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凤凰原创

战火纷飞年代里的家国情怀

时间:2017/9/5 15:46:07    

品读长篇小说《雪原》的主题意蕴

李彤杰


耿来 《雪原》


近年来,反映战争题材的文艺作品屡见不鲜,如长篇小说《历史的天空》、《八月桂花遍地开》以及电视剧《亮剑》、《狼烟北平》等。这些作品或是反映中国军人经过战争洗礼,成为一代将军的故事; 或是中国军队在恶劣的战争条件下,面对强大的敌人展现出来的大无畏英雄主义气概。透过战争的风云,这些军旅作品或大气磅礴,或凝重雄浑,充满了革命英雄主义色彩和中国军人的气节。而反映某一个兵种在战争中所发挥出来出奇制胜故事的作品却极少见,作家耿来创作的长篇小说《雪原》就是这样一部以侦察兵为先遣军发挥战斗堡垒作用的作品。


长篇小说《雪原》主线描写的是抗日战争后期,国民党驻风城369团团长杜岫山勾结日本鬼子,妄图清剿城外我八路军部队,为了粉碎其阴谋、和平解放风城,驻热辽部队特别派出侦察排长杨玉清以老乡的身份身入虎穴与杜岫山谈判,杜对我党政策非但不接受,竟与地方保安团和日军勾结欲与八路军决一死战。为打击其嚣张气焰,杨玉清率领褚更生、张保根等战士深入敌占区,利用刺探情报、化妆侦察、秘密隐蔽、搜索危险区等战略战术与日伪军斗智斗勇,取得一次又一次战斗胜利的故事。副线描写的是妇救会主任田翠娥的戏子妹妹田翠花由原来爱上杨玉清的弟弟杨玉书到嫁给国民党团长杜岫山,经历了爱恨交织的坎坷路程。小说反映出了战火纷飞年代里各色人物的家国情怀及儿女情长。


一部成功的长篇作品,除了具备大开大合的故事和大起大落的人物命运外,更应具备深刻的思想意蕴。长篇小说《雪原》不仅具有军旅文学的历史责任感和社会担当意识,而且对战争的历史内涵和人物命运揭示得透彻深刻,更难能可贵的是几种匠心独具的创作风格成就了作品的大气硬朗和沧桑厚重之感,其具体创作风格如下:


一、刚柔并济的叙述风格展现了小说的丰盈之美

语言叙述是形成小说写作风格的重要因素之一,小说独特的语言叙述加之故事的独特性,才会引起读者的阅读快感。长篇小说《雪原》在语句表现上具有刚柔并济的风格,可谓饱满滋润,充沛丰盈。例如,作家在表现侦察排战士夜间打伏击战时,有这样一段描写:半夜时分,雪原上出现了一队人马,每人携带一支汤姆式冲锋枪,褚更生发出“注意”信号,侦察班全体卧在雪地上一动不动,待敌人进入伏击圈,火力组一起猛射,敌人当场就倒下几个,紧接着,捕获组一跃而起冲出掩体,向敌人猛扑过去,剩下的几个家伙看到雪原上飞奔而来的人影,慌忙转身向城内方向逃窜……


上述只一个小自然段,就把战士捕获敌人的迅捷和勇猛的作战精神表达了出来。又如,作家在描写侦察兵深入敌占区化妆侦察时,有这样一段描写:雪后的天空一片晴朗,阳光照在雪原上,冰雪开始慢慢融化,大道上走来了四个“国军”,前边是个当官的,头戴大沿帽,紧跟在身后的是三个护卫兵,这就是杨排长和三名侦察员。他们手持望远镜,背着美式冲锋枪,夹着一叠地图,大摇大摆地来到保安团营部门口。褚更生两手叉腰,扬着脖子对哨兵喊道:“快把你们营长叫来,司令部的龙副官察看地形来了。”哨兵一听,急忙立正敬礼,扭头跑进屋里。睡得正香的敌营长听说“龙副官”到,翻身一骨碌爬起来,穿上衣服就往外跑。这位副官可一点情面都不留,开口就训斥道:我来的路上只顺便看了看,就发现有许多问题,工事该修的没修,伪装搞得也不好,若是团座看到,你们可吃不了兜着走。


一行人走着走着的,敌营长慌忙说:龙副官,前面危险,不能再走了。“龙副官”却不以为然地说:看不好地形,心里没底,回去怎么向团座交待?跟我走吧。敌营长这才明白过来,伸手便去掏枪。说时迟,那时快。“龙副官”闪电般地扑过来,猛地把敌营长手拧到背后。


