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      首页

首页 >> 乐活 >> 明星

【封面人物】胡梦周光照进来

时间:2024/4/29 13:35:57


《我们的乐队》中, CORSAK胡梦周 在第一场试听会就受到萧敬腾、邓紫棋的爆灯,后续将电音与各种元素相融合为观众带来陌生又新奇的体验;《天赐的声音》CORSAK胡梦周与周深合作的《调查中》霸榜微博、抖音、 b 站各大平台第一,热搜数据破亿。个人首张单曲《溯 Reverse》发行一年后获得腾讯音乐娱乐集团“10 亿流媒体播放”的认证,目前全网播放量突破 250 亿。




从演员胡梦周

到音乐人CORSAK胡梦周

胡梦周3岁开始学古典钢琴,初中举办过独奏音乐会,那时胡梦周的梦想是成为朗朗那样的钢琴家。从古典音乐开始,中间做过演员,最终回归音乐,开创了属于自己的电音风格,胡梦周的职业生涯可以用这三个阶段简略地概括。然而,古典乐到电子乐的跨度之大,并非是短短三行文字可以概括。“弹古典钢琴是要对着谱的,上面写什么我就要弹什么。”十三四岁的某一天,胡梦周意识到自己可能不是特别“靠谱”的人,于是他将琴谱轻轻合起,指尖流出未被白纸黑符框住的旋律。他将这段旋律用 MP3 录下,这就是胡梦周第一次尝试创作。读书期间,胡梦周组过几支乐队,玩过朋克,也玩过爵士和民乐。大学时代,胡梦周学的是管弦乐,也曾经指挥过整个交响乐队。


音乐是他青春的主线,他的青春因音乐而熠熠生辉,多姿多彩。然而,真正开始做音乐却是由“演员”胡梦周来决定的。“那个时候如果走演员路的话,按部就班,到现在应该也蛮好的”,胡梦周坦言“虽然我不知道选择音乐日后会不会成功,但我还是选择忠于自己的想法。”而导致他作此决定的契机,是 Avicii 和 Martin Garrix 的歌曲《Waiting for Love》。这是一首很有信仰、充满力量的电音歌曲,它撼醒了流淌在胡梦周体内的音乐细胞。 2016 年的那天, 胡梦周把所有灯关掉, 在房间里跳了一晚上。也是从那天起,演员胡梦周变成了音乐人 CORSAK胡梦周。音乐行业的“丛林法则”是要求创作者不断燃烧, 毫无保留地释放自身能量。胡梦周在下定决心做音乐之后,便做好了准备: “没有想过改变赛道, 在一开始我就只想走我自己的路。”被民乐和故事滋养;将电音与东方文化融合。 秉持着“万物皆可波形”的自创的音乐哲学,CORSAK胡梦周风格逐渐在电音行业脱颖而出。用音乐证明着自己的选择。




华语乐坛“热单制造机”

鸟归旧林,鱼入故渊。打动胡梦周的不仅是《Waiting for Love》的歌词,还有这首歌本身的题材—— 电音。自那以后, 胡梦周着手自学电音,“我的电音基本上都是在网上学的,那个时候可接触的资讯很多”。谈及自学的困难,令人惊讶的是 CORSAK胡梦周不曾认为自己有遇到过什么大的困难, 除了有一定的音乐基础以外,他自己说“因为是喜欢的东西所以学起来也很快乐” 。如今, CORSAK胡梦周 在 B 站也有专门的频道“小胡教学织毛线”,把自己免费学到的电音制作分享给大家希望能把这些知识传授下去。CORSAK胡梦周除去线上自学,也会和海外电音圈的前辈们一起“玩儿音乐”。早在 2016 年,CORSAK胡梦周第一次来到博姆 TOMORROWLAND 电音音乐节,电音节酣畅淋漓的氛围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一个念头在他心中浮现——他也想成为 TOMORROWLAND 上演奏的 DJ,让大家跟随自己的节奏舞动。而这个梦想在 2019 年最终实现。2016 年回归之后,CORSAK胡梦周潜心创作,一年内做出了 180首歌。 2018 年,他的个人首支原唱单曲《溯 Reverse》发行一年后获得腾讯音乐娱乐集团“10 亿流媒体播放”认证,目前全网播放量突破 250 亿。一年后,《驰 Timelapse》 《芽 glow》一经推出即登上 QQ 音乐、 Apple Music 等各大音频网站首页, 成为名副其实的华语乐坛“热单制造机”同时, CORSAK胡梦周也逐渐从幕后走向台前。


