,来到胡宅闹事。周姬闻听人声嘈杂,就理发整衣,以布束腹,开门问道:“你等都是夫人的亲戚?有明理的,请论曲直;若不言礼,想打仗,就请展施技艺。”众人蜂拥上前,周姬跃出大门,夺过一个木棍舞了起来,挡她的无不受伤跌倒,剩下的都吓得扔下刀枪器械作鸟兽散。牛氏无所依靠,只有乞讨度日。

第二年,周姬生儿子满月,贺客盈门。这时,牛氏拿着打狗棍,前来要饭,见周姬,长跪叩首,周姬把她领到大堂,当众问她的情况,牛氏大哭痛悔,周姬说:“我权且为夫人摄正,料有今日。夫人既然诚心悔过,请以礼让。”后来牛氏自怨自恨,竟不再干预家政,别居一室,吃斋念佛了其一生。

无论是悍妇斗小三,还是小三斗悍妇,没有赢家,同样丢份现眼。其实,现实生活中,只要女人守住心,男人守住性,就天下太平,相安无事。


(来源:羊城晚报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