上述只两个自然段描写,就把杨玉清的智勇双全和几位侦察兵面对敌人沉着应对的心理素质表现了出来。这种冼练利落的语言表达,使小说充满了阳刚硬朗的气度。而作家在表达男女情爱上完全是温婉细腻的笔触。如在表现杨玉书与田翠花缠绵在一起的时候,作家用如下语言描写道:在浪迹江湖的一个又一个夜晚,田翠花接受着青衣琴师一次又一次温柔的袭击,浓烈如硝烟的花香让人窒息,在那一双细瘦白净的手抚摸下,她躺倒在菜花和青草丛中,渐渐丰腴的身子在北方的夜晚白得耀眼……


再例如,作家在表现杨玉清回家后见到被父亲指腹为婚的朱妙兰时,这样描写道:就见朱妙兰安静地坐在那里,无数麻雀在空中飞舞,泛黄的毛草和湿泥的气息四处浮荡,似有幽幽的艾草香气,杨玉清心里有些茫然,要不是打仗,安安静静地过这种太平日子,该多好啊!他慢慢地走近朱妙兰,这些年没事时她就靠剪纸打发光阴,妹妹珍儿上前问朱妙兰:“我剪卷草如意是用黑纸还是用靛青色纸?”


“当然用黑色,我喜欢用黑色,镂空剪出来配上白色衬底,有一种带孝的味道,很悲凉,也很好看。”朱妙兰抬头见杨玉清也在,慌忙低下头去。


上述只短短的两个自然段,就把朱妙兰这个被封建礼教扼杀的悲情女子的命运呈现在了读者面前。


文章中像这样以细腻温婉的笔调描写儿女情长的段落随处可见,应该说,作家在创作上两种风格的交替使用,使小说不但具有阳刚之气,也充满了阴柔之美。


二、性格迵异的人物彰显了人性的真实之感

一部成功的长篇小说,不但需具有引人入胜的故事,更应该具有鲜明的人物形象。如果说,故事是小说骨架的话,那么,个性化的人物就是小说的骨骼,骨架搭建得再好,骨骼硬度不够,人物就会缺钙,形象就立不起来,这就尤如建在沙漠上的大厦不堪一击。长篇小说《雪原》之所以能引起笔者的共鸣,最关键的是作家刻画出了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例如:智勇双全、铁汉柔情、对革命怀着坚定信仰的侦察排长杨玉清; 胆大心细、精明干练的副班长褚更生; 在关键战役中运筹帷幄、深谙用兵之道的赵团长;刚直不呵、对爱情忠贞不渝的妇救会主任田翠娥;追求享乐主义、苟且偷安的杨玉书; 胆小怯懦、任命运摆布的田翠花; 苦大仇深、顽皮可爱的小战士小栓子 ;性格乖戾,灵魂扭曲,誓死为蒋介石卖命的国民党369团团长杜岫山; 优柔寡断,追求自由和平的马副官等。作家描写这些人物时,只是通过他们出场时的对话,或举手投足间,寥寥几笔,就把人物的性格栩栩如生地刻画了出来,而这些人物随着故事情节的推进,表现得更加的入木三分,给人以一种呼之欲出的真实之感,通过鲜明的个性化人物刻画,形成了小说人物的传神魅力。


三、悲欢离合的人物命运展现了小说的忧伤之美

在当代文学长篇小说中,反映悲欢离合的作品司空见惯,许多作家在反映这样故事时 都是把人物放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描写他们经历了如何的磨难,如何的历史变迁,造成了分分合合,生离死别的命运。而作家耿来在反映小说《雪原》里的人物命运时,并非长篇累牍地描写他们坎坷的经历,却侧重于人物性格上的成因,即:性格决定命运。比如,作家在反映杨玉清与家人悲欢离合的故事时,主要突出了他为反抗包办婚姻才离家出走投身八路军队伍的,多年以后,当他身在沙场,父亲去世却浑然不知,只能在革命胜利的时候,回乡去父亲的坟墓上祭奠。而作家在描写杨玉清与妻子悲欢离合的命运时,也是突出在对田翠娥性格的刻画上,正因为田翠娥对革命的信仰,对爱情的执著坚贞,才令她在风山的城门上为爱情、为革命大义凛然,慷慨赴死的。再如,作家在描写田翠花与姐姐和杨玉书分分合合时,也没有表现是杜岫山对她的软禁和监视,而是田翠花的委曲求全,胆小怕事,威慑于杜的权势造成的结果。田翠花虽然爱着会拉胡琴,懂浪漫的杨玉书,但又嫌他是个穷酸书生,不能给予她锦衣玉食的生活;她尽管不爱杜岫山,又向往荣华富贵的官太太生活,应该说,作家刻画出来的田翠花是个自我矛盾、自我分裂的悲剧性格,为此,这样的人物最后必将走上自我毁灭的道路。

