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凤凰原创

张凤云|记忆中的孟浪

时间:2020/6/2 8:31:29    

本文作者

【作家简介】

张凤云,报告文学作家、文学评论家。祖籍江苏省赣榆县。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报告文学学会理事,辽宁省儿童文学学会理事,阜新市作家协会秘书长,新蕾杂志社编辑部主任,副编审退休。

作品《玉龙在这里诞生》系热爱辽宁热爱家乡丛书阜新卷,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汪国贞背后的推手》《辽西——儿童文学的一方土——常星儿作品概述》《谢友鄞边塞文学的艺术特色》陈国锋京剧《血胆玛瑙》剧评等作品多次获部省级奖。


记忆中的孟浪

张凤云


忘记过去所有不快,看淡功利,专注责任,风风火火,一切只为今天更好。

提笔写孟浪的时候,脑子里便跳出这一行字。

认识孟浪是从那个塞满人生阅历的档案袋开始的。

 1981年,我和《新蕾》文学杂志美编受命去葫芦岛锌厂调他的人事档案。走出锌厂,站在公交车站回头一望,吓了一跳,有股烟雾像画家泼墨,从锌厂吐向天空。天,像我们手中那个老旧牛皮纸档案袋,昏黄污浊,竟把蓝天分隔开,阳光、蓝天相拥着推搡着烟柱,这种清是清浊是浊的天相,不可思议。

不久,孟浪告别了在锌厂上料车间劳动改造20多年的日子和陪伴他4300多天的那辆两轮车,成为《新蕾》文学杂志的主编,直到他离休。

《新蕾》自办发行以后,生存难度增大。拓财源、找订户,走南闯北转了一圈又一圈,徘徊思索,头脑冷静下来,才知道大势之下还得走自己的路。阜新,城小,底子薄。以《新蕾》的弱小身躯下海淘金,不是本分。于是,把大家的热情和精力调动起来,努力培养本地作者,以最好的,对得起广大读者的作品,给时代一个交代。新蕾新苗,在岁月与阳光,空气与土地的滋润下,一个个诗人,小说家,散文家,报告文学作家,剧作家,儿童文学女作家,评论家从园圃走出来。有实力,有底气,有后劲。历经修炼,如今,在各自领域举足轻重者,填满个位数还得冒尖儿。

那年,全国刊物大调整,辽宁13家市地级文学期刊,只保留4家,《新蕾》是其一。不能不归于这一时期步态沉稳,基础夯实。

文联,决策层构架很特别。孟浪当选了市人大常委会常委,分管业务的副主席陈旗是市政协副主席(不驻会),二人同是副市地级老干部,孟浪是陈旗当然的下属。他俩,又排在副县级的第一副主席之后。这个高—低—高的组团形式,一直平稳向前走了十几年。相遇,相知,相敬,相谐,肝胆相照。从没有因为欲望和功利出现无休止的内耗。这种精英式的组合模式,其生命力的恒久,不能不佩服陈旗的率真坦诚,孟浪的出色执行能力。收藏界的一位大咖讲过,他愿出年薪百万,甚至千万聘一个执行经理,但未能如愿,因为都干不了。执行层这个活儿,没有崇高的精神品格,是担当不了的。

孟浪在文联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圆了大半生的入党梦。支部大会上,他流泪了。只为入党介绍人齐宏超说了两句话:早该是了!你思想上、感情上,早已入党了;你的青春和使命,都和党的事业绑在一起了。

孟浪10来岁时出过家。家穷,当沙弥可带出去一张嘴,减轻家里生存压力。想母亲,常常请假回家看母亲,师父让他带上两个馒头路上吃,他说回家吃。进了家门累得直出虚寒,母亲让他吃饭,他犹豫了一下:在庙里吃过了。为了给母亲省两个糠菜馍馍,他宁愿饿肚子。

 1942年,战火纷飞,佛门庄严,难锁他救国难于水火的壮志。他叩别师父,向庙门三叩首,开始闯荡。僧俗殊途,然爱国同一。那年,他15岁,正是从来游侠出少年的节点。为不累及家人,将孟庆宣改为孟浪。语出《庄子?齐物论》,“夫子以为孟浪之言,而我以为妙道之行也。”

 救国之路,是道多选题,他选择用文学的精神力量唤醒同胞们的麻木灵魂。

 相同的理想和信念,他结识了少他一岁的陈旗,同是意气风发的有为少年,牵手友谊70年,直到命终。    

 身处庙堂想江湖,他给朱镕基总理写信,以市人大代表的责任和良知,反映阜新矿源枯竭,转型力不从心,诚请朱总理走下来,看看煤矿工人的困境,倾听他们的心声。

 朱镕基总理真的来了。在最贫困的阜新平安煤矿矿工棚户区,只见污水遍地流,日伪时期的劳工房深陷半米,大盆小罐都在接房顶漏下来的雪水。厚道可爱的矿工们,握着朱镕基总理的手,啥也不说,只是流泪。朱总理对市里有关领导说,是不是先把路修一修,让矿工弟兄们不至于出门两脚泥,进屋满地水。不久,煤城路通车,矿区人民进市区来来往往,喜气洋洋。如今,棚户区改造全面完成,矿工们全部搬入楼群。

 那年中秋节,我和原办公室主任相约去看他,他依然魁伟帅气,依然有说不完的话,我们插不上嘴。他老伴走了进来,那眼神,满是欣赏和感激的光,他随口吟了一首打油诗:

你是我的口,

你是我的脚(jue—山东人发音),

你是我的开心果……

      

这对半路夫妻,经过半世风霜雨雪,终于修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真爱。

握别时,把他的小说散文集《百味斋》和诗选《效颦集》送我俩。我盘算,老孟啊,保重,蛇年正月初八,咱编辑部的老班底自带干粮,为你祝贺米寿,重温文联当年集体郊游的美好时光。本以为他能活过九十岁,不料他却于龙年腊月辞世,我们的心愿,只能祭奠在他灵前。

心到,佛知吧。


张凤云|记忆中的孟浪

我们郊游   站立者孟浪


张凤云|记忆中的孟浪

左一孟浪


张凤云|记忆中的孟浪

新蕾杂志全体  后右一孟浪


张凤云|记忆中的孟浪

前右一孟浪


张凤云|记忆中的孟浪

右一孟浪


张凤云|记忆中的孟浪

1987年我离开《新蕾》时编辑部合影   后右一孟浪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

最新新闻

凤凰生活杂志订阅

关键词搜索


FENDI七夕限定系列 


庆祝与伦敦艺术家兼插画家Sam Cox合作的FENDI 2020七夕限定MR. DOODLE艺术家合作系列闪耀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