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首页 >> 乐活 >> 明星

李若彤 与从前相比,我更喜欢现在的自己

时间:2021/2/1 11:23:36

采访、文/郭蔷

/被访者提供

版式/梁志明


有些女人,20几岁就拥有过高光时刻,中年之后,人生再一次开始发光发亮,就像在秋阳下开到极处的花。

1990年,李若彤踏足演艺圈,TVB95版《神雕侠侣》中李若彤饰演的小龙女,因仙气与英气并存,成为了观众眼中最经典的小龙女。

无论是《神雕侠侣》中的小龙女,还是《天龙八部》里的王语嫣,李若彤一度被影迷们视为古装扮相的视觉巅峰,TVB95版的小龙女,直到现在仍然是很多人心中最美的“神仙姐姐”。

那些身姿轻盈曼妙,英气与仙气融合的古装角色,不仅是李若彤人生中最美好的数段画面,更是港片时代我们最难忘的记忆。




“接受当下的自己

才能迎接人生高光时刻”

“我发现自己正在成长,心更加开放,并且认识到更好的自己和更大的世界。”

除了新书《好好过》出版,前段时间李若彤频繁上热搜,尽管已过了不惑之年,但多年的健身习惯让李若彤始终保持着美丽的体态和容颜,当之无愧的神仙姐姐。

采访中她说“现在仍有人问我:“你怕不怕老?其实,谁不怕老?但谁又不会老呢?只是我更明白一件事,岁月给我的不仅仅是皱纹,同时也赋予我更多的智慧和自信。而好的状态,不在于是否一定要有好的身材,胖瘦皆美,只有学会接受当下的自己就很好,千万不要羡慕别人却不愿意改变,因为人永远要跟自己比,而不是跟别人比。”

对于幸福的定义,李若彤也有自己的见解:“很多人知道我54岁了,除了赞叹我当下的状态,也有人觉得:你都这个年纪了,还不结婚,也没有孩子,肯定不幸福吧?我当时看到之后没有生气,因为我知道这些评论其实都是出于关心我。但是,每个人对于幸福的定义不同,这世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幸福模式。”

她坦言,与从前相比,更喜欢现在的自己,虽然人生中曾经历过低潮和失落,但从低潮中站起来的她已开始懂得如何好好爱自己,也更懂得如何爱别人。而这份爱,她也想通过新书分享给所有的女性,希望无论多少岁,大家都能努力迎接人生的高光时刻。



对话李若彤

P:首先恭喜若彤姐新书出版,是什么事情触动你想要写这本书的?

李若彤:这几年,我经常会在社交平台上收到很多影迷的评论或者是私信,而这些评论和私信,内容都离不开生活的方方面面。所以,有一天我经纪人问我,是不是可以考虑写一本书了,当时我感觉我的个人经历实在过于简单,不觉得有什么可分享的。但过了一段时间,忽然觉得可以尝试一下。其实,《好好过》这本书中,有一些内容是对影迷提问的回应,另外的一些则是对自己人生经历的纪念。


P:书名叫《好好过》,主要是想传达怎样的理念?书中哪一部分在写或者回忆的时候对你触动最深?

李若彤:在《好好过》书中,每个章节前都有一封信的设计,其实是写给当下正身处在这个阶段的人的一些分享,同时也是写给过去的自己的一封信。

写书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每次梳理过往的时候,也会总结从前的人生,并且从中厘清感悟,首先是与过去的自己对话,同时也是在和得缘阅读这本书的人在对话。从写到定稿,是由我的故事出发,但也希望阅读的人,能通过我的故事,获得一种力量,找到另外一种可能和选择。而若要说到书中哪一部分让我触动最深,我觉得人生的每一个阶段,都是让人有触动的,我希望读者们能透过这本书,自己从中去感悟、去发现。



P:在你的三餐饮食结构中,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可否传授一些独家养生秘籍?

