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

魏文亮的生活态度与教育情怀

时间:2017/3/19 17:22:04




盛赞魏文亮先生“雅俗共赏 德艺双馨”

相声表演艺术家魏文亮在天津称得上是一位家喻户晓的人物,至今已经登台从艺七十一年。魏文亮早年就被评为国家一级演员,是“卫派”相声代表人物。无论在艺术上还是生活中,魏文亮对自己的要求都很高。正因为艺术上的孜孜以求才有了观众对他诸多相声名段的耳熟能详;而生活中,魏文亮一家妻贤子孝闻名遐迩,两个儿子均毕业于世界名校。到底是怎样的生活理念成就了这样一位“幽默的绅士”呢?近日,记者带着疑问,到魏文亮的家中对他进行了采访。


6岁登台 孝字当先

魏文亮出生在一个艺人家庭,父亲魏雅山是一位弦师,母亲张墨香是一位老鸳鸯调演员。新中国成立前,大多数艺人们都是穷困潦倒,魏文亮一家也不例外。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年幼的魏文亮跟随父母“闯关东”到锦州。6岁开始,魏文亮就和师傅、父母撂地登台,并且广受观众的喜爱。

几年后,在当地已经小有名气的魏文亮跟随家人、师傅回天津。途中,他的启蒙授业恩师张文斌病逝。魏家人出钱安葬了他,悲痛万分的魏文亮以长子礼为师傅守灵、送葬。

回到天津后,一次偶然的机会魏文亮被相声名家武魁海相中,并收为徒弟。武魁海是北京镶黄旗人,后来走红津京一带,本来武魁海在行里有个规矩是不收徒弟的,可是看到魏文亮的演出以后就再也抑制不住了,亲自来到魏家,对魏文亮的父母说:“我要收你们的孩子为徒,你们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就这样,魏文亮成了武魁海的徒弟,并在剧场里举行了非常郑重的拜师仪式。天津市的不少相声演员,张寿臣、尹寿山等都纷纷到场祝贺。从此,武魁海每周日都早早地来到魏家一句一句地教徒弟说相声,魏文亮一句句地学。如果说张文斌是领魏文亮走进相声行当的启蒙师的话,武魁海则是将魏文亮带入艺术殿堂的引路者。对这两位老师,魏文亮都是言听计从,像对待自己的父母一般,并且这两位老师都是四十多岁了仍没有成家,基本就都吃住在魏家,所以感情上就又增进了一层。

说到这,魏文亮的妻子刘婉华补充说,“魏文亮可真是少有的孝顺,隔三差五地买各种点心、水果给师傅送去,在那个收入微薄的年代非常不容易”。在师傅心中,魏文亮这个徒弟甚至胜过血缘亲人。

魏文亮说,“两位老师对我也是真好,我的这些本事,做人也是两位老师一言一行教的。后来这两位师傅百年之后都是我发送的”。说到这,魏文亮打趣地说,“我这一生打幡儿也是过瘾了,打了四次,两个师父,还有自己的父母”。武魁海老师去世后,他哥哥对魏文亮说,你是他唯一的徒弟,这一切的后事你就操持着去做吧。你花十块钱办我不嫌少,花一百块钱我也不嫌多。“那时我给师傅买的棺材是沙木十三圆。老人们都知道这棺木很不错。后事办得很圆满,我是身穿重孝给老人送的终。”


广采博取 以贤为师

魏文亮善于博采众长,在相声界中非常有名。魏文亮的相声,说、学、逗 、唱兼擅,包袱抖得又脆又响,表演气氛热烈火爆,这一风格的形成固然与他“文革”中演过话剧,积累了丰富的戏剧表演经验不无关系;更在于他善于博采众长,不仅学习不同相声流派的不同表演风格,而且善于从姊妹艺术中汲取营养。

魏文亮除了师承张文斌、武魁海并虚心求教以外,还学过侯宝林的《杂学唱》《关公战秦琼》和赵佩茹的《揭瓦》;不仅用心学,还要做到“神似”,有所发展和升华。比如为演好《揭瓦》,他认真了解故事情节,分析人物,回忆赵佩茹的表演特色,从眼神到手指的姿态,皆烂熟于心后,才将一个小人物尖酸刻薄、没理搅三分的嘴脸刻画得活灵活现。相声大师马三立说过一段《美人赞》,戏谑了“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的传统美女的审美标准。魏文亮在学习这段相声时,根据自身特点,用活泼的形体动作加上夸张的面部表情,绘声绘色,演出效果更活、更火、更有趣。马三立观后道:“小子,这段活使得比我好,我不使了!”

