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志 >> 专题

动物会「说话」时比人更懂人

时间:2021/9/6 10:56:47

采访、文/Milk 图/让·德·拉封丹博物馆 版式/志明 特别鸣谢/法国驻广州总领事馆




你是否听过《乌鸦与狐狸》的寓言故事?


乌鸦站在树上,嘴里叼着一块奶酪,树下的狐狸想得到奶酪,对乌鸦说: “你长得真好看呀!如果你的声音也和羽毛一样美,那你就是林中的凤凰啦!”乌鸦一听,欣喜不已,不由想显摆一下自己的好声音,于是就张开了大嘴,奶酪自然就掉到树下,狐狸得逞了。


这个寓言故事劝诫人们不要爱慕虚荣,只听好话,否则会损失惨重。让·德·拉封丹(1621 Chateau-Thierry, 1695 Paris)为动物赋予灵魂,以生动的寓言故事普世众生。本期,我们一起参观法国让·德·拉封丹博物馆,馆长尼古拉·鲁索(Nicolas ROUSSEAU)带领我们了解寓言之外的故事。


Carte réclame pour le chocolat Guérin-Boutron, Le Corbeau et le Renard, Inv. 92.6.1.22 ©Musée Jean de La Fontaine, Chateau-Thierry

格林布统巧克力收藏卡,取材《乌鸦与狐狸》© 让·德·拉封丹博物馆, 蒂耶里堡


一名蒂耶里堡孩子的传奇旅程

让·德·拉封丹于1621年7月8日出生于距离巴黎90公里的小镇 - 蒂耶里堡。他的父亲是国王的顾问、水泽与森林管理者查理·德·拉封丹,母亲是弗朗索瓦丝·皮杜。他在巴黎奥拉托利天主教修会尝试了一段时间的宗教生活,在那里他对诗歌的热爱超过了对神学的兴趣,最后他在议会法院获得了律师的头衔。

自由欢乐的“圆桌勇士们”的集会给他的学生时代打上深深的烙印,圆桌是一个小酒馆的名字,他喜欢跟朋友佩利松、富雷蒂埃、毛克鲁瓦、塔勒曼·德·勒奥和兰布埃莱特·德·拉萨布利埃在那里聚会。

他曾是流连于洋溢着文学氛围的巴黎沙龙的常客,却定期回蒂耶里堡承担其管辖水泽与森林的职责。在那里,他娶了玛丽·埃里卡特,只生了一个孩子,查理。他对家庭生活的义务漠不关心,与妻子和财产分离,对儿子的教育也不重视。他得到了国王路易十四的财政大臣尼古拉·富凯的庇护,作为交换,写下了一些赞美这位大臣及其沃子爵城堡的文章,即使失宠后也仍对这首位赞助人忠心耿耿。他从未得到过路易十四的青睐,不得不依靠历任赞助人,即奥尔良公爵夫人,玛格丽特·德·拉萨布利埃,以及后来的银行家安妮·德·埃尔法特及其妻子的支持。直到1684年他才得以进入法兰西学院。

在经历了几次或多或少不为人注意的文学尝试之后,让·德·拉封丹于1665年出版了他的第一部《故事诗》,1668年出版了第一部《寓言诗》。这两部作品的巨大成功使得他在1678-1679年和1693年出版了另外两部《寓言诗》,分别献给孟德斯潘夫人和路易十四的孙子勃艮第公爵,并在1674年出版了未取得出版许可的《新编故事诗》,该书被禁止销售。

他曾一度接近孔蒂王子和文德梅公爵的自由圈子,在去世前两年,放弃了《新编故事诗》,作出妥协,当时他病得很重,准备接受临终圣体。他于1695年4月13日在巴黎埃尔维尔府邸去世,葬在了圣婴公墓。