李若彤:我在写书的时候,写过这样一篇文章,名为《自律者得自由》。其实很多人都不太清楚,我当年健身的时候原因很简单,是为了更好地吃,当然,也是希望自己能有健康的体魄。而健身这一坚持,就是二十年。在三餐饮食上,我是没有太过不同的,因为我这个人天生对美食无法抵挡,就比如说我特别爱吃甜食,尤其是蛋糕,即便做了演员之后, 还是会经常吃甜品,因为我说过,健身就是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养生秘籍的话,就是一定要好好睡觉,保持充足的睡眠,同时还有健身。


P:你认为女人散发出来的什么状态才是美的?

李若彤:每个人对于美的定义都不一样,包括对肥瘦、身材的定义也都不一样。大家的审美标准不同,这样才使得人生变得有趣。

我迎来了更好的自己,但我相信,属于我的最好时候还没有到。这一点,我也曾在《好好过》书中写过,不管是女人也好,男人也罢,任何时候处于任何状态,只要时刻保持清醒自持,不忘初心,就是人生好状态。



戏如人生

每一次出演都是挑战

港片繁荣的年代,金庸先生的武侠剧不仅火爆香港,也成为内地观众必追的港剧,那个时代的香港,也是美女盛出的年代,李若彤便是其一。

TVB95版《神雕侠侣》中李若彤饰演的小龙女,直到现在仍然是几代观众心目中最美的小龙女。当年李若彤第一次演小龙女,为了找到人物的气质与精髓,她特地去学习古典舞,为了接近古典人物的形神合一,她还专门练习台词发音和节奏,并且一遍又一遍地读小说,完全将自己代入进小说中的人物。

“那个时候,我通宵去看小说。拍摄之前就已经把自己代入到小说中的人物了,常常觉得我就是小龙女。有很多个夜晚都是躺在床上面边看小说边流泪,觉得我以前真的经历过这些一样。”

“出演《神雕侠侣》中的小龙女让我学会了绝对入戏。拍摄长达5个月,结束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无法走出来。在与一位前辈和当时的经纪人杜琪峰先生聊了之后,他们都告诉我:‘作为演员懂得入戏很好,但如何出戏,得靠自己。’而我,也真的在后续找到了按钮,懂得了如何出戏。”

问她演过那么多的戏,最发自内心喜欢的一个角色是哪个?李若彤说每一个角色她都喜欢,“我喜欢小龙女在爱人面前,满心满眼都是爱;我喜欢王语嫣在遇到段誉之后,能够幡然醒悟,知道对的感情应该给对的人;我喜欢杨八妹有足够的英气,敢爱敢恨。剧情和人物可能是虚拟的,但我始终以为,他们的情感是真的,与现实生活中的人无异。”




P:小龙女这个角色,让李若彤家喻户晓,被誉为史上最深入人心的小龙女,当时是怎么与这个角色结缘的?在演小龙女之前都做了哪些准备?

李若彤:《神雕侠侣》是1995年拍摄的,监制是李添胜,坦白讲,当初知道自己要接演金庸先生笔下的小龙女这个角色时,我个人并没有信心。添哥得知后,闲聊时提出了一些自己的建议,比如:如何说台词才会更有味道。同时,他还在拍摄之前特意安排我去跟随老师学习古典舞。还有一件事,就是我必须在一个礼拜之内要阅读完整本的《神雕侠侣》。大家都知道,它是很厚的一本书,故事也很长,但我并不是快速地看,而是每个字、每行字去看,包括到现在也是,我看剧本也好、看书也好,我特别喜欢慢慢地阅读每个段落、每个字,因为我会担心快速地阅读让我错失掉里面的一些关键信息。阅读完成后,我已经知道整个故事的走向了,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能如此好诠释小龙女这个角色,有很大一部分原因,离不开监制李添胜的帮助。开始拍摄的头三四天,他每天都会特别去看回放的,当他看完所有的片子的回放后,他便知道,我已经掌握并能拿捏好这个角色的精髓了,他告诉我:“这个感觉是对的,你抓得住这个角色了。”直到现在,我真的还是非常感谢他。我猜,也是因为真正看完整本原着,已经有很踏实的感觉,所以能在一开始就进入状态,也做到了绝对入戏,诠释好了这一角色。


P:《神雕侠侣》和古天乐合作,发生过什么有趣的事儿?他在工作中是怎样的一个人?