为磨练学、唱方面的功夫,魏文亮还刻苦学习中外歌曲和戏曲的唱、念、做、打。侯宝林在世时说过:相声演员学唱,学身段,学得不像干嘛?学得全像,听你干嘛?魏文亮悟出内中的辩证关系,所以经常对徒弟讲,一定要多听多看,别怕耳朵磨出茧子;学像了,再发展,形成个人风格。


紧跟时代 与时俱进

1956年,16岁的魏文亮加入了天津南开曲艺团,成了一名专业相声演员。在此期间,与张寿臣、马三立、赵佩茹、侯宝林、高凤山、李润杰等大师们的合作让他受益匪浅,这段时期也使他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提起那些日子,最让他难忘的还是1965年参加中央慰问团为期半年的西南之行。那一次魏文亮走了万里长征三分之一的路程,每台慰问演出,他的节目都是最多的,既要说对口词又要表演相声、快板,有时还要即兴表演一段舞蹈。说起那段经历,魏文亮感慨万千:“那些日子,虽然很苦很累,但心里却永远是甜的,能代表中央去慰问可爱的战士们,我感到非常自豪。”慰问归来,魏文亮获了个三等功。而在那段日子里,所有的相声作品不能再用传统段子,要从战士们的军旅生活中取材、创作。对从旧社会走过的艺人来说,离开传统段子,自行创作,具有非常高的难度。紧跟时代的步伐,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中,是艺术创作的前提,也是摆在艺人们面前的巨大难题。太多的艺人,因为没有解好这道题,而不得不放弃了本行。

“文革”时期,相声不许再说了,可这也难不倒意识超前的魏文亮,他演起了话剧。《五洲风雷》《农奴戟》《槐树庄》反响很好。

魏文亮说,“文革”时期,大时代的背景我们无从改变,只能恪守本分,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自暴自弃,要不忘修炼自己。正是因为这种心态和经历,魏文亮之后的相声表演中融入了一些话剧表演的技巧,把相声表演得更加精彩。

两年前,魏文亮在小剧场听到了一个“闹鬼”的小段,“我当时一听就觉得不错,可演员讲述得太平淡了,演出效果很一般”。回家后,他凭着记忆对这个小段进行了再创作,命名为《北仓惊魂》。一登台,他先问观众:“你们承不承认这世上有鬼?”台上台下的互动一下子就起来了,观众有信的,有不信的,还有跟着起哄笑闹的。他开始声情并茂地表演,台下的小姑娘一边听一边怕,越害怕越想听。魏文亮说,故事情节很简单,全靠相声演员造势,得让胆小的人觉得“哎呦妈呀,真有鬼啊”!而这种造势,除了运用语言以外,肢体的表演非常重要,正是得益于当年演话剧的功底。




传承与创新并行 让相声艺术焕发时代光芒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马季曾经说过:“我还是业余演员时就经常去天津听魏先生说相声,他传统底子厚,是相声的正宗传人。同时,魏先生的相声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新’字,推陈出新的‘新’。”

看当今年轻一代相声演员的相声,总有一种轻飘的感觉。究其原因,是缺少传统相声的文化底蕴。相声毕竟不同于小品与其他一些艺术形式,它是一门有传承的艺术。魏文亮从6岁开始学艺,步入相声行当,接触了当时众多的相声老艺人,可谓博采众长,所以他后来表演的新段子新颖而不失厚重就是这个原因。“我现在演出的风格,以及对于相声的理解,一直延续师父的表演经验。”从继承传统上说,魏文亮可以当之无愧地被称为“小老艺人”,他会的传统段子据说有一二百段,当年相声演员石富宽来津,接连看了魏文亮的几场演出后说,“哥啊!你这得会多少段子啊?”曾有一段传统段子《闹公堂》,据说这个段子相当难演,里面有大量的学唱,很吃功夫,当初是武魁海从南方带过来的,后来发掘、整理后传给了魏文亮。现在,这段《闹公堂》可以说全国除了魏文亮已经没有人会了。

