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登 陆    |   注 册   
首页 >> >>

山西汾阳"80后"女法医:身着警服寻找"死亡密码"

时间:2016/6/13 10:32:51

提及法医,在常人眼里,几乎是血腥、凶杀、死尸、腐臭的代名词,是男人的“专利”。而在山西省汾阳市公安局,1983年出生的女法医张午艳已经在这个行当里“摸爬滚打”了数年,且成绩斐然。

“死亡像是一本难以破译的密码,因为死者无法面对活着的人们讲述自己惨痛的死亡经历,而法医才是破译死亡密码的人。”26日,张午艳如此形容自己的职业。


张午艳(右)在工作中 警方供图


摈弃世俗眼光

2008年7月,张午艳从山西医科大学法医学院毕业,步入了梦寐以求的公安机关成为一名警察。四年后,她踏进了公安刑侦部门的大门。这个选择对于身边的亲戚朋友和周围的人们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他们认为,在基层派出所当个内勤是女孩子最好的选择。而从事法医工作则与长辈们的期望有着天差地别的差距。

“在我们这里,世俗的观念还是不可避免的存在。在我大学的女校友里,毕业从事法医工作的屈指可数。”张午艳说。

2013年腊月二十四的晚上,正是乡民们准备年货迎新年的日子,一个惨烈的命案让张午艳至今印象深刻。女性受害者上身赤裸,全身被钉有20多枚长13公分的水泥钢钉,且头颅严重变形,面目全非。作为凶案现场唯一一名女性,张午艳的出现引起了乡民们的小小骚动。当她穿戴齐整开始检查尸体时,惊诧、错愕、议论开始不断从背后传来。

“我是女性,但我更是一名合格的法医。”张午艳坦言,做为一个“80后”,她也是在父母的呵护、学业的高压以及卡通、游戏的陪伴下成长起来的,自己也有害怕的东西。“我也是一个普通女孩,希望人们忽视我的法医身份。”


张午艳在实验室。警方供图


相亲连续被拒

最初的情形并没有如张午艳想象那样发展,女法医仍然成为她身上最显著的“标签”。她笑谈,因为这个“标签”,她甚至在相亲时不断被对方拒绝。

“我都不记得被拒绝过多少次了。甚至有的时候,对方一听我是法医就转身离开。”张午艳说。

幸运的是,张午艳还是遇到了一个理解自己、体贴自己的丈夫。好几次紧急出现场,丈夫甚至成了自己的“司机”或者“助手”。

在谈及丈夫侯涛时,张午艳情动之余还有一番感激。“同在警界,我们能够相互包容。记得我上次怀孕,出了几次现场后流产了,他也没有埋怨什么。我特别感激。”


死亡现场中的警花

法医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个充满神秘感的职业,他们通常也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医院、荒野、丛林、河流,甚至是坟墓,哪里有案件哪里就是法医的岗位。

“平时工作中,法医接触较多的是非正常死亡案件,比如爆炸、纵火、故意杀人、交通事故死亡尸体检验、溺水等。”张午艳说。

2013年2月27日下午,一声爆炸在汾阳市某民居响起,造成3人死亡4人受伤。爆炸发生后,张午艳随队来到现场。

“在防爆安全专家确认安全后,我被获准进入现场勘察。由于爆炸威力较大,死者的肢体已经离断,客厅顶棚上的血迹都必须取到进行DNA检验,现场散落的死者内脏及离断的肢体让人触目惊心。连一起去的民警都吐了。”回忆当时场景,张午艳仍然心有余悸。

而这些只是张午艳勘察各种案件中的一部分。一年来,她共勘查各类案件现场800余起,提取各类生物物证成千件,协助检验鉴定300余起,利用现场遗留的物证认定罪犯破案50起,利用技术手段破获影响较大的杀人、盗窃案20余起,参与法医尸体检验鉴定40余起,活体损伤检验鉴定300余起。

“每次出完现场,我躺在床上都会回忆一遍,防止出现漏洞。”张午艳说,“我们要为案件的侦破提供客观、全面的依据。这是我们的责任。”


(来源:中国新闻网,作者 宋立超)

      登 陆    |   注 册


最新评论

>>

凤凰生活杂志订阅

关键词搜索



GUCCI与Ken Scott在绚烂花园中穿行



载与自然的联结,古驰于Epilogue时装系列中特别呈现艺术家Ken Scott印花系列,谱写饱含缤纷色彩与浪漫生机的自然颂章。美国艺术家Ken Scott被誉为时尚界的园艺大师,他用生动笔触将牡丹、玫瑰、虞美人、向日葵等绚丽花卉植物调和成独具一格的斑斓印花,以浪漫且浓烈的方式奏响欢快的自然乐章。大面积繁复的花卉图案与浓烈的色彩碰撞为Scott独特的个人风格,彰显无拘无束的想象力。由此启发的古驰艺术家Ken Scott印花系列便激发复古印花的全新时尚潜能,融合着彼此对于自然意向的共同热爱,为Epilogue时装系列染上一层柔美自在的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