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聚 >> 精品诗荟

舒婷诗选

时间:2017/2/3 11:13:57





祖国啊 我亲爱的祖国


我是你河边上破旧的老水车

数百年来纺着疲惫的歌

我是你额上熏黑的矿灯

照你在历史的隧洞里蜗行摸索

我是干瘪的稻穗;是失修的路基

是淤滩上的驳船

把纤绳深深

勒进你的肩膊

—— 祖国啊!


我是贫困

我是悲哀

我是你祖祖辈辈

痛苦的希望啊

是“飞天”袖间

千百年来未落到地面的花朵

—— 祖国啊


我是你簇新的理想

刚从神话的蛛网里挣脱

我是你雪被下古莲的胚芽

我是你挂着眼泪的笑窝

我是新刷出的雪白的起跑线

是绯红的黎明

正在喷薄

—— 祖国啊


我是你十亿分之一

是你九百六十万平方的总和

你以伤痕累累的乳房

喂养了

迷惘的我,深思的我,沸腾的我

那就从我的血肉之躯上

去取得

你的富饶,你的荣光,你的自由

—— 祖国啊

我亲爱的祖国


神女峰


在向你挥舞的各色花帕中

是谁的手突然收回

紧紧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当人们四散离去,谁

还站在船尾

衣裙漫飞,如翻涌不息的云

江涛

高一声

低一声


美丽的梦留下美丽的优伤

人间天上,代代相传

但是,心

真能变成石头吗

为盼望远天的杳鹤

而错过无数次春江月明

沿着江岸

金光菊和女贞子的洪流

正煽动新的背叛

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

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




呵,母亲


你苍白的指尖理着我的双鬓

我禁不住象儿时一样

紧紧拉住你的衣襟

呵,母亲

为了留住你渐渐隐去的身影

虽然晨曦已把梦剪成烟缕

我还是久久不敢睁开眼睛


我依旧珍藏着那鲜红的围巾

生怕浣洗会使它

失去你特有的温馨

呵,母亲

岁月的流水不也同样无情

生怕记忆也一样退色呵

我怎敢轻易打开它的画屏


为了一根刺我曾向你哭喊

如今带着荆冠,我不敢

一声也不敢呻吟

呵,母亲

我常悲哀地仰望你的照片

纵然呼唤能够穿透黄土

我怎敢惊动你的安眠


我还不敢这样陈列爱的祭品

虽然我写了许多支歌

给花、给海、给黎明

呵,母亲

我的甜柔深谧的怀念

不是激流,不是瀑布

是花木掩映中唱不出歌声的枯井



珠贝——大海的眼泪


在我微颤的手心里放下一粒珠贝,

仿佛大海滴下的鹅黄色的眼泪……


当波涛含恨离去,

在大地雪白的胸前哽咽,

它是英雄眼里灼烫的泪,

也和英雄一样忠实,

嫉妒的阳光

终不能把它化作一滴清水;


当海浪欢呼而来,

大地张开手臂把爱人迎接,

它是少女怀中的金枝玉叶,

也和少女的心一样多情,

残忍的岁月

终不能叫它的花瓣枯萎。


它是无数拥抱,

无数泣别,

无数悲喜中,

被抛弃的最崇高的诗节;

它是无数雾晨,

无数雨夜,

无数年代里

被遗忘的最和谐的音乐。


撒出去——

失败者的心头血,

矗起来——

胜利者的纪念碑。

它目睹了血腥的光荣,

它记载了伟大的罪孽。


它是这样伟大,

它的花纹,它的色彩,

包罗了广渺的宇宙,

概括了浩瀚的世界;

它是这样渺小,如我的诗行一样素洁,

风凄厉地鞭打我,

终不能把它从我的手心夺回。


仿佛大海滴下的鹅黄色的眼泪,

在我微颤的手心里放下了一粒珠贝……


中秋夜


海岛八月中秋

芭蕉摇摇

龙眼熟坠

不知有“花朝月夕”

只因年来风雨见多

当激情招来十级风暴

心,不知在哪里停泊


道路已经选择

没有蔷薇花

并不曾后悔过

人在月光里容易梦游

渴望得到也懂得温柔

要使血不这样奔流

凭二十四岁的骄傲显然不够


要有坚实的肩膀

能靠上疲惫的头

需要有一双手

来支持最沉重的时刻

尽管明白

生命应当完全献出去

留多少给自己

就有多少忧愁



(来源:中国现代诗歌大全)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