2023 年,胡梦周推出专辑《一张专辑》。 如同它的名字, 专辑内容介绍也是相当直白但又耐人寻味—— “听歌就好”。之所以无法用一个确定的语汇来定义这张专辑,是因为它浓缩凝练了 CORSAK胡梦周 数年来沉淀之所有。“《一张专辑》当中最大胆的尝试就是我完全第一次一个人做一张专辑, 从头到尾全部都是很‘我 ’的东西,不论是从封面设计还是到最后的音乐后期。”他有着他独有的创作之“道”——万物皆可波形,CORSAK胡梦周着迷电音的原因也在于此。在电音制作的世界里,所有的音色向他打开,为他所用,这种自由的开放性是其他音乐无法比拟的。因此,在《一张专辑》的 10 首歌里,曲风类型包罗万象,轻盈空灵的《引 Pluto&Charon》、新奇诡谲的《脑 Brian》、飘逸无垠的《零 Rei》……“我很努力地想去打破各种曲风的限制, 在这之前,别人听我的歌,也许还是可以定义它的曲风或者听出谁的影子,但是在《一张专辑》中,我相信很多的歌你其实是说不出来这是什么具体的风格。”CORSAK胡梦周承认, 这是一张相当“我”的专辑,而一个人的丰富充盈怎能简单用语言来描述殆尽?不如跟随“听歌就好”,让音乐代替文字,进行诠释。2024年, CORSAK胡梦周带着他的新EP《黑化狐会发挥》再度回归。




Q&A

对话CORSAK胡梦周


新EP《黑化狐会发挥》

这次新专辑作为CORSAK胡梦周加入TME腾讯音乐的首张mini电子乐专辑,在整体专辑制作上做了很多尝试与融合。在过去的一年间CORSAK胡梦周多次采风,感受到更多民族、原生态中沉淀的特殊元素和力量,想通过音乐传递给大家。作为华语电子乐的先锋代表人物,这次专辑中每首歌曲都有自己鲜明的表达,并使用了slaphouse、newage +acid-house说唱等电子曲风,融入了武侠元素、侗族大歌、中式梦核的内容方式,在人声上也运用了电子乐特有的方式让大家可以听到不同的CORSAK胡梦周的嗓音,可以说此次新专辑不单只是专注于华语电子音乐的创作,也是自我的一次试探与突破。


比如主打曲《DigiDark》,这首歌曲整体风格是melodic Techno House,在音乐元素上了也加入了中国特有的木鱼、笙、古琴、尺八这些声音的元素,这也是很少会使用的结合方式,歌曲中的人声也经过电子处理,让人产生一种黑化和距离感。在创作中特别加入了经文等片段,以略带实验性的方式,表达自我对欲望的讨论。在当下的快节奏的生活节奏中,很多人会对自己的欲望有无力感,或害怕自己被欲望所吞噬,审视自己是否有正视自己的欲望,克制、妥协或掌控。这也是歌曲想带给大家的感觉。


“音乐是我的信仰”

P:为什么会选择电音这条路? 我了解到你是听了《Waiting for Love》这首歌,被它打动, 可以跟我们仔细说一下当时的感受吗?

CORSAK胡梦周:我记得蛮清楚的。这首歌对我有非常大的震撼与意义,因为它的歌词写得很有信仰的感觉。


“In every lost soul the bones of a miracle

For every dreamer a dream were unstoppable

With something to believe in ”


虽然我从小是学音乐的,但当时我正在做演员,所以当我听到这首歌的歌词,它警醒了我,我觉得自己正在背叛了我的信仰——音乐,特别后悔。我一方面想要不要去重拾信仰,另一方面我也知道我的未来是未知的。在当时,我做演员的那条路还蛮顺的,也有很多机会,最终还是放弃了一些,选择了音乐,因为我相信人做自己喜欢的东西才能做得更长久,才能真正地忠于自己的信仰,所以这首歌是一个重燃我激情的导火索,这段歌词重新唤起了我对音乐的信念。


P:你刚开始是完全自学电音的,遇到困难时有没有发生过信念动摇,改变其他赛道的想法?