普世语言诗人的灵感来源

让·德·拉封丹的寓言享誉全球,他于1621年在蒂耶里堡出生,今年我们纪念他的400周年诞辰,从多方面寻根溯源。出生于公元前620年的伊索被认为是寓言的真正发明者,但拉封丹在受到他启发的同时,也改编了各种具有道德价值的古文。菲德拉、巴勃里乌斯、贺拉斯和蒂托·李维都是他的灵感来源。就像他本人所说的:“我考虑到,既然这些寓言大家都知道,那么,如果我不做出一些能提高它们品味的处理,使其焕然一新,那就等于什么也没做。”

但他的寓言也同样源自古印度,多则寓言灵感直接来自《五卷书》,《五卷书》曾被译成阿拉伯文,译名为《卡里来和笛木乃》。拉封丹在1687年在关于古人与现代人的争论中站在了古人一边,也就是站在了那些认为古代文化丰富,在质量上超过了“伟大的世纪”(即路易十四时代)的人的一边。他以自己的方式继承了这份文学传统遗产。他让动物说话,赋予他们人类的性格,感动了我们每一个人。他的作品被大量地阅读和品赏、出版、做插画、传播、成为国民教育的利器、在学校的长椅上传阅,直至今时今日,抵达许多国家。在整个十八、十九和二十世纪的法国文学中留下了许许多多的印记。这些使得拉封丹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法国作家之一。


《命运和孩子》

一个孩子躺在一口深井的井沿边上睡着了。庆幸的是,命运女神刚好路过,她轻声叫醒了孩子,对他说:“乖孩子,我救了你,你今后可要注意啊。你如果掉到井里,其实是你自己不小心造成的,但人们肯定会责怪我不提醒你。我想问你:假如你自己粗心大意造成不好的结果,你会怪我吗?”人们习惯把自己的错误归罪于命运,很少从自己的身上找原因。


拉·封丹寓言:《命运与小孩》 © 让·德·拉封丹博物馆, 蒂耶里堡


《人蛇对质》

有一个人在路上看见一条蛇,他认为蛇不是好东西,便决定把蛇杀死。他把蛇装进了袋子,为了强调蛇确实该死,他对蛇说:“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对你仁慈就是犯罪。”蛇说:“如果所有的忘恩负义者都要受到惩罚,那没人可以幸免。最忘恩负义的是人而不是蛇!”

人认为蛇一派胡言,这时,他看到一头母牛和一头公牛路过,附近还有一棵树,就请它们来评理。母牛、公牛和树分别讲述了自己如何为人类奉献,养育和保护人类,结果人类毫无感激之心,它们在衰老之后反遭人类的抛弃和糟践。

人听它们这么说,虽然觉得理亏,还是说:“我真傻,居然花时间听你们瞎抱怨”,然后把口袋往墙上一掼,蛇被摔死了。这就是人类拥有特权时的处理方式,他们害怕真理,认为世上万物为自己服务是天经地义的。若有人为自己辩解,肯定是十足的傻瓜。但应该如何处理呢?最好是远远地到另一个地方去申诉,或者干脆默不作声。


