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乐活 >> 明星

袁文康 自省者

时间:2021/12/24 10:24:35

策划、统筹/郭蔷

采访、文/洪广玉

摄影 /陈永歆

拍摄统筹、制片/Itstudio

视频导演/骆飞

视频摄像/张瑞琦

制片协助/任琼华

摄影助理/孙世重、郭擎

妆发/马慧

服装造型/张旭

版式 /志明

编辑 /Grace

艺人团队/十间传媒



忠于演艺,但并不止于演艺。

袁文康是一个积极的自省者,他思考角色的价值,也审视人和戏的关系,以及戏和艺术,和社会的关系,然后处理好这些关系。

在一个充满流言蜚语的时代,这种自省的精神无疑是宝贵的,因为它是让人摆脱浮躁、找到心灵归宿少有的途径。



袁文康身上有一种特殊的能力:总是能进入事物底层进行探究。再加上他富有条理和逻辑性的表达,让作为“演员”的他显得别具一格。毕竟有这种特质的人在人群中也极为少见。


“勤于思考”让袁文康多少有一些书生意气,但也让他对“表演”有了更本质的看法:将“表演”置于合理的位置,尊重表演中专业和技术的成分,然后钻研它,磨砺它。


他说:“我原来跟一个研究莎士比亚的教授讨论过,就是如何成为一个好的演员。他举例子说,一般好的演员,生活和戏是分开的,他绝对不会将对生活的不满发泄在戏里。戏是戏,生活是生活,你要非常理性地去支配自己的情感。这里面有投入、有理性的分析,但最后还是‘技术成型’。”


袁文康认为表演是有技术的职业,他说“在舞台上,你可能有‘灵光一现’,但这个东西过去就过去了,你是追逐不了的。大部分的还是可重复性的表演,表演就是有技术的。”


接到角色后,他对每个角色都会做一个心理建构,完成逻辑上的闭环。袁文康认为塑造一个角色前,“你要理解清楚,并架构起这个人物。这个人物所有的言语,得有合理性在其中。剧情归剧情,但对于角色,每个人的感觉是不一样的,有些人演出来的感觉是求生欲很强,有些人是很超脱。剧情推到那里以后,应该还原到人的本性。所有的人都不是凭空来的,他走到今天这一步,一定有原因,你要把这个捋顺,心里的建构就是捋顺。”


和他交谈中,有时他似乎没有直接回答你的问题,而是在阐述他自己的观点。但你回头一想,发现他在更深的层面回应了你的问题,甚至回答得更多。


这也是袁文康能厚积薄发的原因。从饰演《集结号》里的“王金存”被观众记住,到《暴裂无声》里的律师、《明妃传》里的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以及《1921》里的“一大”代表李汉俊,戏份不一,但每一个参演的角色,他总能把握住角色的特点并淋漓尽致展现出来。


大衣:ETRO

西装:ETRO

内搭:Coach

鞋子:UGG x Feng Chen Wang

表:MONTBLANC

眼镜:VOSS


Q&s

对话

袁文康


谈行业

“你要与时俱进,要转换新的表演概念和方式”


P:出道至今,你参演过差不多有八十部影视剧,算是高产了。最近几年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袁文康:很多人说,2018年以后影视界的寒冬来了,行业会紧缩。但我觉得,这对于职业演员来讲其实是一件好事。市场紧缩以后,工作机会反而变多了。当然,泡沫退去以后,行业内的人也要做出相应的调整,心态的调整是第一位的。你可以有很长的周期去保持生命力,因为你的专业性、现场应变能力等,这就是专业演员的能力。


P: 也可以这么说,好的演员他会占据一个“生态位”。

袁文康:是的。时代在变,不断有新的观众进来,我们也在不断地学习。你会面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过去的表演形式对于现在的观众来说,可能是不太被接受的。你要与时俱进,要转换新的表演理念和方式。


P:对于你来说,是怎么捕捉到这些新的变化的?

袁文康:这是每个人通过平时的、很多细心的观察才能获取到的东西。你的经验可能会让你在现场比别人多一些应变能力,但学习是不能停止的。现在艺术的跨界表演也很常见,你怎么从别的艺术中去萃取形式和力量,这都是要相互借鉴的。


外套:Coach 内搭:Karl Lagerfeld


谈角色

“剧情推到那里以后,应该还原到人的本性”


P:今年你参演了一个片子叫《商业调查师》,这是一个新题材,那么对角色的把握是否也提出了新的要求?

