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凤凰原创

兴宁客家话词汇的阴阳性

时间:2018/5/4 16:43:36    

文 | 陈彦儒


晚上做饭之时,拿出碗蒸鱼,一个词汇猛地闯入脑海——“碗公”。

什么叫“碗公”?这是客家话对碗的俗称,与此对应的是勺水的勺子,在广东兴宁老家,我们都称之为“勺嫲”。

难道碗和勺还分公母吗?小时候,我怀着强烈的好奇心,问倒众多成人。最后,一向学识渊博的爷爷笑着摇了摇头,称这是约定俗成的叫法,在客家地区,从古至今都是这样叫的。

约定俗成?那为什么不称之为“碗嫲”“勺公”?爷爷他们没有回答这个看似胡搅蛮缠的问题。

细细寻味,与“碗公勺嫲”相对应,客家话中,还有“虾公鲤嫲”等等词汇,难道,在客家话中,也有将一些词汇分成阴性、阳性两类?

想想学过的《语言学概论》,书中提到拉丁语系名词有阴阳性的区分。而与英语一样同属日耳曼语系的德语,在性质区分中显得更“学霸”一点,德语名词除了阴阳性,还有中性,举个例子,在德语里,男人是阳性,女人是阴性,小孩子是中性……

还记得马克·吐温在《可怕的德语》中曾吐槽称:“树是公的,树芽是母的,树叶是中性的;马是中性的,狗是公,猫是母的,当然公猫也是母的。”“德语里,年轻姑娘没有性别,萝卜倒是有!想想看这对萝卜是多大的赞赏,对女孩子却是大不敬啊!”

言归正传,我们还是回来谈谈客家话中的词汇属性问题吧。碗叫“碗公”,凭啥判断碗就属于阳性呢?是依据形状,依据喻义还是依据其他方面的考量?

阴阳,这是古代道家哲学概念,道家将矛盾运动中的万事万物概括为“阴”“阳”两个对立的范畴,并以双方变化的原理来说明物质世界的运动,变化。

“公”“嫲”分明就与阴阳有关。凭啥,碗要叫成“碗公”?难道这与它的摆放位置有关吗?说到位置,忽然,我的脑海中闪过一件往事,还记得10岁那年的一个暑期,我在居民楼边看到一只蟾蜍,用脚一踢,没想到它从耳后腺喷出一道液体,刚好射进我的左眼,当即,眼内出现一丝刺痛。听说蟾蜍会喷毒液,担心沦为“独眼龙”,年少的我吓得哭哭泣泣跑回家去,妈妈一边让我用大量清水去冲洗眼睛,一边大声指责我的顽劣。住在楼下的邻居阿婆听到了,走上来看我,她在得知来龙去脉后忙说:“不妨事的,不妨事的,找一块阴瓦一块阳瓦,煲水去洗一洗就好了。”

“什么叫阴瓦?什么叫阳瓦?”我们好奇问道。阿婆解释说:“我们乡下,把仰面朝天的瓦叫阳瓦,把俯身朝地的瓦叫阴瓦。你各找一块煲水洗一洗就好了。”后来,按阿婆教的方法,我的眼睛似乎真的消除了刺痛的感觉,其实,应该是热水的作用,与瓦无关吧?

回想往事,我恍然大悟,在客家话里,碗为什么叫“碗公”,这与它的摆放形态有关。碗一般是仰面朝天放着,这属于阴阳范畴的“阳”性特征。而勺为什么叫“勺嫲”?这,又与其俯身朝地摆放有关。在围龙屋厨房内,一般用大青缸盛井水,青缸上都会搁一块缸盖,勺水的勺子一般就俯身摆在缸盖上。“虾公鲤嫲”则是另一种区分方式,鲤鱼被称为“鲤嫲”,应该是与其圆鼓鼓的鱼肚关联,而至于虾为何被称为“虾公”,我还是留个悬念,请热衷联想的读者自己去琢磨吧。


(本文发表在2018年4月21日《南方日报》09版“闲趣”副刊,详见截图)




作者简介:

陈彦儒,中新社记者,广东兴宁人。曾荣获广东新闻奖、首届报业文学奖年度长篇小说奖,著有散文集《印象兴宁 水墨珠海》、长篇小说《白天失踪的少女》、理论专著《新闻课:如何学会与读者拍拖》等多部书籍,这些书籍在当当网、京东书城热销。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