拉·封丹寓言:《人蛇对质》 © 让·德·拉封丹博物馆, 蒂耶里堡


Les Loups et les brebis, Jean-Baptiste Oudry, 1721, huile sur toile, Inv. 64.7.2

© Musée Jean de La Fontaine, Chateau-Thierry / Jean-Yves Lacote

《狼和母羊》,布面油画 1721, Jean-Baptiste Oudry

© 让·德·拉封丹博物馆, 蒂耶里堡 / Jean-Yves Lacote



Le Corbeau et le Renard, Léon Rousseau, 1853, huile sur bois, Inv. 59.27.1.3

© Musée Jean de La Fontaine, Chateau-Thierry / Jean-Yves Lacote

《乌鸦和狐狸》,木板油画 1853,Léon Rousseau

©让·德·拉封丹博物馆, 蒂耶里堡 Jean-Yves Lacote



Le Lapin et la Sarcelle, Léon Rousseau, 1853, huile sur bois, Inv. 59.27.1.4

© Musée Jean de La Fontaine, Chateau-Thierry / Jean-Yves Lacote

《兔子和野鸭》,木板油画 1853,Léon Rousseau © 让·德·拉封丹博物馆, 蒂耶里堡

/ Jean-Yves Lacote


Vue extérieure du Musée Jean de La Fontaine

© Musée Jean de La Fontaine, Chateau-Thierry

让·德·拉封丹博物馆博物馆外观

© 让·德·拉封丹博物馆, 蒂耶里堡


Vue extérieure du Musée Jean de La Fontaine

© Musée Jean de La Fontaine, Chateau-Thierry

让·德·拉封丹博物馆外观

© 让·德·拉封丹博物馆, 蒂耶里堡


Q&A

对话

尼古拉·鲁索


对话法国让·德·拉封丹博物馆馆长

尼古拉·鲁索(Nicolas ROUSSEAU)

许多人喜欢让·德·拉封丹的寓言故事,是因为给我们讲道理的都是可爱的动物:狮子,强大的动物;狐狸,聪明的动物;或者狗,家养的动物,人类的朋友。尼古拉·鲁索(Nicolas ROUSSEAU)最喜欢的寓言故事是《狼和狗》。事实上,这则寓言精彩地描述了自由的含义:狗拥有舒适的生活和主人的友谊,但狼即使饥饿,也是自由的,它拒绝了狗戴着的项圈。这是一个很美的寓言,富有普遍意义。


P:此时依然是全人类受限于疫情的时期,举办《大自然的寓言家——拉封丹的多面人生》展览有何特别意义吗?

尼古拉·鲁索:让·德·拉封丹的故居已经成为博物馆,其中的藏品符合两个目标:第一是让人们了解这个人、他的生活、他的赞助人、他在蒂耶里堡(距巴黎90公里的城市,他也在那里生活)和巴黎之间的生活方式、他的性格、他的家庭以及他管理山林水泽的工作。第二当然是让·德·拉封丹的作品:当然是寓言,但也包括其他作品,如故事、诗歌、颂歌、歌剧剧本和其他著作。他是17世纪最著名的作家之一,他的寓言故事具有普遍的意义。故居博物馆给人的印象是一个有人居住的地方,那里的绘画和家具与更当代的作品并存,总是与寓言对艺术的影响相关。

目前,我们正在举办一个用“乐高”砖块表现寓言的展览,呈现“真人大小”或更小的动物。每一代人都能从中找到满足感,在我们所经历的这段痛苦的居家期之后,这让每个人都感到高兴,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


P:你任职于拉封丹博物馆馆长这个职位有多长时间了?就任期间,你对拉封丹的认知有哪些变化?

尼古拉·鲁索:我来自文化领域。从卢浮宫学院毕业后,我在多个城市工作,如凡尔赛,担任文化事务主任。然后我在法国国家纪念碑中心工作,2020年7月来到蒂耶里堡,负责由该市和蒂耶里堡大区共同体管理的四个博物馆。我对博物馆馆长的职位感兴趣,是因为这些项目的质量和今年纪念让·德·拉封丹诞辰400周年的活动。我对这个作家,同时也对他作为一个人的看法都有了很大的改变。他是一个生活非常充实的人,一个工作勤奋的人,一个对朋友忠诚的人,1684年被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喜欢与女性为伴。他是一个性格强烈反差的人。当然,在文学层面上,他的244个寓言故事绝对引人注目。他让动物说话来描述人的性格。他的天才之处在于使寓言的精髓重获新生,这些精髓从古代的《费德尔》和《伊索》中继承下来,但他用他那个时代的美妙法语来写,用他非凡的才华,有幽默,但也有更严肃的东西,比如死亡和人的命运。


Vue extérieure du Musée Jean de La Fontaine

© Musée Jean de La Fontaine, Chateau-Thierry

让·德·拉封丹博物馆外观

©让·德·拉封丹博物馆, 蒂耶里堡


P:拉封丹的故居有何特别之处,其中有反应出他的哪些特别生活习惯或爱好吗?

