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首页 >> 乐志 >> 专题

在欧洲贵族圈中 戴出一股“轻”流

时间:2022/9/5 0:17:03

资料提供/中国画报出版社 Van Cleef & Arpels

编辑/Milk 版式/志明



爱德华时期的珠宝设计从夸张炫耀的款式慢慢转变到优雅精致的风格,甚至晚宴时佩戴的珠宝也变得优雅低调起来。这种设计后来被称为“花环”风格或“典雅的风格”。


有些珠宝商为了避免设计新艺术风格或工艺美术风格,将当时流线型的线条结合许多古典风格创作出爱德华式的珠宝风格。爱德华时期的珠宝是牢牢建立在18世纪珠宝风格的基础上的。如何既保有欧洲贵族的古典大气,又能低调优雅?本期,我们开启探寻珠宝圈中的“轻”流之旅。



结识

社交顶流爱德华七世

与之前的维多利亚时期珠宝的时代命名一样,爱德华时期的珠宝是以英国国王爱德华七世的在位时期(1901年-1910年)名称命名的,而这也是最后一个以英国君主命名的珠宝时期。华贵的爱德华年代,拥有维多利亚时代所积累的大量财富和鼎盛国力,也让英国的珠宝贸易又一次突破巅峰。亲民且善于交际的爱德华七世维持着英国和平、繁荣和歌舞升平的面貌,是英国大众爱戴的国王。


爱德华七世是维多利亚女王和艾尔伯特亲王之子,与其母亲维多利亚女王相比,爱德华是一个生性快乐、爱奢侈的人,尤其是对赛马和游艇比赛尤为热衷。在他还只是威尔士王子时,就已经有了花花公子和赌徒的坏名声。在他的加冕礼之后,他仍然将大量时间花费在和各类富豪的社交活动中。珠宝再一次成了这些极度奢华的盛宴中不可缺少的必需品。当我们审视爱德华时期的珠宝风格时,会发现其实这种风格的诞生早在爱德华七世加冕之前就已经逐渐显现了。而这个阶段结束的时间也并非爱德华七世逝世的 1910 年,准确来说应该到差不多几年后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才算得上爱德华时期珠宝的真正终止。


1900 年,人们迎来了新的世纪,但这新世纪并未带给人们所期望的在社会生活、政治以及艺术生活中的巨大改变和革新。19 世纪维多利亚时代的影响一直延续到 20 世纪并且持续了近十年,直到1914 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及之后的俄国革命运动才使欧美改变了之前的所有生活习惯、艺术风格等。


20 世纪前十年钻石镶嵌花环典雅造型项链


让爱德华时期的珠宝

更为精美轻盈的奥秘——铂金

总体来看,新世纪的前十年依然显示着欧洲本土的设计气息,这十年也见证了从 19 世纪晚期所开始的新艺术趋势的发展和衰落,以及工艺美术运动的持续。之前维多利亚时期的著名珠宝家族朱利亚诺,直到 1914 年,依旧制作 19 世纪 90 年代的复古风格珠宝首饰,尤其是 19 世纪 90 年代所流行的新月和星星形象在 20 世纪的前十年持续时兴。


新的设计在这新纪元的开端也有所出现,但并非完全打破传统,而是对旧主题的又一次精美表达。爱德华时期的英国珠宝和其他欧洲地区的珠宝相比,并未完全采用新艺术运动所带来的革新,而更是受到源于 18 世纪珠宝设计和金工设计的精美制作思想的影响,并延续了这些设计风格。如路易十六风格中那些带有流线的洛可可艺术装饰和假山装饰,为那些不愿追求新艺术思想,但是衷心于线条感的珠宝匠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设计灵感;花环和绸带、交错带、心形和对心形象被重新使用,并且成为 20 世纪早期珠宝的典型风格。


20 世纪初的珠宝之所以既精美又轻盈,都要归功于在这个时期使用的铂金。铂金早在 19 世纪便被使用在珠宝制作中,但却较少使用,直到 20 世纪,才被作为一种基础材料大量使用。铂金的强度使得珠宝设计师可以减少金属的使用并获得更好的白度。严格质量控制的铂金加工工艺也使珠宝匠们可以制成精细的蕾丝风格,或者精美的几何对称风格图案。用此种方法制作的环形铂金铭牌,成为吊坠和胸针的基底,还有装饰有花形和花环的钻石。花环的设计风格影响了几乎所有20世纪初的珠宝匠,而这类花环风格也可以让我们在观察一件西洋古董珠宝时很容易分辨出它的年代。