提到传统,我们不能不提到“撂地卖艺”时代所说的段子、所抖的包袱,这些都是几代相声艺人心血与智慧的结晶。100多年间,最终流传下来的有数百个传统段子。这是我们民族文化的一笔财富。在这些段子里,确实存在不少“俗包袱”。但这些“俗包袱”又确实是民间智慧的产物,并且为广大民众所喜爱。由这些“俗包袱”构成的“俗相声”,比近50年来编写的“雅相声”有时更让听众感觉亲切,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说到继承必不可少的还要提到扬弃,因为早年间从艺的相声演员大都没有什么文化,再加上主要是撂地或在茶馆演出,所以因为长时间随顺市场的需要,内中传承下来的低级品位的东西很多,魏文亮一直深恶痛绝的实际上就是这点。在这次访谈中,魏文亮多次谈到这点:“我特别痛恨过去相声行当里的许多坏习气,而今的许多年青相声演员却仍抱着这些旧习气不放。学得一嘴的行话,要不就穿上件大褂,怎么看怎么陈旧,你穿大褂没关系,真能像侯宝林先生那样穿出大褂的气质也行。”真正使魏文亮开始扬弃传统,走上相声创新之路的,应当说是那次慰问部队演出的西南之行,这让魏文亮在艺术的大熔炉中受到了一次洗礼。因为每到一个部队,必须先采访战士们的感人事迹,然后再进行二次加工。在六个多月里,这么高强度的训练和宣传演出,使他从一个背负着相声传统的“老艺人”迅速地“脱胎换骨”。这一经历是其他相声演员所没有的,所以后来他在相声界里创造了几个第一,其中“第一个扒去大褂”就是在那次慰问中创造的,“一次说《好连长》,我就觉得穿大褂说部队的连长,太别扭。就和搭档陈永清商量,结果‘英雄所见略同’,于是我们就换上了白衬衣、蓝裤子上了台。从此再说新相声,不但天津的演员,连北京的演员都换了装束。‘文革’结束后,演员们大多穿中山装说相声。又是我首先穿上了西装、系上了领带说相声。以后,京津说相声的就大多穿西装、系领带上台了,当然,我说传统相声时还是穿大褂,否则也是不伦不类了。”另外魏文亮还是第一个和搭档两个人办一场相声专场的人,是第一个在相声《卖布头》里加入管弦乐伴奏的人,这些都体现出他对相声孜孜以求的创新精神,但这些创新又是从传统中一点点地升华来的。

关于相声的创新与发展,马季说得好:“说我‘新’——是创新。我认为也只有不断地出新、出新,相声艺术才会蓬勃发展。无论是相声还是其他艺术形式,只有跟着时代走,与时俱进,才会有光明的前途。”魏文亮也始终认可这一点,“都什么时候了,人都上月球了,还抱着许多陈旧、平庸、糟粕的东西不放……”正是在这点上,魏文亮博采众长而又从不拘于某一流派,而是根据自己的所长与所好,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


把中国传统文化 传播到世界的相声大使

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魏文亮便以民间文化使者的身份,陆续出访了澳大利亚、美国、新加坡、意大利、俄罗斯等国家和台湾地区,以相声艺术为纽带,弘扬民族文化,增进与各国各地区人民的理解和友谊。

2007年,魏文亮应邀到意大利威尼斯大学汉语班讲学。讲学前一天,夫人刘婉华彻夜未眠,为一天学也没上过的丈夫担心,又不能说出怕他有压力。翌日一上讲堂,看到在座的师生多是金发碧眼的老外时,她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但魏文亮却显得成竹在胸,一上讲台便夸赞了古罗马斗兽场、水城威尼斯等名胜古迹,继而话锋一转:“但你们去过中国吗?我们有长城、故宫,有56个民族和多元文化,在和谐的社会里载歌载舞。欢迎你们明年去北京观看奥运会比赛……”然后又用相声的“贯口”,列举了中国的名山大川、各地美食,讲述了相声艺术的独特魅力,边说边唱边表演,令台下学生全神贯注、如痴如醉,笑声、掌声此起彼伏。

刘婉华说,她最佩服的就是魏文亮这种赤子之心,不仅在意大利,他到美国加州艺术学院讲学,在悉尼举办曲艺专场演出,把家乡的电视节目《鱼龙百戏》引入海外……都是自发的、自觉的,没有任何功利目的,没拿国家一分钱,全凭一个老艺人的爱国热情和社会责任感。本来,老两口已取得了在澳洲的居留权,儿子也希望他留下,但魏文亮不为所动——因为,他离不开天津,离不开相声,“我这一辈子就贡献给相声了。”他说。

魏文亮去澳大利亚进行文化交流时,受到了当地市长的接待,市长听相声时而安静入迷,时而随堂大笑。观众热烈的反响就像在国内演出的效果一样。演出结束后,市长评价魏文亮是“幽默的绅士”。市长表示自己虽然不很懂相声,但是艺术无国界,是可以感受到其中的幽默与魅力的。魏文亮在意大利威尼斯某大学中文系讲座时,短短一个小时,使得在场的年轻大学生们对中国民族艺术着了迷,魏文亮还收了10个洋徒弟,同时被该校聘请为中文系教授。近年来,魏文亮还把相声带到了美国、法国、德国、俄罗斯、新加坡等多个国家。




创新应“万变不离其宗”

魏文亮应邀到南开大学讲座时,发觉喜爱相声的年轻人特别多,这让他特别高兴,可他不愿不负责地空谈“相声的明天一定更美好”,更想为年轻人实打实地支支招。“我跟大学生讲,你们喜爱相声是大好事。但为什么非要死抓着已经与时代脱节的传统段子不放手?我相信大学校园里一定有很多有趣且有意义的故事,你们为什么不说自己身边的事?”