袁文康:是的,原作者好像是有这方面的从业经验,从文本上你能看出他的专业性。对于我们来说,你要去了解从事这些工作的人职业属性是什么?当然要做很多案头工作,但不管什么职业,归根结底还是人,演员是从“人”入手,去塑造这个人的个性。

所谓职场剧,其实观众不会过于去区分,他只会看浅层次的表达。我也跟一些编剧讨论过,他们不会写的过于专业,过于深入,因为要考虑规避模仿犯罪的问题,对吧?


P:对于你饰演的“林俊文”这个角色,您是怎么理解的?

袁文康:他的人格是非常扭曲的。他成长在一个扭曲的家庭中,但是他有一个好母亲,所以他的第一个启蒙者对他是充满善意的,但是他又跟父亲一直在对抗,还有两性关系的对抗,就是有点“俄狄浦斯情结”。其实所有父子对抗的主题,从精神分析来讲,都逃不开这个东西。 如果你是写爱情,中国的爱情,你就会有《红楼梦》的影子,写西方的爱情,它就是《罗密欧与朱丽叶》,或者是“白雪公主”的童话故事,或者“灰姑娘”,这些经典模式永远出现在不同类型的影片中。这个是没有办法的。


P:参演这个角色,你有一些新的观察或体验吗?

袁文康:这个人物是一直在成长的,他一直在跟自己内心的恐惧做斗争。因为对父亲的恐惧,从小他就一直在回避他,包括想摆脱他的束缚。他在家庭上面的缺失,造就了他对于朋友之间的情感的看重。因为你在向内的情感得不到满足,就会去外部寻求,而且他有某种情感错位,这是他本身的心理问题。所以,像这样的人容易独身,包括他之前也有段婚姻,但是这段婚姻其实是他的父亲硬加给他的,在这段婚姻中,两个人就像形婚一样,保持着一种非常礼貌的态度。


P:今年大家很关注《1921》这个影片,片子里的人物非常多,每个人在其中的戏份都是有限的。参演这部电影对于你个人有什么帮助?

袁文康:我觉得拍电影还是需要保持有仪式感,你要进入内心,然后去寻找不同,而不是求同。我所用的表演方式和其他人所用的表演方式一定是不一样的,因为我们是各演各的人物。“一大”代表有13个人,那么就有13种气质,13种不同的意见,大家汇集在这里,求同是指为了理想,但个性是不可以相同的,君子和而不同。你要尊重你的角色,要把这个独特的地方摘出来,形成关于个人的“点”。个人“点”可能看上去不是那么强烈,但是你重复看的时候,会给人留下一种印象。


P:历史上的李汉俊是一个非常立体、丰富的人,你是如何理解这个人物的?

袁文康:如果你看他的文章,给人的感觉就是,他老觉得时间不够用,老是在跟自己的身体抗争,他的身体警告他不能再这样了,但他还是按照他的意志在走。他对于婚姻对于情感过于慎重。芥川龙之介评价他,说他的日语的文学性在他之上,那是一个很高的评价。他这个人的思想能力也是非常强的。芥川龙之介的作品影响了很多战后的人,而李汉俊影响了他。这种人物,在那个年代其实是不多见的。


P:具体到这个片子里面,你是怎么呈现他的特点的?

袁文康:他其实就像一个苦行僧。他与人为善,一生的愿望就是成为一个教育家。他觉得革命要慢慢开始,从教育开始,首先要解决识字的问题,然后再一点点解决思想的问题,他把这条路看得非常的漫长,他需要去做很多具体的事情。所以他离开上海之后,一直在做教育方面的事情,他中西贯通,他的思想又非常的超前。


P: 在今年的热播剧《叛逆者》中,你演双面间谍孟安南,对于这样一个“反派”,你是如何在有限的空间里面把角色的魅力塑造出来?

袁文康:反派正派是观众去分的,演员不分这个,我们只考虑在戏中的任务是什么。在这部戏里,孟安南有不同的身份,但他的中心思想是不变的,这个人物是一个忠于自己职业的人,他有非常坚定的信仰,那个年代只是信仰不同,各为其主。所以我就演得比较中性。


谈自己

生活本身有不确定性,不能丧失面对它的勇气。


P: 很多人可能不会一眼认出“袁文康”,但是会记得你塑造过哪个角色,你认为这是什么原因?

袁文康:因为你把个人符号弱化,强化了角色,观众肯定是对角色有印象。我不会去过多的重复自己的形象和表演方式,这也是我作为演员对自己的一个要求,我更希望自己是隐藏在角色背后。


P:你走上演艺的道路,是因为有《新闻小姐》这个偶然的机会,还是说你很适合,必定会走上这条路?