李若彤:古天乐是一个很有活力的人,他在现场从来不会停下来,后来才知道他是为了时刻让自己保持角色中的状态,怕休息了就恢复不了拍摄时的状态。现在我称呼他“劳模先生”,因为他真的非常敬业。



P:之前在《陈情令》中惊喜地看到你,仍然拥有着仙气,接下来想挑战哪类角色?

李若彤:我觉得作为演员,最大的惊喜,就是可以在不同的影视作品中,出演各类角色。每一个角色都有本质的不同,每一次的饰演对自己也都是一种挑战。像我此前拍摄《神雕侠侣》,出演小龙女这一角色,很多人觉得小龙女仙气飘飘,但是后续我紧接着就出演了《大内密探零零发》中的琴操,很多观众到现在还对这些角色很有记忆点,还会评论琴操这个角色很妩媚。我在《好好过》中有写过这样一篇文章,是《别给自己的人生设限》。其实,作为演员也是一样,我不在意扮丑,不在意扮演反派角色,每一次出演,其实都是挑战。


P:还记得当年拍的第一部电影吗?这部电影的搭档是谁?

李若彤:《浪漫杀手自由人》是我客串的第一部电影,当时去试了镜,很顺利地就通过了。当时一起合作的演员是王祖贤、任达华等人。那时候,王祖贤已经出演了《倩女幽魂》,出人意料的是,她的人非常友善,没有一点架子,得知我当时还在做空姐这个行业的时候,还主动跟我聊天,问我一些问题。

华哥人也很好,当时还送了我自己的亲笔签名照,到现在我还留着。2019年我和华哥在海南岛国际电影节一起走了红毯,依然亲切。



P:演员在戏中要不要动真感情?觉得自己是属于偏感性还是理性的人?

李若彤:我觉得每个人都有感性的一面,也有理性的一面,至于生活中到底是怎样的人,我觉得可能更要看表现在哪些片刻和事件上。

对我个人而言的话,身为演员,在戏中要懂得入戏,入戏了,自然对角色有感情,同时也会与自己的对手演员有感情。那,同样的,作为演员也要懂得出戏,戏拍完了,戏中角色的故事也相应结束。


P:曾经在谁那里得到过什么重要的关于表演的启发?

李若彤:《火烧红莲寺》是我出演的第一部电影,我在电影中饰演的角色是豆豆,接到剧本之后,我很快就通读完毕,渐渐清楚了解了豆豆这个角色的故事。我反复问自己:如果你就是豆豆,在遇到那些事情的时候,你会是什么反应?你会产生什么想法?在自问的过程中,角色身处不同情境时该有的反应、动作和眼神,也就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即便如今再看,虽然觉得我那时的表演略微青涩,但仍会觉得自己的处理尚算妥当。

因为是我主演的第一部电影,当时心中装得更多的是对这一行业的新鲜感和对接下来要接洽的新工作的期待。所以,电影结束后,我很快就出戏了,并未受其影响太深。

出演《神雕侠侣》中的小龙女则让我学会了绝对入戏。拍摄长达5个月,结束之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自己可能无法走出了。在一位前辈和当时的经纪人杜琪峰先生聊了之后,他们都告诉我:“作为演员懂得入戏很好,但如何出戏,得靠自己。”而我,也真的在后续好像找到了按钮,懂得了如何出戏。


“清醒自持”

同时又能“保持好奇地活着”

年轻时,因为几个经典角色让李若彤在影视圈里名声大震,大家觉得那段时光是她的高光时刻,但她自己却不这么认为,她说那只是自己作为演员,在塑造角色时取得的一些成绩,而非高光时刻。之后父亲的离世,让她一度情绪到了崩溃边缘,也让她走到了人生的至暗时刻。

谈起那段至暗时刻,她形容那种感受时用了“如刀,直劈而来”这样的形容词。她带着失去至亲的伤心,落到了人生最低谷里,那时候李若彤常常会无端端流眼泪,对一切都提不上兴趣,当时的她觉得自己可能无法走出来了。