笔者认为,全篇最耐人寻味的就是杜岫山的命运,杜出身于大地主家庭,受过高等教育,留过洋,少年时代就争强好胜,觊觎高官厚禄的生活,这种性格为他日后的成长埋下了伏笔,为此,他从黄埔军校毕业后,这种野心勃勃的性格得到了国民党党部对他的封官加爵,而当上团长的他更加死心踏地的为蒋介石效力,当国民党大厦将倾时,他的美梦也彻底破灭,最后落得个开枪自杀的结局,应该说,杜岫山的可悲结局也是他自身性格造成的结果。


作家阿成为文学青年授课时讲过这样一句话,即:写人物故事,不如写一个人的命运更能打动人心。如果说鲜明的人物个性是小说眼目的话,那么,人物命运就是小说的灵魂,作家耿来在揭示《雪原》里的各种人物命运时,可谓入情入理,透彻深刻,使作品有着极强的感召力和耐读性。


四、多种艺术手法的交替运用营造了小说的意境之美

长篇小说《雪原》,不仅在语言表达上清丽脱俗,舒展流畅,而且在创作风格上运用了烘托、衬托和意象等创作手法,使作品既有画面感 ,又充满了意境美。

例如,作家在开篇时这样描写道:下雪了,旷野是如此的宁静,一切的肮脏,动荡和坑坑洼洼全被积雪覆盖住了,雪花从灰蒙蒙的天空悄然落下,银装素裹的村庄像童话般纯净恬淡。

这种用白雪衬托出来的纯净世界,既表达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也隐喻着八路军对解放热辽地区的必胜信心,这样的开篇也为小说刚柔并济的风格定准了基调。

作家在表达田翠花逃出杜岫山官阺,获得暂时的自由时,这样描写道:她走了不知有几里路,以前很近的一条路,现在走起来相当漫长。后来,风停了,雪花像凋谢的梨花缤纷而落,她在雪地上站住了,五瓣形状的雪花落在她的衣服上、头发上,她伸手接过一朵,抬头朝天空看了看,仿佛那里有一颗巨大的雪花树,那千朵万朵雪花就是从雪花树上吹落下来的,她长时间地站在雪地里,站在千朵万朵雪花丛中……

仅这一段意象的描写,就把田翠花渴望自由的心情表达了出来。作家用飘雪的天空来烘托田翠花渴望挣脱牢笼的心境,使这样的表达既营造出了画面感,又充满了意境美。

又如作家在描写杜岫山得知田翠花红杏出墙时,这样描写道:这个夜晚,杜岫山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他往后园走时清晰地听到了自己骨骼松散的声音,隔着一道小门,他看见田翠花像女鬼一样站在那里,她的脸像清明时节用的锡纸一样,从楼窗上透出来的昏黄灯光,照着一盆哆嗦的茉莉,这时,天空又飘落下雨滴,越来越大的雨水里,他觉得自己的一生就像个梦境。

这一段的描写完全是借用风景来比照人物内心的沮丧和颓废。这样的描写对杜岫山绝望的心里起到了渲染和衬托的作用。

上述几种创作手法在小说里的交替运用,凸显出来了作品强烈的艺术张力和感染力。

通过品读长篇小说《雪原》,总感觉有一种满满的正能量贯彻始终,有一种气韵流荡其中。记得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指出:“我国作家艺术家应该成为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通过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文艺作品,书写和记录人民的伟大实践,时代进步,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鼓舞各族人民朝气蓬勃迈向未来。”他还指出:“好的作品就应该像蓝天上的阳光,春季里的清风一样,能够启迪意志,温润心灵,陶冶人生”。这也是习总书记所倡导的文艺工作者的核心价值观之精髓所在。长篇小说《雪原》虽称不上史诗般的经典力作,但绝对是彰显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的上乘之作。


耿来 近照


【耿来简介】

耿来,(香港)中国新闻出版国际交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读书文化出版社、文学月报杂志社社长,总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诗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文学著作十三部,发表文学作品数百万字。


【作者简介】

李彤杰,女,1965年生人,辽宁作家协会会员,阜新作家协会理事, 毕业于辽宁文学院首届新锐作家班,辽宁文学院第二届影视编剧班。1995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曾在《新蕾》、《鸭绿江》、《佛山文艺》、《章回小说》、《文学界》、《时代文学》文学期刊上发表中短篇小说50余篇,迄今已发表长、中、短篇小说、报告文学、评论、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近200万字。长篇小说《情在高处》获阜新市首届长篇小说佳作奖;散文《桥头吃饭的民工》获2009年阜新日报社举办的“散文征文一等奖”;短篇小说《青子出逃》获2014年辽宁省作家协会颁发的“中国梦”中短篇小说奖。短篇小说《英子挂起红灯笼》获2016年“大东北”全国征文优秀小说奖。曾获得2014年度阜新文学奖;2016年度阜新市政府颁发的“阜新红玛瑙”金奖。


凤凰生活网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