尼古拉·鲁索:这座房子可以追溯到16世纪中期。它由美丽的白色石头建成,并以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进行装饰,有木格窗和古典壁柱。 这是一个接近贵族的资产阶级家庭的房子,是他的家,是他父母在1617年结婚时购买的房子,他是在里面出生的。尽管几个世纪过去了,装饰也时常发生变化,但在这所充满魅力的房子里,仍然可以感受到他的存在。他的书房位于房子的一个侧翼,现在还在,还可以参观:他在这里写了一些寓言和故事,为他作为山林水泽管理人撰写信件和报告。这是一个小房间,易于取暖,适合学习和思考。


P:与拉封丹同时期的寓言家还有哪些?拉封丹和他们相比有何特别之处?

尼古拉·鲁索:在拉封丹的时代,没有其他寓言家。这就是他作品的原创性所在。很快,他的寓言,以及被认为放纵不羁的故事,在巴黎举行的文学沙龙中被阅读。德·塞维涅夫人非常欣赏这些寓言。拉封丹很快就出名了。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当时的一些大人物会给他提供庇护:尼古拉·富凯(Nicolas Fouquet)- 国王的财政总监,建造了沃·勒·维孔特城堡,或拥有蒂耶里城堡的布永公爵,或拉萨布利埃夫人- 一位富有的、有教养的女人,在巴黎给他提供了20年的住所。

但拉封丹自己说,他并没有发明寓言:它们来自古代的费德尔和伊索寓言,也来自遥远的国度,如印度或阿拉伯世界的故事。


P:拉封丹的创作思想是否也受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思想所影响?

尼古拉·鲁索:他生活在17世纪,文艺复兴时代已经结束。然而,让-德-拉封丹接受的教育中,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文学理念经久不衰。他在蒂耶里堡学习拉丁语,然后去了巴黎,他的父母打算让他成为一名天主教修士。但比起阅读福音书,他更喜欢爱情和冒险的小说,如奥诺雷-德-乌尔费的《阿斯特雷》。他的藏书由文艺复兴时期和17世纪的小说组成。他完成我们所说“人文学科”教程,也就是说,他接受了精心的教育,其拉丁语享有主导地位。他喜欢文学圈子,参加朋友的聚会,在会上宣读前一天写的诗。我们正处于进入现代的路易十四时代:这是一个古典的时代,为文学和艺术世界打开了其他视野。


Salle XVIIIe

© Musée Jean de La Fontaine, Chateau-Thierry

18世纪的客厅

© 让·德·拉·封丹博物馆, 蒂耶里堡


P:在拉封丹故居中的书架,主要陈列了哪些类别的书?这些书籍是否也透露了他的创作灵感来源?

尼古拉·鲁索:在我们的图书馆里,我们展示了古老的作品,如伊索和费德尔的寓言故事的再版。同时,我们也介绍1668年初版的拉封丹寓言。有几个版本的书,本身就是由寓言集组成的。但我们有幸向公众展示了大量重印的寓言和故事,配上才华横溢的艺术家绘制的精美插图,如17世纪的肖沃,然后是18世纪的奥德利,以及19世纪的格兰德维尔和多雷。我们的博物馆里也有达利和夏加尔的作品,因为他们有些灵感来自于寓言故事,我们展示了他们的这些作品。应该指出的是,让·德·拉封丹在他的一生中有40次重印他的寓言,这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但他只是从中赚取了微薄的生活费,因为当时没有版税:收到的唯一报酬是出版商愿意给的。因此,需要有富有和强大的赞助者。


P:拉封丹的作品经常被用于绘画、挂毯、家具以及餐具和实用物品的制作上,为何人们会如此青睐拉封丹?与当时的政治经济背景,有何联系吗?

