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首页 >> 乐志 >> 专题

专访菲利普·考尔伯特 我经常用龙虾电话打给达利

时间:2023/8/3 14:36:31

2022

龙虾凳(?色) Lobster Stool (Yellow)

玻璃钢 80 x 60 x 52 cm


菲利普·考尔伯特(Philip Colbert)出生于苏格兰,生活及创作皆以伦敦为中心,常被誉为“安迪·沃霍尔的教子”。考尔伯特以其卡通龙虾形象和精湛的超波普历史绘画在全球范围内吸引了诸多追随者。通过挪用经典艺术作品以及对其进行重新诠释,考尔伯特的龙虾以自己的方式改写了艺术史。一些标志性的流行符号和艺术史上的经典形象会在考尔伯特的作品中再次出现,比如梵高著名的向日葵、杜尚的小便池,以及安迪·沃霍尔和村上隆标志性的花朵。每一件艺术史上的经典作品,都能让考尔伯特的龙虾在不同的时间和环境中重生。在此次《菲利普·考尔伯特:龙虾创世》展览中,考尔伯特将这些经典挪用的艺术作品与其创造的复古-未来龙虾世界并置,并以此营造了龙虾物种为星球未来而战的超现实末世景象。


Q&A

对话考尔伯特

回溯童年与经典

考尔伯特毕业于圣安德鲁斯大学,获哲学硕士学位。受到理查德·哈密尔顿(Richard Hamilton)、罗伊·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及詹姆斯·罗森奎斯特(James Rosenquist)等早期波普艺术家的启发,考尔伯特将来自于古典大师绘画及当代艺术理论的纯艺术主题与当代大众文化的日常符号相交织,通过考尔伯特的另一个自我——卡通龙虾的视角加以叙事。他的作品曾在各大博物馆展出,包括时代美术馆(中国重庆,2021)、韩国世宗艺术中心(韩国首尔,2021)、艺仓美术馆(中国上海,2020)、萨奇画廊(英国伦敦,2020)和多媒体艺术博物馆(俄罗斯莫斯科,2020)。考尔伯特还与 Bentley Motors、Rolex、Montblanc、Christian Louboutin、Comme des Garçons和 Adidas 等国际知名品牌合作。


P:你第一次被波普艺术作品打动的时候是?

考尔伯特:当我还是个小孩的时候,我就非常喜欢《史酷比》《希曼》和《雷霆猫》这类的卡通片,还有第一部《超级马里奥兄弟》,它们创造了一个能够容易接近,而且令人惊叹的创意世界。当我12岁的时候,得到了我的第一个任天堂游戏机「Game Boy」,收到的时候我的兴奋之情简直难以言喻。还有另一个重要的波普经验是我得到了第一双耐克Air运动鞋,这在当时是一种现象级文化。现在我回顾这些经历和记忆的时候,发现它们对我作为艺术家的工作影响很大。所以在青少年时期,我就对波普理论、流行文化,还有像沃霍尔和杜尚这样的知名波普艺术家保持了密切的关注。


P:作为当下的新波普艺术家,相比之前的波普艺术有什么区别?

考尔伯特:自 上世纪60 年代以来,随着技术的进步,波普艺术发生了非常巨大的变化。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超级波普时代,新闻的高频推送和快速更迭已经将波普文化带入了一个全新的超级地位。在这个更加复杂的舞台上,它变得更明亮也更深沉了。


P:在你的作品中,还能看到众多艺术名家的经典元素影子:达利的龙虾电话、罗伊·利希滕斯坦的热狗、大卫·霍克尼的游泳池、曼·雷的玻璃珠眼泪……这种“挪用”的方式,有什么特别的艺术概念和传播理念吗?

考尔伯特:我非常喜欢的一点是,艺术是一种语言,而在此语境中,艺术是不朽的。在艺术史中,我们可以跨越古代与未来,去探讨思想和理论。我还喜欢与艺术影像进行视觉对话,就像「龙虾先生」是自我与过去声音的对话,去不断寻找他的或者是我自己的方式来重塑世界。


P:你是否也想以此与过去的艺术名家进行一场穿越时空的对话?如果你见到了达利,你会对他说什么?

考尔伯特:有趣的是,我正在根据我的NFT社区制作一部名为「The Lobstars 」的儿童电视节目。每一集龙虾都会穿越时空,邂逅艺术史上所提及到的重要艺术概念。所以,这就是我与过去对话的做法。我也经常尝试用我自己的龙虾电话给达利打电话,尽管他没有在电话里回答我,但我认为他是在听的。