到了 1910 年,白与黑的组合开始成为时尚,使用钻石、玛瑙以及偶然使用黑色珐琅珠宝制成花环样式也成了这一时期的热潮,并且将钻石珠宝使用或者直接缝纫在黑色缎带的云纹丝绸及丝绒中。在珠宝设计中,东方风格也带来了更多的设计元素,例如莲花、拱门、孔雀羽毛和改型的尖塔。流苏和冠毛在此时非常流行,彩色宝石也开始又一次在珠宝制作中得以大量使用。在 20 世纪初的战争,导致了非常突然和戏剧性的绘画型风格的终止。


人们的生活继续发生改变,珠宝也开始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珠宝或是被藏在保险柜中,或是被当卖。贵金属开始变得稀有,而铂金也开始在军工生产中被使用,几乎无法在市面上看到铂金。在英格兰,政府正式禁止铂金交易,在战争的四年中,仅仅有非常非常少的珠宝被制作出来,在大多数情况下,珠宝仅限于小配饰,如战斗飞机、坦克、潜水艇等造型的好运项链、护身符和军团徽章。偶尔可以见到这些珠宝用黄金和钻石制作,但更多的是用银和基础金属。


冠冕、头带与冠毛

从宫廷演变而来的头部时尚

冠冕可谓20世纪初最典型的珠宝,是那个富裕、昌盛、时尚时代典型的珠宝,常常是富裕的精英人士的藏品,他们佩戴皇冠来参加各种节日场合的正式社交活动。在20世纪极早期,钻石皇冠被设计成飞翔的翅膀形状,或是由五个或七个星形或花蕊组成簇形装饰,或是追随19世纪晚期沙俄贵族皇冠的批针状设计。在新的设计风格中,蜿蜒的皇冠设计,遵从带状的严格几何对称的希腊钥匙装饰风格,而这种设计在当时也可能是最受欢迎的。月桂树叶、莨苕叶也常常是正式场合佩戴皇冠的设计元素。头带,被设计为简单的丝带状,佩戴在前额或者略高于发线上,很快取代皇冠成为新的流行时尚。普瓦·波列鼓励女性佩戴可拆卸、中央垂直装饰设计,并常常配有一个大的水滴状珍珠或者梨形宝石的头带。非正式的发带取形于薄纱或者蕾丝条带,以配合裙装的颜色,也常常带有钻石镶嵌的边缘设计和扣状装饰。冠毛,从 19 世纪 90 年代就已经开始流行,在时尚设计师的设计下变得极适合裙装搭配。


20 世纪前十年头戴冠毛的女性


20 世纪前十年

钻石花环叶造型头冠 & 钻石祖母绿坠头冠


20 世纪 20 年代女性佩戴珍珠长项链(多圈绕在颈上呈短项链风格) 配珍珠流苏坠


颈链和拉瓦利埃项链 (Lavalliere)

露出肩头的帷幔

自 1880 年开始在英国流行的钻石颈链,随后在巴黎引发了一种新的时尚风格。这是威尔士亲王最喜欢的珠宝款式之一。铂金轻盈精致的花环主题设计在黑丝绒的映衬下巧妙地紧贴着脖子。有时缎带会以多层的珍珠取代,同时饰有钻石。对铂金的高技能应用,使得这种颈圈式项链有着一种极致的优雅。黑丝绒不但遮盖了整个脖子,同时也高于当时女性的紧身上衣,使得中间镶嵌着钻石的白金首饰显得非常突出。卡地亚曾在当时称这种设计为“露出肩头的帷幔”。


佩戴珍珠项链的艾德娜·梅


用玛瑙和珊瑚珠制作的项链在此时非常流行。在1900年前后,一种非常特别的项链形制——拉瓦利埃项链出现了。这种项链一般有一条非常简单的链子,配有一个梨形的吊坠或水滴状珍珠。其中一种非常有名的拉瓦利埃项链是名为艾德娜·梅的项链,取名于著名美国女演员。这种项链拥有简单的整套宝石镶嵌或者宝石簇,并且配有简约的扣或纤细链。另一种相似但是设计更精美的吊坠为尼格里吉(Neglige)吊坠,包含宝石镶嵌的一高一低两个坠子悬挂于吊坠两边。高级链状项链常常镶嵌有钻石连接扣,用来搭配多种形状的精美花形吊坠,在当时非常流行且被大量使用。正式场合佩戴的项链完全采用了新的设计,并且取形于精美的花环设计搭配丝绒绸缎。