CORSAK胡梦周:没有,我觉得没有很困难,因为网上的教学资源很丰富。而且又是做自己喜欢的东西,其实我有Geek男的一面,成就感和快乐要大于困难。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改变什么赛道,因为我觉得在中国这个赛道就是我开创,所以我是在走一条我自己的路,就也没有其他道可以改了,赛道就叫华语流行电音赛道。


P:起步时,有没有一些歌迷朋友的祝福让你印象深刻?

CORSAK胡梦周:其实祝福的朋友很多,每次跟他们聊天都很愉快有归属感,但是我往往会记住一些比较负面的。我记得有一个歌迷说感觉我那时的歌越来越商业化了,其实我没有这样的感觉,每次做一首歌曲我都很用心的对待,我当时蛮想回复他说我其实一直在憋大招,但这样就不太酷,就没有回复他。但后面我是用《一张专辑》证明自己,对于音乐人来说,我觉得这才是最良性的互动方式。我很欢迎鞭策我的评论。我觉得小狐狸对于我来说不光是粉丝、歌迷,他们也是我非常重要的人生伙伴。我曾经说过,哪一天如果我违背初心了,欢迎大家随时来骂我。



“万物皆可波形”

P:和我们聊聊《一张专辑》吧。

CORSAK胡梦周:《一张专辑》当中最大胆的尝试就是完全第一次的一个人做一张专辑。同时我也在很努力去打破各种曲风的限制,在《一张专辑》中,我相信很多的歌你其实是说不出来这是什么具体的风格,这就是我在玩的东西。当然了,这张专辑是很有争议的, 很多人说梦周他好像变得很流行,没有坚守住电音的护城河。但我正是想通过这张专辑告诉大家:电音它不是一种音色,也不是一种风格,它其实是一种技术和制作手段,它是“万物皆可波形”。这张专辑最大的意义,就是表达了我的观点,我也用《一张专辑》来捍卫这个观点。


P:能否具体阐释一下“万物皆可波形”?

CORSAK胡梦周:简单来说就是,任何一段声音都可以化为波形。举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比如说我吹了一个笛子,大家知道传统民族乐器大多有固定的调和音域,笛子它可能只能吹 5 声音阶,但是如果我想用笛子的声音,吹 一个西方中世纪的音阶,它听上去就很奇妙了,这是正常的笛子做不到的,这就是我想表达的“万物皆可波形 ”的方式。所有自然界的声音,我都一视同仁。我像一个波形的大厨,把原材料重新排列组合、混合烘焙,然后制作成 CORSAK胡梦周 风格的音乐。


P:你在料理这些波形时,有没有一条万变不离其宗的原则?

CORSAK胡梦周:有啊,好听,就是我认为的好听(笑)。这是一个很主观的词,我没有办法很具体跟你形容这个点在哪里。但是我想表达另一个点:有些时候创作者过于去纠结听众觉得好听的点,反而会迷失自己。


审美是很私人的事情,不可能讨好所有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则就是真情实感,我希望听众在听到我的歌时会产生共鸣,而不是一听就知道是 AI 做的音乐,或者情感上有缺失。


P:说到 AI ,OPEN AI 最新出的视频编辑功能,宣示 AI 逐步进入了人类创作的领域。你作为音乐创作人,你如何看待 AI 的未来,如何看待 AI 与创作的关系?

CORSAK胡梦周:对我个人而言, AI是一个节省时间的工具。但对于整个行业来看, AI 很可能会破坏如今行业的某些生态,打断了初级音乐人向高阶音乐人的进化链。因为 AI 有可能取代那些比较稚嫩的音乐人,如果我在最开始做音乐的时候,没有很多重复性或者初级的磨炼,那我可能也做不下去了。所以 AI 对行业的调整还是有一定影响的,现在电音圈的大牛也有可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因为可能再也没有进化的系统了,大家无法升级,或者在音乐的成长路上少了一些揣摩和思考的机会。


至于怎么解决,我也不知道,因为凡是都有利与弊,我觉得对我来说现在能做的就是,把 AI 当作工具学以致用。更重要的是创作者要有好的想法与概念,这是 AI 取代不了的,也是人的内核。


胡式“梦”巡

中文有独特的朦胧美

P: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决定做东方美学风格音乐的?