那段时间她每天开着车,漫无目的,脸上的泪流不停,常常要等到情绪平复后才回家。有一次她回家时,屋内亮着微弱灯光,母亲坐在沙发上一直在等她。那一刻,她就决定无论遇到何事,无论处于哪种境地,永远不再让家人为自己担心。

“于我而言,家是避风港一般的存在,不管发生什么,只要走进家中,那些坏情绪都会随风而散,家给我保护,给我安慰。通常,我都会将车子停在楼下,并不上楼。只要人站在楼下, 看着就已觉心安。那时候,每每心慌或者觉得内心恐惧,我都会开车回家,坐在楼下的长椅上,自己待上那么一阵子。觉得稍微好一些了,再开车离开。这件事,妈妈至今都不知道。我之所以不肯走进家门,原因再简单不过,我不想她永远都在为我的状态担忧。”



P:对你来说,人生中有几个重要节点,高光时刻和至暗时刻分别是哪一年,这几个节点分别给你带来了怎样的荣耀和打击?

李若彤:很多人觉得,我的高光时刻,应该是在1995年出演《神雕侠侣》的时候,但是对我而言,我并不这么认为。那只是我作为演员,在塑造角色时,取得的一个成绩,而非高光时刻。

我人生的至暗时刻是从爸爸中风开始的,这件事一度让我陷入低潮。爸爸去世的时候,身边不少人劝慰我:“八十岁啊,算高寿啦!”我只沉默,并不作答。做儿女的总希望父母身体健康,在世久一点。未曾奢求能到百岁,可总觉得,他走得早了一些。 该怎么形容失去至亲的感受呢?如刀,直劈而来。 我始终无法接受他离开的事实。就是这样,带着失去至亲的伤心,落到了人生的最低潮里,连带着自己都变了一副模样。那时候常常会无端端流眼泪,会对一切都提不上兴趣,觉得自己可能无法走出了。


P:后来是怎么走过那段至暗时刻 ?或者说是何时开悟的?

李若彤:人处在低潮的时候,很多行为都是不由自主的,比如正坐着却无端端流泪,又比如情绪失控。有一次,我与家人在医院的时候,具体聊到什么早记不清了,只记得家人说了一句很平常的话,我却不知为何极度生气,转身离开。我去停车场开了车,并不知道自己能够去哪里,而脸上的泪流个不停,也无暇顾及。就那么满脸是泪地开着车,也不知道开了多久。手机不时震动,可我就那么坐在路旁,待到情绪平复,才开车回到家中。妈妈一直在等我。

那时候起,我决定无论因为何事处于何等境地,永远不再让家人为自己担心。

事实上,人在有所意识的时候,也是转变的开始。那时候,我开始试着做更深入、长时间的运动。在运动的时候,可以将那些事情暂时搁在一旁。但不知道为什么,有几次运动到一半,会突然没来由地心慌,甚至是恐惧。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连衣服也顾不上换,直接就拿着车钥匙去车库,一路开到妈妈家楼下。

通常,我都会将车子停在楼下,并不上楼。只要人站在楼下,看着就已觉心安。那时候,每每心慌或者觉得内心恐惧,我都会开车回家,坐在楼下的长椅上,自己待上那么一阵子。觉得稍微好一些了,再开车离开。

这件事,妈妈至今都不知道。我之所以不肯走进家门的原因再简单不过,我不想她永远都在为我的状态担忧。我以自己的方式汲取到了温暖,状态有所调整。希望她见到我的时候,始终是比之前好一些。


P:你在社交媒体上出过这样一个问题问大家:“最理想最美满的爱情是‘满心满眼都是对方’,但现实总是不尽如人意,总有人计较谁爱谁多一些,若让你选择,你想成为为爱奋不顾身的人还是被珍爱的那一个呢?”你自己会如何选择?