20 世纪前十年

珍珠珐琅颈链 &钻石镶嵌黑绸缎颈链


胸花

别针新佩戴方式 + 小型化

20世纪初的最典型胸花是紧身胸衣装饰或德旺德胸花。这些胸花常常是直接缝在衣服上的,而并非用针别在衣服上。到了1910年前后,紧身胸衣从女性装束中消失了,花朵的胸前装饰也就不再适合佩戴。在大多数情况下,以前的胸花被拆分制作成较小的珠宝。在19世纪最后几年,较小的胸花会被佩戴,而到了20世纪则开始流行小胸花。条带状胸花持续被佩戴并带有各种不同的装饰效果,或者带有一个较大的明亮切割钻石为中心。爪镶、排镶和锯状镶嵌是当时牌状胸花最典型的镶嵌方法。


弓状胸花有的全部用钻石镶嵌,有的用黑色丝绒边配钻石来制作。运动主题之类的新奇的胸花继续被佩戴,而且除了 19 世纪晚期的修饰风格,新的形式也开始出现,例如耍杂技的猴子、汽车轮子、飞机、羽毛球拍和风筝等形象。心形、一对心、飞翔感的形象以及马眼形牌状胸花装饰有红色、蓝色或绿色的珐琅,并且在其中心配有钻石装饰物,搭配珍珠做边,是 19 世纪晚期小型胸花传统设计之后的设计趋向。



20 世纪 10 年代钻石胸花


带扣

可拆卸“牌匾”灵活装饰

直到普瓦重新定义了女性的时尚外形,时尚才从极细的腰线转变成了较宽的腰带,这也导致了较宽的腰带成为不可或缺的装饰物。对于日间服装,腰带常常拥有新艺术风格的珐琅和迷幻风格。而对于夜间装束,腰带常常具有钻石组成的牌匾形状以及开放式的设计工艺,多为钻石密镶构造的花环风格。较小的带扣和扣边,仅仅用一排钻石镶嵌装饰,也可以将其佩戴在头发上,依附在丝绸或薄纱的发带上,扣在头上以装饰成王冠的形象。



20 世纪 10 年代

女士珠宝盒 \ 黄金编织晚宴包 \黄金编织晚宴包及配饰


书 名:《欧洲古董珠宝通典》

作 者:陶姜力 著

出版社:中国画报出版社

书 号:ISBN 978-7-5146-2112-9

出版时间:2022年6月


世家

寻宝之旅

“店铺橱窗里展示着一颗历史上著名的钻石,这颗硕大的梨形宝石名为‘Prince Edward of York’,曾属于英格兰一个家族。其璀璨光芒吸引着沿途的路人,橱窗外全天有人群驻足,如痴如醉地欣赏它的美态。"1921年12月25日的《每日邮报》欧陆版如此形容了Van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于芳登广场举行的展览。展品当中有一条熠熠生辉的项链镶嵌了多颗大小不一的钻石,包括吊坠上一颗重达5克拉的马眼形切割明亮式钻石,以及一颗名为“Prince Edward of York”的重逾60克拉的梨形切割明亮式钻石。后者是世家第一颗收购并重新镶嵌打造的著名钻石。它于1894年采自南非的金伯利(Kimberley)矿区,据说钻石的名字是为了庆祝纪念爱德华王子的诞生,他是维多利亚女王的曾孙,即后来的温莎公爵(Duke ofWindsor)。此条项链展现了世家对珍稀宝石的热爱,这段热切追寻绝色美钻的旅程,彰显其无比坚毅的耐心和出类拔萃的造诣,在世家世代之间传承绵延。


世家的诞生,始自宝石商的女儿艾斯特尔·雅宝(Estelle Arpels)与宝石匠的儿子阿尔弗莱德·梵克(Alfred Van Cleef)缔结的婚盟。自创始之初,世家已与宝石结下不解之缘。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的历史,自此烙下许多与收购宝石相关的浪漫印记。这些在拍卖会中掀起话题、被传媒广泛报道的传奇宝石,有在历史洪流中从印度的戈尔康达(Golconda)漂泊至芳登广场;也有气派不凡的瑰宝,从王室贵族和艺术名流的怀抱中落入世家的名下。


1930年末,埃及法丝娅公主(Princess Fawzia)与后来的伊朗国王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Prince Mohammad Reza Pahlavi)王子成婚,委托世家为大婚定制珠宝,促使世家展开一段寻宝之旅。1939年3月4日出版的《Excelsior》杂志形容道∶"制作这顶王冠的著名珠宝世家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花了数月时间搜集了54颗硕大的梨形、明亮式钻石,这些钻石被巧妙地从原石中切割而成,展现出无与伦比的匀称之美。”