CORSAK胡梦周:其实我刚开始并没有立刻想到“国风”、“东方”这个 title,太大了。我是从汉字入手的。中文有它独特的朦胧美,言不尽意,蕴含深意。形态、含义、词组、句式都有它自己独特的风格。


P:是的,我发现你的歌曲的命名也和汉字有关,通常是“单个汉字+英文”,这有什么含义吗?你怎么将英文与汉字对应?

CORSAK胡梦周:我前一阵有一首歌叫《尘 Blood Blooms》,写的是“李香君血溅桃花扇”那个昆曲片段,所以我用当中的情节去翻译英文,“Blood Blooms”就是盛放的血嘛。因为我的歌也会在海外发行,希望更多东方美学的东西被世界所看到,所以我可能会采取这样一种方式去翻译,让海外友人能够通过这种方式对汉字和中国文化感兴趣。我很喜欢做这个工作,如果可以我想写满一本《新华字典》。


P:我们还了解到你会去各地采风,探索民族乐器?

CORSAK胡梦周:是的,我去了挺多地方,内蒙古的呼麦和马头琴、侗族大歌…民乐很有生命力, 有一股很强的人文底蕴。中国民乐,不像西方乐器有很严苛的琴品,它是自由不规整的,所以在弹奏民族乐器时经常弹出微分音和很奇妙的泛音。当它和电音融合时,这种不确定性能中和掉电音的机械感。


P:和民乐有发生什么有趣的经历吗?

CORSAK胡梦周:我在贵州侗寨遇见了一个做牛腿琴的老爷爷,八十岁了,他一生只做那一件事,做了一辈子。纯手工的活,没有科技因素的参杂。他既是制作者也是演奏者,即使他已经八十岁了,但每次聊起牛腿琴,他眼里 都会有光。这个就是所谓的匠人精神。而且更打动我的是他的爱情故事,他 18 岁追奶奶的时候, 每天都会抱着牛腿琴弹给她听, 非常纯粹忘我的爱,也是直白的表达。他送了我一把牛腿琴,还教会了我如何演奏,现在挂在我的工作室里,我想起他就会拉这把琴,希望有一天我能把牛腿琴的元素加入我的歌里。


P:你创作的时候会有哪些小习惯?

CORSAK胡梦周:我旁边会有一只皮卡丘,它是发电的嘛。然后我会用 70 度的水泡两袋马黛茶,加点桂花黑枸杞,还要点香。


P:听说你没有灵感的时候会睡觉,睡一觉灵感就来了,真的吗?

CORSAK胡梦周:经常会有,比如说像《溯 Reverse》。我有一天在睡午觉的时候,这个旋律进到我的脑子里面,然后我起来就一气呵成把这首歌写完了。


P:听说这次新专辑中有一首歌是关于赛博木鱼的。

CORSAK胡梦周:因为我觉得当下大家都过得很不容易,很辛苦,所以想做一首歌给大家一些祝福吧,积一点电子功德。



快问快答

2024 年的三个心愿

第一个是祝祖国繁荣昌盛;第二个是我可以吃一次炸鸡汉堡; 第三个是大家都能多赚钱,多听我的歌,多来看我的演出


最近最喜欢做的事情是什么

开始玩《王者荣耀》,我现在在狂练妲己,因为她也是狐狸嘛,最近好不容易升到黄金了


最喜欢的一本书

《毛泽东语录》


最喜欢哪个菜系

淮扬菜


目前歌单播放列表的最后一首歌是什么?

《赠》by 那小子真帅



采访/小羊 钟杨

文/钟杨

编辑/ Grace

摄影师/P LAYER CHEN陈会玩

化妆/高帆

美术/志明

乐活 >>

明星

凤凰生活杂志订阅

关键词搜索



Giorgio Armani 不止于 镜像之中





胡歌演绎

Giorgio Armani 品牌形象代言人、演员胡歌在亦如油画一般的画面中充满表现力,既坚强又冷静,一种不同以往的视觉效果。