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凤凰原创

乡关何处?

时间:2017/11/10 11:41:49    


作者|丁楠


乡魂

村边的白杨树呼啦啦扬起

无数面旗帜,

地头边清亮亮的流水

灌溉了一茬又一茬少年。

麦熟一晌,唰唰的镰刀剃头般地

把汗水浇给了这片土地。

收割后的麦地,就像退了潮的海,

温柔地期待下一个春天。

金谷穗羞涩得低头不语,

红高粱在风中摇曳着一首

盛开的老酒……


乡情

掬一把河水,不喝也甜,不渴也喝。

捧一抔黑土,一看就香,边看边闻。

父亲告诉我,岗地种的谷子小米香。

母亲说,千万不要撂荒了春天和土地啊……


乡愁

夏天傍晚的炊烟缭绕了我一生一世。

辘轳那个转呀,碾子那个磨呀,篱笆那个高呀……

老辈人的泪和汗浇开了秋收的梦。

夜晚,无数个母亲一边唠叨自己童年的母亲,

一边哼起摇篮曲。

年关,无数个父亲讲述自己父亲的父亲,

传承和走进一个个遥远的故事。

我在一个个除夕点燃了一柱柱香,

把思念掺进了一缕缕虔诚……


乡音

春风绿时,枕着入梦的蛙声在清晨里

又淡淡地把人吵醒。

夕阳把长调的牛哞拉得更加悠远。

秋月皓时,听着南归的雁叫在深夜里

又浓浓地把我惊醒。

树梢把叽喳的鸟语摇得更加寂静。

母亲呼我乳名的声音和唤我吃饭的声音,

严重地镌刻在我的生命里。


乡梦

在呓语里和童年的伙伴捉蟋蟀、抓蝈蝈。

在鼾声里有狗吠鸡鸣马嘶羊乜的像声同音。

在醉话里听和父母亲一样的叮咛唠叨,

也听得见和邻居唠的家常。

无论天涯海角,

个夜晚一直连载和翻腾在游子的血液里……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