1960年

皮埃尔·雅宝、印度巴罗达大君夫人

及其子贾加特·辛格王子


“法丝娅公主的珠宝套件配有一条镶有90颗硕大明亮式钻石的项链,钻石共重达115克拉,历时六个月从全球钻石市场中收购所得。”公主的母亲埃及王后纳丝莉(Queen Nazli of Egypt)在婚礼中同样雍容华贵,她佩戴的项链将其气质体现得淋漓尽致。项链镶嵌共重达200克拉的圆形切割和长方形切割钻石,现纳入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博物馆典藏系列中。1964年12月,一颗曾属法国王室珠宝的传奇钻石经苏富比于伦敦售出。雅克·雅宝再次在拍卖会中凯旋。重达30.58克拉的Mazarin钻石采用祖母绿型切割,仍保留17世纪巴黎宝石工匠按红衣主教指示下将之雕琢成枕形的样式。钻石在一众鉴赏家激烈竞投之下,以70,000英镑(960,000法郎)的高价售予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成为当时在全球公开拍卖活动中成交价最高的未镶嵌钻石。雅克·雅宝向记者André Burnat透露:“我每次参与拍卖都十分紧张,就好像骑师和运动员比赛前,或艺术家表演前一样。但当我决定购入一颗宝石时,我总是志在必得,而且大多受到幸运之神的眷顾。”此后,世家对传奇宝石的亘久追求始终不渝,数十年来藏品不断增加。


Blue Heart钻石吊坠的项链


传世系列的诞生

多年来,Van Cleef & Arpels梵克雅宝一直敬仰宝石之美,歌颂其色彩、亮度和典雅的形态。秉承这一传统,自2000年初,世家以高级珠宝系列致敬宝石之美,当中不乏出类拔萃的Collection of the Century系列(2002年)、Pierres de Caractère系列(2006 年)、Pierre de Caractère-Variations系列(2013年)、Emeraude en majeste系列(2016年)以及Treasure of rubies系列(2019年)。今年,世家再度发布一系列至臻杰作,向瑰丽非凡的白钻献上一阙颂歌,标记一段激情与造诣交融的动人旅程。



全新主题高级珠宝Legend of Diamonds-25件Mystery Set隐密式镶嵌珠宝系列的故事始于世家在2018年与“莱索托传奇”(Lesotho Legend)缔结的缘分。这块未经雕琢的原石是由世家长年合作的商业伙伴Taché钻石商诚献,其910克拉的重量相当瞩目,在当时是全球第五大原石,成色达完美的D级,晶体剔透玲珑,化学结构属2A型,让人竞相追逐。2A型钻石在化学上至臻纯粹,光学净度极高。这类钻石最初获鉴定为印度原生矿石,尤其盛产于戈尔康达区。其后,世界各地相继开采出同类钻石。Lesotho Legend采自莱索托(Lesotho)的莱森钻石矿(Letseng Mine),以盛产优质硕大的宝石见称。矿场致力推动开采可持续发展,并确保原石的来源透明且可追溯,因此世家与其紧密合作。


解理

Lesotho Legend

莱索托传奇


Legend of Diamonds主题高级珠宝系列 – 25件Mystery Set隐密式镶嵌珠宝作品



COUTURE MYSTéRIEUSE戒指

白K金、玫瑰金、一颗重达18.32克拉DFL级2A型 椭圆形钻石、Traditional Mystery Set传统隐密式 镶嵌红宝石、红宝石、钻石


ENTRELACS MYSTéRIEUX手镯

白K金、玫瑰金、两颗各重达10.88克拉的

DFL级2A型阿斯切切割钻石、

Traditional Mystery Set传统顶部

抛光隐密式镶嵌蓝宝石、钻



éCHO MYSTéRIEUX耳环,与可拆卸式吊坠

白K金、玫瑰金、两颗分别重达12.65及12.61克拉的DFL级

2A型枕形切割钻石、Traditional Mystery Set传统顶部抛光隐密式镶嵌祖母绿及蓝宝石、祖母绿、蓝宝石、钻石


éCHO MYSTéRIEUX戒指

白K金、玫瑰金、一颗重达25.06克拉DFL级2A型枕形切割钻石、Traditional Mystery Set传统顶部抛光隐密式镶嵌祖母绿、蓝宝石、钻石


采用Mystery Set隐密式镶嵌工艺,在écho Mystérieux耳环的主钻旁镶嵌蓝宝石


乐志 >>

专题

凤凰生活杂志订阅

关键词搜索



ETRO观摩杨幂棚拍传达新Mó登姿态




ETRO全球品牌代言人杨幂倾情演绎ETRO Liquid Paisley流动佩斯里胶囊系列,该系列通过充满活力的糖果粉、翡翠绿和阳光黄靓丽色彩选择与时髦中性风格的廓形设计传递ETRO对经典佩斯里图案的当代摩登诠释,彰显蓬勃饱满的能量和积极向上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