2022

坐在颜料管上的龙虾 着色不锈钢

70 x 122 x 73 cm


《龙虾创世》重磅来袭

由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SWCAC)主办,藝術?画廊和 CE 文化(共凝文化)协办的年度特展《菲利普·考尔伯特:龙虾创世》THE MYTH OF THE LOBSTER PLANET 在深圳 SWCAC 滨海展馆盛大开幕。本次是菲利普·考尔伯特(Philip Colbert)在华南区域的首展,系统呈现了其创作生涯中的 40 余件代表作品,涵盖绘画、雕塑、巨型装置、影像、家具设计等多元创作类型。作为新波普艺术的领军人物,考尔伯特通过从古典主义大师与 20 世纪 60 年代的波普艺术运动中汲取灵感,重塑并振兴了波普艺术这一流派。其作品汇集了各种艺术风格,包括流行文化、消费主义、艺术史中的经典作品和神话主题等元素,并最终融合为了一种被称为“新波普超现实主义”的迷人视觉。



考尔伯特艺术实践的核心是围绕当代流行文化及其与艺术史的关系展开深入探讨。其作品回溯了艺术史上的经典作品,致敬了古典主义、波普艺术与超现实主义的著名大师。比如梵高著名的向日葵、杜尚的小便池,以及安迪·沃霍尔标志性的花朵,都出现在此次考尔伯特展览的作品中,令其笔下的龙虾在不同的时间和环境中重生。在此次展览中还将展出考尔伯特经典的“功能性雕塑”系列作品,着重强调了其主张的“艺术应是日常的,艺术应是为人人的”观念,试图打破精英主义的艺术观念,让更多的观众得以参与和欣赏当代艺术的表达。哲学家纳尔逊·古德曼(Nelson Goodman)在他的《创世之道》Ways of Worldmaking 一书中写道:“我们不是在探讨单一可能世界的多种替代方案,而是在探讨多个现实世界。”



考尔伯特通过艺术构建了一个超现实世界,并以此回应了古德曼所说的再造多重世界的愿景。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SWCAC)荣幸呈现菲利普·考尔伯特在华南的首次大型个展,通过 “自我再现:画家与绘画工具(Self-Representation: Painters and Painting Tools)、重构:经典艺术与数字领域(Reconstruction: Classical Artand Digital Realm)、群落:图腾与雕塑(Tribe: Totems and Sculpture)、狩猎剧场:古典主义与未来创世(Hunting Theater: Classicism and Planet Recreation)”四大板块来全面回顾与探索艺术家的创作历程,并通过富有层次感的空间叙事,邀请观众进入一个多维且超越传统艺术界限的超现实波普艺术世界。



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总经理张熙珈女士由衷地希望观众跟随目之所及的绚烂和动人的叙事进入这个想象无限的世界。在新波普艺术和超现实的力量下,感受习以为常与意想不到的碰撞,体会在其中所产生的无穷可能,并以此构想一个充满生命力与自驱力的世界。让我们在展览中深入思考、参与互动,并从考尔伯特不断重新突破当代艺术界限的非凡视野中获得启发。


P:除了艺术之外,龙虾给你带来哪些日常回忆?

考尔伯特:我喜欢与自然建立更深入的精神联系,我们可以从一些不寻常的物种身上学到很多东西。当你用手电筒照射某物时,你可以再现一个全新的世界,所以我喜欢现实生活与新世界之间的关联。


P:为何你会选择龙虾为母题,创作众多相关的艺术作品?在创作这些“龙虾”作品时,你会想什么?

考尔伯特:不是我选择了龙虾,而是它们选择了我。我现在回想起我小时候,在苏格兰渔港与它们的相遇,当它们被困在龙虾捕手中时,我看到它们就想试图去解救它们,触碰到它们的时候就创造了一种形而上的联系/交换,也许就是那时结下了缘份。


P:本次在深圳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SWCAC)展出的作品中,想推荐哪件或者哪个系列的作品?

考尔伯特:我想我会推荐「狩猎系列」,它与超越时间的艺术、古代神话故事和龙虾物种的未来紧密相连:它描绘了未来的龙虾在世界末日后继承了地球,以及这些史诗般的未来战斗的场景。在展览中,我创作了一个新的群体雕塑,我很高兴观众能够在绘画的围绕之下看到它。


2022

龙虾图腾柱 (绿色国王)Lobstar Totem (Green King) 抛光不锈钢 273 x 113 x 94 cm


走进狩猎剧场

战斗及狩猎系列作品是考尔伯特最为成熟的系列。文艺复兴时期到巴洛克时期的古典大师风格向来是考尔伯特创作的灵感来源,在此框架下,龙虾得以赋权,以探索和再诠释更为宏大的历史冲突、史诗叙事及未来世界。通过借鉴如鲁本斯和范戴克等古典大师的精湛技法与英雄配置,考尔伯特在当代或未来框架中重新诠释与定义传统的神话与战争主题,并以多学科的方法注入互联网时代和消费文化的元素,试图捕捉生命本质的核心力量。从《狩猎》系列进一步衍化而来的《战斗》系列,展示了考尔伯特创造的“龙虾星球"科幻世界。在圆形画布上,艺术家创作了这一系列龙虾物种为捍卫星球未来而战的作品,并且用鱼眼效果强化了作品的漫画属性。这些作品试图捕捉不同力量之间的张力,而这种张力正是生命的本质所在。