李若彤:重中之重,是互相懂得。任何一段感情当中,如果只有一人做到这些,那么这段感情就是不健康的。好的感情,是遇到一个真心疼爱自己的人,而非一个人对另外一个人言听计从。好的爱人,是当另一半遇到问题、想不通的时候,能够起到引导作用,令对方想明白,而不是像老师对待学生一样,制定各类法则,要求对方必须完美执行。时至如今,我依然期待爱情,我也能够做到奋不顾身的勇气,但我在此之前,会问自己,是否对方让我具备如此的底气。


P:你一直未婚,你说“幸福不在于是否一定要步入婚姻,而是在于你如何定义幸福这件事”,那么你是如何定义幸福的呢?

李若彤:我们在人生里的每个阶段,对事情的看法都不尽相同。在不断成长的同时,随着自我的经历与经验不断叠加,心中的憧憬与希望也都不同。

以前,我会把婚姻与感情看作是一件对等的事,认定婚姻是一段感情的终极目标,也觉得这就是幸福。但归根结底,幸福感是个比较虚无的东西,它看不见、摸不着,只有当事人才最清楚自己内心的需求,也只有他们,才能定义自己想要的幸福究竟是什么样的。

这世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种关于幸福的定义。年轻时,我对幸福的定义非常简单,重中之重是有一个疼爱自己的伴侣,两人因爱之名组成家庭,孩子因为彼此爱意的结合来到身边,双方父母身体康健,不见得要生活在一起,但大家互相有爱,能够彼此照顾。当然,这个照顾是相对的, 并非是仅一人付出,另一人只负责享受。愿意花时间陪伴彼此,能够为彼此分忧的同时,也可以同喜同乐,这是年轻时我对幸福的理解。

现在,与以前有所相同,又有所不同。当下,我已经懂得适当降低自己的要求,也可能是因为人在岁月中漂泊,于是看法与理解也有所不同。我已成熟到能够照顾好自己,不再像以前一样,一定要求对方必须每天陪伴着我,现在我仍会有要求,只是这个要求变了,变为对方的陪伴是有心,且有效的。

两个人过日子,需要的是彼此身心契合。这个人,需要懂得我的感受与想法,了解情绪背后所隐藏的真相,与此同时愿意分享生活里的点滴,用心聆听,悉心经营。不是只要求对方如此,我也一样。



P:你说过,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都要保持好奇心,你当演员、健身、出书,你觉得还有哪个领域想要挑战?

李若彤:生活处处是挑战,但如今的我,很少去思考自己能否做到。遇到问题的时候,更多的是去思考——想不想去达成,是否喜欢并且愿意去做,以及应不应该去做。一旦这样想,你就会去想办法攻克难关,达成自己的目的。而一旦设限,你会错过很多的机会,甚至错过一些可以重新认识自己的机会。

我们常说,要在对的年纪去做对的事,那既然是对的事,又怎么会有年纪之分?只要是想做的事,任何年纪都不晚。人生没有太晚的开始,只有过早的结束。

我一直觉得,人始终应该保持着好奇心去生活和工作。这份好奇心,会让你充满求知欲,会产生想要学习的想法,会帮你端正态度,最终付诸行动,并且达成目标。


P:很多人总是无形中给自己加包袱,活得束手束脚的,尤其是当红或者红过的演员。挣脱开束缚可能需要勇气,又或者需要是豁达的心。你觉得现阶段的自己已经放开束缚了吗?或者说已经足够豁达了吗?

李若彤:这些年,因为我在社交媒体分享自己的生活方式,有很多影迷都会如此评价我:接地气。当时我问身边的人,他们告诉我:“这个词就是在说你。”我当时还有些不解,问:“为什么?”朋友说:“因为很少有女明星像你一样去逛十元店,更很少有见谁去街市买菜,更甚至连棉签都要掰成两半用。”我听到这些的时候,直接大笑出声,我的确节俭,我妈妈也总这么说我。但是,都是有原因的,棉签掰成两半,是因为有时候只用单边来擦眼影丢掉太浪费;去街市买菜,是因为自己挑选的足够新鲜,而且可以货比三家。

最重要的是,因为我始终明白:首先我是个女人,其次我才是个女演员啊。在台上的时候,我享受表演,将自己的最好的一面呈现给观众;当回到台下,我也和常人一样,希望能去享受自己的生活。

这两者之间的区别,我一直都分得很清。一来,我不想时刻端着架子,太不真实;二来,时刻告诉自己,要懂得上场,更要懂得下台。一个人如果不懂得下台,是很容易忽略身边人感受的。最直观的结果就是会让身边的人很辛苦。而自己本身具备的能力,也会在不下台的过程中逐渐丧失。


P:你认为自己是个精神世界很富足的人吗?