尼古拉·鲁索:拉封丹的寓言让美好的世界栩栩如生:大自然的世界,动物的世界。拉封丹的作品出现在人们对自然越来越迷恋的时候,18世纪开始寻求真正的生活:自然赋予的节奏和它的生活艺术。国王路易十五的动物画家让-巴蒂斯特·乌德里(Jean-Baptiste Oudry)从寓言中获得了很多灵感,用来装饰贵族们建造的私人宅邸和城堡的沙龙。例如,可以参观靠近蒂耶里堡的美丽的孔代恩布里城堡。乌德里是博韦(瓦兹)挂毯手工作坊的负责人,制作了许多描绘寓言的挂毯。在奥布松制作的挂毯也非常成功。然后在19世纪,技术的变革使得许多以寓言故事为主题的装饰物品得以批量生产。不要忘记的是,所有法国人都知道拉封丹的寓言,至少最有名的那些,比如《蝉与蚂蚁》《乌鸦与狐狸》等,并乐于在家里看到能代表他们所熟知的寓言:物品、成套餐具、绘画、埃皮纳尔版画。瓷器和陶器手工作坊生产了许多与寓言有关的物品,也生产了以寓言为主题的棋盘游戏。 我们今天叫做“衍生品”或更简单地说广告产品都卖得非常成功。我们在博物馆的陈列柜里展示了一些。


P:为何拉封丹的寓言故事可以经久流传?

尼古拉·鲁索:当然,当你参观拉封丹博物馆时,你将无法避免非常著名的蝉和它的同伴蚂蚁,以及乌鸦和狐狸或狐狸和鹳或想显得比牛还大的青蛙。但还有一些寓言故事非常微妙,需要进行一些思考。一些文学评论家认为,大多数寓言故事对小孩子来说是无法理解的。的确,有些寓言故事很长,而且充满了与神话有关的文化背景,例如,这些寓言故事很复杂,而且对于还没准备好的人来说,故事结局的寓意有时很难理解。此外,今天的法语与拉封丹的时代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有些词已经不再使用,或者已经有了不同的含义。这些在精神和结构平衡方面如此精美的诗句,对今天的年轻人来说,并不容易掌握。然而,最著名的寓言故事却在世界各地流传。这是寓言最有力的特点:它们传递的信息是具有普遍意义的,可以在世界各地传播。一个守财奴在所有国家都是守财奴,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和一个悲惨的人在所有文明中都能看到,死亡和人类的命运到处都存在。


P:我们看拉封丹是以“过去时”回顾,但是你作为拉封丹博物馆馆长,是一直与他共同“生活成长”,你会以哪种“未来视角”看拉封丹?

尼古拉·鲁索:现在我们的文化变化非常快,因为我们处于一个全球化的世界。我认为,尽管时代的印记发生了变化,但拉封丹将永远不过时。强者和弱者、富人和穷人总是存在的,而人总有一死! 就博物馆而言,我知道我有责任传承让·德·拉封丹想表达的信息。事实上,我们很快将开展大工程,以更好地凸显出我们藏品的艺术价值,并改善接待公众的条件和提高他们对拉封丹作品的理解。蒂耶里堡市自豪地承载着这位世界伟人的精神。文化差异仍然很大,但拉封丹寓言的普遍意义经得起当今世界的文化融合。这就是这位非凡作家传递的、充满信心和希望的信息。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

乐志 >>

专题

凤凰生活杂志订阅

关键词搜索



LOUIS VUITTON X Fornasetti 

将古典艺术鬼马“穿袋”走



路易威登女装艺术总监 Nicolas Ghesquiere开展全新合作,深入探索 Fornasetti工作室的创意宝库。全新女装系列风格多元,精彩呈现Fornasetti的经典手绘图案。2021全新女装系列饰以Fornasetti所设计的古典图像,并于壮阔的卢浮宫米开朗基罗廊和达鲁廊中登场,与琳琅满目的希腊、伊特鲁里亚和罗马雕塑共同构筑一次穿越时空的美学交流与创意互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