相声的魅力是什么?魏文亮说,要让观众在笑声中找到共鸣,有了共鸣他才会记住这个段子,才会百听不厌。他希望相声演员能够用心观察身边的人和事,抓特点,找焦点,创作出能高度引发观众共鸣的相声段子。

魏文亮语重心长地对大学生讲,“现在的年轻人对相声不深研究。有的人从网上扒几个笑话攒一块就叫相声;有的人把好几段经典相声的精华攒一块,上台一说也算相声。”他顿了顿,再次深深长叹,“这都是糊弄啊!演员对自己讲的相声没有共鸣、没有感情,又怎么激发出观众的情感共鸣?”

“相声要变革,这点不能否认,可我还是那句话‘万变不离其宗’。”魏文亮在各个场合都毫不避讳地直言:“相声就是两个人用饱满的情感、有质量的内容和高超的表演功底去吸引观众。无论怎么创新,相声都不能变成小品。”


点滴教育理念 成就美满家庭

魏文亮和刘婉华有两个儿子,长子魏巍,次子魏屹。魏巍,毕业于澳大利亚阿特莱德大学国际金融系。次子魏屹追随哥哥的脚步,于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毕业后在澳大利亚工作,目前已经回到了天津,开创自己的事业。魏文亮说:“两个儿子是我们老两口的骄傲,他们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且小有成就,我们非常高兴。”

在文艺圈中,孩子认真努力学习并且取得一切成绩是很难的。因为,演员们总是相约到家中讨论业务,孩子学习的环境非常嘈杂,而过去几十年中,大家的居住条件都有限,孩子往往在喧嚣的环境中长大,很难静下心来读书。

而魏文亮、刘婉华夫妇除了以身作则、用心学习、孝顺长辈这些身教言传外,也从环境上力求为孩子们多做努力,时刻提醒孩子们要心无旁骛地学习。刘婉华回忆道,大儿子上小学时,正值“文革”时期,她在家中天天都小声提醒孩子:“老师是值得尊敬的,不要跟随小伙伴们一起整老师、打老师。”在儿子的眼中,满是父亲对师长、父母的尊重,必然不会参与整老师,并且还时常偷偷帮助被同学虐待的老师。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家喻户晓的魏文亮在全国各地演出任务增多,家庭经济状况随之大幅改善。刘婉华回忆说,那时,为了让孩子安于读书,家里没有过多装修,而且他们夫妇俩还时刻提醒孩子“父亲的收入来自于父亲的努力,你们要努力读书和工作,挣下自己的家业才更值得骄傲。”

魏文亮的家庭是一个温馨幸福的港湾,两个孩子都很孝顺,也很努力。谈起丈夫魏文亮时,刘婉华总是盛赞有加,“他是一个很有事业心、责任心的人。魏文亮从小登台挣钱养家,亲情观念很强。魏文亮虽然是旧社会过来的演员,但他身上没有这个行当里的不良习气。他总有一种追求进步、积极向上的心劲儿。在生活上他很自重,自律甚严,这在当下文艺圈里是非常难得的。”

魏文亮与舞蹈演员出身的妻子刘婉华相濡以沫,已经走过半个多世纪的爱情之路,面对起伏人生路,他们从容优雅,对社会、对家庭、对艺术、对教育的态度,堪称生命的正能量。最近这些年来,魏文亮对艺术教育和教育更是有一种使命感,他认为作为经历过旧社会的最后一代“老艺人”,有责任将承载着中国传统文化、老祖宗做人做事态度的相声艺术传播得更为深远。5月,魏文亮将在妻子的陪伴下远赴加拿大,出任加拿大著名学府约克大学东方艺术学院院长,为传播东方艺术贡献自己的力量。

如今,魏文亮和妻子一起,平静、充实、恬淡、知足地生活着。魏文亮的故事值得所有人静下心来读一读,他的教育理念也值得所有人静下心来想一想。


(来源:天津教育报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