李若彤:我一直觉得自己是精神世界富足的人。作为子女,父母将我教育得很好,让我具备“不虚荣,不浮夸”的特质;作为独立的个体,我做得到“清醒自持”,同时又能“保持好奇地活着”;作为家庭的一分子,家人足够爱我,无论我处于何种境地,都有他们的陪伴与支持;作为演艺行业的从业者,我能够去出演我所喜欢的角色,这些都很难得。


P:就你个人来说,在不同年龄段会分别领悟到的是什么?

李若彤:少年时,是我这一生的黄金时代,无忧无虑;情窦初开过,但未结果,所以我以“情窦错开”来形容,因为经历过,所以懂得,有信赖和有经验的人能指导,兴许更好;可以有冲劲、有活力,但更应该具备“停一停、想一想”的理性思维。恋爱时的我,曾为恋人放下一切,但我不遗憾,因当时的我尚未具备当下的智慧,还好我有领悟,对的感情要给到对的人;即便遇到了错的,也不必难过,因为是他们在教会我们成长,懂得什么是爱。工作时的我,懂得了机会到来时,要好好用心对待,要明白“有竞争才有进步”的道理。不与别人竞争,不与别人攀比,这个“争”,是与自己。当下的我,感谢无论经历任何难过失意,都没有寄托于一些不良的习惯,对于恶意无理的批评,仍能自嘲一番,不为此烦恼;过得更开心,也活得更自在,并坚信自己能过得更好。


P:你会介意别人的看法吗?说如果有,你会介意谁对你的看法?你认为自己是个一直按着自己心意走的人吗?

李若彤:我年轻的时候,当时在谈一段感情,因为对方从商的关系,很多媒体都说,我跟对方谈恋爱,是因为看中了他有钱,是为了一个“财”字。说不介意是假的,但那时候我并未具备当下的智慧,所以为了证明自己不是为了对方的钱,努力想要证明给所有错看我的人,想要他们意识到,他们的看法和说法是错的。

现在再回想起此事,用我曾经在一部电影中的角色来回答就是,“我觉得我自己很不知所谓”。其实,为什么要去介意他人的看法呢?日子是自己在过,那是我的人生,又不是你的人生。你说你的,我过我的。好意,我心领;恶意,我无所谓。

从前的我,可能并不完全具备随心过生活的能力;但当下,我觉得,我具备了。


P:生活哪个部分会是你的盲区?还是其实对李若彤来说,一切都无所不能?

李若彤:我觉得是人都不可能无所不能,但想要解决生活里的盲区,就必须要保持好奇地活着。就像是我在书中讲到的《别给自己的人生设限》,这不是随便说说,是我也的确在秉持着这一点在过生活。因为我始终明白:作为演员,穿上戏服,其他人服务于你;脱下戏服,回到现实生活中,我的身份的确是艺人,但艺人也是普通人。

有时候人只有勇敢地迈出一步,去尝试自己未必擅长的事,你才会发现,其实很多事情不在于你是否擅长,更多的是在于你有没有给自己机会去尝试。遇到盲区的时候,有探索的勇气。只要不给自己的人生设限,是谁都可以“无所不能”了。


乐活 >>

明星

凤凰生活杂志订阅

关键词搜索



XIAOLI 未来世界之旅






设计师品牌XIAOLI筱李发布2022春夏系列,本季以「Dreamlike Vacation」为主题,呈现当梦幻交织超现实主义的设计美学,用少女的浪漫视野探索未来世界,带你畅游XIAOLI筱李的梦幻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