战斗场景 XI (来自龙虾星球)Battle Scene XI (From the Lobstar Planet) 2022 布面油画 250 x 250 x 4.5 cm



战斗场景V (来自龙虾星球)Battle Scene V (from the Lobstar Planet) 2022 布面油画 150 x 150 x 4.5 cm



战斗场景X (来自龙虾星球)Battle Scene X (From the Lobstar Planet) 2022 布面油画 250 x 250 x 4.5 cm



2022

龙虾大战弥诺陶洛Lobster Fighting Minotaur

大理石 120 x 120 x 100 cm


“我在艺术上的伟大抱负是捕捉向日葵的力量。”


2021

低头看花的龙虾

着色玻璃钢 240 x 216 x 259.5 cm


像花儿绚烂绽放

考尔伯特将断裂的向日葵视为衰亡的象征,并以其喻示生命的脆弱和美丽。在这件作品中,龙虾正凝视着地上的向日葵断茎,宛若一场悲剧。以带有趣味性的龙虾的视角来探究哲学相关及存在主义的问题是考尔伯特艺术实践的核心。著名评论家、研究者马瑞虬 (Maurizio Bortolotti)先生对于考尔伯特评论道:“他不再通过艺术世界中的策展人、评论家、画廊或者美术馆说教式的阐释来与观众沟通,而是直接使用大众都熟知的流行文化、娱乐文化与公众对话。”是的,考尔伯特的艺术作品总是能够给观众带来直接的视觉震撼,无需多言,观众自然而然能够乐在其中,并获得感悟。在《龙虾乐园博物馆花卉研究》系列中恍如看到安迪·沃霍尔标志性作品《花》的影子,他说:"我喜欢将闪亮的、玩具般的、‘产品化的沃霍尔花卉与龙虾乐园中的仙人掌刺并置。"这些作品颂扬了花朵持久的标志性力量。当龙虾试图挣脱章鱼的掌控时,当龙虾遇见花朵时,都总是展示着顽强的生命力,生生不息。


龙虾铅笔 2021 着色玻璃钢 205 x 510 x 190 cm






P:你希望通过本次展出,给观众带来哪些新体验或新启发?

考尔伯特:我希望这些艺术作品能够让观众感受到艺术中的自由感以及对生命和精神的颂扬,以此激发他们自己的冒险精神和创造力。




P:当观众处于你创造的奇幻波普乐园时,必定是快乐狂欢的,你觉得自己也会参与狂欢吗?还是在旁冷静观察的人?

考尔伯特:我觉得这两个想法都很有趣。从某种意义上说,我觉得作品可以独立存在,这也是有拥有独立人格的乐趣——龙虾可以在没有我的情况下登上舞台。不过有时候我也喜欢这种爱表现自己的精神,在过去的一些表演艺术活动中,我会大胆地为自己疯狂的想法去冒险,我也喜欢拥抱失败的感觉。例如,我制作了一支机器人乐队,演奏儿童玩具乐器,机器人服装是用金属雕刻而成的,巨大而笨重,而我就在洛杉矶画廊的空间中表演给现场观众看。这里面有一个龙虾机器人,一个瑞士奶酪机器人和一个鼓上的仙人掌机器人,而我就在龙虾里面操作它,试图用我巨大而笨拙的爪子弹奏一个小键盘,因为服装的限制和一些不可控的失误,从而创造了一些我认为美丽的东西,这也表达了我希望在艺术中能够捕捉到的精髓。


梦境城猎人

“当创造力成为超能力,这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呢?”

乐高集团最近完成了一项覆盖全球2.3万名儿童的调查,发现69%的孩子在日常生活中受到压力、孤独等负面情绪的困扰;24%的孩子表示各种新闻事件和社交媒体是负面情绪的主要来源。然而,睡眠专家表示做梦能有效帮助孩子们应对负面情绪,并且守护他们的想象力。很多接受调查的孩子都赞同这一观点:68%的受访者认为做梦很重要,能帮助他们在白天更有创造力。在动画剧集首播前,乐高集团已经带着乐高®梦境城猎人系列的内容和产品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了很多测试,听取孩子们的反馈,努力在现实世界中重现孩子们对创造力的热爱。乐高®梦境城猎人系列讲述了马泰奥、伊兹、库珀、洛根和佐伊一群同窗好友的冒险故事。小伙伴们加入一家秘密行动组织,学会驾驭想象力进入梦境世界,还一起努力打败梦魇魔王!乐高®梦境城猎人系列创意总监Cerim Manovi表示:“乐高®梦境城猎人系列是我们首次以神奇梦境为概念的产品线。当梦成为现实,当平凡的孩子变得非凡,当创造力成为超能力,这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呢?让我们一起来探索吧!”他说:“我们想让孩子们感觉自己能把最奇怪的梦变为现实,沉浸在梦境所带来的强大创造力和想象力之中。而这一切都只是开始!”








采访、编辑/陆爱华

图/SWCAC、艺术家菲利普·考尔伯特、藝術?画廊

版式/志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