袁文康:走上这条路是偶然的,也有宿命在里面。虽然自己不是主动选择的,但走上了这条路后,你可以选择是继续走下去还是放弃,而我选择了继续走下来。走下来的话,当年你走过捷径,你也要学会走弯路。所谓的弯路,就是该学习的时候,就要静下心来多看,多接触经典的东西。一开始我没有把时间都放在工作上,而是更多时间放在学习上,去弥补自己不足。


P:你有碰到过可以称为挫折的这种东西吗?能举例说下吗?

袁文康:有时候会遇到被换角的事。演了几天,突然导演说你不行,你不太适合演这个。你就思考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真的是不行。我觉得每一次遇到挫折,都是一次机会,我面对挫折的时候不会消沉,反而会激起我的一种斗志。2006年的时候,我接到了剧组的一个电话,说这里有个角色,你来试一下。我去了后,发现是冯小刚导演工作室。当时他们第一个问题是问我可以剃头吗?我说可以,剃完头做完造型,然后导演看了一段戏,当时就定了。之后的一切都很顺利。


P:那对你是个蛮重要的节点,在那之后,是不是就不再有自我怀疑了?

袁文康:不,还是会有怀疑的时候。我觉得,这种怀疑反而会让你产生一种不确定性,生活本身就有不确定性,但是你不能丧失面对它的勇气。一个角色,不是说你演了就是你的,你不是无可替代的,没有人是无可替代的。但是面对危机的时候,你要懂得去驾驭它。这就是人生,你必须要经历这些东西,这没有什么坏处。


外套:Coach

内搭:Ted Baker

裤子:利郎LESS IS MORE

表:MONTBLANC

眼镜:VOSS


谈生活

“更多时间观察普通人的生活,包括弱势群体”


P:我看你在微博上和粉丝的互动还是挺多的,但你每次回复又很简短,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

袁文康:我觉得简短一点好,也不要过于自我,别人给你发信息,你也礼貌地回复一下,但是过于重复性的东西我也没法回复。因为隔着屏幕,它没有办法交流很多信息。对于粉丝来说,他是为了获得一定的互动。当然,他们也会提供有用的信息,比如他们对某一个角色很喜欢,为什么喜欢,有些人真的是会阐述的,说得是有道理的。因为在表演时,我还是藏了一点东西的,希望观众去发现。有些观众真的很聪明,他能发现这些东西。


P:工作之余,你还会通过什么方式来表达你的自我?

袁文康:工作之余,更多时间还是要观察普通人的生活,包括弱势群体。大家也知道,因为人类族群过于庞大,其实挤压了很多动物的空间,很多“原住民”,现在它已经不是原住民了。我们现在是共享地球家园,而过去是共享一片土地。说起来确实没办法,这是社会性的问题,但是在社会性之下,其实你还可以有一些人文的关怀,对弱势的关怀。


P:你经常在微博上晒健身照,能说一下你在健身当中有什么特殊的感受吗?

袁文康:其实这也是一个自我观察的过程。像我以前喜欢每天看1~2部电影,或者定期的阅读,这是一个习惯,现在健身也变成习惯了。因为随着年龄增长,以及工作的需要,我需要保持一个良好的体型和状态。接触到锻炼以后,你会发现其它不只是在那运动,不只是面对生铁的那种枯燥感,它其实有很多方式。亚里士多德也说过,古人都是锻炼的,而且训练的方式非常原始,俯卧撑有2000多年了,他希望自己的形体像个野蛮人,是个野蛮的农民。


P:不拍戏的时候,你是怎么打发时间的?

袁文康:早上起来,我会冲一杯咖啡,然后会阅读,有时候看长篇的时候,我也看一些建筑性的书籍,就是一页一页翻过去,我觉得还是要跟文字不断地打交道,还有各种影像。


P:2022年你有什么愿望?

袁文康:世界和平吧!因为现在嘛,似乎又会陷入到100年前的那个样子了,就是1919年。(笑)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

乐活 >>

明星

凤凰生活杂志订阅

关键词搜索



东方美学Giorgio Armani 2021/2022 秋冬系列



Giorgio Armani 集结东方意蕴,构想全新广告大片。纵观他的时尚之旅,屡屡受到中国氛围和美学所启发,汲取精致线条理念,恣意呈现灵感之源。此次,他委托东方团队完成大片拍摄。摄影师张家诚将镜头对准模特刘雯和赵磊,描绘一系列富有寓意的图像,将神圣感和戏剧感充斥其间。品牌全球代言人的演员胡歌亦出镜演绎秋冬季广告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