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凤凰原创

海上诗选:万物初始,神祇沉默

时间:2019/2/6 11:50:01    



作者/海上

悲鸣


风和树之间横亘着夏日黄昏

蝉和鸟之间倾诉饥饿

赤日千里的脊背上晒出盐渍

坐在树下可不可以大哭一场

没头没脑地嚎啕之后

迅速离开世界上的五月


这个五月已经面目全非

耻骨隆起的凌晨时分

删除了血光的天色

要哭的样子 欲哭无泪

正是五月的自卑性格


只有树叶学会鸟的动态

它们一生的合唱仅一个音符

脚下还有哭哭啼啼的四月

留出残忍抽泣着

但是合唱对于每一片新叶

那是多么值得惆怅的纪念


从此惆怅有了音调有了背景

荒冢由集体祭拜

古柏被提炼成特写

抽泣声渐渐远去的时候

五月的裸女会被粘贴起来

它们一直唱到秋天


树上有巢 巢里没有鸟

只有几片早夭的树叶

一只孤鸟飞去了 它去追寻

另一只曾经一起筑巢做梦的鸟


2018年5月初于广州侘寂居




酒镇上下游


一条酒河流淌着,一路跌宕

洗净河床上石块的铁锈

茅台镇是一颗受精卵

裂变得令人眩目

它散发的酒香中

有无数无名氏的醉魂

和无人认领的残骸

似乎凄惨 而作为一种酒水

没有几代灵魂作抵押

怎么能喝到天昏地旋的功效?

一个女人怀孕时

精虫开始吸附卵巢

酒水亦如此 紧紧跟着血流

穿梭于五脏六肺的洞穴里

遇上金属的 石质及气态的元素

它就变得十分乖巧

所以赤水河的浊度它掩护世代魂灵

经过酿造进入我们生命系统




片断补遗


小镇上貌似已遇到未来的日子

往事也鸦雀寂然 那些旧时光

和所有的故事都在小镇的墙基下

压着,也没有任何菌斑

白蚁是为了与蟑螂争地产来的

现在都被一场意外大火焚尽

蟑螂在火灾中飞出视线

小镇的人都远离他乡……


天空从来不会拍卖版权给乌云

于是权利之争 天下的人逃难

生死与祭祀的各种树叶

各种可以做药的各种插图

甚至于美女加草绳配上一滴血

成为镇上的一场稀罕

接着下了雷阵雨……闪电

恰巧划过山坡上的乳房

关于乳房和坟墓之争

正是在偷情的高潮后发生的

墓地里男男女女苟且作乐

天空从未同意人们可以埋葬

在山岗的树下

也不会让行尸走肉离开土地

理由成立了 该死去的人

也是死无葬身之地


小镇上的女人在城里找出路

从埋尸骨的山坡走到路口

遇见了未来。未来如婴儿

啼哭声响彻云霄

乌云听到了 枯萎的叶片提前震落

一滴血一般的雨 雨一般的泪

泪一般的血……血一般的乳汁

苍天从未告诉过天下子民

死尸葬在何处

所以 父亲兄弟都埋在异乡

异乡的乌鸦也不履行报丧的义务

就这样 静悄悄地如战后的木讷

一只麻雀受惊而亡……

(这让我猛然想起五月初始的悲凉

那时的树上有巢。而巢中并没有

鸟。鸟儿飞去远方。老人说它是去

寻找另一只鸟。另一只鸟遗弃的巢

和巢中的枯叶。在风中悲鸣!)


忘了此刻即是“未来”。台风浩荡

刚建好的坟墓被风一口吞了

没有江湖记载的年月日

碑文解散而溃逃……它们

回到故事之前的字典里


2018.7-9于侘寂居




半醉半醒的时辰


活着的时候 她把萝卜煮成肉

给我吃。我喝着酒

她用双手在我的骨灰盒上抚摸

一直摸出我的醉相

纵然入海……瞒着世界

此人只是故事虚构的

生与死之间仅仅使用了三万多字

其中一句话概况了二十年

“在矿洞里他爬到四十二岁”

翻到前面三页 我从二十二岁下矿

学会了用黑暗化妆人生

同时学会喝酒 制造梦境

我和她只是在梦中相爱

由此出发 我醒来后一直在找

一个把萝卜煮出肉味的并且可以

和我用虚构做爱的女人

我醉了!瞒着世界像狗一般

寻找她的气味……


秋雨和泪水


湿了我的衣裳和心情

一天的梦境就在眼帘

朋友们都在走各种阳关大道

鞋子漏水是沙滩上穿的

而天空下雨完全为了配合我

这些日子都集合成一卷黄历

闲时翻翻 宜忌之箴可作参考

入秋会遇见旧梦

酒会让我深信不疑地遥望

心情暂且浸泡出醇厚

有人说这就是灵性的红穗高粱

它的品味汲取了千年龙涎

用它酿制的酒

无论变成相思或雨水

都是值得细细品尝的沉默

日子不就是这样在沉默中流逝吗


【相关文章】海上岩画:大地里蛰伏着沉默的力量




作者简介

   海上,男,1952年11月生于上海,老三届知青,先锋诗人、自由作家。出版过《中国人的岁时文化》、《自由手稿》、《还魂鸟》、《人海》、《影子奔向四面八方》等多种诗集、文化著作。

  海上对写字、画画有自己独到的看法,尤其是史前岩画,是国内第一位把岩画和书法融为一体的人;其书画被民间争相收藏,曾经在深圳、广州等地举办过书画展。

   海上几十年来一直醉心于汉字和中国文化,其关于中国文化源流、关于汉字、关于艺术的诸多思考,已经成文的多部手稿还有待出版,值得期待。


                         (本文由《云山凤鸣》/《新塘文艺》供稿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